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48章 法师口中的真相

    “不行,倘若我把它交给你的话,那么我将永远的沉寂在这里,和一群肮脏的蛇虫,我可不希望这个样子。”男法师手中最后的魔法能量波汇聚在自己的手中,带着邪笑渐渐的靠近亚蓝那张难过的脸庞。

    亚蓝还想做着最后一次挣扎,却依旧无法挣脱,那根冰柱依旧死死的刺在他的胸膛,钉在墙壁面上,亚蓝不甘的咧着那口中的剑齿,通红的双眼盯着男法师。

    “不许伤害他!”萨德从男法师的身后冲了过来、

    男法师手臂一扬,手指轻微的划动,萨德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拦下来,口吐鲜血被牵引着向后坠了过去,口中的鲜血喷涌而出,摔向了一边去。

    “住手,不许伤害他!闯关的人是我!”亚蓝拼起一丝力气吼了起来。

    男法师继而转过头来,满是虐笑的接着走向亚蓝。

    “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是和这群爬虫一般,吃着腐烂的肉,舔着恶臭的血?”

    “你的记忆将被洗空,干净的和雪花一般,我要你成为我最忠实的奴仆。”

    男法师走向了满是疲惫和创伤的亚蓝,手中的魔法能量渐渐的拍落下来,拍在他的脑袋上,亚蓝的脑袋仿佛被撕裂一般的疼痛,仰着脑袋,狂嚎不止,他脑海中的记忆正在一点点的蒸发掉。

    “住手!”一声暴怒自另一边传了过来,男法师一回头,一把烈红色的长戬从一个角落中射了过来,载着悸人恐怖的力量穿插而来,即将贯入他的脑袋中。

    他犹如天神一般飞奔而来来,双眸中满是严厉,身上披着灿灿的黄金战甲,胯下是一只蓬勃朝气,嘶鸣阵阵的骏马,骏马的后背生有一对宽长的白色羽翼,扑打着双翼俯冲过来。

    男法师被长戬的恐怖力量逼退,一个踉跄后倒,手中正在施展的魔法术被生生的切断了,一个术士倘若被迫中断法术的运行,那么他将被法术所反噬。男法师也被反噬了,口吐鲜血的倒在地面上,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青年。

    “亚蓝,撑下去,别这么早死去,我可不希望看见酙娄那哭脏的小花脸。”莂克不羁而傲慢的扬起那张阳光一般的脸庞,翘起嘴角对着那狼狈不堪的亚蓝说道,亚蓝那原本失落的脸庞也有了一丝苍白的喜色。

    “我说你这个秃头法师,专欺负小孩子这是很不光彩的事情哦,可是小孩欺负大人,这只能说明,你这个大人不够努力,看戬!”莂克将深深嵌入大地的长戬拔了出来,长戬在他手中,爆发着璀璨的光芒,如狂龙暴风一般刮过去,直取向法师的头颅。

    法师惊愕之余,脸上满是被羞辱的愤怒,凶神恶煞的扭曲起来,若不是在对战亚蓝时耗费了他大量的魔法值,对付莂克,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可是现在这种状态下,他却被羞辱的淋漓尽致。

    他口角不停淌着鲜血,强行动用了魔法,双臂如同羽翼一般,他轻飘飘的站了起来,艰难的维持着自身法力的运行,那根别在他后背的木质法杖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亚蓝阻止他,别把他杀死!”亚蓝见势不妙,立刻向莂克提醒道。

    莂克轻蔑一笑,手中的长戬不断的挥舞旋转,扫出一道道绚丽的流光,扑向了法师,叮叮叮的巨响不断的敲打着法师表面上的护盾。

    戬芒扫过之处总是带着恐怖的毁灭性力量,属于兽骑士的爆发型力量,瞬间火山一般喷发出来,涌向法师的眼前。

    法师表面上的护盾呈现着彩色的泡沫一般的形状,吸收着来自于莂克的巨大伤害,法师嘴角一动,在莂克面前消失了。

    “莂克小心!”亚蓝叫了起来。

    法师显现在莂克的身后,双臂隔着空气推向莂克,莂克胯下龙马,一个漂亮的闪跃,摆尾侧身,接着转身而来,莂克脸上满是轻蔑一笑。一个青色的能量波自法师手中弹了出来,重重的砸在了莂克的身上,法师的原本得意的面孔,随着自己的能量渐渐的消散在莂克身上那黄金闪闪的黄金战甲,变得很难看,显得无比惊讶,没有人能够更清楚自己的伤害是多么的强大了,但是强大的能量在莂克那身闪闪发光的黄金战甲身上,却显得毫无作用。

    莂克故意轻拍着身上的金甲,满是得意的回过头,手中长戬刺了过来,戬芒即将贯入法师的脑袋,法师一面后退,一面双臂撑起一团波能,拼命的阻止长戬的侵入。莂克乘胜追击,手中长戬一直前冲,誓要把法师的波能破掉。

    法师后背法杖上的裂痕更加的剧烈了,已经接近于粉碎的边缘。

    

来自于法师的一声咆哮,木杖自他身后爆炸开来,向后坠去,莂克在长戬即将探入法师的身体那一刻迅速的抽了回来,双臂扬了起来,仿佛正在摄取着空气中的什么东西。最后亚蓝看见一把布满了裂痕的木杖显现在莂克的手中。

    “什么?困魂术?”法师惊诧的看着眼前的莂克,莂克轻笑起来,点着脑袋。

    法杖是术士的生命,当法杖支离破碎的那一刻,也便是术士死去之时,可是莂克硬是在法师即将随法杖死去的那一刻,将法杖的碎片聚集了起来,将碎片利用【困魂术】衔接起来,暂时的保住了法师的生命。

    “你是西域的人?你太让我吃惊了。”

    “是的,但是很多事情,其实你是没有必要知道的。”莂克无视瘫痪在自己面前的法师,转身走向亚蓝。嘴角在笑,眼眶却红了一片,只因他将插在亚蓝身上的那根巨大冰锥取下来之后,他看见了亚蓝胸膛那巨大的血窟窿,数根被砸断的肋骨,那还是嘭跳的心脏,血肉一片模糊。

    “难道你不会感觉到疼痛吗?”莂克边说,边将一粒药丸丢进亚蓝的口中,满是难过。

    亚蓝看着双掌间的长爪,看着身体上岩石一般的身子,看着后背的齿状背刺,表情满是复杂的晃着脑袋。确实,他不知道自己身上这副体态是好是坏,它给亚蓝带去了强上几倍的防御力,疼痛就好似麻痹了一般,难以感受得到。

    “秃头法师,我命令你,把亚蓝给我还原回来,不要像一只怪物一般,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城堡中养着这么丑陋的一只兽。”莂克强笑着,只是泪水一直在他眼眶中打转着。

    “我已经回不去了,恐怕,你将要同一只丑陋的兽做朋友了。”亚蓝看着莂克那张涕笑的脸庞,难过的无法言喻,只能哽咽的说出这一句,也强笑了起来。

    亚蓝将目光转到了法师身边,对着光头法师说道:

    “现在你可以把罪恶之权杖交出来了吧?”

    法师看着亚蓝,一瞬间冷静下来,继而满是嘲讽的大笑起来。

    “我被囚禁在这里无数的岁月了,在某一天的时候,平静被打破了,一个年轻人也持着一把浅黄色的流沙,闯了进来,口口声声要我交出什么罪恶之权杖,我从未听说过这个世界上存在这种神器。”

    “那你之前是?”

    “倘若这里并不存在你们口中所谓的宝物,那么我又怎么吸引来更多的爱宠门们呢?哈哈——”法师笑得还是那么张狂。

    亚蓝也跟随这法师一同,满是落寞的笑了起来,看着地面上的那个不是人类的人,或者这个人也曾经和他一般,是一个有着潜力的青年,但是却被诱来了这里,被清空了记忆,如同这里肮脏卑微的生物一般,苟活着,沦为秃头法师的玩偶。

    “这些年来,已经有至少30个闯关者了,他们都声称自己被赋予了一个神圣的任务,受一个什么王之母的女人的命令,前来取什么罪恶之权杖,有着相同的理由,持着相同的假圣器——【流光】,同样是身怀绝学带着神秘感的青年男子。

    我并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不知道她把这些年轻人召来有怎样的目的,但是也只能顺水推舟的享受着外界送来的祭品了。”法师将真相说了出来,仿佛松了一口气,在生命走向尽头的一刻,将那隐藏多时的秘密说出来是那么的让人感到痛快。

    “呵呵,没有想到,这竟然只是一场骗局——”

    亚蓝诡异的笑了起来,想到他忍受了这么多的磨难,忍受了常人所不能及的苦难,最终却被告知这只是一场滑稽的笑局,他不甘心的一声咆哮,瞬间闪过,穿过了法师的身体,利爪中是一个红通通的脾脏。

    那柄被拼接的木质法杖在莂克的手中碎成粉末,法师的腹部及胸膛上是一个连贯的恐怖巨大创口,亚蓝的利爪从中穿了过去,将那颗脾脏捏碎在手心。

    这个枯黄色的空间剧烈的颤抖起来,轰隆隆的巨响传自于大地,遍地的爬虫,和死尸都化为一圈黑雾,永远的消散掉了。

    莂克骑着亚蓝和萨德,一马三人从这里冲了出去,地下的世界正在发生剧烈的爆炸,兽之穴被永远的封入了这浩瀚无边的广袤白雪中。

    亚蓝看着自己身体各处的变化,表情满是复杂,接着看向在风暴呼啸中奔行的莂克,那熟悉的轮廓,那原本阳光一般的笑脸,现在却满是阴霾的安静。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