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三卷】两两相望  炽爱与真相 【176】  给你九个月时间计算

    再见到林影的时候,她已不像是青涩少年的梦中情人了。

    “罗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林影一贯的姿态倒是未变,只是目光中的傲慢带着神经质。

    罗艾儿有点感慨,但只转瞬即逝,因为心中挂念卓驭人,敷衍的点点头。“现在可以放我出去了?”

    林影一挑眉,笑着让出一个位置,“当然。”

    难以置信,罗艾儿见到这情形,心中更像被扎了一针,这意味着什么?卓驭人辛苦创业的第二家公司已经像卓氏一样付诸东流了?被眼前的女人以这样卑鄙恶心的手段夺走了?

    只是因为——她?

    想到这里,罗艾儿急切地几乎冲一般地向门口奔去。

    “知道他在哪儿么?”林影在她背后提高了声音,似乎是等待她哀求的反应,只是罗艾儿僵直的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头也没有回。

    身后是一声叹息,随之而来的脚步声听得出慌张,“老宅,他最有可能去的地方是那里……去安慰安慰他吧,毕竟他是因为你在失去这一切的。”

    到底是诡诈的人,听上去像是惋惜的话里后仍不忘嘲讽。

    “你以为这样做,你能逍遥法外?”

    “哈哈哈。”林影在她身后大笑,那笑声听来令人毛骨悚然,“真是个无知的小姑娘,他是自愿的,你懂不懂?冷静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栽在我手里……哦不,其实应该是栽在你手里才对。”

    罗艾儿皱眉,对所发生的事难以置信,又好象不那么真实。

    “别得意,他还是会给你惊喜的。”

    她始终没有回头,背部僵直难受,但还是轻轻道了一句,连自己都无法相信的话。

    卓家老宅

    罗艾儿想进去有点却步,公寓还是好好的,安静地沉睡在那里。也许可以从它身上看到变迁和沧桑,但究竟经历过多少血和泪,却是无从证明。

    有时候,罗艾儿到这冷冰冰的建筑太过无情,就好象此刻一样。卓驭人究竟在不在里面?真正能给他温暖的到底不是这座古老的公寓。

    “卓驭人——!”所幸,门没有锁,她更看到,门有灰尘的脚印,应该人还在里面。

    不假思索的上了二楼,还是那个房间,还是黑漆漆的像是在探险。“卓驭……啊!”

    正唤着他,忽然门被打开了,一阵刺眼的光芒,抬手遮挡之时,一只强有力的手将她拉进了房间里,

    她被紧紧拥进一个怀抱里,很紧很霸道,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嵌进自己的身体里,除了卓驭人,没有人会这样霸道的想要占有她。

    “驭人……”

    “嘘——”卓驭人以手指按住了她的唇,下一秒,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略显冰冷的唇,他疯狂的索取,几乎令她窒息。

    许久,罗艾儿感到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头脑里都是涨热的,仿佛这里就是她欲死之处了。

    “想不到那女人真的放你出来了,我再也不恨她了……”卓驭人的声音还带着喘息,腔调里却听得出是有几分庆幸。

    罗艾儿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气,“卓驭人,林影她抢了你的……”她以为他还不知道。

    “我不怕!”卓驭人再次封住她的嘴,“别说了,我最怕的是失去你。”

    罗艾儿的心,瞬间被两种情绪交织捆绑着,似满足,又似内疚。

    “我的泥塑呢?”他们依偎在满是灰尘的老床上。

    “被王一拿走了,对不起。”

    “你为我付出的更多。”罗艾儿摇摇头,“你有看清楚么?”

    “什么?”

    “那座泥塑。”

    “是我。”

    “是送给你的。”

    “我看到了。”卓驭人点点头,笑了一下,“但是我签字的时候,不留神被王一带走了,也许他会……”

    “我不在乎,随便他。”罗艾儿说完沉默了一会儿,“你真的把你的新公司也给了林影?”

    “嗯。”

    “那你怎么办?”

    “有什么怎么办?”卓驭人宠溺地点了她鼻子一下,“给她玩个两三天,再拿回来,怕什么?”

    “什么——?!”罗艾儿一惊?猛地坐起身,看着卓驭人,“你、你再说一遍……”

    卓驭人反而绕有兴味地看着她,满眼欣赏,“你确定你要这样让我详细讲给你听么?”

    “啊——!”罗艾儿下一秒双手遮着重点部委,弯腰掩盖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再度将自己“扔”进卓驭人的怀里,“这样说,这样说……”

    “这样?”卓驭人皱了下眉,目光变幻,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这样我……哪还说得下去……?!”

    三个月后,林影因敲诈勒索绑架被判入狱二十年,王一是从犯,只判了二年。

    另外,令人跌破眼镜的是白玲玲的哥哥。所有人都以为白总才是与她同流合污的那一个,然而,最终追查出的祸源竟是与之亲密关系的另一个男人。

    “口味真重!”罗艾儿放下报纸,翻着白眼。

    卓驭人失笑,拣起报纸,“你也别管她口味重不重了,多关心关心木木,要结婚了,不过有点不安那。”

    “不是都同居这么久了?”罗艾儿心不在焉地翻着剩下的报纸。突然,看到一则新闻。“驭人,你来看,这个是不是玲玲和王樵哥?”

    标题不是很显眼,但照片拍得很棒,也很清晰,白玲玲和王樵幸福地站在一家书店门口,身旁的桌子上堆着成山的书。

    “哦,这是签售会啊。”卓驭人看了淡定地说了句,旋即猛抬起头,狐疑地看着她,“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罗艾儿无辜状,眼睛眨啊眨,“知道什么?”

    “难道你没看邮件?”

    

“邮件?”罗艾儿猛地一拍脑门儿,“对啊,她临走留的不是电话号码是邮箱,你说她给我发邮件了?”

    “不止是你,所有人都收到了。”卓驭人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罗艾儿的眼神有宠溺也有幸灾乐祸,他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对着罗艾儿送了过去,“看,他们的女儿,叫王荷筱,英文名Saussurea。”

    “这——?!”罗艾儿拿着手指一阵不知所措,“居然……?”

    “又不是你情敌、前男友生孩子了,你这什么表情?”卓驭人满意地欣赏着她的惊讶逐步升级,“已经快一岁了,几乎是到了加拿大就怀上了。我们所有人都收到了她的邮件,你……应该是一直都没打开看过吧?”

    罗艾儿尴尬得不知说什么好,四下里看看,似乎在确定这房间里有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然后低声咬牙问道,“你们怎么也没有私下讨论过这事,怎么我一直都不知道?”

    卓驭人双臂环胸,悠哉地倚着沙发,“我劝你再补看,顺便把塞满的都看一遍,说不定有惊喜哦。”

    “惊喜……惊吓吧?!”罗艾儿这么咕哝着还是起身走回了卧室,不忘回头说一句,“把宝宝照片发到我手机上。”

    “知道了。”身后传来卓驭人带着笑意的声音。

    “啊——!”又一声尖叫,吓了卓驭人一跳,手里两只手机差点一起掉地上。他急忙跑因卧室,“怎么样了?!”

    “我……这、这这这,我的……你,这是……”罗艾儿一手捂嘴巴,一手指着电脑,语无伦次,磕磕巴巴,眼里还含着泪。

    “看、看见什么了?”卓驭人心底一沉,皱眉上前,去见其中一个邮件里全是英文,其中一张配图,清晰无比的竟是那天被王一带走的那只泥塑,人物头像是自己。“这……在美国?”

    “王一把他卖了!”罗艾儿一手抓着卓驭人的衣服,才仔细看繁复的内容。

    许久,才抬起头来,与卓驭人眼神一对,显然两人几乎同时看完的,“王一……把它送去参展了?以我的名义?”

    “他是想向你赔罪吧。”

    “你也这么认为?”罗艾儿目光舒缓了下来,“所以你当初才愿意给他作证?”

    “我答应他的。”卓驭人走到床边坐下,手里把玩着手机,“当初,他来报信,我虽然气得想杀了他,但更怕他们迁怒与你,已经让你受无妄之灾了,不能再冒险,所以我几乎是求他管关照你,他……居然只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

    “驭人。”罗艾儿难以言表的感动,有人愿意为了他做出无数超越底线的事,“谢谢你。”

    卓驭人反而皱眉,伸出一根指头堵住她的唇,“不准和我说这种话,我保护你是应该的。”

    “对了,驭人,我想我找到了。”

    “什么?”

    “当初去美国时要找的人。”

    “你是说……我小舅妈?”卓驭人这么问着,这一次回来,他脱离了卓家,基本上也和杨家恢复了关系。

    “嗯。”罗艾儿牵着他的手,又把他带到电脑前,“看,这个签名,就是你小舅妈的特色。我上次因为你旧伤复发没有找到,这次不能错过了,更何况,他就是买家。”

    卓驭人看了看,低头问道,“这个……是你母亲?”

    “根据你爷爷的遗言,八-九不离十了。”

    “我们去找她?”

    “嗯。”

    一年后

    陆仁医院

    手术室外

    “怎么样?医生?”罗艾儿急忙上前,抓着牛医生的手,“杨老师能不能醒过来?”

    “哼!我牛老头一辈子就没说过那句话!”老得像古董的老医生仍然发挥余热,实际上,许多年轻人的能力还跟不上他。

    他所谓的那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罗艾儿几乎欢呼,又被他瞪了一眼,老老实实的等在门外。和他一起等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卓驭人,另一个是杨西盟,就是杨西明的弟弟,杨西月的二哥。

    他们到美国找到的,并不是个女人,而是男人。那个有特色的签名是他的,而当初那个所谓画家的妻子,早已经过世了,而眼前的中年男人,就是罗艾儿的亲生父亲,她是杨家人。

    “杨老师,你看,爸爸真的来了。”待杨西明醒来,看到了旧别的弟弟。

    杨西明眼里顿时蓄满了泪,手指动了动,嘴也张了张。

    “大哥。”杨西盟凑上前去,握着他的手,“我知道,我来说。”

    原来,当初杨西月驾车离开那个圣诞晚宴后,发现孩子阴错阳差带错了,第二次回去再走,竟然会自愿把自己的侄女带了出来。

    她车开了不多远,就听说了卓秦出了事。她预知了自己也有可能会被暗杀掉,所以急忙找了一个路上的遇到的女人,想把孩子托福给她。那个人就是罗艾儿叫了十几年妈妈的女人。而杨西月,则自己从一家医院的太平间买了一具婴儿的尸体。

    之后,她果真出了事。而罗艾儿所谓的母亲,竟在没有等到杨西月的同时,选择了继续抚养罗艾儿,直到找到杨西月为止。

    后来,她在报纸上看到了杨西月的死讯,结合之前听杨西月简单的讲述,她直觉不能把孩子送回去,就义无反顾的收养了罗艾儿,一半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一半是自己的计划,她就带罗艾儿去了美国,再也没有回来。

    而留在晚宴现场的杨西盟的妻子,因为看到报道以为是自己的孩子死了,伤心过度,自杀了。杨西盟感到生无可恋,四处流浪,最后辗转去了美国,因为思念一直爱着自己,而自己没有珍惜的妻子,他便以妻子的名字做了许多画。

    而其实,最初相中罗艾儿毕业的作品《相离》的,其实也是她的父亲。阴错阳差,他们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才得以真正相见。

    “你说,会是谁害死了西月阿姨?”罗艾儿问。

    卓驭人看看她,“现在不用想这些事了,他们都在天堂了。”

    “我们都有坚强的妈妈,你有两个。”

    “是三个。”

    “嗯?”

    “西月阿姨是你妈妈,也是我姑妈,我现在又是你妻子,也因此管她叫妈妈的。”

    卓驭人挑眉,“你现在算得这么清楚?”

    “不过……”罗艾儿按按太阳穴,“你说,等以后我们的孩子出生了,辈分应该怎么排呢?”

    卓驭人哈哈大笑,“你想的还真多,我会给你机会的,你九个月时间算,够不够?”

    罗艾儿耸耸肩,“都OK!”

    (完)

驭爱:欧巴的骗术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