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卷】两种男色  神秘与威胁 【004】  谁见过面具下的男人

    三天后

    白紫丁香墓园

    “妈妈,我已经顺利毕业了。《相离》你没能看到,但是布鲁克林里中国城的拍卖师杨欣先生看到了,他很欣赏我,邀请我去工作,以后我会有自己的工作室了……我身体很好,赛大妈也很好,你好象……没什么放不下的了。”

    罗艾儿一身黑衣,染成金棕色的长发高高盘起。她手持白玫瑰,立于新封好的墓碑前,碑上镶嵌的照片是个漂亮的女子,笑容张扬活泼,不似多年醉生梦死,自私放纵的样子。

    “得知你死讯的时候,我和你一样醉得不省人事,教授的参赛作品被我砸了,他恨死我了,不过他还是来参加你的葬礼了。”

    罗艾儿说完轻笑,脑中努力搜索着要说的讯息。

    “对了,和你同乘一车的小白脸Dana被你害惨了,伤的很重,不过暂时不可能去陪你的。还有你的那些情人们,我可一个没通知,反正你也不想念他们。说起来,爸爸你究竟想不想念我都不确定,你若见到他,好好解释吧。”

    罗艾儿呼吸急促起来,回过头,身后一众黑衣庄严肃穆。

    “艾儿,你脸很烫,病了吗?”赛大妈上前一步,探了探她的额头。

    “是高跟鞋不合适,搞得我精神紧张。”罗艾儿并不看赛大妈,眼睛只直勾勾望着墓碑上的照片,“我身体很好,我不会吸毒,不会酗酒,不会像你一样。赛大妈身体也很好……你好象……没有什么放不下心的……”

    “艾儿,该走了。”

    “嗯。”

    罗艾儿毅然回了头,不再去看那墓碑,在众人的簇拥围绕下慢慢走了。

    “Air,什么时候去布鲁克林?走之前出去喝一杯吧?”Jonathan和Lily一左一右挽着她的胳膊,换下了科学怪人和疯人院女的装扮,两人皆是青春洋溢,意气风发的年轻人。

    “我还要给教授打工,帮他重做那个“赛纳西斯的死湖”……咦,对了,你们那天来找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我旁边的那个人,他是谁?”

    “哪一个?”Jonathan皱眉思忖。

    “我知道!”Lily突然拍了下脑门儿,“那个身材很好的男人,神神秘秘的,戴个面具,浑身血迹斑斑,像是豪斯医生手术失败,血溅一墙的样子……”

    “呸!”Jonathan颇为不屑,“Lily你少胡说,豪斯医生什么时候手术失败过?!”

    “是豪斯医生吗?我还以为是嗜血法医。”罗艾儿耸耸肩,“你们谁见过他?”

    “戴着面具,谁知道?”Jonathan目光不屑,语气也阴阳怪气,朝Lily撇撇嘴,“你去问个见了身材好的就流口水的那一个。”

    “我就是喜欢身材好的怎么了?”Lily不甘示弱,也不理会他,“Air你找他?”

    “他戴着面具吗?我明明摘下来了。”罗艾儿思忖着,那天醉酒时的动作,“他后来又拿回去了吗?他的样子……我好象看见了,又好象没看见。”

    “是戴着啊。”Lily肯定地点头,又笑道,“不过我想摘下面具一定很英俊。”

    “是中国人。”罗艾儿说。

    “你好象是学校里唯一不混血的中国人了。”

    “中文说得很好。”

    “那就更少了,怎么,他和你说了什么?”

    “好象……也没说什么?”罗艾儿回忆着,似乎两人都没有多说话,但一想到那个人就有一股莫名的沉迷感涌上来。“神神秘秘的,好象在哪见过。”

    “你问过他名字吗?”

    “Narcissus。”

    “吼!那不是和教授的作品一样了?”Lily听闻这名字表情整个乱了。

    “明显是假的。”

    “该不会是教授假扮的,那那老家伙也自恋的很,平时也总说你特别,与众不同。”

    “她在学校里本来就与众不同,只有她一个中国人。”

    “教授的声音我还听不出来吗?”罗艾儿苦笑,摇摇头,心里失望,“希望——还会再见到吧。”

    “你该不会爱上他了吧?”

    “当然没有。”罗艾儿否认,忽然之间,心里很闷,很急,可就是想不起来,“和他在一起时,感觉很奇怪。”

    “你是喝醉了。”

    “好吧,也许是。”

    

“喂,喂,Air!那个人……”Jonathan突然拍她,手指向一方。

    她和在场的众人都朝那里看去——

    阳光刺眼,逆光中,沈书雅一身黑衣西装,身后跟着两个人,与他一样面无表情,见他们回头,便朝这里走来。

    一片墓碑中,三人的气质表情格外阴森。

    “我说过不想再见到你了。”罗艾儿毫不客气,似在心底里逃避着什么。

    沈书雅话比之前更少,只点点头,连虚假的微笑也吝啬付出了。他动作娴熟的从西装左胸内口袋里掏出一封信,举到罗艾儿面前。

    “罗女士,这是令堂在一周之前寄给卓老爷的信,卓老爷今早寄回来的,请您过目。”

    “妈妈给……老头的信?”

    罗艾儿有些不可置信,不单是为妈妈会写信给卓老爷,还因在她印象里,妈妈就很少拿过笔,更何况还写越洋信这么夸张?!

    好奇心使然,打开信,果不其然,里面的内容不多,但夹杂着中文、英文,笔迹乱七八糟,内容颠三倒四,而且中英文的错字比比皆是。

    “Beautiful!这封信是件艺术品啊!”Jonathan凑上前看了一眼,口里吹了声口哨调侃着,“看懂这个需要点学问,可惜我不行!”

    罗艾儿没有回答,手拿着信,颤巍巍的。

    ——卓老先生,也许你认错人了,我是那个女人吗?我不是那个女人!

    这孩子我没照顾好她,不过也长到这么大了,你现在要带她走,我应该找你要钱吧?要一笔钱吧?

    走不走都好,反正我还是这样活着。

    来美国二十多年了,好象睡了一觉,又做了个梦,梦醒了,什么也回忆不起来了,哈哈。

    我女儿叫了我二十多年妈妈,都没叫过爸爸,回去也是座墓碑,早晚我也得埋进土里,没意思。

    你要带她走就带好了,看她跟不跟你走,我无所谓。

    这个孩子还是不错的,长得漂亮,身材好,我可不打算卖她。

    我什么都不要,她要毕业了,也快要搬出去住了,她应该不会回来看我了吧,就当没有我这个妈妈了吧?

    反正我什么也不是!

    我就告诉你了,我不是她妈妈,她也不是我女儿,你那个什么姓卓的儿子我也不认识!她要走就走吧!

    行了行了,老头子,我的意思你明白吧?这就行了。

    不过,你派来这个小伙子倒是不错!我喜欢的很,要不拿他来换怎么样?

    他留下,我女儿去上海。

    哈哈哈!我都没有男人好几个月了——

    “真像是吸过毒的酒鬼写的信啊。”罗艾儿勉强看完这一封好象密码组成了信以后,轻蔑地回头看了一眼母亲的墓碑,苦笑的说。

    “艾儿?”赛大妈从她手里接过信来,简单浏览一遍,便合了上,沉吟着什么也没有说。

    “这究竟什么意思?”罗艾儿按了按太阳穴,压下干呕的欲望。“我能当做她是在犯精神病吗?”

    “按照令堂信里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回卓氏,但又不舍。”

    “你闭嘴!”罗艾儿尤其不想听到沈书雅讲话。

    “艾儿,Rosa是这个意思。她一直犹豫不决,既舍不得你离开,又希望你有一个好的前程,不想你吃苦。只是,瞧这封信,又好象另有隐情,你也许,可以去上海见一见这位老人。”赛大妈是善解人意的人,一直对这个没见过面的卓老爷有怜悯之心。

    “罗女士,信就交给你了。这里是下个星期飞上海的机票,一共两张,卓老爷很欢迎这位Sariel女士可以陪您一起去。”

    沈书雅仿佛胜券在握,只将信递给了她,点点头,便转身离开。

    手拿着机票,迎着刺眼的阳光,望着三个身影离开,罗艾儿莫名其妙。

    “喂,Air,你这个朋友真像个漂亮的吸血鬼,他该不会就是住在这墓园里的吧?”Lily不禁问道,目光跟着沈书雅的背影,久久不能移开。

    “怎么会,这里这么多十字架,又阳光充足。”

    “不是啊,他是中国来的,不怕这个。”罗艾儿无奈叹了口气,但也不否认沈书雅的气质真的十分适合这个墓园。

    她收回目光,朝赛大妈晃了晃手中的机票,“赛大妈,要不要做个长途旅行?”

驭爱:欧巴的骗术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