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39章 夜幕下的葬礼

    夜晚再次降临了,万籁寂静的空旷无尽黑暗中,那悠扬悲情的曲调再次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亚蓝站在床边,仍凭着泪水淌下来。酙娄悄悄的走了进来,踮起脚尖将旁边的大衣给亚蓝盖上。

    “酙娄,今天抱歉呐,亚蓝哥哥不应该在你面前和莂克哥哥吵架才对。”

    “没事的。”

    酙娄再次露出那灿烂如阳的微笑,不知道为什么,每当看着酙娄在自己难过的时候摇着脑袋展开的笑靥,亚蓝总会感到一股莫名的难过洋溢而出。

    “哥哥,你怎么哭起来了呢?”

    酙娄仰着脑袋,对着亚蓝高大的身体,那张充满了悲伤的脸庞,显得很迷惘。

    “呵呵,我只不过感觉这首【夜幕下的葬礼】很伤感,催人泪下,一时忍不住而已。”

    “哦哦,那个女人也曾经哭着对我说过她的故事呢。”

    “嗯?什么女人,什么故事?”

    “就是哼这首曲调的女人啊!”

    “你——”

    亚蓝一时语塞了,莂克曾经说过夜幕下的葬礼是每当死亡绝地入夜之后,都会不停地哼唱,千百年来,从未间断过,没有人知道它的出处,它就好像来自于广袤的天地间,滋生于万物。

    酙娄为了让亚蓝相信,说要带亚蓝去见证,亚蓝只能笑着答应了。酙娄的小手牵着亚蓝的大手,立刻飘了起来,快速的向着外边飞去,速度快的让亚蓝感到很不真实。

    “你什么时候学会了飞行术?”亚蓝很好奇。

    “呵呵,我早就学会了,可是你都没有时间听着我说,在你去南境的时候,我和老先生学了很多东西呢。”

    看着酙娄那兴奋的样子,亚蓝心中一阵苦涩,回来的这些时间,他都没有好好的和酙娄聊过一次,陷入了昏迷过后,接连而来的甫卢兰的离去,亚蓝都沉浸在悲伤之中,无力去关心这个自己捡来的妹妹。

    “那现在你有足够的时间和我聊天了,你还有什么秘密没有告诉我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酙娄兴致勃勃的向亚蓝讲了自己在学习魔法过程中的趣事,讲到了魔法的历史,讲到了术士的可怕,最后讲到了冰棺中的玄秘。

    亚蓝还记得曾经自己躺在冰棺中,便会重复着做着同一个梦境,梦见一个持大剑的男人,可是酙娄却说冰棺里的梦境是给她讲故事,一个很老的老婆婆。

    “她现在都没有出来和我讲故事了,都很久没有看见她了,是一群胖矮的巫师取代了她,还有那群会说人话,可恶的大肥黑猫。”说到这里,酙娄难以掩饰自己的失落。

    亚蓝很想追问下去,可是一想到弗老先生的嘱咐之后,那关于【法典】的限制不允许禁制的扩散,还是没有说出口,只能不去追究了。

    “那老婆婆离开的时候,有说过什么吗?”

    酙娄摇了摇头,叹着气说道:

    “她不告诉我,说总有一天我会明白的,说等我长大以后,而且要替她保密呢。”

    就在俩人在飞行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到达了一个很荒凉的地方,酙娄一直在疾速的飞行,在这【骨林】中不停地穿梭着,就连亚蓝都害怕会迷路,可是酙娄却很自信的拍打着胸脯,自信满满的让他安心。

    借着阴暗的月色,由数以千万记的骨骸组成的古林中,一股苍凉的清风划过他们的脸庞,耳边的曲调声愈来愈清晰了,那苍凉、悲楚的声音,浩浩荡荡,凄凄沥沥的在这片由白骨堆积而成的森林中环绕着,回荡着,无止无尽,油然而生的凄楚扑面而来。

    “这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呀?这么偏僻,连我都不清楚现在,我们究竟处在哪个方位。”亚蓝紧紧拉着酙娄的小手,生怕她突然间离去,生怕自己找不到她,生怕将她遗失掉,只能紧紧的抓着不安分的小女孩的手。

    “呵呵,亚蓝哥哥别害怕,这是我自己找到的,有一个夜晚,我仿佛感觉有什么在召唤着我,我顺着自己感觉的方向就寻到这里啦,这里很好玩的。”

    “这里这么黑暗,这么恐怖,难道你一点都不害怕?”

    酙娄笑了起来,反问道:

    “你会害怕一个喜欢过你的死人吗?”

    “什么?”

    酙娄怪怪的笑了起来,看着那被月色染得苍白的笑脸,让亚蓝感觉有些不安,酙娄说的话实在让人感到惊讶。

    “你刚才说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酙娄仿佛一个犯错误的小孩子,低着脑袋。他们停止了飞行术,降临了下来,地面上是满满的骨骸堆积而成的大地,踩在上面是咯吱咯吱的响声。死寂的骨林显得更加阴森了,亚蓝还从未进入过骨林中呢,这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经过骨林。

    在酙娄的牵引下,他们踏着冰凉的骨骸地,穿过骨骸的荆棘,酙娄瘦弱的双臂不断的拨弄着两旁的不知名的骨骸,碎散开的骨骸早已分不清是人还是兽的骨骸了。

    经过一番的努力之后,亚蓝彻底的惊讶于面前的景象,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他明明很清晰的记得关于死亡绝地的介绍:由数亿骸骨组成了骨的世界,骨的大地,骨的河流,骨的森林。这里形成于千年的一次大规模异能者之间的战争,他们将河流沦为荒漠,将大地撕裂,将天空染黑。这里的世界由黑与白相交形成,苍白的骨骸堆积的大地,黄昏一般的白日。

    可是在这里他看见了一个花园,鲜红亮丽的花朵整整齐齐的摆在两边,一颗高大粗壮的参天大树,大树下精美的石雕一排排,一列列的立着,显然是卫士的雕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面前是一个高大破旧的巨大古城堡,那厚实的大门早已锈迹斑斑了,歪倒在一边,城门的两边满是折断的刀刃,残破的盾甲。倘若不是看见天空的颜色是死亡战场特有别致的昏黑,亚蓝根本不相信死亡战场竟然会有这么神奇的巨大花园。

    他们走在通向古城堡的那条宽广破旧的石阶大道上,上面清晰的遗留着战争过后的痕迹,那凝固的血液,那被割裂的石砖板,那荒废的仓库。

    亚蓝小心谨慎的行走着,酙娄则显得很随意,仿佛是这里的主人一般,带着莫名的笑意,别有一番滋味的边走边浏览着四周的荒凉。

    “每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总是会感觉到很自由,感到很惬意,仿佛这里便是我的家一般温馨呢。”酙娄耸了耸肩膀,笑着说。

    “我感觉这里怪怪的,我们应该更小心一些。”

    “哎呀,没事的亚蓝哥哥,在这里没有人会伤害我们的。”酙娄俏皮的跳着来到亚蓝身旁,搂着他的臂弯,小跑向着那破败的古城堡前进。

    苍凉的古城堡中更是让亚蓝震惊了,高大的古城堡里面竟然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小世界,流露着庞大苍凉的气息,灌满了这个小世界。除了没有人迹的荒凉之外,那蓝色的天空,正方形砖块衔接的大道,里面竟然全是银白色的装潢,银色的城面,银色的砖板,白银做出的世界,还有那壮观的三色城堡,分别是白色、黄色、红色,每一座城堡都显得那么壮丽,与外表上的破败、荒废根本沾不上边。

    “白银象征纯洁,黄金象征尊贵,红色代表真挚。”酙娄笑眯眯的为亚蓝解释着这里的一切,这里就好像是酙娄所熟知的领地一般。

    “你确定这里没有人居住?”亚蓝严正的看着酙娄。

    “我没有说过没有啊。”

    

“什么?你怎么敢趁着黑夜乱闯别人的领地呢?被发现会被囚禁的,我们还是回去吧。”亚蓝皱了眉头拉着酙娄转身想要回去。

    “亚蓝哥哥,这里没有人会伤害我们的,你要相信我!”酙娄诚恳的将他挽留下来,亚蓝叹了口气,只能接着前进。

    酙娄向着黄色城堡前进,挽着亚蓝的臂弯,悻悻地说道:

    “这里的守卫从来都不说话的,很凶的样子。”

    酙娄紧紧的靠着亚蓝,如同一只小猫咪一般依附着小声地说道。亚蓝哑然失笑。

    “你连这么偏僻荒凉的地方都敢过来,还怕这些死人?”

    亚蓝边说边指着黄色城堡大门前的那四具骷髅,他们直挺的站立在城堡大门面前,手中是长满了铁锈屑片的长戬,他们裹在黄色的铠甲中,若不是他们裸露出那干瘪惨白的手骨和那骷髅脸,当真认为这是个真正有血有肉的卫士。

    站在黄色的古堡面前,那散发着哀怨的曲调更加清晰了,他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曲调中的忧郁和悲伤,他脸上是说不出的萧瑟。

    “那个唱歌的女人就呆在这里面?”

    酙娄连连点了点头。突然,充满严肃而好大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了亚蓝的耳朵边。

    “放肆!这里是【王之城】,神圣不容亵渎。”四具黄金装的骷髅卫士原本僵硬的身子开始摆动起来,落下了点点的碎屑,转过脑袋来,空旷的眼眶中闪着黄色的精光,犀利的盯着眼前的亚蓝,仿佛一团黄色的火焰,手中生锈的铁疙瘩齐齐指向亚蓝。

    亚蓝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着实吓了一惊,下意识的擎出背后的长剑,将酙娄护在身后,长剑直指前方的四名骷髅守卫。不可置信带着惶恐的心情紧皱着眉头,打量着眼前怪物一般的存在。

    “四位叔叔,我们没有恶意的,我只是想来看看我妈妈,也就是你们的【王之母】。”

    酙娄焦急的向这四个骷髅守卫解释着。亚蓝的脑袋却如同轰雷一般震惊了。

    “哼,难道这就是亵渎我们所守护的意志的理由吗?”声音不知道从那里传来,仿佛是四具骨骸卫士同时说出口。他们高傲的仰着脑袋,黄色的精光如同烈火一般跳动,充满了轻蔑与不屑。

    亚蓝仍然无法从四具骷髅卫士身上嗅出一丝生命的气息,但是亚蓝很明显察觉的到那四具骷髅卫士所释放出来强大的势。

    亚蓝立刻将剑放下来,将头微微欠下来,诚恳的向他们道歉,在亚蓝的诚恳下,四名卫士没有多做追究,那黄色烈火一般的精光渐渐的黯淡下来,就如同刚才一般死寂,仿佛真的只是四具没有生命的,早已死去千百年的骷髅。

    亚蓝警惕而快速的护着酙娄,快速的通过城门,进入到古堡中,心有余悸的和酙娄一起拍打着急促跳动的胸脯。

    “我都说他们好凶的,你就是不相信。”

    “他们到底是死人还是活人啊?太让人惊诧了吧。”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们还是快些走吧。”

    “你刚才说你是来找你妈妈的,那个王之母,也就是说你是这里的公主?”亚蓝难以置信的等待着酙娄的答案。

    “呃,因为那个女人说我长得很像她的女儿,便认我做干女儿。”

    “哦,这样啊。那你也是这里的公主啊。”

    “—。—别说那么多啦。快点走吧。”酙娄不想说太多,推扯着亚蓝走向里面,这黄色的城堡被十分精心的装扮过,偌大的房间里仍然有十几名骷髅,形态各异,或站着,或坐着,亚蓝可不敢再次招惹出什么麻烦出来,十分注意的打量着四周,紧紧的跟随着酙娄的步伐。

    黄色的毛皮铺满了着偌大的房间,这里是金黄色的世界,亚蓝不禁感叹道:黄色果真象征着尊贵呀。

    房间中点满了蜡烛,屋顶上还悬挂十几个散光的宝石,会发光的宝石一般只有出现在王室的城府中,只有这群人,才有资格购买或定制出如此昂贵的宝石。

    亚蓝小心的随着酙娄,走上了高一阶的楼层,这座城堡拥有着7个楼层,照酙娄说的,那个唱歌的女人就住在最高的那一层。

    当他们气喘吁吁的爬上第七层的时候,已经很累了,疲惫得无法言诉。和另外六层不一样,第七层装潢并不是金黄色的,而是惨淡的纯白色,配合着这纯白色的背景,曲调显得更加的忧伤。

    清幽的凉风从彩色格子玻璃窗外吹了进来,将那挂在窗边的帘子掀了起来,皎洁的月色也打落下来,落在铺满地面的白色毛皮上,渲染上更深一层的灰白。连同哼出的曲调,集哀怨、悲情、怀念、爱情、亲情、颓废等诸多色彩于这苍凉的景色中。

    歌声是那么的安详,那么的幽静,亚蓝好像看见了那流动的溪水,看见那青嫩的草地,在夜幕笼罩下,一切显得是那么的悲暮,一个身披白袍的女人,矗立在河边,看着一个白色的棺木顺着河流,渐渐的远去。天色是那样的昏暗,画面却始终荒凉如纸质般苍白。

    “妈妈!”酙娄突然挣脱了亚蓝的臂弯,跑向了前方一个白纱掩盖的小房间里。

    当清风再次吹起那张隔在他们之间的白纱,亚蓝看见了那个女人,看见了一个躺在白色台前的,身披轻纱的骷髅骨架,酙娄没有一丝畏惧的站在骷髅面前,仿佛问候亲人一般的兴奋与喜悦。

    亚蓝惶恐的看着酙娄跑到骷髅的面前,对着那泛黄的骷髅骨的脑壳上亲了上去,一时间他说不出话来,这也未免太怪异了,歌声竟然源自于这具泛黄的骨骸身上。

    酙娄眯着月牙般的双眸,向他招手,示意他走过来,亚蓝呆滞的晃着脑袋,张皇失措的示意酙娄快过来他身边,满是焦急与不安。

    “亚蓝哥哥快过来呀!我妈妈要见你。”

    酙娄没办法了,对着躺在白色台面上的骷髅自言自语说着什么,然后走向了亚蓝,笑眯眯的说道:

    “亚蓝哥哥,我的妈妈是不是很漂亮呀?”

    亚蓝这下彻底的被吓到了,无法想像所谓的妈妈,所谓的王之母竟是一具死去的骷髅骨架。

    “所谓王之母只是一具死尸?”

    “亚蓝哥哥你在说些什么呀?”酙娄显得很不高兴了。

    此时亚蓝的眼睛被台面上的那具骷髅骨架吸引去了,那具骷髅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缓缓地坐了起来,将脑袋转向亚蓝,在那一刻,亚蓝只感觉到一阵头昏脑胀。

    那根本不是一个骷髅骨,因为亚蓝看见了骷髅骨的一边脸颊上竟然连接着一块女人的脸皮。一边是人脸,一边是惨白的骨骸,半身为人,半身为鬼,亚蓝从未见过这么让人惊悚的画面了。

    她走向了亚蓝,亚蓝更加晕眩了,她的身子果然一半是人身,一半是骨骸。笑起来那怪异的表情,没有血淋淋的样子,却依旧惊悚的让人感到窒息,毛骨悚然的感觉一下子将亚蓝的身子占据。

    “不要害怕我,我只不过是一个死去千年,被囚禁在这里的魂而已,我被锁在这腐烂的躯壳中无法脱身。”女人的声音犹如天籁,清脆的好似鸟雀,见到亚蓝的畏惧和排斥,表情满是无奈的哀怨。

    “什么?难道不是你利用诡术,迷惑酙娄的?”亚蓝警惕的将酙娄护在身后,粉红色的长剑准备出手了。

    “难道你还不知道酙娄的身份吗?”

    “身份?什么身份?”

    “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女巫,女巫是一个可以和灵魂对话的存在,而我就是那个被诅咒的灵魂。”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