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4章 魔界危机

    魔界的天空永远是一片昏黑,一轮如血的圆月挂在天际,又低又大,显得压抑沉闷。

    门外守着两个魔兵,夏蓝来这儿已经三天了,却只能从房间的一方窗口看到外面漆黑的世界。

    被抓来的女子全都关在这间屋子里,夏蓝曾偷偷数过,一共有三十个女孩子,全都是十七八的貌美少女。

    送饭的是一个样貌又老又丑的老太婆,每次她进来,女孩子们都会害怕得抱成一团,眼里闪着惊恐,却又不敢大声呼救。

    夏蓝则是毫不害怕,不就是一个长得凶恶丑陋的老太婆嘛!她才没必要怕!

    她的师父可是天界战神!

    同样保持冷静的还有大家闺秀打扮的女子,长相柔美,眼神沉静,安安静静盘腿坐在原地,只是偶尔睁开眼看看窗外。

    夏蓝试着和女子搭话:“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仍然坐在原地,连眼珠都不曾转动。

    等了几分钟,夏蓝又问了一遍,依然没有回应。

    她以为女子睡着了,只好坐在窗前,盯着月亮发呆。

    屋里很安静,或许是门外的魔兵和未知的危险让女孩们感到不安恐惧,所以也没什么人说话,只是围在一起默默流泪。

    夏蓝也劝慰过她们,连师父大人的威名都搬出来了,可是没人信她,只顾着流泪。

    门被粗鲁地推开,一大群魔兵冲了进来,女孩们颤抖着被押走。

    长而曲折的走廊,两旁是空旷的空地,空中黑气成团,四处飘荡。

    夏蓝抱着参观的心态放松地走着,眼睛乌溜溜地转来转去,蛮好奇所谓的魔界。

    不过完全没有美感可言,阴森森的。

    初见魔时被他们丑陋的模样吓到,现在看着只觉魔的可悲,倒不害怕了。

    魔长得那么丑,还敢出来见人,多可悲的事啊!

    空旷的庭院里,几排桌椅分列而下,坐着一些或少或老的魔,正上方坐着一个一桌显然贵气得多的红色锦袍的中年大叔。

    黑色胡须随着他的笑声颤动,阴森的小眼睛透着不怀好意的精光。

    四处红带飘摇在树间,灯笼如邪恶的眼睛散发着红光。

    哆哆嗦嗦的女孩们被押上高高筑起的平台上,上面一共有三十个惊心的木架。

    显然是为她们而备。

    挣扎无用,夏蓝和其他女子一样被绳子牢牢地绑在了木架上,像田间的稻草人一般动也不能动。

    夏蓝隐隐预感到危险。

    她焦虑地嘀咕:“怎么师父还没来?冰块也不来!”

    她认为神仙是无所不知的,可她没有料到那只是现代的人的猜想而已。

    红衣的中年人是魔界的二护法苍雄,今日是他的大婚之日,按魔界的习俗成亲之日需要用三十个女子的血来庆贺,所以人间才会频频有女子失踪。

    苍雄哈哈笑着,众人纷纷向他恭贺。

    他站了起来,目光投向高台,道:“人间少女的血最是芳醇,各位好好享用。”

    座下的眼睛流露出贪婪之色。

    魔兵割破一只只纤细白皙的手腕,鲜血绽放在酒罐。

    那是一把通身血红的匕首,一碰上手腕,便如磁铁般吸取着芬芳的血液,再如一条血线流入酒罐。

    令人惊恐的是女子水灵的肌肤变得干瘪如树皮,白色的皮肤如搭在骨头上一般。

    这……

    夏蓝真正的感受到了从心底涌出的恐惧,她看着一个个女子难看地死去,心里就越忐忑起来。

    忽然想起什么,她扭头去看身旁那个安静的女子,本以为她平静的神色会被打破,没想到她仍淡定平静,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般。

    终于轮到夏蓝,惊恐地看着匕首一点一点接近手腕,脑中浮现出什么,她大叫道:“魔头救我!”

    尖细的女声打破了谈笑的声音,一时间静默下来。

    目光纷纷集中在高台上那个绿衣女子身上。

    苍雄皱着眉,喝道:“把她带下来。”

    魔头是人间对他们魔族最尊贵的魔尊的蔑称,如今当着这么多魔族被一弱女子叫出,不光是对魔界的侮辱,更是对魔尊的不敬冒犯。

    魔尊的尊贵不可侵犯!

    

魔们的眼里闪着凶狠的光芒。

    安静的女子终于正眼看了看身旁不安分的绿衣少女。

    苍雄怒意的目光瞪着她:“你竟敢藐视我们魔尊?”

    周围的魔也怒气不平地瞪她。

    魔……尊?

    夏蓝只是从冰块那些话中,猜测原主或许和魔族有什么牵连,本指望救自己一命,情况似乎变得更糟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冷静点!”夏蓝放缓语气,勉强笑道。

    苍雄一拍桌子,茶杯颤动。

    “还敢狡辩!魔尊岂可容你一介贱民可以辱骂?”

    辱骂?

    难道魔头是骂人的话?

    她一愣,魔尊便是魔头吗?

    “把她带去厨房!”苍雄手一挥,下达命令。

    厨……厨房!

    要吃……吃了她吗?

    “等等——”

    极其妖媚的声音响起。

    夏蓝眼睛燃起亮光。

    极美的女人扭着纤腰从魔人中走出,大红色轻薄的纱衣,妖娆的身姿,媚眼如丝。

    她便是魔界的二护法梦红。

    苍雄看着梦红,疑道:“何事?”

    夏蓝收到梦红古怪笑意的一瞥,心里不自在。

    梦红发出娇媚的笑声,走至夏蓝身边,笑道:“昙花仙子好久不见,倒是变了许多。”

    一言惊四座。

    “她是仙子?”

    “昙花仙子竟又回来了?”

    悄声的议论声响起,众人不时瞄夏蓝一眼。

    苍雄惊讶地盯着夏蓝:“有几分像,只是她身上并无仙气啊?”

    忽然夏蓝头上的簪子被一只白皙的手拿走,梦红抚着簪身,笑得妩媚。

    一阵仙光如被关闭的水阀突然打开似的涌了出来,白光耀眼。

    夏蓝一呆,发现大家的目光震惊,欣喜,还带着敬意。

    她奇怪魔族为何对连慕这个仙族的人有好感。

    苍雄哈哈笑了,让人斟上两杯酒。

    他接过一杯递给了夏蓝,自己举起另一杯,道:“仙子莫怪,得罪之处,老夫在此给仙子赔罪了。”

    前后的态度转变让夏蓝有些茫然,她浅浅地喝了点酒,辣意袭来,她吞了下口水。

    梦红走近亲密地拉起了夏蓝的手,笑道:“仙子怎么混到那些低贱的凡人中间?回来也不告知我们。”

    夏蓝不自在地缩回手,她看出来连慕与那魔尊关系非同一般,便有了底气,问道:“你们这儿张灯结彩,是办喜事么?”

    梦红笑道:“今儿仙子刚好赶上喝喜酒,二护法新娶了一位美人呢!”

    苍雄似很高兴,大笑了几声,把装着鲜血的酒杯递给夏蓝:“仙子也沾沾喜气,魔尊可是惦念着仙子你的。”

    红得惊心的血在红色灯笼的红光下更是诡异,水纹成线。

    夏蓝忍住呕吐的冲动,别开头,看了一眼高台上那些已经干股的少女和正在流泪的少女,皱起秀眉:“你们为何要喝这些女孩的血?”

    苍雄脸上显出得意:“这些都是老夫大喜之日,下属送的贺礼,仙子尝尝还可口吗?”

    说着,又把酒杯往前凑了凑,离夏蓝近了些,浓郁的血腥味让人作呕。

    一手拍掉酒杯,血花绽放在空中,碎落。

冷情仙师,求扑倒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