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40章 极寒覆地的前奏

    【酙娄的身份】

    “女巫是什么?我怎么从未听说过?”亚蓝凝重的看着眼前这个半人、半骸的女人。

    女人没有说话,将酙娄拥入怀中,轻轻抚弄着她纯白色的长发,酙娄打着困乏的呵欠,竟然很快的睡着了,女人脸上的笑意散去,一股悲伤的感情流淌在那张恐怖的脸皮上,缓缓的对亚蓝说道:

    “她已经灭绝了,女巫原本也是这个世界上的一种异能者,同阶于其他异能者取胜是常有的事情,她们强大无匹,它传承于悠久的【暗域史】,所谓暗域也就是死人的世界。现今的术士,它的前身便是女巫,可是那时候的女巫对修炼者的天赋要求极高,并且仅仅的限制于女性,那时候络绎不绝的人群都在修炼着【暗域术】,可是真正成为女巫的人却是少到了极点。后来一个天才大师,也就是如今术士的鼻祖,他日以继夜的去专研着暗域的神奇,最终创出了适合男女修炼,并且易于成功的术士。”

    “既然所谓的女巫这么强大,又怎么会走向灭绝呢?”

    “你既然是一名剑客,那么你也应该知道剑道是怎么走向没落的吧?”

    “内讧、争执、围剿。”

    “你只说对了一半,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阴谋。是阴谋注定了剑道的厮杀,是阴谋导致了茗门被灭,是阴谋让原本属于这个世界奇异的事与物沦为废土与荒芜,只留下那虚假难懂的流传。”女人缓缓的说着亚蓝半梦半醒的话语,让亚蓝感到很不可思议。

    “阴谋?你究竟想说些什么啊?”

    “呵呵,差点忘了,我们现在是在说酙娄的身份,不应该给你这个才出临3阶的剑痴说着这么沉重的史诗。女巫的源地便是亚斯兰岛屿,位于大陆东北方的一个小岛屿上,800年前,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女巫被召集到亚斯兰岛屿上,准备迎接一场战斗。所有的女巫都莫名其妙的被聚集到一起来,对抗着一股强大的未知势力。可惜她们失败了,当亚斯兰被诅咒陷入深不可测的海洋底部,永远的被封印起来,女巫同时也被诅咒了,连同亚斯兰一同沉入了海底。”

    “那是一场怎样的战斗?为什么我连一点的史记都无从发掘?”

    “那是因为,她们被冠上了叛变者的身份,【法典】中详细的说道过:所有追究于叛变者的人,都将受到死亡的裁决。那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决战,关于追求,关于审判,关于抗争的战斗,如今我都记不清那场面是多么的惨烈,血一般的海洋笼罩下的亚斯兰显得那么悲悯。”

    亚蓝已听闻叛变者三个字,脸上早已一阵发白,他很清楚叛变者是什么,和叛变者产生交集的下场又是什么。

    “那你怎么知道酙娄是女巫呢?或者只是你一个突然顿悟出来的错觉而已。”

    “不,当我见到她的那一刻起,我便知道了,酙娄可以看清我生前的样貌,只有女巫才能毫无畏惧的与我这个活死人做交流,并且还喊了我一声妈妈。况且,我的死去千年的丈夫与女巫想交甚好,亚斯兰就如同我的第二个故乡。”

    “那你究竟是谁呢?”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酙娄的使命,她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女巫师,她有必要将女巫师的血液继承下去,并且将诅咒打破,否则诅咒将应灵在她身上。”

    “你这究竟想说些什么?可以说的清楚一些吗?”亚蓝邹着眉头,显得有些不耐烦。

    “在亚斯兰沦落之前,两者相互依和,在阶王之中占据着一定的地位,可是千年前剑道却突然间有鼎盛转向低潮,剑圣与剑王相继死去和失踪。200年后亚斯兰却被诅咒,独自对抗着强大的势力,并且被彻彻底底的沉浸在汪洋之中,这些连锁的骨诺牌效应难道不应该感到质疑吗。”女人毫无表情的说着,将那段被尘封的、悲情的史事,亚蓝被深深的震撼住了,难道剑道的没落真的仅仅绝非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那又怎么样?”亚蓝装出镇定的样子。

    “难道酙娄没有和你说过她梦见了些什么吗?”

    这下,亚蓝倒是想起了些什么,酙娄说她的梦境由一个很老的老婆婆被一群矮胖的女巫师,以及那群会说人话的肥猫所代替了。弗老先生也曾说过,那是关于亚斯兰的女巫,一个关于【法典】禁制的身份。

    “我绝对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到酙娄!”亚蓝无比凝重的将手中的长剑拽得紧紧的。

    “倘若酙娄没有按照预定的时间取到【罪恶之权杖】那么她将死去,这是来自于女巫们的诅咒。酙娄将会死去,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因为她降生于所有女巫寄托的精神,聚集的是那不被原谅的噩梦。她是我自认的女儿,我从她身上可以看得见我亲生女儿的影子,我爱她胜过于一切。”又毫无表情转向了悲楚,半张人脸皮上的一只精致的眼睛,留下了亮白清洁的泪水。

    “我凭什么信任你,倘若你真的爱她,那么你应该亲自去竭尽所能才对。”亚蓝依旧对这个非人非鬼的女人产生那么一丝的疑虑。

    “我只是一个早已死去多年的魂,行动被限制在这个满是废墟的死地中,我被诅咒了,被生生世世的囚禁在这里,这里是我的窝坟墓,我根本无法离开一步。酙娄经常在我面前说起你的名字,你是她所信赖的人,也必将是我所信赖的人,我只是希望你能够救救她。酙娄在外面的世界,没有其他的朋友,就唯有你,所以我十分的恳求你,我准许她带你来也是因为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女人那怪异的脸上散发着浓厚的哀楚,满是难过而又无奈。

    “为了酙娄我愿意领取这神圣的任务。可是我只是一个连飞行术都还未掌握的剑痴,我该凭什么去将【罪恶之权杖】取回来呢。”亚蓝无奈的叹着气压力十分巨大。

    “为了帮助酙娄早日脱离死亡的阴影,让你能早些完成使命,我将赋予你一件圣器。”女人转身进了一间小房子中去,出来的时候,手中持着一把,黄色的短剑。

    “这是72圣器中的【流沙】我希望它能够给你带去好运,你还有七天的时间,希望你能够把握的住。”

    浅黄色的短刃上流转着淡淡的光芒,锋利的刀口泛着闪光,流沙是剑圣【安古德马奇】曾经使用过的一把利器,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在苦苦追寻它的下落,如今却轻而易举的握在了亚蓝的手中,感觉竟是那样的不真实。轻盈的刀身,却如千钧巨石一般压在亚蓝的身上。

    “就只有七天的时间吗?我该怎么做呢?”

    

“嗯。你要前往【极寒覆地】找到【兽之穴】的入口,然后潜伏进去,搜寻【罪恶之权杖】的下落,让后将它完好的送回来。切记,要小心洞穴中的怪物,尽量的避开它们,你只有7天的时间,酙娄的性命全落在了你的身上,我这个做母亲的也只能以这种形式帮她一程了。”女人满是欣慰的笑了起来。

    北境的【极寒覆地】:

    这一天,萨德在繁忙的劳累之后,看着面前这具高大的骸骨,陷入了一阵迷惘之中,骨架的轮廓已经完整清晰的呈现在他眼前了,长长的双翼,蛇一般的头颅,利剑一般的碎齿,即使是早已死去的兽,也能栩栩如生的矗立在他面前,展现着生之前的那种霸气,那种狰狞,蔓延着浓厚的沧桑的气息,仿佛古老的怪物将要重新苏醒过来。

    今天很特别,将军的脸上依旧如同冰川一般的冰寒,极其轻蔑的向着台下的【斯猎人】发出自己的命令:

    “今天特地关照你们,你们已经完成了斯猎人的任务了,明日你们将被释放,将可以自己决定自己未来的生活,现在你们可以去休息了,早点睡觉,祝你们有个美好的梦。”说到这里,将军的嘴角扬起了一丝不被轻易察觉的弧度。

    斯猎人迷惘的看着台上的将军,木偶一般的斯猎人听从了命令,默默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闭上双眸进入了睡眠中。萨德却还是睡不着,他觉得今天夜里将注定发生什么事情。门外的卫士数量是平常的好几倍,带着厚实沉重的盔甲,手中持着尖长的长刀,巡视着一间又一间的房间,那沉重的步伐,轻轻的触及地面,却重重的压在萨德的心坎。

    看着卫士那双从盔甲中裸露出的双眸,顺着门口那小小的通视口穿了进来,看着房间里犯人一般的斯猎人,眼神中满是犀利。萨德心底的不安又开始作祟了,比平时更加的忐忑了,他装作睡着,眯着自己的双眸,假装睡着了一般,直到卫士的影子离开,他才敢睁开双眸。他的耳根紧紧的靠在墙面上,隐约的听见外边的动静,他的双眸因恐惧而睁得大大的,全身都在颤抖着,仿佛听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他四面打量着四周,他的四周除了漆黑,还是漆黑,月下的光线从那小小的窗缝隙射了进来,原本阴凉肮脏的地面涂上了一层悲凉。他惶恐的看着四周坚实的墙壁,从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词:

    “逃离。”

    他想逃离这里,想立刻离开,这里将是地狱,可是四面是厚实的墙壁,监牢一般坚不可摧,很难想像他们就居住在牢笼中。

    现在是夜里的时间,四周都是斯猎人的均匀的鼾呼声,萨德看见了人影,他们的身手异常的矫健,轻轻的将门口打开,几名卫士将手中的东西投了进来,一股浓厚的烟雾散进来,刺鼻、晕眩、恶心夹杂在一起蔓延开来,那均匀的鼾呼声消失了,地面上正在进入梦乡的斯猎人仿佛死人一般躺在充满污泥的地面上。

    几个时辰之后,漆黑的屋子里走进来了几个卫士,全副武装,手中的大刀长剑纷纷刺入了不省人事的斯猎人身体中,血腥的味道弥漫开来,地面上满是粘稠的血液。

    “先用毒气将他们在睡梦中杀死,再用刺刀刺入他们的身子里,再将这里焚毁,3重杀戳计划,没有一个人能够离开这里的。”将军的声音满是讽刺的口吻,走来走去,向着士兵们发布着一个个命令。

    这里拥有着数以十万计的斯猎人,他们都将在今晚彻底的死去。

    屠杀进行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萨德感受到了那冰冷的钝器刺入了他的体内,疼痛感沿着他的腹部延续到自己的全身,但是他如同死人一般,没有喘一口气,没有动一根手指头,没有邹眉头。

    “放火!我要将这里沦为一片废墟。”声音非常粗犷。

    所有的卫士都自觉的站成一排排,俨然有序的走出去,当隆隆的踏步声散去,萨德才睁开了惶恐的双眼,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感,用力的拧动那扇小小的窗子。时间慢慢的流淌过去,炮弹的声音在他耳旁爆开,散发着炙热的火焰和锋利的碎片,向他袭来,他的身体上满是乌黑,四周激起的巨大爆鸣声,他万分焦急,接着巨大的轰炸声四处作响。他愤怒的咆叫着,他不想放弃,哪怕是在死之前,他的手指满是血液,长满了茧的粗大手臂如同蛟龙一般,用力的扭开那扇小窗口。

    窗外边的月色打在了他那憔悴的脸上,四周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喷发出浓郁呛人的浓烟,烤焦的尸体味扑面而来,死神在他的身边对他进行恐吓,仿佛在说他逃不掉了。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弃,充满了铁锈的小窗口还是没有拧下来,但是却扭曲了。萨德仿佛看见了希望,扭曲的锈铁条便是他的突破口,他终于掰开一个小小的口子了。

    他拼命的往外钻了出去,咬着牙坚持着,他的半截身子被卡住了,黑烟熏得让他感到窒息,烤焦的尸体散发着恐怖的味道。

    在最后一刻,萨德钻了出来,即使他的腰上满是斑斑血迹,即使他全身都被火焰炙烤的焦黑,但是他还是逃了出来。借着滚滚的黑雾,借着剧烈的爆炸声,他躺在一片乱杂不堪的荆棘中,强烈的生存愿望最终还是将来自于荆棘的刺痛感所掩饰掉。他警惕的看着四周,双眸紧紧的盯着站在正在被火焰所吞噬的连成片的房楼面前。

    他看见将军站在战士们的面前,冷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烈火景观,甚至有些享受的嗅着空气中散布的浓烈的焦味。

    “将军,现在您满意了么?”将军的副手恭敬地站立在他面前,脸上也是轻蔑的笑姿。

    “不,应该说满意的人不是我,是列王。”接着将军谦卑的单膝跪倒地面上,将脑袋垂了下来。所有的卫士仿照着将军的姿态跪了下来。

    大片、大片的雪花掉落了下来,山头上的冰针花开的那么茂盛。不知道这群卫士究竟跪了多久,就连在远处观望的萨德都感到麻痹了的时候,空中卷起一阵云层,层层叠叠的如同海洋一般,浩浩荡荡,散发着慑人的力量。

    “哈哈,你们做得都很不错,所以以王的意志作为你们所有人的奖励!”

    一个大雪球从天空中落了下来,沉重的嵌入结实的冰面上,或许里面堆满了金灿灿的金币,但是这群傻子们想错了,恶人与恶人之间的合作大多是为了最强一方而做出自己的牺牲。

    巨大的雪球慢慢的裂开,周边的风暴愈来愈大了,雪花粗野的坠落四边。它全身泛着一片雪白,庞大的如同大山一般,发出了巨大的咆哮,带起了阵阵的冷风,它的形状和雪球一般,可是当球一般的外形破开之后,里面是一片的猩红色,仿佛是一个来自于恶魔的硕大头颅,长着阴森的利齿,从暗红色中射出了漫天的毒刺,针一般的刺进了正在跪拜列王的战士们身上。

    场面一片混乱,卫士们正在痛苦的呻吟着,嚎叫着,求饶着,但是并没有得到丝毫的怜悯,毒针铺天盖地而来,贯穿了他们的身子,他们正在蠕动的身躯渐渐的停止了挣扎,任凭生命的温度在这里,在这个四季布满雪花的极寒覆地,在这里冰冷的空气中一点点的挥发掉。

    躲在远远一旁的萨德无比惊讶,眼前的这场屠杀,血腥度不亚于被硝烟吞噬掉的斯猎人,他咽着口水,紧紧的闭上自己恐惧的双眼,但是耳边那哀怨声却是那样的清晰,怜悯使得他瞬间泪流满面。

    雪地上躺满了遍地的尸体,冰面上大片的血液被凝固,那个硕大如山的怪兽,变身成为一个模糊的形态,有着狰狞的脑袋,锋利的前爪,粗长的尾巴,狼吞虎咽的吞噬着地面上的尸体,汲取着空气中的血腥。

    那个叫做列王的男人和将军并肩站在一起,看着面前的怪物肆意的吞食着冰面上的尸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仍然和冰川一般冷酷。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