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109章

    芬里尔疯狂的大笑出来:“嗯,差不多了,当年锦月才十六岁吧,很可爱尼,和你一样可爱,她最喜欢粘着我了,喜欢我给她讲故事,我长她八岁,几乎是一手带大她的。”扫了一眼地上的冷煌,眼神冷冽而无情:“我十八岁入伍的,和你父亲是一个连队后来有在一起执行过不少的任务,说实话,如果不是那件事情,或许我和你父亲现在还是朋友。”

    “锦月喜欢冷云好几年我才发现的,冷云这人也不算差,当时我还想,他们要在一起的话我也放心了,锦月需要人照顾,而我经常出任务不在家,有人照顾他很好,忽然一天,我执行完任务回来,我的妹妹,我守护了二十年的妹妹,没了,死了。你知道我在停尸间看到她尸体的时候我是什么感觉吗?最让我心痛的是,我临走前明明让慕容振国和冷云保护锦月的,他们也答应了的啊,结果,居然是你父亲亲手射杀了我的妹妹!”

    “你妹妹做了什么?或者说他们的报告中说她做了什么?”

    “他们说我妹妹绑架,那个女人还指证说我妹妹企图杀了她,多可笑啊,锦月她连杀鱼都不敢,怎么可能会杀人!”

    得,明白了,将吃完的橘子皮扔到一边的垃圾篓中:“所以你辞职了,然后改名换姓,索马里那里意外得到的宝藏应该就是你有今天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助力了。那你知道冷煌与他的父母感情并不深刻吗?你这种报复方式根本就没有什么用,不过我还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能和那女人联手,一孕傻三年,我脑子不怎么够用了,也就不想想你的那些破事情了,我谁也不记得,谁也不在意,你想要怎么报复都是你的事情,记得动手的时候跟我说一声就行了,也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起身揉了揉酸痛的腰,这肚子大了就是累赘啊:“当年的事情你应该再去求证一下,如果是真的,我想问题应该不是出在我父亲或者冷煌的父亲身上,而是他母亲,那个女人,我对妨碍我做事的女人一向没有什么好感,所以对她的评价是:心如蛇蝎,这种女人为了成功很可能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的。”

    “放心好了,我不会杀你的,就好好的安心养胎吧,你男人再怎么翻腾也不会找到这个地方的,即使找来了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出去。”

    “慢走,不送。”

    芬里尔和他的手下是走了,不过冷煌这人却是丢在这里,我看来他一眼,视若无睹的自己去床上躺着,顺带打开电视。没有了他人的制约,冷煌依旧十分艰难的爬起来,足以证明他身上的伤到底有多重:“宝宝,你真的没有受伤?”

    “冷先生,我想你大概是伤到了脑子,忘记了我的身份了。”

    “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我也不再奢求你的谅解,你知道吗?我做了一个梦,或许是真实的吧,梦里我看着你为我准备了很多,但是我却视若无睹,梦里,我为了保护一个人甚至对你动手过,梦里……”

    “够了”我忍不住打断他,右手紧紧的按在心口,该死的,你心痛个什么劲啊,这种男人要来干什么!

    “怎么了?是不是心脏不舒服,我马上……”

    “滚出去!”我完全失态的朝着冷煌怒吼:“不管我以前对你说过什么,你记住了,我容沐雪不可能爱上你,也不可能原谅你,我甚至看到你都想要杀了你。告诉你,我没有失忆,就像他们说的,我就是双重人格,我容沐雪就是要代替慕容雪活在这个世界上,她不能做的,不想做的,做不到的事情我统统都能做到。是她选择放弃的,她不想看到你们,她不愿意面对你们,你明白吗?或许,她根本就已经死了,不存在了,你既然相信了她之前说的那些事情那有没有想过,或许我,也只是一个孤魂野鬼尼?我和慕容雪并没有丝毫的相似不是吗?”

    “她不会死。”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或许你也在怀疑,所以你从来不会想其他人一样来找我,因为你知道这种事情根本就可能会发生的,冷煌,你在自欺欺人!”

    “不可能,我说了不可能,宝宝她不会死,不会!”赤红的眼因为愤怒而异常的恐怖,纤细的脖子被他紧紧的掐在手中,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她不会死,不管你怎么告诉我我都不会相信的,她不会死的,不会死!”

    窒息的感觉我下意识的去扯开他的手,但却已经未能撼动分毫,这个男人疯了,就像曾经有人告诉过我一般,慕容雪永远是他的一个禁忌。“煌……煌哥哥”破碎的声音从空隙中挤出,只是一个简单的称呼而已,却让那个已经濒临崩溃的男人瞬间回过神。汹涌而入的空气让我忍不住呛咳出来,疯子!

    冷煌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一脸的不可置信:“她……真的,真的不在了吗?”

    “不在了,死了,灵魂消失了,永远都见不到了。”刚才的谋杀让我整个人心情差到了极点,几乎是脱口而出。

    “不在了?死了?灵魂消失了?永远都,见不到了?呵哈哈,见不到了,再也,见不到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冷煌似乎真的受到了不小的打击,送来的食物不吃,说话也不理,完全就像是在自己的世界中一样,如果不是芬里尔强行给他灌食物的话,恐怕早就是尸体一具了。我被关了三个月,说实话,有点烦躁,尤其是因为怀孕,我简直心情不能完全的平复,半夜经常会被抽筋闹醒,这个时候,冷煌似乎才有感觉一般的过来给我按摩。

    不过,我想他恐怕也只是把我当作慕容雪了,他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从那一天起,不管我说什么,他都没有理我,真是想不明白啊。我是在一阵爆炸声中被惊醒的,透过窗户只能看到升起的黑烟,不过警报声倒是吵得人头疼。

    “你的丈夫来接你了。”

    肯说话了?“你不走?”

    冷煌看着窗外的交火,忽然很温柔的笑了起来:“宝宝一个人会孤单的,从小到大几乎都没有让她一个人过,希望你能继续扮演好她,因为宝宝不想让其他的人伤心的。”

    房门被炸开,冷煌将我护在身下,并没有受到伤害:“雪!”阎爵一手提枪先是戒备的四下打量,确认我无碍后才上前仔仔细细的检查一下“没受伤吧?”

    “我没事,你怎么来了?”

    “在顾若晨的帮忙下找到这里的,走,暗魂的人全部出动了,可吓死我了,冷煌?”阎爵现在才发现旁边多出来的人“算了,一个也是救,两个也是救,一起走。”随手丢了一把枪过去,然后全身心都扑在了我身上。

    冷煌并没有跟我们一起离开,不知道为什么,离开前他那释然的眼神让我很不安“回去”脑海中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故意去忽略,但是却越来越清晰,连我的手脚都开始有些不受控制了。

    “怎么了?”发觉我不对劲,阎爵急忙让人顾着四周,自己则停下关切的询问着。

    “闭嘴,我让你闭嘴!”头部的剧痛让我忍不住大吼出来。

    “我让你回去!”

    “你给我住嘴,是你自己选择藏起来的,是你自己选择不愿意面对他们的,是你将你的身体交给我处理的,你有什么资格在命令我!”

    在旁人看来,估计是在看神经病吧,一个人却好像在对话一样的争吵着:“阎爵,我要回去。”扶着肚子快速的回到原先的房间,正看到冷煌举枪对着自己:“把枪放下!”

    冷煌转身看着我,我知道我回来需要面对的是什么,冷煌,顾若晨,阎爵,他们三人我注定是要伤害其中的两个,我知道我选择阎爵是在逃避自己的感情,也只是希望自己能得到幸福,但这么久了,唯一能影响我,让我回到现实的人却只有一个。“别看了,你不是我的宝宝,我不能让她孤单一个人,对你,我下不了手,因为你拥有她的身体,我因为自己的愚蠢做了太多伤害她的事情了,如果还能回到过去,我一定……”

    

“煌哥哥,把枪放下好不好?”冷煌不可置信的看着我,我一步一步缓慢的靠过去。“煌哥哥,我回来了,真的,我知道有些事情我该去面对该去选择了,我很胆小,因为以前的记忆我一直对你的爱带着怀疑,因为不管你做什么,我脑海中都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你是属于林欣月的。虽然你和她是假结婚,但是对我来说却是最大的打击,阎爵他很好,他没有任何的顾虑,他在意的人也只有我一个,我失去了你,失去了若晨哥哥,失去了所有人,他是唯一留在我身边的人,我不想失去他。我那时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天,我就想,哪怕是一天也好,我也想要给他一个家,一个幸福的会爱他的人。”

    “宝宝。”

    “其实总的来说还是我的错,我不够狠心,我明明知道谁对我有恶意,我却还要顾及他人的放过他们,最后让自己受伤,连累身边的人痛苦,其实最该死的人是我才对,煌哥哥,求你了,把枪放下,好吗?”

    黑色的枪缓缓的从额头拿开,我的一颗心倏然的放下,随即腹部的痛楚却让我忍不住跪下:“小雪(宝宝)!”两人大惊失色的冲过来“怎么回事?”

    “好痛,肚子,好痛。”

    “你抱着她,我来断后。”阎爵将我交到冷煌的手中“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即使你死了,你也要保证她的安全。”

    “走。”

    腹部的疼痛一阵接着一阵,那种熟悉的痛楚让我害怕,我紧紧的揪着冷煌的衣领,宝宝,你们坚持住,不要丢下妈妈好吗?“车子已经准备好了。”

    “你们上车,我去去就来。”

    “阎爵!”

    阎爵回身对我安抚的一笑:“小雪,你知道的,伤害你的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乖乖的等我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不放心,可是疼痛却让我的理智有些荡然无存了,我看着阎爵冒着枪火回到了别墅,车子很快就驶离了现场。“宝宝,坚持住,我们很快就要到医院了,没事的,没事啊。”

    “我的孩子,孩子不能有事。”

    “不会有事的。”

    刚进市区,我就感觉身下有什么液体缓缓的流出,长时间的疼痛已经让我再没有了力气,只能听着冷煌不停的在我的耳边呼唤着。当我再次清醒,已经是四天以后的事情了“我的宝宝尼?”

    “孩子没事,因为是早产儿,所以现在在恒温箱里放着,龙凤胎,很可爱的。”妈妈眉宇间难掩疲倦的将我按回床上“破腹产,小心伤口,饿了吧,都昏迷四天了,我一会让人准备吃的送过来。”

    “真的没事吗?”

    “真的没事,你要不放心,我一会让护士找个轮椅推你过去看看。”

    “这就好,这就好。”我舒心的一笑“阎爵怎么不在?”照理说这家伙的孩子出生他应该在这里啊。

    “芬里尔逃走了,他,他去追人还没有回来,不过我们已经通知他孩子出生的事情了,那小子,很开心尼。”

    这家伙,报复心怎么比我还大啊,失神咒骂的我并没有注意到母亲脸上一闪而过的哀痛。在我清醒后不久,冷煌和顾若晨也来了,在那之前我去看过小宝宝,因为是早产儿又是双胞胎,两个小家伙非常的小,看的我都紧张了,生怕有什么问题。还好,医生说除了身体虚弱一点以外没有什么其他的疾病,我的心脏病也没有遗传到他们身上,真是让人放心的不能再放心啊。

    直到我出院,依旧没有看到阎爵,这让我不得不开始怀疑什么了,阎爵这人我最了解了,他不可能就这么放着我不管的,即使他在追杀芬里尔,也不可能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帮我联系阎爵。”坐在车里,我怀里抱着女儿,朝着坐在副驾驶的暗影吩咐。

    “小姐,我……”

    “帮我联系他,现在,或者,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坐在我旁边怀里抱着小儿子的妈妈担忧的皱起了眉头,这样的神色让我越发的不安:“宝宝……阎爵……阎爵他去追杀芬里尔,谁知道芬里尔事先有准备了直升机,你知道的,阎爵是不会放过伤害过你的人,所以……”

    “妈,他在什么地方!”

    “根据留下的暗影的汇报,老大和芬里尔在直升机上进行了打斗,当他们追上直升机时想要追过去的时候……直升机在海中央……爆炸,我们现在还在搜寻两人的遗体,因为一直没有消息,所以,冷先生让我们先不要告诉你。”

    脑袋里一根神经似乎就这么崩断了:“你们……在开玩笑吧。”

    “宝宝,你冷静点,对身体不好的,我们并没有找到任何的尸体,只找到了直升机的残害,或许,或许他还活着尼。”

    是啊,什么都没有找到,一定是还活着的,他说了,让我等他回来的。芬里尔的势力并没有瓦解,对我还存在威胁,当年的事情我也找爸爸咨询过了,中间的确是有问题,唯一能给我答案的人大概就是冷煌的母亲了。

    这段时间,我努力的让自己忙于工作中,似乎这样我就能暂时不去想阎爵会不会有危险。如果说以前的我因为顾及而无法动作的话,现在的我就真的是什么都不在乎了,我将林欣月一家贪污、谋杀、绑架等一些列的证据交出去,杀他们简直便宜了他们,牢里的生活应该会让他们十分的开心的。我对爷爷正式下了命令,要么我直接毁了整个慕容家,要么,毁了林欣月一家,我知道这样会让爷爷失望,但我不得不做,我不能给我的孩子留下一点点的危险。

    对于好面子的林欣月一家而言,我的一系列作为简直就是让他们恨之入骨,媒体大肆报道,爷爷他们无法插手,无期徒刑的帽子扣在那里他们一辈子别想出来。爷爷从我和他坦白的那一天开始就彻底的放弃对他们一家的救助,也开始完全的忽视我,奶奶因此伤心的住了院,连大伯他们也说我有些狠了,但当我把林欣月做的那些事情扔到他们面前时,又都没有说话了。

    经过了之前的那些事情,慕容毅他们也知道,我是彻底的对他们失望了,如果不想要我恨他们的话,最好的方式就是袖手旁观。至于冷煌的父母,涉及到了司马爷爷,我不得不小心斟酌一下“宝宝,休息一下吧,你的身体会垮掉的。”冷煌直接将我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合上“听话,我来处理好不好?相信我。”

    我看着冷煌轻笑道:“不是不信任你,而是不想让你为难,她毕竟是你的母亲。”

    “如果对自己的孩子的生死能做到无动于衷的话,那这样的母亲我宁可不要。”

    我知道冷煌不是说假的,说实话,我有时候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母亲能做到这么的无情,在自己的孩子快要死的时候还能这么的冷静,我自问我是做不到的。等一下,锦月死的时候是在冷煌出世的一个月后,既然锦月之前已经选择了离开,又有什么理由为了这个一个愚蠢的女人而选择回到这里并且绑架她?如果说冷煌的母亲抢走了她的爱人她要回来复仇的话,那不需要啊,首先,她和那女人不是一个等级上的怪,绑架她,那不是找死吗?

重生之为爱而生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