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一章:灭门

  月黑风高之夜,一个寂静无人的石板大街上,飘然而来一个人,一身黑衣,面上戴着一个青色的面具,他缓步向前走着。

  偶尔有一两声犬吠也在他到来之际便消失了。黑影顿停,面对着一个很大的宅院,上写“无眠山庄”四个大字,他又移动脚步,前去敲门,门很快就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年轻人,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他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没好气的说道:“这么晚了,谁啊!”黑衣人并不答话,只一味的站在那里,既没有进门的意思,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年轻人愈发生气,大晚上的不但扰他好梦,开门来看,却又不言不语,他又怎能不气,但碍于无眠山庄是大庄,庄主田光奇又是江湖中有名的侠义之士,他虽是无眠山庄中一名普通的下人,可也不能使无眠山庄丢了侠义、仁义的好名声。他继续耐着性子问道:“天这么晚了,你究竟有什么事?”

  黑衣人道:“自然有事。”他从牙缝中说出了这几个字,年轻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暗道:“八成是遇见神经病了,看他打扮古怪还是少惹为妙。”便开口道:“有事也明天再来,今日庄主已休息,快走吧!”

  黑衣人嘴角扬起一丝轻蔑的笑意,只可惜年轻人没有看到,正因为他没看到,所以他忽略了眼前的危险。黑衣人已出手,快而狠的掐住了他的脖子,只听那年轻人的咽喉咯咯作响,人已被举得老高,双脚不住的乱蹬了几下便不动了,黑衣人松开了手,年轻人便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

  大门打开,也许是他们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也许是看见了刚才的那一幕,顿时,已有十多个一等一的护院高手将他围住,黑衣人的笑意更浓,他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淡淡道:“找死。”一柄长剑已出剑鞘,没有人看见他出手,也没有人看见他的剑在哪里拿的,更没有人看见他拔剑,但满地的尸体却证明了一切,他手中有剑,剑已出鞘。剑上如今还滴着血,无眠山庄人的血,这个在江湖上享有盛名的山庄,从未有人敢在此地放肆,更别说拔剑。今日他不但拔了剑,而且还杀了人,不但杀了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狗开始大声吠叫,庄中的烛火也已点燃,一阵阵的杂乱声从外面响起,如此安静的无眠山庄却在片刻之间杂乱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大约七八的小男孩不等田光奇发话,已经走到门口前去想要一探究竟。

  “少杰,不许出去。”田光奇严厉的声音响起。

  小男孩皱眉回头看向了男人,“父亲,为什么?”

  田光奇缓慢的写完了最后一个字,然后放下手中紧握着的笔,“你要记得刚刚我对你说过的话,无眠山庄绝不能败。”然后他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了他的身边,左手轻轻在他的肩头上拍了拍,最后送给他一抹微笑,便转身走出了院子。

  无眠山庄建成已有十余年,庄主田光奇被称天下第一快剑,以剑成名的他年轻英俊,乐善好施,惩恶扬善,对任何人都以礼相待,深的拥护。无眠山庄更是仁义的象征,已经有很多年了,他都不曾动过他的剑,更没有人会在他的地盘上拔剑,可是刚刚的声音却已经证明了已经有人来到他的地盘上撒野,惊虹之声,他向来不会听错。

  田光奇此时站在无眠山庄的匾额下方,注视着面前的黑衣人,此时的黑衣人正用剑指着他,他戴着面具,所以田光奇无法猜测他心中的想法,但是他感觉得到他身上的杀气,很强很可怕的杀气,他甚至感觉到了死亡的来临,死并不可怕。他之所以能到今天的地位,也是靠着自己这条命拼来的。多少次的生生死死他也熬过来了,所以他不怕,更不能怕,身后的无眠山庄是他一手建立,庄中二百余人的性命也全在他的手中,他不但不能怕,更不能败,他也不知今日是否还有那样好的运气躲过这一劫,因为他面前的这个人比以前任何一个对手都可怕,都强悍。
  
  田光奇慢慢地拔出了这个跟了他很多年的剑,已过中年的他还是那么的年轻貌美,岁月在他的脸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他的心却不再年轻,少年的热情早已随着时光而流逝,如今他只想过好属于自己的日子,所以他不去争什么也不去抢什么,这反而让更多的人拥护他、认可他。纵然如此,他也绝不容许有不善之人来到他的面前逞威风。
  
  黑衣人的笑声似乎传遍万里,田光奇却只觉刺耳,他已开口,“你究竟是谁?”

  黑衣人笑声顿停,冷声道:“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田光奇为之一怔,这种羞辱,自是比要他的性命还要心痛百倍,所以他的脸色很难看,还从未有人对他如此说过话。但却证明了一点,此人绝不是泛泛之辈。

  田光奇很平静,从来未有过的平静。他淡淡道:“纵然你不说,我也猜的出,你不已真面目示人,无非就是怕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他顿了顿接着道:“你既是有备而来,想必便是有十足的把握至我于死地,既然你已将我视为将死之人,又有何不可让我见到你的真面目,莫不是因你我相知相交,所以你觉得有愧于我,无颜见我?!”他说完,已是长叹了一口气。
  
  黑衣人没有说话,却教他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田光奇淡然一笑,忽然觉得很轻松,你若是以为他想开了,那么你就错了。正是因为他想不通,反而会觉得轻松,被好朋友欺骗和背叛,也许某些人会觉得痛苦,可是他不会,一个真正地朋友是绝对不会背叛你的,只有这种虚伪的朋友,才会不顾道义,无情背叛。这更不是一个值得在乎的朋友。既然无关紧要,又何必痛心,世界上有那么多不合心意的事,有那么多不讲道义的朋友,何必劳心伤神,这岂非很不值得。

  所以田光奇已不去思考,他决定主动出击,只有将这柄剑舞出去的时候,他才能完全不去思考,完全不去理会任何事物。人剑合一,岂非正是武学上的最高境界。

  黑衣人嘲弄的一笑,已迎了上去,不带任何感情的与他厮杀在一起,两个高手的对决,生与死的对决。只见两人的身影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早已分不清谁是谁,寂静的长空只有剑与剑碰撞在一起时所发出的声响。

  黑衣人撞在无眠山庄的铁门上,发出“砰”的一声响,面具已被震得粉碎,长剑却依然在手,他侧过身望向了田光奇。

  田光奇飘然落下,直挺挺的站到了黑衣人的面前,他的手再抖,心也在抖,直到见到他的真面目之后,他才深深的知道这种背叛的滋味是如何的痛彻心扉,一口鲜血喷出,他再也无法支撑那沉重的身体。已向后倾斜,但他并没有倒下去,他手中的剑已抵住了他的身体,他颤抖的手指向他,无比痛心的道:“竟然是你。”

  黑衣人未理会,抬起手中的剑,催动内力已刺向他,剑出手他并没有去看,因为他知道,这一剑,他已没有力气去躲。
  
  田光奇自然没有力气去躲,他再也无法躲开这一剑,他就这样亲眼看着这柄剑刺穿了他的身体,嵌在身后的一座石像上,这一次,他最终无法逃脱。天下第一快剑,已剑成名的田光奇竟死在了别人的剑下,这又算不算是一种讽刺。
        

      
  而藏身石像之后那弱小的人儿,此时已经泪流满面,他那双稚嫩的小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不小心发出一点声响,父亲死了,他本该快些离开这里,可是他不能,因为他还没有看到凶手的脸,他要记住今日的一切,他要清楚的知道是谁杀了他的父亲。

  可是,天色昏暗,除了那张被震碎的青色面具和那柄嵌在石像上的巨剑他什么都没有看清,接着,一阵阵轻微的惨叫声,一片片落荒而逃的人们,却在他拔出那柄巨剑之后俱都无声倒下,他的身影走到之处,无一不是血流成河。

  这么多人的性命,他身为无眠山庄的少主人,怎么能无动于衷,就在他准备出去与他们同生死的时候,一只手臂快而有力的抓住了他,“快跟我走。”

  是一个年轻的男子,身材魁梧,年约二八的样子。

  “二叔?”田少杰不确定的叫着,显然是没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

  来的男人叫田元启,是田光奇的亲弟弟,田元启此时已无心去说别的,“我现在带你离开这里,别说话。”说着,便扛起田少杰快速的离开了无眠山庄的大门外。

  纵是这样,却还是被黑衣人察觉了。

  黑衣人发出一声似有似无的冷笑,当无眠山庄再也找不到一个活人之后,他推出门外,将田光奇的尸体挂于门外无眠山庄的匾额之上,然后用地上的血在两扇大门之上写下了六个字“杀人者,尹丰也。”最后飞身而驰,向着田少杰他们消失的方向追去。

作者有话要说:
缙施的新文 欢迎大家跳坑

弑血无幻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