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10章

    现在看来,解答问题的关键就是冷煌的父亲了“煌哥哥,帮我联系你的父亲,我想单独见见他可以吗?”

    冷煌虽然疑惑,但还是点点头同意了。“不过,在那以前,你现在立刻给我去休息。”他不由分的将我抱起朝着卧室走去“我知道你担心阎爵,我相信,那小子命大,不会就这么死去的,你又要照顾孩子,又要查线索,这样下去你一定会累坏身体的。”

    “我不敢闭上眼睛,我一闭上眼睛就感觉自己能看到他惨死的模样,煌哥哥,我很难受你知道吗?”

    冷煌侧躺在我的身边,一如以前那般的将我圈在怀中,大手在我的后背上轻轻的拍打着:“我知道这种感觉,之前你诈死的时候我也这样,不过我坚信你不可能就这样死去,后来你在我面前心脏病发,然后那个医生说你已经没有了心跳,我在手术室外面等着,我也是不敢闭上眼睛,我怕睁开眼你就永远的消失了。宝宝,你知道的,我爱你,超越我生命的爱,以前我总以为,只要我提前把事情处理好,给你一个安稳的空间你就可以开心的生活下去,后来我才发现,我的做法一直都是错误的。”

    我枕着他的胳膊,听着他在我的耳边细细的叙说着:“我跟你说过,我做过梦,梦到了以前,梦到了你说过但是我却不知道的前世,我像是一个灵魂状态一般的看着以前的我,看着他对你冷言冷语,对你视若无睹,我恨不得上前掐死自己。我看了很久,忽然就明白了,原来你对我的不信任只是因为我曾经做的那些事情,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想我也不会那么的坦然处之。”

    “如果前世你和顾若晨耳鬓厮磨,对我却冷言冷语,对他视若珍宝,对我却弃之如履的话,那么,重生的我下意识也会怨恨和排斥着你,即使你会爱上我,我也不会相信那是真的爱我,我只会相信那不过是因为我的死缠烂打对你的习惯而已,你的心里爱的还是顾若晨,你还是会和他在一起。在你昏迷的那段时间里,我不停的想着这些,每一次都心如刀绞,每一次都恨不得当场一枪解决了自己”

    冷煌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缥缈,因为阎爵的事情,我不敢哭,不敢崩溃,我努力的撑着,这一刻却是那么的累,他的怀抱一如儿时那么的宽厚温暖,在此时此刻给了我最安稳的港湾。“宝宝,起床吃早餐了。”

    “让我再睡一会。”翻了一个身,直接把脑袋钻进被子里。

    伴随着一阵轻笑声便是身体被从被窝离捞出来,冷冷的空气一下子钻了进来,顿时让我打了一个哆嗦,人也清醒了起来:“起来了,我已经给那人电话约他过来见面了,你不想迟到吧。”

    瞅了一眼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啊,下雪了?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拉开阳台的玻璃,冷风夹杂着雪花扑面而来。“下雪了,你说,阎爵会冷吗?应该不会吧,之前那小子居然窝在我窗外的树上睡了一晚上,真是难以理解的家伙。”

    大手将玻璃门合上:“会着凉的。”

    “煌哥哥,如果……”要不要说出我的猜测?如果冷煌知道了会伤心的吧,如果不是真的,那更会伤害冷煌。

    “怎么了?”

    “没事,我去洗漱换衣服。”

    给宝宝喂完奶后将两个小家伙放入婴儿车内,电梯直接去了地下停车场,两个小东西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上车后冷煌抱着姐姐我抱着弟弟,本来是不想带两个小家伙出来的,但是放在家里我也不相信保姆,准确的说,在我绝对安全以前我不相信任何人。

    冷煌的父亲来的很早,见到冷煌眼中有压抑不住的开心和满足,不过在见到我去的时候却是满满的震惊,也是,在他眼里,我毕竟是一个死了的人了,估计那个女人也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冷云。“冷伯伯,好久不见了。”

    “你,你不是……”

    “没死,是我让煌哥哥约你出来见面的,有些事情我想请问一下你。”

    “额,你说。”

    “第一,你和锦月多久没有见面后她才出现的,第二,你为什么要提出分手,第三……”我看了看冷煌“当年那个女人被绑架的真相。”

    我的每一个问题都要眼前的男人脸色苍白一分:“你,怎么知道当年的事情的?”

    “你只需要回答我。”

    冷云有些抗拒的别过头看着窗外,大雪覆盖的街道,行人行走之间都有些小心翼翼的。“不是我提出的分手,是她,之后她就不再见我,后来就失踪了,再出现,她就绑架了冷煌的母亲,那个时候冷煌刚出生没多久,我不想伤害她也不想冷煌从小就没有母亲,所以……所以我们才……可那是失手,振国原本瞄准的只是她的手腕,谁知道她忽然倒向右侧,所以子弹打偏了,直接穿过心脏,当场……死亡。”

    “锦月她是个性格有些内敛的女孩,不怎么喜欢和陌生人接触,但笑起来却十分的开朗。”

    “我知道了,今天谢谢您的叙述,煌哥哥,帮我看一下宝宝,我去一下洗手间。”借口离开,进了洗手间后直接拿出手机,确认里面没人我才拨通了暗影的号码“帮我验一下冷煌和他母亲的DNA,尽快告诉我结果。”

    等我出去,冷煌正一手抱着一个孩子手足无措的样子,两小家伙不知道是饿了还是怎么了,哭的特别厉害,急忙上前抱起一个安抚起来。姐姐不哭弟弟也不会哭,只要哄好一个另一个就搞定了。“既然孩子哭了,我们回家吧。”

    “冷煌”冷云忽然站起身“有空,回家看看吧,如果不是你主动联系,我们都好多年没见了。”

    冷煌将我手中的宝宝也接过去,面无表情的说道:“没有什么见的必要。”

    冷煌对他们夫妻根本没有什么亲情,从小到大,他的亲情也顶多只是放在司马爷爷身上,如果知道他不是亲生的,恐怕,即使让他亲手杀了那个女人他的眼睛也不会眨一下的。收到结果的时候我并不怎么意外,既然这样的话,一切都说的通了,小时候我就很奇怪,即使生他的时候难产也不可能会对亲生的儿子这么的冷血吧,就像我生双胞胎一样,明知是在生死线上走一遭,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将他们生下来了,我也很爱他们,只有不是亲生的,才会这么的毫不在乎。

    “宝宝,你的手机响了。”

    拿起手机一看,未知号码?莫名的,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阎爵打过来的。“阎爵,是你吗?”

    “猜错了,慕容雪小姐,看来你真的很担心你的丈夫嘛。”

    “芬里尔”闻言,坐在沙发上的冷煌一个箭步冲过来想要夺走我手中的手机,被我躲开了“既然你没死的话,阎爵应该是和你在一起了。”

    

“你猜得没错,我们两个还真是大难不死啊,不过,你送给我的礼物我却实在不怎么喜欢。”

    “说吧,条件是什么,别跟我废话。”

    “简单,你,慕容振海,还有冷云,你们三个来找我,只有你们三个,多出一个人我就会杀了你的丈夫。”

    冷煌趁我失神之间一把将手机抢过来“芬里尔,既然你的目标是我的父亲,那么,我死了他会痛苦这样不是更好吗?用我换慕容振海,当年的事情他只是履行一个军人的职责,换做是你,在那种情况下你也会这样的不是吗?”

    “你还真是痴情啊,好,用你换慕容振海。”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三分钟后,一个地址发了过来,要求我们在一个小时内到达,幸好,冷云还没有离开市里,冷煌直接联系上了他按照手机上的地址找了过去。

    地点是城郊外一个私人的领域,以前很少对外开放,直到冷云靠近才发现,这里……是曾经锦月住过的地方,房子不是那么的现代化,但是却十分的安宁,房子外种着花朵和树木,因为入冬,这里的鲜花早就枯死了,不过树上的梅花却已经凛然绽放了。

    推门而入,里面的一切都被打扫过,很干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冷云当时神色就很变了。房间里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群人,芬里尔和他的手下,阎爵和冷云的妻子。芬里尔坐在摇椅上,较之之前消瘦了很多,阎爵和那个女人都被用铁链困在了椅子上,两人都是昏迷状态。

    “阎爵!”

    “你是……锦华?”冷云有些不确定的询问,但是芬里尔根本就没有搭理他。

    芬里尔一手拿着枪,一手拿着一个遥控器,只见他按动遥控,四周的门窗都落下了一层铁栏:“冷煌,有没有一种很悲哀的感觉?你爱着的女人却因为别的男人把你带入这死亡的深渊之中。”

    冷煌不着痕迹的将我护在身后“不要挑拨离间,说吧,找我们什么事情。”

    “已经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我活的跟行尸走肉一样难受,冷云,杨丽,造成这一切的都是你们,是你,抛弃了我的妹妹,是你,把她逼上了绝路,我努力的活着,活的比谁都要强大,我要复仇,我要报复你们,我要让你们给我的锦月血债血偿!”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的清高。”我推开冷煌走出去“芬里尔,当年的事情我调查的很清楚,你口口声声说是因为要给你的妹妹报仇,但其实害死她的人是你!”我从随身的包中拿出一叠资料扔过去,A4的纸张纷纷扬扬的落在了地面上。“我很好奇,为了妹妹这么复仇是不是有些太过了一点,而且,你的言语,你的表情在提到锦月的时候都是那么的异常,就像那是你的爱人一般,于是,我把事情的调查追溯到了四十多年前,我这才发现,锦月,根本不是你的妹妹。”

    “小雪?”阎爵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看到我先是一愣,而后就发现自己被绑住了,不由苦笑一声“冷煌,不要跟他废话,这里四周都安装了炸弹,遥控器在他的手中,在你们到达之前已经启动了”他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按照时间推算,应该还有四十分钟就会爆炸,带她离开这里!”

    “你,究竟查到了一些什么?”

    “你放了阎爵,我把我调查到的告诉你,相信你会很希望听到这些的。”

    芬里尔犹豫了片刻后才让手下人拿出钥匙解开了阎爵的锁链,不过阎爵似乎被注射了什么,身体基本没有什么力气,全靠冷煌在那里扶着,我上前给了那女人一巴掌,顺带也让她也清醒一下。杨丽看到自己的状况似乎十分的吃惊,但是更多的却是愤怒:“冷煌,让他放了我!”

    冷煌视若无睹的站在我旁边,冷云有些于心不忍,却碍于芬里尔的炸弹并未动手:“闭嘴,我看你不爽很多年了,没事给我找了多少的麻烦不说,小时候你对煌哥哥做的事情我可都还记得,说实话,给你一巴掌我都是给冷伯伯面子了。”

    “你这个死丫头,你怎么不去死!”

    “现在,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当年,你和锦月都是孤儿院的孤儿,你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我根据调查的结果大概得猜测了一下。你爱锦月,为了给她更好的生活,你去参军了,可是你没有想到的是,锦月居然遇到了冷云,更让你想不到的是,她爱上了冷云,对吗?当年,冷云和锦月是在热恋中分手的,并且是锦月提出的,那么深爱冷云的锦月怎么会主动提出分手,基本不排除的情况就是她遇到了麻烦,一个她无法解决的麻烦,一个说出来会伤害冷云的麻烦,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提出分手。”

    “既然锦月躲着冷云不见面,又为什么会在你去执行任务的时候离家出走消失不见尼?你是她的哥哥,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是她唯一能寻求帮助的人,她为什么不去找你而是选择逃离你,我想,问题是出在你的身上。我在调查中发现,在冷煌出生的前一天,锦月也在一家私人医院中生了一个男婴,为了声那个孩子,她几乎耗费了所有的力气,所以才会让杨丽这个女人轻而易举的找到并夺走了她的孩子。”

    “你胡说!”杨丽整个人都紧张的颤抖着“别听她胡说,冷云,她胡说的。”

    “我是不是胡说你可以继续听下去。”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暗中伸手拉住了冷煌的手,掌心微微的颤动着,他似乎也猜到了什么一般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的纸张。“我询问过当年给你接生的医生和护士,原本他们因为收了钱都三缄其口,但是,我给出的条件更加的让他们无法拒绝,所以,全招了。当年你的确是怀孕了,不过是一个死胎,所以,你才会夺取锦月的孩子来冒充你的孩子,你大概是想,既然这个女人夺走了你最爱的男人的心,那么你就要夺走她最爱的孩子,这也就是锦月为什么会选择绑架你,她或许只是想要回自己的孩子,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什么事情都会做的出来。”

    “不,不是的,冷云,你听我说,她说的都不是真的,冷煌是我和你的孩子,你相信我。”

    “我做了DNA比对了”一句话,瞬间让杨丽的表情有些崩溃,哭花的妆容不再雍容华贵,芬里尔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过胸口却有些大起大落的起伏着。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终于,他疯狂的一拳头砸在杨丽的脸上,顿时一颗牙齿伴随着鲜血飞出。芬里尔来回在她面前走着,手中的枪时不时的砸在她的脸上,惨叫声不绝于耳,冷云还处于难以接受的震惊中没有回神。

    “你没有资格怨恨其他人,我在调查中也找到了一封遗书,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是你这个禽兽,是你强暴了你的妹妹,是你逼死了她!”

    “你胡说,锦月是我的命,是我最爱的人,我怎么可能会逼死她!”

    “你有,锦月根本不爱你,她对你的感情就是兄妹的感情,她根本不知道你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你觉得她能接受自己被你强暴这个事实?你口口声声说你要复仇,你最应该怨恨的对象应该是你自己!”

    眼看着芬里尔因为我的话的刺激而崩溃的在房间里嘶吼,阎爵一个纵身扑过去想要抢走引爆器,无奈身体力气刚刚恢复,很快就被揍翻在地上,冷煌随即上前和周围的人扭打在一起,场面瞬间有些混乱起来。“小雪!”身体被抱住的瞬间,一声枪响让整个房间都静了下来。

    我不可置信的抱着怀中的人,感觉他的身体有些无力的朝下滑落:“阎爵——”

    鲜红的血不断的从他的口中溢出,我颤抖的跪坐在地上,仓皇的看着他苍白的脸:“没受伤,就好。”

重生之为爱而生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