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43章 被孤立的梵天洛

    【南境•塔纳】:

    这里位于固原王国的西南部,这里有着一望无垠的沙漠,就在整个大陆都沉浸在冬日的风雪之中时,这里却还是烈日当头,炙热的太阳炙烤在这片荒无人烟的沙漠,由于自然环境恶劣,这里四季空无一人。

    【梵天洛】自从源宜城那件事之后,率领着自己忠实的队伍,来到了这里,为了逃离固原圣殿的追捕,梵天洛在各大将军的建议下,在这里定居下来,除了自己的房子是由石块砌成之外,将军们与战士们都居住在简陋的帐营中,并且为这里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塔纳】。

    弗岺被亚蓝抓走之后,他一刻都无法停息下来,动用了自己几乎所有的斥候,搜寻着亚蓝的下落,只是他并不知道,亚蓝早已离开固原的统治,正在北境的安诺德士联盟之中。

    “还是没有消息吗?”梵天洛独自给自己斟满了酒杯,一饮而尽。谦卑的单膝跪在他身前的斥候,面如土灰的晃着脑袋。梵天洛尽管不知道喝的是第几壶酒了,但却还是毫无醉意,只是那赤红的眼眶显示着他很疲惫,或者说,他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舒服的觉。

    “把他给我绞死。”梵天洛将晃在手中的酒杯抿在自己的嘴角上,毫无感情的向着身边的卫士下令。

    “王,请您赦免我吧,为了您,我一直忠心耿耿的守护自你周边,旁无二心,不公平啊——”那名斥候的声音异常凄厉,但是依旧无法阻止梵天洛下的杀令。听着门外渐远的悲声,梵天洛嘟囔着:

    “连个人影子的消息都打听不到,还说自己不是废物,废物是不应该留在王的身边的。”

    “王,这已经是第12个死在您手上的斥候了,倘若您在这么样下去,只怕,军心会出现崩解的。”身子矮小却面如风霜的【炎狼】将军站在他的身边,向他劝言。

    “放屁,我这是在为了我们今后更加神圣的王国,为了我这个王的子嗣打好最坚实的牢靠,这些废物总有一天也会不能完成任务,或者对我产生叛变之心,现在不杀,留着也是后患。”梵天洛自负的仰着脑袋,再次将酒杯递到自己的嘴边。

    “王?”炎狼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那冷峻的脸庞上有些不满,也有些无奈。这些斥候都是自己精心从孤儿中挑出来的,尽管他们没有卫士一般的武艺,但是却有着一般人无法比拟的头脑。每一个斥候都是历经重重考验,磨厉他们的耐心、磨砺他们的意志,培养他们的忠诚以及那敢于面对死亡的勇气,才能正式的加入斥候军团,可是已经有12名斥候被梵天洛处以绞刑,这让炎狼感到有些难以接受。

    “炎狼,你什么意思?这是在公然挑衅我的权威吗?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我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将你置于死地,万万不要怀疑我的能力!”梵天洛面色不善的将手中的酒杯朝着炎狼那冷峻的脸庞上泼了下去。

    浓烈的酒味散开在他的脸上,打湿了那斜长的鬓发,炎狼那万古不化的冷峻在那一刻变得很难看了。他原本是弗卓德手下的将军,常年秘密的训练自己手下的精兵,以及组建自己的49人的【伏魔阵】,得到了弗卓德照顾和尊重,可是自从他向梵天洛宣誓之后,这一切都变了。梵天洛除了会对自己那11名祭司好些之外,基本上对那些在源宜城亲口向他宣誓的卫士们报以不屑的态度,原本一切都没那么严重,但是自从弗岺被拐走之后,这些将领和卫士们过得并不是太好。

    他们就如同一群任劳任怨的奴仆,照顾着这长不大的王子,梵天洛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卫士们的服务,享受着高高在上的感觉,却让这群忠诚于他的人伤透了心。

    这种强烈的差距感,让炎狼感觉到未来前景一片黯淡,他并不敢向梵天洛说出自己这边的人,有起码超过5分之1的战士在大撤离之后出逃,有些甚至落为匪领,宁愿做一名自由的强盗都比做梵天洛身边的卫士更强些,更自在些,更安全些。

    “哼,祭司,给他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本王的尊严神圣不可侵犯。”梵天洛看着炎狼脸上那不屈的模样,以及那仇恨的双眸,这让他感觉到很不舒服,嗤笑的朝着身后那11名祭司说道。

    那十一名祭司从身后站了出来,身上裹着黑灰色的长袍,手中是木质的长杖,整颗脑袋都裹在了深深的后帽盖中,只有那淡淡发光的双眸,兽一般的盯着眼前的炎狼。炎狼抽出长剑,双臂紧紧的持着长剑,警惕的看着眼前那十一名祭司,脸上满是残忍,他效忠于梵天洛,所以他没有伤害梵天洛的资格,但是这十一名祭司却可以随意的伤害,杀死他们那是一件没有迟疑的事情。

    “哈哈,这下也好,到擂台上,看看是你一个人强呢,还是我的祭司强!”

    炎热的地面上,一旁是一个高大宽广的石质擂台,梵天洛坐在被大伞遮蔽的擂台下边,惬意的继续喝着自己的美酒,兴致冲冲的看向台面上即将而来的战斗。

    炎狼将自己的衣服脱下,赤裸着上身,那矮小壮硕的身体上,显示着那张严酷的脸庞可不是随意任何人都能摆出来的,那代表着自己的尊严。

    “就让我一名祭司和你单挑吧!”梵天洛话一说完,11名祭司中有10名很自觉的后退几步,无惧炎日高照,雕塑一般的站立着,其中一名便被选中为单挑的人

    炎狼和这名祭司对立站着,炎狼才高到不过这名祭司的肩膀上,但是他却好无不妥的仰视着,这裹在黑灰色长袍高大枯瘦的身子,倾斜的直视着那淡淡发光的双眸,嘴角轻微扬起,满是不屑。

    祭司那模糊不清的脸庞上,两只散发着幽光的双眸,细细的打量着这矮个子的身体,那幽幽的笑声中满是嘲笑与讽刺,双肩因过度耻笑而不停地抖耸着。

    炎狼嘴角扬起一丝弧度,双眸却满载着怒火,双臂持着长剑,冲了上去,凌厉的剑气划出几道线影,即使酷热的天气也难掩这刀锋冰冷的锐利,锋利的口子划开悸人的流光,原本沉重的长剑在他的手中显得如同鱼儿戏水一般的轻盈,祭司扬起双臂,幽灵一般的身影向后游荡。

    术士与其他异能者之间的交战,一般都依靠距离上的优势才能获得胜利,近战中他们的身体就如同一个幼儿一般的脆弱。

    炎狼的身手果然不凡,一招一式看似凌乱却有着很细微的联系,将这些细微的联系组合起来,便成为难以预测的剑道。

    祭司飘到空中双臂旋转挥舞着手中的木杖,杖头直指地面上的炎狼,小型旋风自他手中向炎狼激射而去,无数拳头一般大小的小旋风疾速的在炎狼周边旋转着,倘若细心留意,便会发现,拳头一般大小的旋风疾速运转起来,就好像是一个密集的小刀片一般。

    炎狼闷哼一声,手中那把长剑侧拍向,向他袭来的小旋风,将身边的小旋风弹飞向另一边,被弹飞的小旋风不小心坠进了正在看热闹的卫士群中,立刻引起一片的惨叫声,锋利刀片一般的小旋风将几人的手臂划伤,将一个人的耳朵给割掉,哧哧的声音作响在其中一人的胸口护盾上,那厚实的护盾都被刮出齿口的痕迹,然后小旋风才彻底的消逝掉。

    炎狼将弹飞的旋风拍向了半空中的祭司,凌厉的旋风雷电一般射向半空中的祭司,祭司双臂向被弹来的小旋风张开,就如同一个欢迎自己的孩子归家的父亲,旋风立刻以诡异的斜度从祭司的侧边划了过去,接着旋转回去,比之过去更加迅猛的飞向炎狼。

    炎狼有些焦急了,在这炙热的世界中汗水自他那坚实的身体上冒了出来,冷汗也顺着他的脸颊淌下来。祭司双臂不断的挥出小旋风,它的数量一直不断的突增,炎狼耳边满是着旋风嗡嗡的声响,寒冷锋利的锋芒在他那裸开的胸膛上和四肢处割开几个小血口了,齿痕的伤害果然可怕,连同着皮肉将目标撕开,比上一般的划伤更加痛苦。

    梵天洛直指着台上狼狈不堪的炎狼笑的异常粗狂,笑着给台面上小丑一般的对战的人鼓掌着。

    炎狼突然将前脚缩回,这一刻,瞬间摆脱掉密密麻麻的旋风,散发着恐怖力量的长剑,向前不断的划开,磁性一般的小旋风立刻密密麻麻的贴在长剑上,炎狼吼叫着将长剑用力挥出半空,就当右臂擎剑激射出一道流光时,左掌划过自己的腰部,自炎狼左掌中飞出一个模糊不清的匕首,向着空中的祭司。

    

那名祭司依旧朝着这片被甩向自己的小旋风张开自己的双臂,被甩向自己的旋风再次诡异的从他身边划出去,旋转着再次重新射向炎狼,可是就当那祭司在得意之时,一把锋利的匕首直直的钉在了那张开双臂的胸口上。

    祭司没有想到炎狼在将旋风甩向自己的时候,也同时甩来了一把匕首,面前那密密麻麻归来的旋风中藏着来自于炎狼的暗器,在祭司张开双臂的那一刻,隐匿在蜂拥的刀片之中,在刹那间,深深的钉在自己的胸前。祭司一个踉跄,险些摔了下去,艰难的支撑起自己的飞行术,那被自己释放出来的旋风,也在他的那一下踉跄中烟消云散,风一般的消逝掉了。

    “就是这一刻了!”炎狼满是坚定的说着,向前奔跑,借势跃了起来,飞行术打开,一念之间,他便靠近了祭司的身边,恶魔一般的笑着,那锋利的刀口对着祭司的脑袋落了下去。

    锋利的刀口与那绚烂的流光斜劈下去,那名祭司双臂张开,身体被割成两半,以一个很诗意的,落叶一般的向地面坠了下去,两边身子重重的砸向地面,血花一般的绽放开来。

    炎狼从半空中落了下来,身体半弓着单蹲在地面上,他仰起自己的脑袋,双眸无比锋利的看着擂台下正在大伞中惊讶的梵天洛,那扬起得意的弧度,似乎在向梵天洛表示着些什么。

    擂台上一边稳稳矗立的10名祭司,在两截尸体落地的那一刻,便第一个时间赶到了尸体边上,10双手掌同时散发着淡淡的圣洁之光,洒向那被砸烂的尸体上,那两截身体慢慢的拼凑起来,不一会儿那名被割成两半的身体又变得完整起来,在众人匪夷所思的注视下,最终那具尸体还是没有站起来。

    10名祭司恭敬的朝着地面上的梵天洛,谦卑而恼怒的说道:

    “王,他死了,我们要报仇!”

    梵天洛一听,立刻恼怒起来,拍打着边上的桌子,将酒杯中的酒水都震了出来,愤怒的直指正在台上接受卫士们喝彩的炎狼:

    “炎狼,你竟然把我身边最忠诚的守护者祭司杀死了!我要你赔命!”梵天洛的脸上满是因愤怒而扭曲残忍冷酷的脸色,上下齿都在打着愤怒的颤抖。

    “王,既然是擂台上,那么自您定下的规矩,胜者生,败者死,我想您应该还会记得。”炎狼虽脸面一副酷冷,但心底却暗爽。

    “那么你既然曾向我宣过誓,那么现在如果我让你去死,你能否执行命令?”梵天洛冷笑着。

    炎狼突然仰起脑袋,愤怒使得他的胸膛上下剧烈的起伏着,想说些什么却有难以启口,最后还是坚定的说道:

    “你不是我的王!或许曾经我宣誓效忠你,但是在这一刻,我愿意用鲜血收回我昔日的承诺。”锋利的刀口划开了他那强劲粗壮的手臂,血水哗啦啦的流了下来,直到擂台上满是鲜血,直到炎狼的脸庞满是失血过多而引起的苍白虚弱,直到那簌簌淌血的伤口停止涌动。

    他那干裂的嘴唇露出笑意,举着那流变血液的手臂,高高扬起,大声的说着,那粗狂的声音缠绕着这个沙漠中的擂台,将那来自于心底的话,都无比清晰的传入了在场的每一位卫士耳边:

    “用我的鲜血去证明,昔日我们是如何的爱戴你,并且在这段颠沛流离的日子中一直忠心的待在你身边,履行着弗卓德大人昔日的劝。但是自从兄弟们跟随你的这些日子中,我们从未在快乐与荣耀中为您而死去,相反的,那被处死的12名斥候便是最好的证明,被强行负上一个子莫须有的罪名,在耻辱与悲哀中被绞死。

    所以我今日用我的鲜血,以神圣不可侵犯的意志,向你们宣布我所管辖的队伍,将彻底的脱离梵天洛的联盟,我们不再为这该死的联盟而无谓的献上我们的生命。”

    炎狼挑衅的看着擂台下因愤怒而阴笑的梵天洛。接下来让梵天洛彻底的陷入尴尬与寒冷之中。

    原本梵天洛手下有着5名将军,又有3名走上了台面,用刀口将手臂撕开,仿照着炎狼的举动宣告着摆脱梵天洛联盟。

    “也好,毕竟还是有一名将军支持我们的,不是吗!”梵天洛想在这逆境中安慰着自己一番。可是祭司的话让他彻底的感到失落了,仿佛又回到了那被孤立被被抛弃的时代。

    “王,你口中那名支持我们的将军在从源宜城中撤出来时,被留在后方死掉了。”

    “混账!”梵天洛一巴掌拍向了那名祭司的脸上,难看的站了起来,昂首挺胸的看着台上的那4名将军,听着周边那些聚集到将军们身后的卫士们的喧嚣声。

    大声地说道:

    “我是固原王国王室的子嗣,身上流淌着最干净的王的血液,继承着先王的意志与复兴王室的使命,你们这群叛徒,我现在以王的意志向你们宣告:

    跟随我的人,待我王座到手之日,便将成为我最忠实的左膀右臂,必将得到最高的官位,得到最多的金银,身边围绕着数不尽的美人。

    反之,站立在我对面的人,待那日降临之时,便是你们横尸街头,遭受臣民们最仇视的唾弃,你们的今生后世都将世世代代为人奴。”

    擂台上的将军们冷笑连连,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大笑了起来,炎狼站了出来,低着脑袋,俯视着台下的梵天洛,满是鄙夷和嘲讽的说道:

    “那是下辈子的事情吧?或者说我从未见过如此窝囊、不懂世事常理的傻子!哈哈——”

    梵天洛全身气的都在抖索,那讽刺的声音夹杂在严酷的烈日下,让人晕眩;那丑恶的嘴脸,如同遍地的黄沙拂过,使人闷燥;那轻佻的注目,如同爬行的蛇虫,令人反感。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梵天洛用力拍打着身旁的那10名一直中心耿耿的祭司,让他们上去将那4名将军杀掉,但是祭司没敢上去,不说这4名将军的实力,光是炎狼手下的【伏魔阵】就让他们感到恐怖的了。

    “王,现在不是时候,假以时日,我们必定能卷土重来,现在我们先且离开吧。”也顾不得梵天洛的大闹大叫,祭司们都将梵天洛拽在身边,10名祭司同时念起咒语,消失在这片广袤无边的沙漠地带。

    炎狼满是复杂的看着那消失的身影,仰着脑袋看着那炙热的艳阳,大口的喘着粗气。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