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三卷】两两相望  炽爱与真相 【173】  那一刻她太过自信

    “驭人,你不是个急躁的孩子,今天为什么反常了?”卓老先生没有直接讲故事,反而戏谑似的吊着卓驭人的胃口,“我知道,你等我咽下这口气已经等了很久了。看,林影已经露出狐狸尾巴了,你难道要在最后一刻功亏一篑么?”

    卓老先生这话语出惊人,罗艾儿一时没忍住,轻轻吓叫了一声,换来了那垂死的眼睛狠狠一盯。

    “驭人,你愿意她在这里听么?”老人没有再搭理她,转头问向自己的孙子。

    “爷爷,她是你的孙媳妇。”卓驭人直截了当的说,罗艾儿这一回尽管忍住了,但也捂住了嘴巴,瞪大眼睛——卓驭人啊,你就不怕这时候给老人家气死?最后关头啊,这老头子究竟要说什么?你难道不在乎吗?

    卓老先生如她预期的连连轻咳了一几声,咳完了,又超出她预期的笑了几下。

    “看样子,上帝还是要我最后在两个孩子面前认罪。”卓老先生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感慨万千,“妮妮,这名字我曾经厌恶至极,土不土洋不洋,中国小姑娘怎么不取个斯斯文文的名字?年轻时的我,脾气也古怪,孩子父母给孩子取的名字,我一个外人有什么权利管呢?可我就是不喜欢,以至于到最后连这漂亮的小姑娘我都不喜欢,甚至不许我孙子和她一起玩儿。”

    听着老人时断时续的喘息声,对那声音里隐隐透出的内容,罗艾儿有种不祥的预感。它们还未出口,就已经拼凑出许许多多无奈的过往,这些过往必定是令人无助的。有着宿命般的残酷真相,一如她在波特兰塑出的那一座《相离》。

    “爷爷,你说的妮妮,就是艾儿吧,当年她和我是认识的,在我们都还是不懂事的孩子的时候。”卓驭人没有像她一样迷茫和恐惧,反而理智地开始问问题。

    “是的。”卓老先生终于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没有错,丫头,你是在上海出生的,你的名字叫妮妮,杨妮妮,你是我儿媳妇杨西月的哥哥的女儿。”

    一瞬间,时空好象静止了。罗艾儿一时无法接受,与卓驭人两人互看一眼,彼此眼中都藏着单纯的复杂。好象许许多多的内容排山倒海,一股脑灌进脑子里,甚至身体里,然后刹那间交错在一起,填满了他们的心,不得挣脱。

    “爷爷,你是说,她不是父亲的女儿?”卓驭人并没有喜出望外,因他知晓的比任何人都多,但偏偏他的通透还需要卓老爷子的补充才能串联在一起。

    “不是。”卓老先生的话像是随着一口气喷涌而出的,“当然,你也不是。”

    “那我是谁的孩子?我父亲是谁?”卓驭人毫不顾忌地问,并不是他不照顾老人的痛心之处,而是——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爷爷已经是最后一个知晓真相的人了。

    “不知道,你母亲不想告诉我,你父亲和她是一伙儿的,所以我想要给他们一点教训。”老人说这话像是在说自己不听话的手下,或是奸恶的老板在算计自己可怜的无辜的员工。

    “你母亲怀了你,我一夜无眠,想的都是我死去的妻子,像是终于把儿子抚养长大了一样。当然,我承认的只有你母亲剩下的孩子,至于那个女人,我从未承认过她。你出生了,我高兴的想把我名下所有的东西都送给你。但很快,我发现你母亲并不想让我和你多接触,甚至在房间里,她也不让你父亲抱你。到那时,我还没有怀疑什么,直到她想要逃跑,我才起疑。”

    罗艾儿心知肚明,就是丁凡阿姨在日记里提到的那件大事,那是命运的转折点吧?

    “她的计划无疾而终,整整一个月,她都无比沮丧,甚至都疏于照顾你,导致生了场病,差点死掉。也正是那段时间,我查到了,你根本不是我家秦儿亲生的骨肉。”卓老先生平静地说,好象这些话在他里面整理过无数遍了,不,应该是许多年了。

    “说也奇怪,你的血型恰好符合西月和秦儿后代的血型,若不做DNA或是重大疾病器官捐赠之类的手术,根本无从得知你的身份,但我还是找到了办法,查出了你的DNA。”

    “你那时候为什么没有报复他们?”

    “我那一时真的慌了,一是因为我没想到西月会这么大胆子,而且很明显的,卓秦是知情者,甚至他动用了很多能力来保护你的出生。二来,家丑不可外扬,我若处理得不好,很容易闹得整个上海人尽皆知,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了。第三——”老人叹了口气,一直疲惫的闭上的双眼慢慢睁开,看着卓驭人,“也是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虽然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我想到把你送走还是舍不得的。”

    

“结果你就软禁了他们七年?”

    “并没有那么长时间,其实到那个平安夜,也只有不到六年的时间,但你足以懂得记事了。正因为你的记事,我一直害怕,害怕你某一天忽然想起来。”

    “想起来什么?”卓驭人回头看了罗艾儿一眼,“我想,那天发生了一些非正常的事,而我和艾儿,也就是当时的妮妮是知情者,是这样吗?”

    “……是。”卓老先生这一回并没有长叹,反而理智地分别看了两人一眼,然后闭上眼睛,许久之后,才说,“那些噩梦,一定搅扰你们很多年吧?”

    罗艾儿这一惊,只觉手抖,拼命抓住卓驭人的手。

    “爷爷,你知道?”卓驭人也像不可思议,看着老人。

    “知道。”听上去语重心长,但背后所引发出来的根源却是罪恶,卓老先生现在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垂死恶魔最后的诡笑,他似乎在验证自己所行的是否达成了果效。

    “就像第一次一样,那一天我还是提前知晓了你母亲要走的事实。”卓老先生没有等两人的反应,而是继续说着,“难以想象吧?已经七年了,她还是要走。本来我以为,七年的时间足以让他爱上卓秦,或是愿意为这个家牺牲,为卓氏或者是为她父亲的产业挂心了。只是我猜错了,杨西月不是个普通女子,她有牺牲,有大爱,也会委屈自己,但不会委屈自己许多年。”

    “我不知道她计划了多少年,这期间我仍然没有打听到她的男人,也就是你亲生父亲的任何消息,好象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一样。”卓老先生看着卓驭人,说得很快,“这是我唯一不知道的地方,也许再也不见面就是你妈妈对他的保护吧,他们应该是约定了要在一个地方见面,就在那天圣诞夜的晚上。”

    “那天晚上,我们也在场,对吗?”罗艾儿忍不住问道,手上抖得更厉害了,卓驭人手紧了一紧,给她安慰。

    “何止是在场,你们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卓老先生干涩的声音好象笑了一下,“这也是我最不能接受的,在我心目中,你已经是我的亲孙子了,无论你是不是我儿子卓秦的骨肉。但是,杨西月要带你走,这也无可厚非,你是她的儿子,也是那个男人的儿子,她要私奔,没有理由把你留下当作补偿给我。”

    “至于你,妮妮,或者说罗艾儿。”卓老先生说完目光又一转,但他似乎已接近灵魂的灭命了,眼睛的焦距都对不准了,他看向的是床柱上遮盖着的厚厚的绒布,也像是在看向虚无,抑或曾经那个晚上再次在他恍惚的意识里重现了。“你也被你父母带来了这个晚会,那是我第一次见你,然后你被驭人带走不知去哪里玩儿了,但我没有想到,不久之后我再见到你们是给你们带来几十年的噩梦的开端。”

    罗艾儿与卓驭人互看了一眼,彼此以眼神鼓励对方。这是个秘密揭开的时刻,尽管他们已猜得八-九不离十了,然而,亲耳听到一个极大的罪恶,还是令人呼吸困难,不愿面对。

    “到场的宾客是杨西月定了,也是她计划的一部分。”卓老先生说,“晚会举行的很顺利,她很有才能,有各方面的才能,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发挥的淋漓尽致。我想,若不是我消息灵通,她是有十足十的成功概率能私奔的。”

    “我找到了她,正准备去找你,然后离开的她。”卓老先生说,他呼吸突然急促起来,像是说到最关键的时刻了,“在找到她之前,我看到了你们两个小家伙,你们躲在老宅一间房间里,那是杨西月在家里的办公室,她带你们去的,但我把你们锁在了里面。”

    “我以你们的性命威胁她,若她可以不走,一切就当没发生过,但她并不惧怕我,那一刻她是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

    “不过她并非不顾你们的性命。”卓老先生说,像是在解释,也像是对杨西月的欣赏,“她的智慧是我这把年纪的人都望尘莫及的,只是那一刻她太过自信了。当然,害了她也害了你们的,是我。”

    四周忽然变得静悄悄,卓老先生没有把话说完,卓驭人有点慌了,他伸出手握了握卓老先生的手,“爷爷,爷爷——”

    “没事……”好象开了个玩笑成功了似的,卓老先生这一回的声音显然是在笑着,“你们应该恨我,真的应该恨我……别担心,话没有说完,我不会死。但是你们恨我也没有用,我说完就死了……”

    “那你倒是快说呀。”罗艾儿有点着急了,咕哝了一句。

驭爱:欧巴的骗术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