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二章

    袁阿杰是童天明在阿萨斯都城这五年的时光中认识的为数不多的一位伙伴。两人的相遇也纯属偶然。

    某一天,童天明听从父亲的苦心安排,一个人出城散心,距离阿萨斯都城不远的地方有一片很大的森林,一直连接到遥远的地方,据说最里面都是杳无人烟的地方,而且有一些野兽出没,常人根本不敢进入,而平日阿萨斯都城中的人们,只不过在这片森林的边缘砍伐一些必要的日用柴火而已。

    落日森林。

    人们用一种带有些许寂寥的词汇来形容这片无人的的地方。

    出城散步的童天明在森林边看到了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身形矫健,穿着简朴的金发少年,当时的他正在追赶一头鹿,手中拿着一支由石头做成的长枪,姿势有力,长枪宛如有眼睛一样准确的射在了鹿的心脏位置,小鹿一命呜呼。

    而当时的童天明刚好站在鹿的身边,根伟准确的说,那支长枪是侧着自己的身体飞过,然后才准确的落在小鹿的身上的。

    金发少年有些慌忙的跑过来,充满歉意的看着童天明:“不好意思啊!你没事吧?我刚才没有看到你!”

    童天明两手一摊,示意自己没事,接着问:“你难道对自己不自信,那么准确的射入小鹿的心脏位置,还担心我吗?”

    “嘿嘿。”

    那金发少年不好意思的笑笑,挠着头说:“因为刚才小鹿是我的目标,所以我的眼里就只有它了。周围的环境都没怎么重视。我师父一直教训我来着,说我这样不顾周围,以后一定要吃亏。不过你眼力不错,我的准星在我们部落里可是第一的!当然,是指同龄人里啦!”

    少年说着,眼眸里不自觉的泛起一些骄傲的光泽,那是一种对自己的自信。而后来略带羞涩的笑容则是一种纯朴和憨厚。

    “你好!我叫童天明!”

    “你好!我叫袁阿杰!”

    两个少年就这么相识了。童天明原本以为只有自己几乎是孤身一人每天在阿萨斯都城之外游荡,想不到眼前的金发少年袁阿杰竟然也是一个人。

    他们会在一起玩闹。童天明会跟着袁阿杰开始打猎,也开始使用长枪,长矛之类有些原始的器具。真正自己开始捕猎之后,童天明才体会到果真不简单。

    准星的强弱,或许可以通过练习来提升。但是童天明自认为自己没有那方面天赋,而事实也的确如此。每当自己在袁阿杰面前出丑的时候,袁阿杰总是会耐心的将所有的技巧传授一遍,可是童天明倒是听懂了,领会了。可是身体却跟不上大脑,根本做不到。

    而袁阿杰不仅准星好,而且力气也大。更会一手好的烧烤,这种野味让童天明大饱口福。平日里连连称道,说要是谁也后嫁给袁阿杰可就有口福喽。

    而袁阿杰也有羡慕童天明的地方。童天明生长在竹之国,从下从父亲童博那里学会了吹一口好笛子。竹笛的材质是竹之国国都的竹林里精挑细选的,而笛子则是童博亲手制作的,是作为生日礼物送给童天明的,童天明很喜欢。

    童博算不上精通音律,但是基础知识还都是懂的。而童天明天赋极好,对音感极为敏锐,这一点,连童博都很惊讶。可竹之国并没有很好的音乐老师,将基础交给童天明之后,童天明就是靠自己参悟,开始练习吹笛子。

    笛子的声音悠扬,宛如水波般层层荡漾在森林间。袁阿杰在听笛声的时候,都会忘记啃手中的烤肉。虽然不懂音律,可每当音乐响起,他总是感到一股莫名的舒畅感。所有的情绪都变得畅快舒缓起来。

    两个人的友谊如今已经持续了将近两年。

    阿萨斯都城。

    童府。

    童天明吃过早饭刚刚出了童府没多久,就有一位面容冷峻的中年人,偷偷的侧门潜入了童府。

    “陛下,刺客已经联系好了。”在童博的书房里,这个中年人单膝跪地,恭敬的对童博说道。

    童博坐在书桌后面,桌子上,昨晚画的竹子已经摆在那里,并未收起。

    “迎国师的仪式是三天后举行。刺客的事宜,你一定要再三查看,不能出丝毫纰漏!”童博面容严肃的说。

    “属下明白!”面容俊冷的中年人点头道。

    童博颜色稍微缓和,看着中年人,道:“林忠啊。虽然这次计划很重要,但你一定要将自己的生命摆在第一位。记着,笛扬还在竹之国等你回去呢。”

    林忠心中一暖,眼眶发热,哽咽道:“属下明白!谢陛下关心。”

    “行啦,你去安排吧。”童博挥手道。

    “是!”

    林忠小心的离开童府。一个人走在路上,亡国之将,是林忠心中莫大的屈辱!作为一个将帅世家,从小林忠就被教育要忠心爱国,但是在自己的手上,竟然眼睁睁的看着竹之国在布坦斯皇朝的铁骑下俯首称臣,而自己却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陛下为了百姓着想,忍辱负重,如今正是复国的机会来临的时刻!

    

迎国师的那天,一切都将改变!

    且不说林忠再去联络有关刺客的诸多事宜,出了童府,一路没有停歇,直接出了阿萨斯都城的童天明并不知道父亲的计划,他满怀开心的去见袁阿杰。

    怀中有为袁阿杰准备的礼物,是一只小鼓。虽然只是小孩的玩意,可童天明知道,袁阿杰所在的部落里,似乎并没有这些供小孩玩的玩具。他们从小就是和狼,幼小的野兽玩耍的。想想这些,童天明自己倒觉得有些憧憬呢。

    快步穿过大路,走过一节平原,越过一些乱石,很快,童天明就来到了森林边上,而袁阿杰早在这里等着了。

    “你早就来了啊?”童天明有些意外,一般都是自己等童天明,今天的他竟然来这么早。而且看他的身上的灰尘,似乎还有很多劳累。

    袁阿杰用手指在鼻子下面来回滑动几次,叹气说:“今天我们部落里有活要干。我也被拉去了,要不是跟师傅求了半天,师傅都不同意呢。”

    “什么活呀?小孩子也要做?”童天明惊讶。

    “什么小孩子啊。在我部落里,我这么大的人,都有人结婚生子了。”袁阿杰不在意的说。

    “什么?!”童天明更为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袁阿杰也不过才十八岁而已,结婚生子。在童天明看来,怎么说,都有些太早了吧?!

    袁阿杰解释:“这没什么。我们部落人本来就不多。基本都是本部族的人联姻,和外界也没什么交流。早早结婚生子,是很普遍的现象。”

    “好吧。”

    童天明有些无奈的勉强接受了袁阿杰的这个解释,随后从怀中取出一个小鼓:“阿杰,这就是我给你的礼物。不要小看它,这也是个乐器哦!而且使用起来也很简单,你可以敲出自己的节奏。”

    “真的吗?!我也可以敲出好听的音乐?”袁阿杰很激动。

    十分钟过去后。

    袁阿杰哭着一张脸,而童天明嘴角也不禁有些抽搐。看来这音乐细胞果然不是说有就能有的。就像童天明准星差一样,袁阿杰的节奏感也不是一般的差。

    连基本的鼓点都敲不出来。

    “要不这个礼物我收回吧,明天来,我给你一个更好的礼物。”童天明觉得给袁阿杰这么一个节奏感奇差的少年一个乐器作为礼物再怎么看都有些讽刺的意味。或许正是童天明在意袁阿杰这个朋友,才这么想吧。

    谁知道,袁阿杰的反应大大出乎了童天明的预料:“怎么了?不是说好要给我这个的么?怎么能反悔,又想要回去呢?我很喜欢!”

    满头黑线的童天明丝毫不理解袁阿杰的思维是怎么运转的,不过既然他喜欢,自己也懒得换了。“好好,那就不换了。既然你喜欢,就自己留着吧。”

    “对了!”单手拿着小鼓,袁阿杰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小挂坠,交给童天明。童天明接过一看,发现原来是一柄剑,一柄残缺的剑的雕饰。从那有些豁口和生锈的印记看,年头显然不短了。被一条麻绳串着,还带着温度,显然是袁阿杰珍藏的一件东西。

    “谢谢啦。”童天明朝着袁阿杰摆摆手中的残剑吊坠,道。

    “今天玩什么?”童天明振奋精神,问。

    “捕小鹿,吃烧烤?”

    “你还没玩够?偶尔也换换呀?”

    “可是好像没什么新鲜的了啊?”袁阿杰也有些为难,这森林的外围,早就被他们转遍了,那里有棵什么树,树上有什么鸟,地上有什么洞,他们都一清二楚。

    “你今天没别的事吧?”袁阿杰眼中突然闪过兴奋的光芒,问。

    “没事啊。怎么了?”童天明不懂袁阿杰为什么这么问。

    “要不我带你去我家吧?”袁阿杰说。

    “啊?!”童天明惊讶,“你不是说你们部落里不准外人去吗?”

    “你不是外人!是我兄弟呢!走吧!”袁阿杰坦诚的说完,拉起童天明就走。

    兄弟么?

    童天明心里一热,想起了竹之国的林笛扬,从小一起长大的林笛扬,还有眼前的袁阿杰。让童天明觉得世界还是这么可爱呢。

    在去部落的路上,袁阿杰激动的把玩着手中的小鼓,丝毫不顾及一路上树上的鸟儿都在快速飞散,闻声而逃。

    童天明默默忍受着魔音洗脑,同时心里也猜想着袁阿杰的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星河转,命盘定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