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37章 难以接受的谜底

    甫卢兰从昏暗中醒来,躺在一片温暖的兽皮绒毛中,看着四周熟悉的场景,想到了些什么,一阵失落袭来。她身上的创口已经愈合了,她蹲坐在着,双臂缠着双腿,脑袋搭在双膝上,轻轻的哭了起来。

    “总是在我面前哭的那么伤心吗?”男声传了过来。

    那个男人坐在火炉边上,双掌靠在边上,仔细一看,这人竟长得有些像亚蓝,那浓密威武的剑眉,刀削般的轮廓。

    “【特邻慕】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原来这个男人叫做特邻慕。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你无法完成的,我都乐意效劳。”

    “我说过你只是一个影子而已,你不是他,你没有必要去为我做什么事情。”甫卢兰看着靠在火炉边一动不动的男人,冷冷地说着。

    “我只想向你证明,就算是影子,也有自己的使命。”

    男人苦笑盯着正在燃烧的火炉,炽烈的火焰噼里啪啦的作响着,火光交映在他那张满是落寞的脸庞上。

    “我该回去了。”

    甫卢兰拿下身上的毛皮,利落的走出大门,男人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样子,静静的呆在火炉边上,难过的露出无奈而忧郁的微笑,在她身影消失之后,才轻轻的自语:

    “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

    她召唤出一只术鸟,匆匆的向着自己的家的方向飞了过去。

    太阳还是没有出现,冰雪的世界还没有来得及消退,零散的雪花还在漫天的下着,无止无尽,没有尽头的纷繁,挥落。甫卢兰一想起那天晚上,莂克没有说一句话便将长戬探入自己的身子,眼光不禁冒出一道精光,怨毒的看着前方。

    此时的屋子里,老头子眉头一邹,他感受到甫卢兰的气息正在朝着这里逼近,他急促的打开门的那一刻,迎面是甫卢兰孱弱的身子站在门前。老父亲张开双臂,向着甫卢兰,甫卢兰委屈的投入了父亲的怀中。

    “兰儿,你究竟去哪里了?有没有受什么伤?”尽管甫卢兰犯了什么错,但是她终究是自己最疼爱的女儿,这些天的下落不明,外边的雪花又一直在下着,老先生自然是很担心。

    “兰儿向亚蓝、莂克和酙娄道歉吧,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原谅你的。”

    “道什么歉?我又没犯什么错。”甫卢兰一听这话便不开心了,警惕的摆脱了父亲的怀中,眯着双眼打量着自己的父亲,她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父亲脸上又多了几道皱纹,白发也愈加的茂密。

    “你终于出现了,你知道我们找你找得有多辛苦吗?”亚蓝略带责骂的看着甫卢兰,目光有着说不出的难过。

    “亚蓝,你终于醒过来了。”甫卢兰回头扎进了亚蓝的怀里,她的父亲则显得很无奈,女儿终究会找到自己认定的男人,然后开始挣脱父亲的怀抱,这是自古以来恒定不变的规律。

    就当甫卢兰躺在亚蓝的怀里的时候,莂克站在一边,双臂交叉于胸前,显得很不耐烦。

    亚蓝轻轻的抓住她的双肩,直视着她问道:

    “你为什么要伤害弗岺和酙娄?”

    看着家里的氛围不对,看着亚蓝那带着焦急又有着质疑的神情,甫卢兰感觉到些许的陌生感。

    “我没有伤害过她们,我那天只不过是想救她们而已,可是却被莂克当成凶手,呵呵,真可笑。”甫卢兰冷笑着。

    “甫卢兰别再伪装了,你曾经痛恨过弗岺将亚蓝重创,你痛恨过酙娄接近亚蓝,你又去过关押弗岺的小房间,再这么狡辩都是徒劳的。”莂克在一旁坐不住了,立刻站了出来,对着甫卢兰指手画脚。

    “莂克,够了,先听听兰儿是怎么说的,另外弗岺还没有醒过来,事情始终没有水落石出!”甫卢兰的母亲将甫卢兰护到身前,面对着莂克显得很不高兴。

    “酙娄亲口说的不是吗?”

    酙娄站了出来,再次说出了当晚的情况:

    “甫卢兰姐姐对那个男的说【要杀她我要自己动手,不劳烦你】然后男的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我也陷入了昏迷了。”

    甫卢兰努力的回想着那天夜晚的情况,眉头锁得紧紧的。她咬牙点了点头:

    “我的确说过这样的话,但是那天我并不想让弗岺死去。”

    亚蓝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几乎是要叫了出来:

    “如果不是你,那么那个男的是谁?他为什么不连同你一起击败?”

    “我的一个朋友。”

    “什么?只要你把他交出来,我们还是可以恢复像从前的那样。”亚蓝死死地盯着甫卢兰的双眸,他始终相信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呵呵,你这算不是不相信我吗?”甫卢兰那风铃一般的声音,却充斥了满满讽刺的意味。

    “不,正是因为相信你,我才更需要把他找出来,他伤害了我最爱的妹妹,伤害了我所发誓要保护过的人。不管他是谁,我都需要他付出一些代价!”亚蓝有些哽咽的说着,仿佛已经是处于暴走的边缘。

    正在屋子里一场关于解释与质疑的表演正在上演时,弗岺的轻咳声从冰棺中传了出来。弗岺一开口便是要喝水,当目光停在甫卢兰身上时,瞳孔不禁一阵收缩,眯着双眼,喝过一些热水之后,质疑道:

    “这个女人怎么在这里啊?前些天她半夜里偷偷的跑到我房间里,几天之后,我便遭受伤害,这难道是机缘巧合吗?”弗岺的语言充满了犀利,每一字一句都充满了很具有逻辑的思索。

    “我进到你房间的第一天,便可以轻易的将你杀死,那我为什么不动手呢?非要等待那么长的时间。”甫卢兰不屑的说着。

    “1可能你知道莂克一直在暗中保护我。2那时候不适合将你的嫌疑消除,所以几天之后,你联合另一个强大的术士,伪装成梵天洛的人,将我诱出去,想在无人知道的情况下,将我们杀死,毁尸灭迹。”

    甫卢兰沉默的听着弗岺字字在理的分析,脸皮显得阴森,那股阴森的味道是亚蓝从未见过的,危险和威胁的气息在无限蔓延在这间小房间里。

    “兰儿,我和你母亲都不会怪你的,都怪我们平日里太过溺爱你了,才导致了今天的情况,但是我和你母亲都希望你能够向他们认真的认个错,我相信他们会重新爱你的。”甫卢兰的父亲着急的扯着甫卢兰的衣襟来到莂克的身边。

    “父亲,母亲,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需要什么道歉,你们不相信我。我是不会道歉的。”甫卢兰冷冷的摇着脑袋。

    “是那个男人,对,那个男人是谁?这一切都是他做的对不对?”

    

“我也不会告诉你们他是谁!他为我付出的够多了,如果我把他交出,只会显的我没有一点点的情感。”

    “把他交出来我就相信你。”亚蓝来到她的身边,目光中充满了恳求与期待。甫卢兰冷冷的看着他,泪水突然间的涌了出来,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不许伤害他,毕竟他只不过一时的脑热,况且酙娄和弗岺现在都没事了,这个你必须要答应我。”

    莂克刚想反驳甫卢兰的要求,亚蓝便压住他的肩臂,示意他安静的服从。向着甫卢兰点头答应。

    他们一行人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行之后,到达了森林里的那个甫卢兰的乐园,那个峡谷的不远处,那个两面雄伟峡谷的河谷岩石滩旁。

    那个男人脸上带着苦涩的笑容,保持着之前的动作,没有一点改变,在暖暖的火炉边上,那薄薄的软皮手套,映入了酙娄的眼中。

    “特邻慕哥哥?原来那天夜里那个男人就是你。”酙娄看着面前的男人,一阵惊讶。

    在亚蓝回到南境的时候,甫卢兰便带着一个朋友回来,他便是如今面前的特邻慕。

    “酙娄妹妹,你好啊,那天夜晚真是抱歉呐,哥哥没有止住敌意,抱歉了。”特邻慕没有一丝尴尬的样子,抱歉说出口对他来说好像没有一点意义,也不需要意义一般。

    “我没有想到,你还是这样子做了。”特邻慕看着弗岺的脸上满是说不清的难过,小声而充满温柔的说着。

    “就是你伤害弗岺和酙娄的?”亚蓝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男人,不悦地说道。

    男人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反驳。

    “为什么要伤害这两个于你毫无关联的女孩?”

    “唉,这事情有些复杂,一个很复杂却很简短的故事,但是我想只有你一个人才配知道。”

    亚蓝在特邻慕的示意下,其他人都呆在屋外边,亚蓝跟随着他走进另一间房间里去。

    特邻慕颓废的坐在窗前的小桌子面前,满脸惆怅的笑着,看着屋外的小花园,嗅着来自花园中的幽香,陷入了回忆中:

    “两个月前,我只不过是一个流连深山美景的游客而已,却在这里遇见一个女孩子。

    在遇见她之前,我从未想过,爱上一个人原来也不需要那么长久的时间,两个月的时间足以让我为她着迷,并深深的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我们就是在这里相遇的,那时候,她一个人在清澈的流水面前,闭着双眼做着祈祷,那孤单的影子让人怜惜。曾经视女人为玩物的我,不禁想入非非,我以为这个世界上,我这种人是属于那种没有爱情,只是拥有着充满欲望的一般感情而已,可是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一旦认真起来,竟然会在爱情面前输得那么惨烈。

    她转身看见我的那一刻笑的那么灿烂,笑得那么开心,我上前便同她聊了起来,她对我说,我仿佛是他所熟悉的一个影子,我们之间互有好感,我对她的好感是建立在爱情上,她对我的好感,却仅仅只是因为我有着一副与别人的相似的模样,那剑眉,刀削般的轮廓。

    几天下来,我使劲了浑身解数,却仍然没能打动她,影子便是影子,只能是一瞬间的安慰而已,不可能长时间的得到她的注意,可是谁让我那么喜欢她呢。为了她,我仿佛真的变为你的影子。

    我穿上了你一般的狼皮大衣,我将面罩遮住自己的小部分模样,只为了将那剑眉、将那刀削一般的轮廓展现的更加全面,即使只是你的影子,哪怕只是那么短短的时间,也足可以让我开心那么好几天。

    她经常在我面前,说起和你在一起的那些小故事,说着这两年的时间里,关于你,关于她。关于成长,关于变化,关于你们的一切的故事。原本我以为我会这样一直的守着她,我发誓我会坚持下去的,她却笑着不肯相信。我发誓一直守着她,可是誓言还没来得及去印证,你回来的消息就把这一切都销毁了。

    那一天,莂克过来找她,说出了你回来的消息,她开心的来不及对我说再见便离开了,让我一个人是那么的难过的承受着日夜的煎熬。

    我以为她还会回到这里,我想在这里一直等待着她的归来,可是我最终还是没有沉住气,跟随着她的身后。在我的眼中她是那么的需要人去怜爱,可惜那时候你还躺在冰棺中,听不见她啜泣的声音,感受不到她那滚烫的泪水,还有那双满是你身影的眼睛,我既羡慕又嫉妒。

    我原本想将你杀掉的,可是甫卢兰曾经说过,你是她最爱的男人,她不知道如果你真的永远的消失了,那么这个世界的美好又会不会存在,我是那么的爱她,包容她,放纵她,为了她的快乐,我宁愿牺牲掉自己的幸福,只要她笑着,我便会开心,只要她哭了,我便是难过,那我还有什么借口把你杀掉呢。

    在你睡着的那几天里,她几乎时时刻刻守在你的身边,她是那么的害怕失去你,她想惩罚那个伤害你的女人,却因此而和莂克闹上了嘴。满满的不愉快,竟然找到了我,和我说着一大堆的抱怨。我却下了一个决定:她不能做,不能完成的事情,只要我可以替她办到的,我顶全力以赴,于是便发生着几天前的这场事情。

    我说如果她感觉不到幸福可以选择跟着我一起,她说自己对于真爱的定义是很深刻的,不是那么的简单,需要经过她的考验。”特邻慕脸上满是回忆中的幸福,只是那萧然的味道毕露无遗,满满的显得有些沧桑。

    “她的考验,便是将她讨厌的弗岺和酙娄杀死吗?”亚蓝双眸有着呆滞,他不敢想象,自己所爱的甫卢兰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特邻慕对着他苦涩的笑了起来,无奈的点着头。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亚蓝睁着疲惫的眼睛打量着特邻慕,冷冷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是你伤了弗岺和酙娄,所以现在我需要你来偿还!”亚蓝话一说完,顺手持起一根木棒冲了上来,狠狠的砸在特邻慕的身上,一拳一腿狠狠的踹打在他身上。甫卢兰在屋外听闻争打声,率先冲了进来,尖叫的喊着让亚蓝住手。

    亚蓝在她耳边轻声坚定的说道:

    “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我不会要了他的命的,你先让开。”

    “不行,怎么说他都是因为我而犯下傻事,我不想让他受到更多的伤害了。”甫卢兰摇着脑袋,流着眼泪,护在特邻慕身前。

    看着亚蓝和甫卢兰争执了起来,特邻慕嘴角泛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心中暗想:

    “甫卢兰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你是一个值得我用生命去爱的女孩。”

    “你要杀他,先从我的身体上踏过。”甫卢兰撅着脑袋,横档在特邻慕的身前,正当亚蓝感到震撼之时,莂克从后方突袭过来,长戬擎出,直戳着躺在地面的特邻慕,特邻慕不断的翻身闪避,长戬刺出了成排的小口子,深深的嵌在地表上。

    “不要!除非你敢当着亚蓝的面,再一次将我的胸膛刺穿!”甫卢兰赶到莂克面前,在莂克面前威胁到。

    此刻的亚蓝面无表情的从自己的后背取出那把粉红色的长剑,擎在手中,疾速的步伐悠悠闪过,手中的长剑立刻出手了,如同毒蛇一般凌厉,刺向特邻慕的胸口,甫卢兰反应过来时,一个闪现。

    在这个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血水自甫卢兰的肩胛处淌了出来,特邻慕的手掌死死的握着那根刺入甫卢兰身体的剑身,双眼狠毒的盯着正在感到惊悚的亚蓝。甫卢兰难以相信的看着穿透自己肩胛的剑尖,剑柄上是亚蓝的手臂。

    就在亚蓝刺向特邻慕的那一刻,甫卢兰双臂护着特邻慕,将自己的后背留给亚蓝的剑尖,就在剑身即将刺入甫卢兰的那一刻,特邻慕的手试图阻止,可是利剑刺穿了他的掌心,接着穿透甫卢兰的肩胛,两者钉在了一起,同时溢出了鲜血。

    亚蓝慌了神,将长剑拔了出来,摇着脑袋颤抖的将染血的长剑丢在地面上,跑向甫卢兰,特邻慕咆哮的推开了他,抱着甫卢兰向外边跑去。莂克想追去的时候,却被此时泣不成声甫卢兰的父亲拉住了,哭着脸对莂克说:

    “莂克,他们都付出了应有的代价,放过他们吧,就当是允许伯伯我最后一次自私了好吗?”

    莂克只能恭恭敬敬的点着头,立在一边。亚蓝双膝跪在地面上,两行泪水顺着那刀削过一般的脸颊,淌了出来,他六神无主的,呆滞的看着甫卢兰影子消逝的大门前。他狠狠的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哭的那么狼狈。

    酙娄,老先生,莂克都走向亚蓝将他掺扶起来,安慰着他,只是任凭着他们如何去劝慰,亚蓝大滴的眼泪还是没有止住。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