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68章 不是请你当菲佣

    “外面刮台风,伞被吹走了。”沐晓晨小声的说。

    “明知道那么大的台风还出去,你是脑子进水了吗!!”司徒浩泽忍不住的责备一句。

    “我……”沐晓晨缠着唇,被他责备得无法反驳,心里闷闷的,只能在暗骂他,“还不是因为你。”

    司徒浩泽一怔,他似乎听到了,因为他?

    难道是……

    心口霎时像是被什么东西赛的慢慢的了,像是火炉很温暖,又像是棉花糖,很柔软还很甜。

    “马上去洗个热水澡!”他抱着她走进浴室。

    “不用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沐晓晨慌乱的挣扎着,像是一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她内心一阵忐忑,脑海里不由浮现他带她来这里的第一夜,他们在浴室里发生的事……

    司徒浩泽嘴角微勾,看她这幅窘迫的样子,今晚暂时放过他好了,于是他将她放下,“速战速决。”

    说罢,他走进客厅里,惬意的在沙发上看电视。

    沐晓晨的心总算稍微安定下来,才敢把锁锁上,司徒浩泽在客厅里听到重重的落锁声,嘴角的弧度上扬得特别大。

    不一会,浴室里就响起哗啦啦的水声……

    过了很久。沐晓晨沐浴过后,终于从浴室出来,苍白的小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有了一点点的红润,浴室里有吹风,她已经将自己整理干净,看得出面对司徒浩泽她十分的谨慎。

    司徒浩泽忽然说,“我饿了。”

    沐晓晨一怔,司徒浩泽又说,“去弄吃的来。”

    沐晓晨有些为难,“可是家里只有面条和鸡蛋了。”

    最近几天她都是在外面吃的晚餐,所以家里储藏的食物早就吃光光了。

    “家……家里没有就去买。”司徒浩泽说。

    她把这里称之为家?

    这种感觉很别扭,不过让他感觉很舒服。

    “可是……”

    “可是什么,你不想做么?”司徒浩泽眯着眸子问。

    “已经快12点了,附近的超市已经关门了。”沐晓晨为难的蹙眉说。

    刚说完,她突然意识在一件事。

    天哪。已经12点了!

    他一直都没吃饭的吗?

    难道在这几个小时里他都在公寓里等她回来?

    难怪他开始发那么大的脾气了……

    于是她说,“你等等,我去厨房给你弄吃的。”

    说着,她迅速钻进厨房里,很快的,厨房里就传来的动静。

    她把水放入锅里,然后开始清洗葱,把从切成细碎的葱花,再从冰箱里取出鸡蛋,煎成一个漂亮的荷包蛋。

    她动作娴熟,有条不紊。

    殊不知,她勤劳忙做的画面成了客厅里某个人眼睛里的风景。

    司徒浩泽拿着遥控器翻看的不同的电视台,眼睛却盯着厨房的方向,嘴角勾起柔和的笑意。

    似乎这个地方有了这个女人,变得有生气了。

    这就是所谓的家?

    这时厨房锅里的水煮开了,沐晓晨把面放进去,大约十分钟后,面条在锅里滚动着,冒出热腾腾的白雾,终于大功告成了!

    她将面条捞上来,一根一根的,清晰的放进碗里,最后把煎好的鸡蛋盖在了面条上。

    “面做好得了。”沐晓晨端着面快步走进客厅,‘咚’的一声,她将面沉沉放在餐桌上,要不是她速度快,说不准这碗面就端不到桌上了。

    她嘴里发出‘吱吱’声,手指上传来滚烫的感觉,急忙紧捏着耳朵。

    “这么不小心,烫伤了?”司徒浩泽疾步走来,抓起她的手快步走向厨房,“马上去冲冷水。”

    沐晓晨下意识的从他手中挣脱,双手捏着耳垂,肩膀耸着,小脸皱成一团,样子煞是可爱。

    

“不用了,手没有烫伤,只要在耳朵里放一下就好了。”

    司徒浩泽看着她这幅样子,眉宇为蹙着,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向她这么柔弱的女生受了伤时不是应该摆出柔弱的样子,对男人撒娇的吗?

    她却像是一幅很娴熟的样子,手忍着碗壁的滚烫感,把那碗面推到他面前,眼神怯怯的看着他,“家里没有什么食材了,只能做这个给你吃了,你将就一下吧。”

    司徒浩泽没说什么,拿起筷子,开始吃面,他已经饿了好几个小时,所以吃得很快,但是动作依旧很优雅,很有看相。

    沐晓晨就站在旁边看着他飞快的解决了一碗面,就连汤也被喝得可见碗底了,他抬头问:“还有么?”

    “有的,我马上给你再去做一碗面来。”沐晓晨点点头,然后收拾好桌上的碗筷,就飞快的钻进厨房里。

    司徒浩泽坐在餐桌上,静静地看着她勤劳得像只小蜜蜂的样子,脸上冷硬的线条渐渐变得柔和起来,嘴角慢慢的上扬着。

    不一会,沐晓晨又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放在他面前,司徒浩泽拿起筷子优雅的吃起来。

    “你今天才搬进来来的?”司徒浩泽突然问。

    “没有,我早就搬进来了。”沐晓晨立刻否认的说。

    “那为什么行李箱还放在客厅里。而且我不是跟你说过了这里已经准备了你的用品了么?”司徒浩泽瞥了一眼客厅的某个方向,黑色的行李箱安安静静的立在客厅的角落里,显得有些突兀。

    沐晓晨白皙的手指头紧紧交错着,“行李箱里就几件衣服还有一些书本和稿子,我……我不知道行李箱该放哪里,不敢乱放。”

    司徒浩泽怔了怔,说,“我把钥匙交给你了,就等于交给你打理了,用不着那么拘谨,只要你没做错什么事,我是不会无理对你发火,明白了吗?”

    “知道了。”沐晓晨迟疑了下点头。

    “衣柜里的那些衣服你穿不习惯?”司徒浩泽扫了一眼她身上那朴素的衣服,衣柜里面的那些衣服都是他找名设计师亲自设计的,这个女人居然不喜欢。

    沐晓晨下意识的点头,衣柜里面的那些衣服都没有吊牌,她心想应该是以前住在这房子里面的女人穿过的衣服吧。看着司徒浩泽皱起眉头来,她慌忙的说,“我穿习惯了自己的衣服,真的不用再给我买了。”

    司徒浩泽没再勉强,交给她一张金卡,“这张无限透支卡是给你的,以后你自己想买什么东西就拿这张卡去刷,另外以后每天会有钟点工来清扫房子。”

    “你不用请钟点工了,这里我已经很熟悉了,我不习惯有人打扫自己家里的屋子,还是喜欢自己亲力亲为,我很喜欢做家务的,你就把这里交给我吧。”沐晓晨连忙拒绝道,又把那张卡推到他面前说,“这张卡你拿回去吧,我每个月有工资完全可以养活自己的。”

    她很抗拒这种与金钱挂钩的交易,这无疑是在提醒着她这宗交易背后的肮脏。

    “我不是请你来当菲佣的。”司徒浩泽皱眉道。

    沐晓晨倔强的咬唇,“我自己一个人可以打理好这个家的。”

    家……

    她开口闭口就是把这里成为家,司徒浩泽的心似乎慢慢被什么软化了。

    于是他不再勉强了,只是把金卡又丢给她,“卡你先收着,以备不时之需,我司徒浩泽从不会亏待自己的女人,用不用那就是你的事了了。”

    沐晓晨拗不过他,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下那张金卡,拿在手上,她感觉好烫好烫,可是她又丢不了。

    算了,她已经踏上一条不归路了,还能指望别人看高她么。

    司徒浩泽吃完面后,走进浴室里沐浴了,沐晓晨立刻收拾碗筷拿进厨房里,清洗干净,然后放进碗柜里。

    司徒浩泽洗好澡的时候,沐晓晨也已经将琐碎的事情收拾得差不多了,却还拿着抹布在餐桌上擦来擦去磨时间。

    “睡觉去。”司徒浩泽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冷声说。

    沐晓晨怔了怔,该来的还是要来了,她放下抹布,将手清洗干净。

    卧室里的台灯开着,司徒浩泽已经躺在了床上,她穿着一身有hellokity卡通图案的睡衣走到床边,两只手垂在两侧,有些局促不安。

    就在她迟疑的那一瞬间,司徒浩泽一把将她拉到床上,把被子盖在她身上,关了灯,然后抱着她。

    一股男性阳刚气息将她包围,鼻息里传来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这种陌生的味道令沐晓晨的脑子变得很空白。

    他就这样抱着她,却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沐晓晨身子有些僵硬着,任由着他抱着她,或许是她在外奔波了一整晚,疲倦来袭,所以她的意识渐渐有些模糊,好困好困,不由自主的陷入沉睡中。

    毕竟司徒浩泽是个在正常不过的男人,血气方刚自然是少不了的,没过多久,他呼吸就开始急促起来。

    沐晓晨身子柔软,抱在他怀里就像是抱着一团软绵绵的棉花糖,他感觉自己仿佛变回到了一个小男孩,很想把他怀里的一团软绵绵的棉花糖给吃掉。

    于是两只手开始在她身上胡乱抚摸起来,似乎她今晚非常听话,也不排斥他的触碰,随着他的触摸,她嘴边溢出细碎的呻吟,像是在对他发出邀请。

    激情就像是火山暴发,顷刻之间,奔腾而出,档也挡不住。

    司徒浩泽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狂热的吻犹如雨点一般急骤的落在她的眼睛、眉毛、鼻子和唇上,一开始他只打算是浅尝辄止的,可是当舌探入她的口中,被一股清冽的芳香给吸引住,于是加深了一吻,身下的女人似乎在若有若无的回应着他,顿时一股热血迅速窜居司徒浩泽身下某处,变得肿胀难受。

    大掌轻松拉开她身上的睡衣,光洁的肌肤暴/露在他视线下,可手一触碰到她肌肤,就在一瞬间,司徒浩泽像是发现了什么,他身体一僵。

冷酷总裁霸道爱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