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41章 雾起

    列王转过身来,手中一把雪花颜色的刀刃,毫不犹豫的将它刺入了将军的身体中,将军毫无防范踉跄的向后摔去,脸上满是不甘,痛苦的呻吟着。

    “为什么?”

    “为了这个联盟的最高利益,你没有连同你手下这群出身卑微的战士一同死去,已经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了。”列王戏谑的对着倒在地面上的将军笑着。

    “若不是因为你妹妹的缘故,我根本不会效忠于你,效忠于一个毫无感情、毫无理智的人,没想到这一天来的是这样的快,真是可笑——”将军的脸上满是讽刺,鲜血从他的嘴角溢了出来,他捂着自己正在流血的创口,呼吸急促起来伴着阵阵的咳嗽声。

    “所有知道秘密的人都将死去,无一例外,都将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死去,哈哈。”列王粗狂残忍的笑着,像极了一只疯狗。

    那有着冰川一般冷酷的将军就这么死去了,生命,在利益面前都显得是那么廉价。

    雪花片片飘落,鬼一般呼啸的冷风从极寒覆地的边缘吹向了它的尽头,将那元本浓郁的血腥味,连同风雪一起被永远的埋葬掉。雪地中数以10万记的尸体都被那只恐怖的凶兽所吞噬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仿佛大屠杀从未发生过。

    萨德冷静的看着自己眼前诡异的场面,究竟这里蕴藏着怎样的秘密,值得去为了保密而葬送了几乎近20万的斯猎人与战士,就连即将成为列王妹夫的将军都无法值得信任。

    正当萨德正在为列王的凶残和巨兽的狂暴感到惶恐而颤抖时,那头凶兽在冰寒的空气中嗅着了些什么线索,那暗红色的双瞳,向着萨德射了过来,一人一兽的双眸对视在一起,凶兽皱着自己粗大的鼻头,缓慢的走了过来,萨德慌张之余,在自己的周边寻找着些什么,兽发现了他,突然速度倍增好几倍,残狼一般扑向萨德,萨德恐惧的盯着那正在逼近自己的巨兽。

    巨兽来到了他的身边,就当萨德紧闭双眸,等待着命运的审判之际,巨兽那巨大的鼻子在他身上猛蹭,接着朝着萨德的身子打了个响亮喷嚏,接着将硕大无比的屁股朝着萨德的脸庞,一阵恶臭让他感到窒息,但是萨德还是没有移动一步,没有邹一次眉头,他的心脏已经接近停止跳动了。

    温暖、潮湿、恶臭的兽粪就这样将他裹住了,还好萨德呆的地方是一个粪坑,一脸连巨兽都感到嫌弃的粪坑,粪坑便是他的依靠,他的幸运符。虽然身处的环境让他感到不适,但是,起码他还活着,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那么便是胜利。

    列王站在空旷寂静的雪地上,面朝着那具被斯猎人挖掘出的巨兽骨架,双臂缓缓向上扬起。充满磁性的说着:

    “醒来吧,被诅咒所封印的【獠牙】,醒来吧,来自于冰天雪地的召唤,让我用这20万的灵魂为你献祭。”

    那具兽尸与王身旁的兽体型不相上下,差别在于一条是活着的,一条是死去,隆隆作响的声音响彻了天地,天空显得更加阴森了,仿佛有一只巨大的兽正在苏醒。

    列王一直不停地说着,对着面前的兽骨架,虔诚的仰着双臂,信徒一般的。

    萨德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具兽骨架,它的骨骼吱嘎吱嘎的作响着,山一般硕大的骨架上簌簌的落下凝固的冰块,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广袤的冰原都因此而被深深的震撼住。

    “是谁再召唤我?”浩瀚巨大的声音出现在整个空间中,那是来自于那具死去无尽年岁的兽骨架。兽骨上的双翼被舒展开来,诡异恐怖的咯吱声依旧不停,宽长的骨质双翼在空中不停的拍打着,掀起了更大的风暴,整个兽骨架都在不停地运动着。

    兽骨架不停地摆动着,骨质的脚趾拼命的向上拉扯,拜托了冰原的禁锢,发出巨大的咆哮声,震天撼地。

    “啊啊——我终于出来。”那干枯的声音仿佛锋利的刀口割在萨德的心口,来自于那种无法抵御的恐惧,深深的被震撼着。

    骨兽那锋利干枯的双翼不停的拍打着,渐渐的自己的脚趾脱离了地面,悬浮在半空中,纤长的脖颈骨不断的扭动着,那原本空旷的眼眶,是两只暗黄色的光芒,火焰一边的跳动着,巨大的嘴最大限制的张开,里面布满了锋利的碎齿,伴随着声声的咆哮,自口中喷发出了一团巨大的火焰,在这冰天雪地中,显得那么耀眼。

    王者一般的矗立在空中,白晃晃的骨身上疯狂的生长出了新的皮肤,泛着点点的绿光。伴随着一声怒吼,飞向了远方。

    烈阳嘴角扬起一丝微笑,骑上了自己身旁的那是白雪色的巨兽,跟随着那只原本死去的路上的兽飞走了。

    萨德躲在一边,看着眼前仿若梦境一般的场景,在这寒冷的世界中仍在瑟瑟发抖,无法想像一只死去了无尽年岁的巨兽竟然苏醒了,并且拥有了新的生命。

    【死亡战场】:

    “在我离开之前,能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亚蓝对着半人半骸的女人说道。

    “等你归来之时,一切谜团都将解开。”

    “我真的能归来吗?”

    “只要你拥有归来的坚定信念,我相信你回归来的。”

    “这是你答应我的,我是不会忘记的。”

    半人半骸的女人站立在他们面前,表情凝重的目送着他们的离去,喃喃自语道:

    “他真的是被选中的人吗?”

    亚蓝牵着酙娄的小手,走了出去,腰带上多了一把浅黄色的短刃【流沙】。亚蓝温柔的看着毫不知情的小酙娄,心中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我妈妈对你说了些什么呢?”酙娄好奇的问着。

    “没说什么,只不过和我讲了【夜幕下的葬礼】背后的故事而已,现在你可以和我讲讲你最近梦见了什么吗?”

    “呃,我不想说了。”酙娄很沮丧的低着小脑袋。

    “没事的,你要相信,只要有我和莂克哥哥在你身边,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得到你的,知道吗?”亚蓝坚定的看着空中的昏黑,紧紧的牵着酙娄的小手,酙娄乖巧的点着头。

    “这地面真的是白银铺成的吗?”

    “嗯。”酙娄很自信的点头。

    “我可以挖几块回去吗?”亚蓝打趣的说道。

    酙娄一听对着双眼正在打量着地面的亚蓝猛翻白眼。

    “呵呵,开玩笑的。”

    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这里,穿过了骨林,回到骨堡中,那幽怨哀伤的曲调还在哼着,悠悠扬扬的贯穿于整个天地间。

    “晚安,酙娄。”

    “晚安。”

    

亚蓝将酙娄送进了冰棺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莂克他没有睡觉,就靠在房间的墙壁面上,正在等待着亚蓝。

    “你们两个这么晚,去哪里了?”

    “没事,只不过带她出去散散心而已,很晚了,该睡觉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亚蓝舒服的躺向了自己的床,闭上双眸。

    “不行,我明明看见你们穿过了那片骨林。我跟过去的时候,你们便消失无踪了。”

    “明天,我可能要出一趟远门,古堡里的一切都由你看守了,酙娄和弗岺都拜托你了。”亚蓝并不打算让莂克知道自己即将前往的地方,因为这里有两个女孩都需要照顾。

    “你要去哪里?我和你一起去。”莂克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说话的声音都显得很平静。

    “莂克,你还没有把甫卢兰的事情告诉我,我现在看见你的样子就感到厌恶,我想一个人出去好好的静下来,不行吗?”亚蓝声音显得很大,双眸显得有些泛红。

    莂克没有说话,立刻站了起来,关上门走了出去。

    亚蓝一个人在屋子中,思绪乱到了极点,自己的行程充满了未知的艰难,自固原王国归来之后,一切都乱到了极点,他在悲伤中无法顾及到身边的人,无力垂怜他人,现在他终于又找到了方向,他可以为酙娄贡献出一个哥哥应有的担当,顺便借助这次的旅程,将自己烦闷的思绪给整理清楚。

    莂克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里,颓废的挥动自己的拳头,狠狠的砸在地面上,自己本身心情也不是很好。他都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想跟亚蓝道歉了,可是话到嘴边都被亚蓝那张满是冰冷的脸庞堵了回来。

    他在这样一个寂寞的夜晚,泪如雨下,却尽量的不哭出声来,任凭泪水在他脸颊上淌下,是那样的孤单,是那样的可怜,是那样的伤心。

    他出生于王的家庭,父亲是大陆西北处【真塔里王国】的王,他高高在上,无所不能,被整个国家的人民、战士所爱护,处处都是对他的赞誉,可是在莂克的眼中,他却不是一个好父亲。

    他将自己的母亲锁进了监狱中,只因母亲从金库中取出一些金币,修建了一座富丽的宫殿。他将自己的两个哥哥丢进了军营中,一个抵不住严酷的训练,自杀而死;一个在战场中死去,至今墓碑上他的父亲都不舍得将他们的名字刻上去。莂克在15岁的时候,便被送进了武学院中修炼。

    他出身于被羡慕的王室中,却享受不到一点被羡慕的权力,相反的比任何人家的孩子还要更加的努力,在一场又一场的磨厉中成长。

    他还很清晰的记住,自己喜欢上一个女孩,用尽了自己的手段将女孩弄到了手中,他的父亲发现后亲手将他关入了狱中半载的时间。他是多么的怀恨自己的父亲,怀恨这个国家最高权力的王者。

    在他17岁那年,他的父亲变得更加冷酷了,对待自己的家人更加严厉了,莂克讨厌自己的王宫,讨厌面对自己的家庭,讨厌面对这个男人。

    那时候他父亲的王国正面临着最为严峻的考验,一边是与邻国的纠纷不断,战火蔓延在他的四周,一边面对着王国内部统治势力的内乱。父亲的亲弟弟【破门】一直想要篡夺这个国家的王座,父王一面要处理日渐繁重的工作,一面要警惕王朝中可能发生的变故。

    他爱国,甚过于自己的家庭,在莂克的印象中,自己的父亲从未吻过他,从未将爱说出口,即使莂克曾经深深的哀求过。

    在莂克的记忆中的那三年里,他的父亲过的极其疲惫,他见过他的父亲在那时候落过泪水,哭的是那么的难过,是那样的伤心,那一天是因为他与破门争吵了。

    记得那是他与自己最长时间的一次交谈,父王让他离去,让他不要复仇,不要回来这片土地,护送莂克离开的是父王最忠诚的护卫,他亲眼看着自己的父王在烈火中被焚烧,破门穿着一身闪闪发亮的盔甲,将那具被焚成焦炭的尸体,挑在自己的长枪上,笑的那样张狂。

    莂克还记得【破门】曾经和自己的父亲是那样的友好,曾经捧着自己的脸庞说会将他扶上王座,可是如今这一切都化作灰烬了,他被自己血缘的亲叔叔全国通缉了,他被背叛了,他被迫离开真塔里王国,流亡至巴德沐王国,巴德沐王国的王曾经对自己说过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自己,可是最后他被迫在巴德沐王国的圣地【斯威】进行了一场战争,巴德牧的王也背叛了自己。他在死亡中逃脱了出来,从一个王子沦为,向东边的安德士前进,忠诚于自己的卫士一路跟随着他。

    他们悄悄的闯入了【死亡战场】。

    莂克在难过中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依旧能看得见自己父亲那冷峻的脸庞,那高大有些佝偻的背影。

    第二天是酙娄将他喊醒了,他们几个人坐在饭桌边上,酙娄替他们将饭菜盛了上来,气氛显得怪怪的,平时活跃的莂克变得沉默了。

    “亚蓝,你什么时候放我离开?我不想看见你那虚伪的样子了。”弗岺愤怒的看着亚蓝,这几天她一直在找亚蓝说话,但是亚蓝总是将自己锁在房间中,她们只见连对话的机会都没有。

    “你就好好的呆在这里,等到你的伤势好了再说。”亚蓝冷漠的说着。

    “大骗子,你说让我看什么信件,将我带了过来,如今却连影都没看见,我就知道你这人面兽心的杂种。”弗岺怨恨的看着冷漠的亚蓝。

    “等你伤势好了之后,我便放你离去,但是我不允许你回去找梵天洛,否则我就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我要去找什么人管你什么事?”弗岺愤怒的拍打起桌面。

    亚蓝站了起来,无情的将她推进了冰棺中,用力的将棺盖死死的盖紧。

    “今天我要出外面一段时间,几天之后,便会归来,这里的一切莂克哥哥会好好的照顾的。”亚蓝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愤怒,显得很平静,温和的抚摸着酙娄那张精致的面孔,满是怜悯的说道。

    “亚蓝哥哥你要去哪里?”酙娄睁着那双宝石一般的双眸,显得迷惘而难过。

    “呵呵,没事,我只是要出去散散心而已,莂克哥哥会照顾你的对吧?”亚蓝看向在一边沉默的莂克。莂克没有说话,仍旧自顾自的吃饭。

    亚蓝回了房间简单的将自己的东西打了一个小包袱,便匆匆出了门。莂克就靠在骨堡的大门边上,走神的看着地面的碎片骨骸。

    亚蓝走了过来,莂克低下脑袋,然后深呼一口气,抬起头来,说了句道歉。

    “等我回来,我相信那时候我们会和好如初的,好好照顾酙娄和弗岺。”

    亚蓝重重的拍打着莂克的肩臂,微微笑着转身离去,留下莂克一个人站在门槛边上,看着那孤独的背影在这昏暗的死亡战场边缘消失了。

    遍地的骨骸,昏暗的天空,凉凉的寒风阵阵划过莂克那张消瘦的脸庞,莂克自嘲一笑,也转身进了古堡中。

    亚蓝穿过了骨林,走进了那座死亡战场唯一的花园,找到了那个半人半骸女人。他将通过这里的一座古老的传送台前往【极寒覆地】。

    女人身披着一身袭白的长纱,背影是那样的迷人。她站立在那刻满了纹痕的古老传送台边上,轻轻的将爬满了传送台的藤条撕开,那张传送台已经存在了很久的岁月了,扑面而来的满是沧桑的气味。

    “亚蓝最后一次祝你好运。”女人微欠着身子,对着亚蓝祝福。

    “嗯。”

    亚蓝站在这座古老的传送台上,女人手臂合十,闭上双眸,喃喃的说着咒语。亚蓝被一片彩光包裹住,身体渐渐的悬了起来,七彩之光在他身边疾速的运转着,他的身子渐渐的模糊了,变得轻飘飘的,最后他的眼前一片白光将他的双眼刺疼了。

    寒风阵阵呼啸而来,巨大的风暴迎面而来,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在他的脑袋上,遍地是厚实的积雪,周边的冰山上闪烁着来自于冰针花的锋芒,如同一把把锋利的短剑,如同白色的荆棘,在这白晃晃的世界中显得那么耀眼。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