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楔子+01高手对决

    卢瓦雷.卢瓦尔河畔.帝王谷。

    上百座宏伟的城堡屹立在河谷之间,形成举世瞩目的皇宫城堡群。

    某座围绕着华丽的15世纪城堡而建的高尔夫球场,树林错落,碧水澄澈,绅士的向世人展现着它温雅的魅力。

    程致远穿着一身优雅球服站在长草区的草坪上,眯着眼远眺着前方的果岭,薄唇因复杂的形势而抿得死紧。

    朱子桡悠游的立在一旁,唇角微扬:“致远,你确定你真不先救球?”

    他太了解程致远,即便被动,他采用的仍是一惯的作风,能攻绝不守。

    “我向来喜欢冒险。”程致远表情淡淡的招手让球童过来,换了一支杆面倾角足够大的球杆后,走回球位上预备击球。

    “所以说,你操纵的对冲基金迅速转战东南亚货币市场也是在玩大冒险?”朱子桡瞥着他问。

    程致远向左略微转动双手,语调始终平静:“如果不是因为左野磔,你以为我需要这么急着转战东南亚吗?”

    话毕,一记有力的左曲球随杆挥出。

    朱子桡没有意外的看到原本受长草围困的白色小球成功绕过大树,稳稳的落在旗杆后的落球点上,他淡定的回转视线,瞥了眼好友:“少来,J国交易所的股票狙击战,你也赚了不少!”

    “你以为左野磔有亏着?他比我赚得还多!”程致远没有任何表情地朝球落地的方向看了眼,把球杆递给球童,缓步上果岭。

    朱子桡跟过去:“你与左野磔再次正面交锋,相信很多人会很期待。”

    那一场刚刚停熄的惊心动魄的股海大战,至今仍为各国金融体系所津津乐道,他是参与者之一,可他那时没有任何的闲情逸致去观赏这场由他引发的战争,因为他当时忙于对付伊藤雷,并处于焦头烂额自顾不暇之中。

    表面上程致远是被左野磔反击得溃败而逃,可明眼人都晓得,这场硝烟弥漫的战役,他与左野磔都是最大的赢家。

    他不知道,这场大战,已成为经典案例被世界各国商学院呈现在课堂之上,引发学者们激烈讨论。

    “没有什么好期待,总的来说,这次是我输了。”程致远淡淡回答,左野磔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对手,他们总有机会再一决高下。

    朱子桡摇摇头,并不这么认为:“致远,你的能力怎样,大家有目共睹。棋逢对手,他们的运气比我们好了那么一点而已。”

    程致远耸耸肩,不置可否,片刻后转了话题:“听说你亲手把你的女人交到伊藤雷的手上?”

    朱子桡没想到他的话题会转过这上头,他自嘲一笑:“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见到我?”

    “你可真大方。”程致远微嘲他,换了是自己,绝不可能做到这么大方。把与自己交往了十四年的女子亲手交到自己的情敌手上?除非他死了。

    “我也不想假装大方。”可又能怎么样呢?事已至此,他要别人都知道朱子桡并非是输不起的人。

    朱子桡的语气听起来无恙,但其实程致远知道他心里还是在意的。

    他皱皱眉,又皱皱眉,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悄了声的好友,说:“子桡,抱歉,是我少窥了左野磔的实力。”

    这次的交手,真正的输家,是他。是他输给了左野磔,才连带子桡输给伊藤雷,也一并输掉了自己的女人。

    是他太自负,以为自己重金网罗世界一流的分析师归于麾下,这么多年游刃有余的操控宏观对冲基金进行全球性投资,并一举创下惊人业绩,便可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内。

    不将左野磔放在眼内,所以,他才会输得如此狼狈,溃败撤出J国交易市场。

    这个惨痛的教训告诉他,他程致远也有跌得头破血流的时候。

    朱子桡笑着摇摇头,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不是你的问题,伊藤雷与左野磔确实有点本事,你明白,我们输给他们,只是输给了时机,而非实力。”

    程致远默默地的看他一眼,没说话,子桡这个伤口,怕是一辈子都不会痊愈了。

    朱子桡不想把话题继续停在自己身上,遂转了话题:“听Don说,你前些天在艾克斯遇上一个东方美女,然后丢下他了?”

    程致远愣了下,没有任何掩饰的答道:“是左野磔的女友,上官琦。”

    朱子桡做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不需要这么惊讶,只是偶尔遇上。”程致远若无其事的说。

    “真这么简单?”

    “不然呢?”程致远回身奇怪的睨着他反问。

    朱子桡想了想,还是开口说:“致远,男人之间的事情不该扯上女人。”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的事情,就是因为女人而起?”

    朱子桡一时没接话。

    “你觉得我接近上官琦是为了报复左野磔?”程致远见他不答话,又明知顾问的问道。

    “从DON的描述来说,你的举动很难让人不往这方面想去。”

    “我还真没往这方面去想,不过既然你善意的提醒了,我觉得一箭双雕未尝不好,也正好一并给你雪了前耻。”程致远轻扬了一下唇,辗着若有若无的玩味。

    朱子桡巡逡着他,半晌才说:“你不会玩真的吧?”

    “反正最近挺无聊不是吗?”

    朱子桡皱皱眉:“上官琦是顾惜的朋友。”

    “又怎样?你也是我的朋友。”程致远慢慢的收敛笑意,黑白分明的眼眸内明暗交织。

    朱子桡站定,静盯着他的侧影:“致远,这件事已经结束了……”

    “一个事件的结束往往意味着另一个事件的开始。”程致远冷寂的把球推送往球洞。

    朱子桡再无说话。

    ……

    01高手对决

    

F国.艾克斯。

    这座中世纪的小城,到处荡漾着雅致、浓郁的浪漫气息,青灰色古老建筑,低调华美的教堂,穿过钟楼的阳光,仿佛都刻着一种宛若天生的悠然。

    某个明媚的午后,街角露天咖啡馆里,一个有着无与伦比完美五官的东方帅哥,慵懒的坐在露天的圆桌前,边喝咖啡边注视着面前的笔记本跳跃的数据,十指时而轻快翻飞。

    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缓缓驶停在路旁,另一个有着同样出色东方面孔的年轻男子,往咖啡馆内扫视了一圈后,从车上跨步下来径直走到他所要找的人的面前。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东京?”木野望摘下架在高挺鼻梁上的太阳眼镜,睨了眼整天无所事事的死党兼好友兼大舅子,兀自坐到他的对面。

    “你没事干嘛老想撵我回去?”左野磔抬眼看了眼好友笑了笑,眼睛又黏落在笔记本屏幕上,注视他关注了一早上的数据。

    “打雷结婚后你就一直赖在这里不走,如果我没有记错,你在东京应该还有一大堆烂摊子要收捡。”

    “说到底,你是嫌我在这里妨碍你和小雨你侬我侬晒恩爱。”左野磔从本子上抬起头来,薄唇微弯。

    “你在不在我们都很恩爱。”木野望淡定说道,片刻又问:“你就不怕程致远杀个回马枪吗?”

    左野磔挑了挑眉,随手合上笔记本,浅薄地抿抿唇:“他最近忙着转战东南亚,以弥补他对左野集团股票狙击失败的损失,没空回马对付我。”

    “他近年操纵着对冲基金数次发起的狙击战很少溃败,这次你让他撞了南山,他应该输得很不甘心。”

    “不甘心又怎样?没有人可以永远处于不败境地。”

    “虽说他是对手,可是我看得出来你对他,击赏多于鄙睨。”木野望永远能冷静而一针见血看待问题,这是他作为一个律师的本能。

    “好的对手,总是值得赞赏的。这样的人才,你我都明白百年难得一遇。”

    “或许对于他来说,你也一样。”木野望从来不怀疑左野磔的才能,他绝对也是近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商业奇才。

    左野磔一手支着线条完美的下颚,徐徐勾起唇角,说:“我们注定成为不了朋友的。”

    木野望想了想,耸耸肩:“maybe?!”

    他话锋一转,转回正事上:“这是Y国深水钻探项目最新修改的合约,我看过了,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但某些细节可能需要你确定。”说着,把带来的文件递给他。

    “朱子桡还真是一时三变啊!”左野磔嗤笑一声,接过好友递过来的文件。

    “是程致远,他从程怀远手中接管了这个项目。”

    “他?”左野磔略为意外,程致远不是一向不管这方面的事吗?多年来他一直热衷于对冲基金的投资。

    木野望点头:“三方合作其实已变成四方合作开发。由于他注资,及他本人在Y国的影响力,为这个项目争取了很多潜在利益,所以合约修改了多条条款,只是上阵子我们发生了很多事情,没有空关注这些。”

    作为左野集团的首席法律顾问,他一拿到合约,马上对其就进行认真的审阅,但仍然看出了一些潜藏的问题。

    “程致远可真是好玩,一边给我们糖吃,一边夹击着我们!”左野磔快速的翻阅着新的合约,唇角勾出一弯冷冽的薄笑。

    “我猜不透这个人的目的。”木野望直觉的认为,程致远的举措,已不仅仅是因为朱子桡了。

    左野磔极快的浏览完手中的合约后,眼中微跃的小火苗随之闪没。

    他把合约搁在一旁,挑眉微笑:“程致远做事向来喜欢声东击西,他突然接手深水钻探项目,当然不会是因为闲来无事插两手,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冷眼静观就是。”

    “你还真是泰山崩于眼前也面不改色。”

    “为将之道,当先治心。”左野磔笑眯眯的望着木野望,而后补允道:“你儿子教的。”

    木野望倒没表示出多大的意外:“望月又找你练中文了?”

    左野磔无奈摊手:“非常不幸,小琦不在,我自然成了他练习中文的对像,没有之一。”

    “说起小琦,我还想问你,连最不可能结婚的雷都结了婚,你还打算拖到什么时候?”木野望盯着死党,眼神颇认真。

    “你知道,对于结婚这件头等大事,绝不是因为我不够努力,小琦不点头,我能怎么着?”

    “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是觉得你们一直这样也很好,所以才这么不紧不慢。而你每年一度的求婚闹剧,只不过是为了哄老人家开心。”

    左野磔笑笑,静了片刻后,突然又问:“你知道东京有那么一大堆烂摊子等着我回去收捡,我为什么还呆在艾克斯不走?”

    木野望看着他,等他回答,这是他最想知道的。

    刚刚过去的狙击战虽然尘埃落定,但还有很多的事务需要由他收拾,现在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淡淡定定的留在这里,过着无比悠闲的日子,没事喝喝咖啡聊聊天,不然就是陪他儿子练习中文,给他女儿讲故事,整天无所事事,活像御赐闲人一样。

    这绝对不寻常。

    如果说之前的那场金融大战令他身心疲累,需要放自己的长假放松一下,这倒也无可厚议,但诡异的是,小琦这次却没在。

    所以,他没有理由呆在这里不走。

    “小琦走了。”

    “SO?”木野望皱了皱眉,等了半天,他给他的答案就是这四字?

    小琦是走了,因为她意外接到了沈晴偷偷打来的求救电话,直接就飞去找人。

    “所以……我就留在这里思考人生了。”左野磔忽的面露微笑,突然就觉得不想说了,淡淡的一语带过。

    木野望是最了解他的人,他抬眸瞥了一眼他,平静而洞察:“你们吵架了?”

    “你知道我们是从来不吵架。”左野磔还是微笑。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我告诉你没事发生,你信不信?”

    “你说呢?”

    左野磔没说话,许久后:“望,你也觉得我的人生太顺了是不是?”

    木野望不语,盯着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名媛第一嫁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