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5章 魔界尊主

    空气一下子凝固,众人皆敛声屏气。

    “仙子这是何意?”苍雄感到脸面受损,压着怒意问道。

    夏蓝只是一时为那些死去的女子感到愤慨,加上看到血时的反感,心里烦躁不满,便打翻了酒杯。

    现在见大家都看着她,又有些忐忑起来,不知道这个连慕的地位在魔界到底如何,她这样不会又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了吧?

    夏蓝咳了几声,笑道:“那个,我手滑了。”

    苍雄依旧盯着她,未说话。

    梦红出声打破了僵局:“仙子刚回来,还没拜见殿下呢!我们现在就去吧!”

    夏蓝低着头跟在梦红身后,心里嘀咕,师父怎么还不来?

    走过了几条曲折的长廊,然后顺着小石子路往前走,守卫渐渐减少,一座如城堡般的房子宫殿出现在视线里。

    夏蓝看到这色调低沉充满压抑感觉黑暗城堡,心里丝丝惧意升起。

    再往身侧一看,她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时候梦红已经不见了。

    她安抚地拍拍胸口,盯着关闭的两扇大门,半晌,才如履薄冰地慢慢走近。

    手轻轻一推,门发出沉重的声音,她探头看了看一片漆黑的殿内,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淡红的月光透过她打开的门斜斜投入黑暗一片的大殿,她隐隐看到轻纱在殿内飘浮,轻纱后面似乎还有个人影。

    她手一抖,颤声道:“谁?谁在那儿?”

    声音在大殿回响,余音渐渐消散。

    没有回答!

    她鼓起勇气悄悄地走进去,一点一点接近轻纱,感觉这一段路花了好长时间。

    在她的手快要触上轻纱时,门咔哒一声猛地关上了,仅能隐约用来照明的月光也被挡在了门外,连同夏蓝心中的光明一起。

    她发疯地跑过去敲门:“开门!开门啊!”

    “吵死了!”一个年轻的不耐烦的男音响起。

    夏蓝吓得快要哭出来,她背靠着门,惊恐地大声问:“你是谁?”

    “真烦!”不耐烦的男音再次响起。

    这次大殿四周的角落里亮起了火光,整个大殿黑暗被驱走,一片光明。

    夏蓝终于看清了轻纱后面的人影,似乎斜靠在软榻上,身影慵懒。

    心中的恐慌消散不少,她站在软榻不远处,问道:“你便是魔尊吗?”

    悉悉索索的衣服摩擦声响起,他似乎在穿衣服。

    夏蓝坚持又问:“你怎么不说话?”

    依然是没有回答。

    夏蓝撇撇嘴:“喂!你懂不懂礼貌啊?人家问话就该好好回答。”

    “你在教训本尊?”

    一个红衣男子出现在眼前,面容精致,凤眸狭长,鼻子高挺,薄唇抿成不悦的弧度,目光落在夏蓝的身上。

    夏蓝见他衣着华丽,贵公子模样,一点都没有近日所见的魔族人的邪气阴郁,心里的不安通通消散,现代女孩的勇敢大方在她身上显现了。

    “我可没那个意思,只是觉得受到冷遇而已。”夏蓝和气地解释,不知怎么她竟觉得这个魔尊挺像现代的叛逆少年。

    “冷遇?”他凝视她。

    “对啊,你看,我问你,你也不出声,我怕黑,都快要吓哭了,你还说烦!这就是你们魔族的待客之道么?”夏蓝的话虽是质问,但是语气还算平和。

    红衣男子双眸微眯:“你怎么进来的?”

    “就走进来的嘛!”说到这个,她又忍不住抱怨,“那个红衣服的女人好不负责,把我丢这儿就偷溜了,你一定得好好惩罚她!”

    “你说的是三护法梦红。”红衣男子瞥她一眼,问道,“她带你来这儿干嘛?”

    夏蓝翻了个白眼:“鬼知道!你们这儿的人都奇怪得很!”

    愣了下,她又补充道:“当然你还算是比较正常的,就是有些不懂礼貌!”

    红衣男子听她说后,似乎觉得她挺有趣,看了她半晌,道:“你一个仙界中人,来魔界干什么?”

    夏蓝寻了把椅子坐下,道:“谁愿意来啊?你们魔界的人真是恶毒!好端端的女孩子就那么被残忍地放干了血!我也差点就……”

    红衣男子见她如此随意,颇感有趣地问道:“那你怎么没死?”

    “要不是那个红衣女人看出我是昙花仙子,你以为我还活得到现在?”夏蓝气呼呼地说着。

    红衣男子明显一愣,眉头微皱,看着夏蓝的脸:“你是连慕?”

    本以为魔尊和连慕是一对儿,可看他那陌生的眼神,夏蓝又疑惑了。

    点了点头,她计上心来,眼眸一转:“那个,我现在失忆了,好多事都不明白,你跟我讲讲呗!”

    红衣男子眯着眸子,凑近她,眼神无阻拦地在她脸上游移,仔仔细细,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脸上,酥酥麻麻的,连同夏蓝的心都软绵绵了。

    夏蓝僵着身子一动不敢动,半晌,听到他轻笑道:“长得倒不如以前了,难怪本尊一时没认出来。你怎么失忆了?”

    

夏蓝闻言,咬牙道:“失忆了还会记得怎么失忆的吗?”

    红衣男子纤长的手托着下巴,打量着夏蓝:“这倒也是,你说说还记得哪些吧?”

    “呃,我什么都不记得嘛!”夏蓝用一种失忆人特有的迷茫语气说。

    红衣男子嘴角露出一个笑容,敷衍地“哦”了一声。

    这算什么?夏蓝看着他,不满:“我就说你们魔族不懂礼貌吧!我失忆了,你就该好好帮我找回记忆啊?”

    红衣男子懒懒地打了个呵欠,一转眼又躺在了软榻上,口里还吩咐了一句:“你安静点!本尊睡了。”

    红红的烛光照耀着整个大殿,安静的光芒,安静的空气。

    夏蓝目瞪口呆地看着很快就进入睡梦的红衣男子,骂了一句:“真是猪吗?”

    虽然红衣男子似乎不怎么凶恶,但毕竟是魔尊,她还没胆子把他吵醒,便一个人呆坐在椅子上。

    眼睛若有所思地盯着空空的墙壁,睡意一点点侵袭,终于眼前一片黑暗。

    暖和的被子,柔软的被子,红帐花顶。

    夏蓝醒来时便睡在这张床上,这是一间女子的闺房,摆设典雅,既不庸俗又透着华丽。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青色衣衫的女子缓步行来,瓜子脸,如牛奶般白嫩的肌肤,一双晶莹的眸子挂在弯弯的柳叶眉下。

    薄身纤腰,柔柔弱弱的样子,只是表情含笑,身上那沉静的气质冲掉了几分柔弱感。

    “连姑娘,你醒了。”她的声音是美人才有的好听,让人不自觉对她产生好感。

    夏蓝觉得她就像是一朵白色高洁的昙花。

    夏蓝一把掀开被子,一边弯腰穿鞋,一边问道:“你是谁?我怎么在这儿睡着了?”

    见到她急躁的样子,女子莞尔笑了,走近她,帮她整理衣着,道:“我是魔族的大护法左盈,连姑娘以前住的便是这间屋子。”

    说着,她又略略伤感的看着夏蓝:“听殿下说,连姑娘失忆了,现下什么也不记得了。”

    原来魔族也不是都是恶人,像魔尊和这个女孩,她就挺有好感的。

    夏蓝无所谓地笑了笑道:“没事,我也不怎么在乎失去的记忆。”

    左盈看着她,温婉道:“连姑娘别这么说,没有记忆对一切都陌生,想必也会害怕迷茫,魔尊让我帮你找记忆呢!连姑娘放心在这里住下吧,本就是你的家。”

    夏蓝越发喜欢这个温婉的女孩子了,她眼神期待地看着左盈:“我认你作姐姐好不好?我失忆了,真的很迷茫,谁都不认识。”

    左盈先是意外,然后略略犹豫下,抵不过夏蓝的眼神,终于投降。

    夏蓝欢呼一声,有了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朋友,她不停地叫:“盈姐姐!盈姐姐!”

    左盈笑着摇头:“连姑娘不要叫了,我们还得去见殿下呢!”

    夏蓝不满:“盈姐姐,你要叫我阿蓝,这是我的新名字。”

    左盈脸上笑意隐去,垂下眸,低声叫:“阿蓝,我们走吧!”

    魔尊坐在金色的榻上,面前有一张宽大的书案,上面放满了一堆堆折子,黄色封面。

    他玉冠束发,依旧是如火的红衣,低着头,眼神认真的看着折子,手中拿着一支毛笔,不时勾勾画画。

    左盈在殿前跪下,垂下头,柔柔的声音放大:“殿下,可要用膳?”

    夏蓝没有跪下,她站在左盈身侧,小声嘀咕:“魔也要吃饭吗?”

    “阿蓝!”左盈低声警示,紧张地看着魔尊。

    纤长的手放下笔,抬眸,嘴角勾起笑容:“怎么?魔就不能吃饭的吗?”

    夏蓝想到什么,皱着眉看他:“你们吃人是不对的!”

    笑意加深,魔尊反问:“你看见我吃人了?”

    夏蓝瞪他:“谁要看那么恶心的事啊!”

    左盈悄悄扯了扯她的袖子,她回给左盈一个放心的微笑。

    魔尊看她一眼:“恶心?”

    “左盈!退下!”他命令道。

    左盈担忧地望了望两人,默默退下。

    房间里便只剩下两人,夏蓝奇怪道:“你干嘛让盈姐姐退下?”

    魔尊闪身便来到夏蓝身边,他抱住她的腰,凑近她耳边道:“姐姐?你可真有本事!”

    挣扎几下,无用,她十五年以来,连男生手都没牵过,羞恼地瞪他:“你快放开我!”

    魔尊抬起她的下巴,道:“如今的慕儿连抱都不许了么?以前可是千依百顺!果真是女人心易变!”

    夏蓝吼道:“放开!那又不是我!”

    “哦,不是吗?”魔尊极有深意地瞥她一眼,然后又轻佻地吻了下她的嘴唇:“感觉没多大区别!”

    初!吻!

    她呆了一呆,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推开他,摔倒在了地上,气呼呼地大叫:“色狼!流氓!你们魔族没一个好人!我看错你了!”

    眼泪不自觉地流下。

冷情仙师,求扑倒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