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45章 兽之穴

    萨德拍拍屁股站了起来,看着地面上那条庞大的蛇尸和那潭艳丽的血污,大呼了一口气,悬着的心脏总算是放下来了。亚蓝将萨德搀扶起来。

    “我们看看四周都有着些什么吧,我们得找到兽之穴的入口处。”亚蓝微微的整理自己那浸满血液和恶臭的服饰。

    “入口处?有什么提示么?”

    “好像是一个水井一样的小洞口吧。”亚蓝看着图片上的画面。

    他们打量着这偌大的蛇巢,两个人四处的翻动着,仔细的搜查着,将整个蛇穴都几乎翻了个遍,依旧一无所获。

    “难道这里真的不是兽之穴的入口处?”亚蓝疑惑的说着。

    “外边还有另外四个洞穴等着我们去发掘呢,要不我们先出去吧?”

    “我们还遗漏了些什么呢?”亚蓝坐在一边,仔细的回想着。

    “该不会是——”萨德满是不可思议的指了指一处令人作呕的小角落。

    那里堆满了腐烂的小动物尸体,恶臭的骨骸,生虫的皮毛,亚蓝看了一眼,不禁干呕了几下。萨德看着亚蓝这幅摸样,便一马当先的走了过去,从草堆中抽出一根枝棍,便开始卖力的捣索起来,将一堆堆粘稠恶臭的尸体撩到一边去,仔细的搜寻起来。

    “有发现什么吗?”亚蓝将自己的衣领捂到自己的口鼻处,邹着眉头问道。

    “没有,除了一具具动物的骸骨,和一堆堆发臭的皮毛之外。啊啊——”萨德说完这句话之后,脚上一滑,摔了一个跟头,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竟然陷了下去,惊慌失措的向亚蓝寻救。

    亚蓝迅速的奔到他身边,紧紧的握着那双悬着体重的手臂:

    “小心,快爬上来!你好重呀—。—”亚蓝有些吃力了,毕竟萨德可是一个微胖的青年。

    费了好大一股劲才将萨德从身下的那个小洞口扯了出来,接着是一股更加浓郁的恶臭味扑面而来,迅速在这偌大的蛇穴中蔓延开来,就连平日里习惯了肮脏工作的萨德都显得很难受,他捏着鼻子说着:

    “这估计是那条蛇的粪坑,地下原本是一个小洞穴,但是经过了无数岁月的沉淀,蛇粪都将洞口堵得死死的了。”

    “萨德,你还有什么办法穿过这个小洞口吗?”亚蓝实在难以忍受这种气息,扛不住已经将自己的胃彻底的交了出来,地面上满是几处自己呕吐后的污秽。

    “有。平时我们一般去执行像这种工作的情况下都是——捏着鼻子,慢慢的靠着自己将洞口疏通的。”

    萨德讲话说完,亚蓝的期待全部支离破碎了。

    “这也太恶心了吧?”亚蓝有些不情愿了。

    “亚蓝将军,为了您最挚爱的人,为了您那妹妹,你还是忍一下吧,我先开路。”

    听着萨德的话语,亚蓝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用力的呼吸着身边暂时相对而言的清新,将一条布紧紧的缠着口鼻,便冲了进去。萨德第一个带头潜了进去,奋力的为跟在身后的亚蓝艰难的打开那条洞穴。

    他们如同蠕虫一般艰难的爬行着,在这阴冷、湿漉、恶臭的狭小洞穴中缓缓地爬行着,每一步,都显得那么困难,令人窒息的臭气,粘稠恶心的不明液体,眼前四处爬行的虫子,刺激到了人的视觉,臭气损坏了人的嗅觉。

    一分一秒都显得如此漫长,就这样,他们不知道爬行了多长的时间,直到身体的体能消耗的差不多了,直到身心俱累。

    “萨德,你看见尽头了吗?”亚蓝沉不住气了,嘴边不停的哗啦啦一片,缠在他嘴边的布条早已被他丢弃了,因为上面满是自己呕吐后的残余物。

    “还没到呢。”萨德依旧不停地向前爬行着,臭气熏得他睁不开眼,只不过为了早些离开这受罪的地方,自己也就只能一往无前的不停前行着,拨开两边的又湿又臭的粘稠物,闭着双眸不停的前进着。

    萨德闭着双眸前进,双掌在前边不停地探索着,突然失去重心摔了下来,再次重重的砸在地面上,这一砸彻底的让他狂呕不止,接下来,亚蓝也顺着那个难以存活的洞口滑了出来,恰好摔在了萨德那微胖的身子上,痛痛快快的呕吐起来,所有残余物都吐到了萨德的身子上。

    萨德感受到一股暖暖的粘稠物顺着他的短发淌了下来,感受到亚那正在挣扎的身子就贴在他的背上,一阵叹息。

    “抱歉啊,萨德,我实在忍不住了。”亚蓝从那柔软的后背爬了下来,拭擦了口角,满是尴尬的说道。

    “反正都已经这么狼狈了,没差了。”

    他们俩人看着面前,不禁呆住了,这是一个宽敞的洞穴,简直是一个夸大化的蚁穴,枯黄色的世界,四周满是大大小小的通道。

    

这里爬满了各种蛇虫,比之人体型更大一些,有长满腿的蜈蚣,有各色各样的蛇莽,有着正在爬行的肥胖虫子,有着掉毛丑陋的老鼠——形形色色的小动物竟然长成的如此硕大,被污染的世界,充满了污秽和丑陋。

    “哇,好大一只老鼠,我们可以抓住它,足够我们吃上好几天的了。”萨德看着那只肥胖的巨鼠,双眸冒着精光。

    “——这种肮脏的老鼠是不能吃的,染过病的。”亚蓝一阵无语,只好苦口婆心的给他补充点知识。

    “可是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萨德依旧自顾自的双眸不停打量着他那眼中的美味。

    “你好恶心!还有那些不是老鼠,是臭鼬好吧?”亚蓝没好气的说着。

    他们掉落的地方正好是一处高地上,可以很好的先大致看清里面世界的大致轮廓和情况,满地的爬虫不少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们的身上,亚蓝将自己的包裹再次打开,从里面掏出一个小瓶子。

    “那个女人说过,只要我们将这药水涂在自己身上各个角落,学着它们一起爬行,这些爬虫便不会发现我们是另类了。”话一说完,他便拿萨德做了实验,将药水涂上了他的脸庞、四肢处,那股让人刺鼻的气息就连萨德都扛不住了,比洞穴中的恶臭更加让他无法忍受。

    亚蓝也给自己涂上了一些,俩人在一会儿的适应下,才缓缓的爬了出去,萨德爬向了那只巨鼠身边,巨臭鼬那尖长的鼻子向他身上嗅了嗅,鼻子上长长的鼻毛抖了抖,带着丝丝兴奋的绕着他的身子,不停打转,吱吱吱的不停叫唤着。

    “看来这只老鼠是看上你了,要不你留在这里和它一起抚育下一代吧。”

    “那个是不是人啊?”萨德看着前方一个正在缓缓爬行的身子。

    那确实是人的身体,但是他全身赤裸着,没有一根毛发,双眸虽然睁开却满是白色的,显然他看不见任何东西,他不停地向着四周嗅嗅,然后和众多动物一起撕咬着地面上一具动物的尸骨,吃着腐烂的肉,啃着充满污秽的骨骸,兽一般的嚎叫。

    “为什么这里会有人的踪影呢?他们是怎么进来的?”亚蓝一阵疑惑。

    “不会是因为出不去吧?”德萨随口这么一说,却把亚蓝给惊吓了一下。

    “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你还想不想和我一起喝美酒、吃可口的饭菜了?”

    萨德只好点点头,闭上了嘴巴。

    “你在寻找什么呢?”

    “罪恶之权杖,就是这个。”亚蓝再次将那枚权杖的图片给萨德看。

    “拿给我,我看一下,老鼠兄弟会不会知道它的下落。”亚蓝半信半疑的将图片交到萨德手中。萨德持着权杖的图片,急促的爬向了那只臭鼬的身边。

    亚蓝看着萨德的沟通方式不禁感到有些哑口了,萨德将图片放到臭鼬的眼前,然后也学着臭鼬吱吱吱的声音一阵乱叫。

    一人一鼠就这样一直吱吱吱个不停,萨德似懂非懂的不停地叫唤着,仿佛是愈叫唤愈是兴奋,亚蓝就在一边傻傻的看着、等着,直到自己等不下去,直到长时间过后,显得有些急躁的时候,萨德才爬向亚蓝身边,说了一句让亚蓝不相信的话:

    “亚蓝将军,臭鼬小姐答应我们要带我们去寻找这权杖的下落!”

    “你怎么知道它是母的?”

    “她的眼睛,还有那声音。”

    亚蓝彻底无语和崩溃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萨德口中的老鼠小姐。

    一只巨大的臭鼬便这样带着他们向前爬行着。

    四处是肮脏湿漉漉的通道,地面上满是森森的骨骸和散发着恶臭的腐肉,腐肉的旁边总是有那么几个爬虫在啃食着,时不时的咯咯撕咬声让人感觉心神不宁。

    臭鼬不停地向前爬行着也不知道拐了几个弯,进了几个洞穴,就如同迷宫一般复杂的世界,让亚蓝为离开时感到一阵脑大。

    看着四周那丑陋肥胖的爬虫,亚蓝实在无法想像他们是如何生存下去的。亚蓝看见了一个男人。

    他有着光秃秃的脑袋和稠密的络腮胡,身上是一件破旧的紫色长袍,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遍布着满满的纹痕,仿佛古老的文字一般,他的脸庞满是沧桑的气息,那双小眼睛里满是疲惫,紧紧的盯着亚蓝和萨德。

    他双手渐渐的扬了起来干枯和寂寞的声音,浩浩荡荡的传遍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我已经等待了无数的岁月了,守护着着该死的入口处,每日与丑陋卑微的爬虫们一起生活,他们就如同我的爱宠一般让我怜惜,我承受了时间的腐蚀,享受着寂寞的苦楚,如同死人一般,永远的留在这个阴冷枯黄的世界中。

    至今我都忘了灯红酒路,忘了女人躯体的香气,忘了烈酒和烤肉的滋味,忘了繁华的都市,忘了满城的人流。”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