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五章

    阿萨斯都城的最中心位置,是皇城的所在地。所有的皇宫贵族,都身居其中。鳞次栉比的宫殿楼阁,雕梁画栋,飞檐走廊,亭台泉水,极尽奢华之能事。

    在一处幽静整洁的亭子里,一个形貌俏丽,身穿水绿色紧身装的少女正趴在石桌上,双眸俏皮而又幽怨的望着那旁边水池之中不时露出水面的鱼儿。

    薇薇公主对石桌之上的令人垂涎三尺的精致糕点不屑一顾,眼眸迟迟的望着激起涟漪的水面,层层波纹荡漾开来,五年前和天明哥哥相遇的场景仿佛依旧发生在昨天。

    “微微公主,慢点!”在整个都城都热闹之极的那天,自己闹着要驾马车,马车在大道上横冲直撞,无人敢当,后面的人想要让自己降下速度的话只能起到反作用。

    后头哈哈嘲讽着那些骑着马,依旧追不上自己的侍卫们,突然,感到一阵晕眩,自己的马车和一辆马车撞在了一起,顿时,人仰马翻。

    “薇薇公主!你没事吧?”后面的人顿时一个个都慌了,上前来扶,当时自己实际上没事,自己很快起来,抬眼看去,一个眉清目秀,面部棱角分明的和自己同龄的少年正看着自己,他穿着一身得体的蓝色袍子,腰束金色竹纹带,头戴王冠,一个落败过的王子?此刻他却瞪眼看着自己。

    “你是谁?”薇薇不高兴的问。

    “童天明!”他不卑不亢的回答。

    “呵呵!”想到此处,薇薇公主一个人呵呵的笑了起来,银铃般的声音悦耳动听,水中的鱼儿也忍不住浮出水面,侧耳倾听。

    在得知自己是薇薇公主的身份后,他是位数不多敢和自己对着干的人。也有一些人在自己的任性面前最终败下阵来,可这童天明真是厉害,性子坚韧的可怕,自己无论怎么和他闹,他都是那样不卑不亢,也不怎么反驳自己。

    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了他吹竹笛。

    声音婉转悠扬,真的很好听呢。

    “你吹得真好听!”等到曲终之后,她才露面,难得的夸了他一句。

    “哼!”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蓝色的背影透着冰冷。

    “生什么气嘛?莫名其妙!”微微公主心里也不痛快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竹之国的王子。竹笛是竹之国的特产,自己的夸奖或许在他听来,有了一些其他的味道吧?真是个敏感的家伙!

    还得多谢那次落日森林狩猎呢!

    在那次之后,他才对自己打开了心门,微微公主觉得他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心里。无论天明心里怎么样,在微微心中,童天明不是什么落难王子,而只是单纯的“天明哥哥”。

    “微微,在想什么呢?”突然,一道高傲带着笑意的声音将薇薇的回忆思绪打断。

    微微抬起头,一张精致的脸浮现在眼前,不过太过突然,让微微心中一惊,瞪着那人,怒道:“姐姐!你这样很吓人好不好?!”

    明月掩嘴而笑,作为大公主,她可不敢像妹妹微微一样整天任性闹事,凡事都是遵从皇朝的规矩,动作矜持有礼,脸上总是带着高贵俯视一样的微笑。

    手臂抬起,将拖在地上的裙摆让开,明月款款落座,笑道:“我还能吓着你?一向都是你吓我好不好?”

    “好好好。”薇薇这时候显然没心思和明月斗嘴,问道,“这个时候你来找我干什么?”

    “父王让我来通知你,明天就是迎接国师的日子了。让我过来告诉你,千万不要在仪式上胡闹。还有,就是让我过来给你补习礼仪的功课。”明月笑着补充说道。

    “什么?补充礼仪功课?”薇薇听到这,顿时一个头,两个大,立刻哀嚎起来,“父王不是说过,我不用学礼仪了吗?从小一直这样,现在怎么突然又有兴趣管我的礼仪了呢?”

    明月摇摇头,给薇薇解释:“平日里不约束你也就算了。明天可是国师回来的日子。你也知道,国师对我们有多重要。礼仪不过太过繁琐,你不要害怕,只是最简单最简单的。到时候你也不用说话,只要跟着大家一起做就行了。”

    “好吧。”

    薇薇还是妥协了,接下里的半天里,自然逃不过一些在她看来是“折磨”的日子了。

    童府。

    童天明也没出去玩,明天就是迎接国师的日子了,童天明明天也要前去。

    对布坦斯皇朝的人来说,国师韩发是一个大恩人,甚至是神人。大部分民众对于韩发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传说中,他像神一样,能够呼风唤雨,云里来,雾里去,神秘之极。

    五年前的扩张战争,正是由于有着韩发的存在,才能使得扩张战争格外的顺利。很多有名的战役都是和这位韩发的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相对的,对于童天明来说,这位韩发却是一个敌人。韩发虽然没有直接对竹之国动手。可正是由于韩发在布坦斯皇朝与其他王朝的战争中表现出的恐怖力量所积蓄的威势,才使得竹之国等过不战而败,最终屈居人下,成了亡国之人。

    昨晚对父亲的试探性的问话,童博的逃避让童天明更加确认,父亲肯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昨晚自己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暂时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他相信自己的父亲,既然父亲不想让自己知道。那肯定是为了自己着想。自己做过多的猜测也都是没用的。

    阿萨斯都城,布坦斯皇殿。

    这是上朝的地方,后面连接着谷斯大帝的住处,此刻在谷斯大帝正在自己的住处歇息。

    安静的室内没有任何人打扰,安神香的味道徐徐飘散开来,产生让人心宁神静的奇特效果。突然凭空的,在房间的某处,一缕黑气若隐若现的出现,空间甚至产生几丝褶皱,宛如水波一般被压碎,紧接着,黑气缭绕舞动,幻化成为一个虚幻的人形生物。

    “桀桀!谷斯!五年了,是不是过得很好啊?”森然的笑声刺耳的响起,从那扭曲的虚幻喉咙里发出令人极为不舒服的声音。

    “圣使!”古斯大帝身穿衮龙袍,突然从梦中惊醒,看到那虚幻的身形之后,愕然张口,同时慌忙的有些趔趄的滚下龙床,对那虚幻的身影躬身恭敬的说道。

    被称为圣使的虚幻身影发出桀桀的怪笑之后,身形像是被一阵猛烈的狂风刮了一阵,身形猛然消散,又迅速凝聚在一起,出现在了谷斯大帝的跟前,一双空洞的猩红双眼没有感情的凝视着谷斯大帝,桀桀说道:“谷斯!你还记得当年答应我的事情吗?”

    “记得记得!”谷斯大帝急忙应道。

    “记得就好。”圣使桀桀说道,“我一直都看着你,你记住!哈哈!”

    说着,圣使渐渐消散在房间里。

    谷斯大帝感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心底因为圣使的消失而长长的松了口气。

    谷斯大帝在所有布坦斯皇朝的民众的心目中,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谁能想到,这个堂堂的大地,整个星球的最高主宰,竟然也会有这样卑躬屈膝的时候?!

    但是回想自己竞争王位的过程,谷斯并不后悔依附于这个神秘的圣使。要是没有这个圣使的话,现在的自己,肯定还是以前那个懦弱的自己吧?饱受诸位王兄的欺凌,心中对这些都清楚,但是完全没有力量反驳,直到偶遇这位神秘的圣使,自己的生命轨迹才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

    根据圣使的指点,自己方才找到了韩发。后来也证明圣使说的话没错,正是因为有了韩发,所以布坦斯皇朝一统星球的宏伟志愿在短短五年内快速实现!

    随着皇朝的兴盛,谷斯也建立了自己的自信!在这里,自己是王!

    至高无上的王!

    唯一的王!

    这五年里,他享受到了过去根本不曾敢想象过的日子,受人尊敬,对于他的过去,他早就利用手中的权利将一切强行抹去,多年以后,再也没有人会记得自己懦弱的过去,历史遗留下来的,将是自己雄才伟略,高高在上的一面!

    他对圣使却是又敬又怕。

    五年前,圣使在得知自己的情况之后,在短短一个月里,让自己所有的兄弟都“正常”死亡!那些兄弟平日里就算对自己百般欺凌,可毕竟是自己的兄弟啊!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离去,他的内心也充满了恐惧!

    而且生怕自己的父王怪罪自己!

    可父王不仅没有怪罪自己,还顶着所有王族的人的反对,将皇位传给了自己!从以往父王和他的关系来看,谷斯心里很清楚,这也是圣使的功劳。

    “来人!传方丞相!”谷斯想到圣使的要求,急忙高声对外头侍候的太监喊道。

    “嗻!”外头应道,层层命令传了出去。

    谷斯对方回有着别样的信任,方回从小就是自己的一个跟班,头脑聪明,遇事灵活,要是没有方回的话,自己以前恐怕要更憋屈了。所以在登位之后,谷斯直接提拔方回成为丞相,反对的人不在少数,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是王!

    至高无上的王!

    方回成为丞相,可不只是为了挂个名,他在接任丞相的职位之后,立刻采取了一系列深得民心的举措,包括削减赋税劳役等,很快,就成为一名令人信服的丞相。对应的,谷斯的第一个“重大举措”取得了重大欢迎。

    被称为谷斯大帝一鸣惊人的第一步。

    “大帝,方丞相到了。”门外,传来太监细声细语的声线。

    “让他进来吧。”谷斯大帝说道。

星河转,命盘定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