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章 楔子

    “啊……”

    气恼的打碎了那倒映在湖水中的人影,夏以沫终于忍不住扯开嗓子,大吼起来,她只知道,如果再不发泄,她就快疯了……

    本来莫名其妙的穿越到这个鬼地方,她就已经够倒霉了,如今还要逼她嫁给那个什么三妻四妾的恪亲王为妃……她真的受不了了……

    被迫留在这个时空,她已经没得选择了,现在就连她的婚姻大事,她都做不了主,要任人摆布吗?

    不,她从来不是什么逆来顺受之人,她更不要自己的命运,被一群不相干的人随意左右!如果,一定要成亲,那么,她嫁的那个人,也要自己来选!

    所以,眼下,逃出来,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现在,只希望柔香与翠微那两个丫头,能够成功的将那些要寻到她的人误导的越远越好,千万别让她被他们找到。

    至于要逃去哪里——

    天空海阔,任君自由。

    想到这儿,总算让夏以沫憋屈了数月的心境,舒坦了些。

    一旁的枣红骏马,看起来已经饮饱了水,正精神抖擞的发出哼哧哼哧的满足音,夏以沫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最后一颗石子,奋力的往湖中央扔去,然后抖了抖手上的泥沙,就待翻身上马——

    耳边却在这个时候蓦地听闻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东西轰然从至高处砸进了湖里一般,炸开的水花,甚至溅到了她的脸上——

    夏以沫下意识的扭身向后望去,却只见一角墨蓝的衣衫,在水里浮沉了须臾,便即沉了下去……而湖底中央,隐约可见,一个渐渐下沉的男人的身影……

    夏以沫抬头瞅了瞅遥遥伫立在湖边的悬崖峭壁……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来……

    夏以沫突然反应过来,鞋袜也来不及脱,便往湖水中央奔去。

    幸亏她熟悉水性,当第三次潜到湖底的时候,夏以沫终于看到了那被缠在一团藻藤植物当中的男人……眉目紧闭,脸色苍白,像是没了气息的一尊石像……

    费了好大的力气,夏以沫方才将他拖上了岸,男人却依旧无知无觉、不省人事,身体冷的比这早春的天气,还要寒凉。

    将耳朵贴到他的胸前,夏以沫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心跳声,萦绕在他鼻端的一缕气息,更是孱弱,仿佛扯得过紧的丝线一般,随时都会断了。

    顾不得其他,夏以沫当即收摄心神,竭力按照急救课上所学的,开始为他做心脏复苏。

    胸外压,一下、两下、三下;人工呼吸,一次、两次、三次……男人还是没有反应……重新再来……

    周而复始,夏以沫也不知道自己做这些动作,做了多久,同样的,当她不知道第几次的将自己口中的空气,度进男人口中时,一直双眸紧闭、奄奄一息的男人,竟蓦然睁开了双眼——

    夏以沫怔愣的望着那近在咫尺、抖得点亮的一双眸子,一时之间,完全反应不过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你原本一直走在一座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房间里,当你已经习惯了它的黑暗之后,这时你却无意中推开了另一扇房门,刺目的流光,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戳进你眼睛里,叫人完全没防备,完全不知所措……

    夏以沫现在就是这种状态,脑子空白一片,整个身子都几乎僵了,只维持着现有的姿势,动也不动,倒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一般,半响,才突然反应过来——

    她的嘴唇,还贴在那个男人的唇上……

    姿态暧昧,形似轻薄。

    一声尖叫断在夏以沫的喉咙里,然后如触电般,她整个身子都惊恐的弹了开来,因为动作太大,太快,只听扑通一下,她已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但所幸的是,总算与那个男人拉开了距离。

    而且,看着他此时此刻盯在她身上的那亮的惊人的目光,夏以沫知道,他死不了了……

    无论如何,她救了他,不是吗?

    夏以沫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

    “我夏以沫上辈子到底欠了那个混蛋什么啊?……先前费尽心力的救了他的性命也就罢了,现在还要在这里当牛做马、为他砍柴做饭,我到底图的什么啊?……”

    三日后,夏以沫一边苦大仇深的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奋力的砍着树上的枯枝,一边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着——

    全然不顾她手中这把花样繁致的匕首,竟大材小用的被沦落成了砍柴工具。

    不过,话说回来,这把被那个男人美其名曰为报她救命之恩,赠给她防身用的匕首,还真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好宝贝呢。

    夏以沫瞅了瞅那刀鞘上精致的花纹,最终小心翼翼的将饱受摧残的匕首收进了怀中。再看看地上零零散散堆成一团乱的干枯树枝,想来也够他们今日生火做饭、夜里取暖所用了。

    所以,夏以沫复又认命的蹲下身去,将散落各处的枯枝捡到了一起,勉强抱了个满怀,便打算回他们眼下栖身的山洞去了——

    呃,希望她回去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将死在山洞里的那三五具尸体,给处理妥当了……她可不想对着一堆尸首吃饭睡觉……

    对了,回去之后,她一定要问清楚那个自称“越书白”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满身伤痕的掉进悬崖还不算,刚从鬼门关将他救了回来,又被一群莫名其妙的冒出来的蒙面刺客袭击,还连累的她都几乎命丧黄泉……真不知他到底是哪根葱哪头蒜,竟惹得这么多人都想要他的性命……

    夏以沫已经决定,这一次,她非得要那个越书白将他的祖上八代都清清楚楚的交代给她不行,绝对再不听他语焉不详的敷衍了……毕竟,如果她真的打算跟他一起上路的话,她总得知道他究竟是什么身份不是?

    虽然眼下对她而言,要想逃婚成功,离开这朔安国,是个上上好的选择,但她也不能随随便便的跟着一个除了名字之外,什么都不知道的男人走吧?……万一他将她卖了怎么办?

    毕竟,农夫与蛇、东郭先生与狼都是血淋淋的教训啊,呃,虽然那个男人长的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但人不可貌相,保不齐知人知面不知心什么的……她自己不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吗?顶着这朔安国丞相之女的一副好皮囊,内里却鸠占鹊巢的住着另一个灵魂……

    想到这儿,夏以沫更是怨念不已。

    

她就这样,一路胡思乱想着,一路费劲的抱着满怀的柴火,往山洞的方向走去……完全没有察觉,那群金戈铁马侍卫打扮的汉子,是如何突然在她面前冒出来的……

    看到这黑压压的一群人的刹那,夏以沫的第一反应是,完了,又是来刺杀那越书白的……刚想识时务为俊杰的跟那个男人撇清关系,便听为首的一名汉子高声道:

    “夏姑娘,属下们奉恪亲王之命,带你回去……请姑娘跟我们走吧……”

    夏以沫一听来人报的竟是那恪亲王司徒陵昊的名号,一颗心,反而镇定下来,“恪亲王吗?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如果要我嫁给他,我是不会回去的……”

    一边义正言辞的表明立场,夏以沫一边心虚的察看着眼下的形势……呃,这里离山洞还有一段距离,如果她大声叫的话,不知道那个越书白能不能听得见……

    刚打算扯开嗓子呼救,便见那为首的侍卫向着旁边的其他人使了一个眼色,“那姑娘就不要怪属下们无礼了……“

    话音未落,他身旁那两个侍卫,已是蓦地上前,一左一右将夏以沫架了住……

    “放开我……”

    夏以沫自是不肯就范,拼命的挣扎起来,情急之下,也不管那越书白是否听得见,只扯着嗓子喊,“越书白,救命……”

    她左边那侍卫也是一个眼疾手快的主儿,见状,立马就去捂她的嘴巴,只是,他爪子刚动,便听平地里蓦地传来一声厉喝,“住手……”

    夏以沫本能的望向这危急关头陡然冒出来的救星,触目所及,但见一匹全身乌黑的骏马,正飞驰一般的向着她奔来,那马背上的男子……哦,那马背上的男子,一袭白色衣衫,在烈烈风声中,于一刹那占满夏以沫的整个瞳孔……

    不待马儿停稳,匆匆而来的男子,已是迫不及待的翻身下马,奔到了夏以沫的身边,“沫儿,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一连串焦切的关怀,从男人的口中不迭声的问出,夏以沫愣了好半响,方才犹豫着唤出男人的名字,“司徒陵轩……”

    显然,此时此刻,这个男人的出现,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说起来,这司徒陵轩乃是当今这朔安国皇帝的第六子,封的是辰亲王,听柔香与翠微那两个丫头说,从前的夏以沫和这司徒陵轩自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可谓郎有情妾有意,若非那一场让自己穿越到这里的意外,只怕是司徒陵轩早已娶了她了……

    而后来,司徒陵轩也果然向她提过成亲之事,但当时夏以沫一心想着要回现代,当然不想跟这个时空的任何人产生感情纠葛,所以就委婉的以她忘了从前的事为由,拒绝了他……

    她至今还记得,当时面前这个男人脸上那一刹那流露出来的失望与伤怀,令夏以沫内疚了好久。而大抵是她的拒绝,真的伤了他的心,不久之后,那司徒陵轩便自请调往幽州赈灾,这一去便是数月……

    没有想到,再见之时,却是这种局面。乍见到他的出现,夏以沫此时此刻当真是百感交集,说不出来的滋味。

    司徒陵轩却只道她吓坏了,心中更是一紧,“沫儿,没事了……我在这里,没有人能伤害你……”

    掷地有声的话语,在密密匝匝的山林里,回荡进夏以沫的耳畔,如此叫人安心。

    “你们竟敢对沫儿无礼,该当何罪?”

    眸色一寒,司徒陵轩冷冷面向对面的一众持刀羽林卫。虽然知道他们并不敢伤及夏以沫的性命,但见到他们适才的所作所为,若不是他及时赶到,难保沫儿不会因此出什么事……

    念及此,司徒陵轩更是阵阵后怕。

    却见那当中为首的一名羽林卫躬身一揖,“属下们也只是奉命行事罢了……还望辰亲王不要阻拦,尽早让属下们带同夏姑娘回去交差才是……”

    夏以沫瞧着他那副表面恭谨、实则尽是嚣张的嘴脸,果然是有其主便有其仆,心中对那恪亲王司徒陵昊只更增添厌恶,遂道,“我已经说过了,如果不能解除我与那司徒陵昊的婚约,我是断不会回去的……”

    “这门亲事,乃是陛下金口玉言答应的……”

    便听那羽林卫语气极其生硬的道,“夏姑娘你只管什么也不顾的逃婚而去,你可知道,若不是我家王爷求情,陛下早已治你、乃至整个夏家抗旨不遵的罪名了……”

    夏以沫心中不由一沉。她确是太冲动了,只顾着自己不愿意嫁给那司徒陵昊,就这么跑了出来,全没有考虑过后果。

    也不知整个丞相府如今如何了。

    像是能够知晓她心中所忧一般,司徒陵轩在她开口相问之前,便已宽慰道,“沫儿,你放心,我从幽州赶回来之后,先去了丞相府,你父亲母亲、一并兄弟姐妹们都安然无恙……”

    听他如此说,萦绕在夏以沫周身的种种内疚与担心,总算消弭了些许。

    “稍后,本王会亲自向父皇交代此事,必不会让夏伯父他们获罪的……”

    没有什么,能够比男人这一刻的承诺,更加抚慰人心了。夏以沫突然愿意相信他一定做得到,“谢谢……”

    夏以沫轻声道。眼下,除了这一句简单的谢语之外,她不知她还能够说些什么。

    但对司徒陵轩而言,这两个字,已足够。

    “沫儿,你可愿意跟我一起回去?”

    男人突然开口道。

    夏以沫蓦地望向他。只是,微微的诧然之后,她却沉默了。只因她自己也情知,如今这形势,她是决计不可能再继续逃下去了……

    但难道真的让她认命的嫁给那司徒陵昊吗?

    “沫儿……”

    司徒陵轩唤她,一字一句,如春风化雨,百转千回,响彻在夏以沫耳畔,“本王在这里向你保证,若你不想,本王一定不会让你嫁给三王兄……”

    字字句句,铿锵有力,却又掩也不掩不住的无限情深,夏以沫听到他柔声问她:

    “沫儿,你愿意相信我吗?”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滴们,我七月又回来了,吼吼吼~~~乃们有没有想我啊?嘿嘿嘿。从今天开始,七月的新文《冷帝缠欢:爱妃,束手就寝》已正式开坑了,亲们放心果断的跳吧,吼吼吼,各种推荐啊、留言啊、票票啊,也请放心果断的砸过来吧,吼吼吼~~~因为乃们的支持和鼓励,才是七月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爱大家,么么哒~~~

冷帝缠欢:爱妃,束手就寝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