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35章 漫天的雪地迷雾

    这个纤瘦的男人走到她的面前,自男人的手中幻出一把锋利的铁锥子,朝她手脚上的镣铐挥了下来,几番砍割之后,弗岺才脱离了镣铐的束缚。

    “我的双刃还在莂克的身上,能不能替我拿回来呢?另外我想把这家人全部杀死,这些都没问题吧?”弗岺揉捏着自己有着麻痹的手脚,冷冷地说道。

    “不行,倘若惊动了这家人,那么会暴露掉的,我们就跑不掉了,现在就走吧,双刃和复仇的事情改天再说吧。”

    “可是,他们曾经侮辱过我啊,另外我真的想把他们杀死!”弗岺冷冷的看着这男人,可是男人没有再说一句话,眯着双眼,不假思索的便拉起弗岺的手,掩着她的嘴往外边跑去。

    此时的深夜里,雪绒花一般的雪花浩浩荡荡的铺满了整个世界,到处是白花花的一片,在寒冬月下,亮得那么耀眼,冷得让人发抖。

    两个身影在天寒地冻中奔跑着,经过一阵的奔跑过后,男人拉着弗岺的手停在了一片森林面前,那男人停止了奔跑。

    “咦?怎么不走了?要休息了吗?这里会不会不安全呐?”弗岺疑惑的打量着这男人。

    “已经到了。现在我就给你自由。”就在弗岺还一时反应不过来,男人手中的铁锥子便再次显了出来,在冰冷的月光下,泛着寒冷,重重的刺入了她的胸膛上,可是锥子并没有刺进去,被弗岺那身紧俏的皮衣给弹了出来。

    “嗯?怎么刺不进去?”男人疑惑的打量着弗岺的身上。

    在逃跑出来的时候,为了让自己跑得更快一些,弗岺早将身上的【月下寒冬】释放了出来,那身紧致的皮衣可以阻挡普通利器的伤害,一般的武器并不能将这层皮衣刺穿。

    弗岺被这巨大的冲刺力,击倒在一旁,虽然那锥子没有刺穿自己的身子,但是那疼痛还是存在的,弗岺揉着自己的胸口,一阵纳闷。她站了起来,摆出战斗的姿势,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大声斥责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呵呵,没想到你这身皮衣看起来还蛮厉害的,但是今天你必须死掉。”

    弗岺随手持着一块有着锋利边缘的石块愤怒的冲了过来,在月光洒下的大地上优美的跃了起来,手中紧紧的拽着那块锋利的菱形石块,狠狠砸向那男人。男人一闪躲,弗岺从他身旁划过去,男人的手臂抓住她的脚踝,试图将她拉回身边,弗岺再次借势迂回过来,锋利的石块自下向上划向男人。男人手上一用力将她甩向远远的一边,弗岺狼狈的倒在冰地上。

    男人抬起双臂,悠悠的念着咒语,他全身都裹在一层淡淡的光束中,轻飘了起来,立在半空。

    “你不是梵天洛派来救我的人!你究竟是谁?”

    弗岺看着这男人没有说话,收起战斗的姿势,向后反方向窜去,想要趁机逃离这里的凶险。

    “你是逃不掉的!”尽管她一直在努力奔跑,但耳旁还是能传来那幽灵一般的声音,尽管声音充满了男性磁性的温柔,但是还是让她感到毛骨悚然。

    就在弗岺还在拼命狂奔的时候,男人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阻断了她的去路。尽管他脸上裹着一条黑布,但是弗岺仿佛可以看得见他正在对着自己露出残忍的微笑。

    “是谁让你杀我的?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出3被的钱,如果你将我送回南境,待找到梵天洛之后,我还可以许你一世的荣华富贵。”弗岺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在最危急的关头也就只能去利惑他了。

    “哈哈,我不需要金钱,也不要荣华富贵,我只想要你死。”男人飘在半空中,慢慢的向她靠近,仿佛一把刀片正在慢慢的逼近她的喉咙。

    弗岺的眉头几乎拧成一条线,脸色满是苍白,她轻咬着朱唇,一改之前的强势吗,魅惑的说道:

    “那么我的身子呢?我可以将我的处子之身献给你,只要你能将我送回南境。”

    弗岺看着那男人似乎不为所动,冷冷的对着她笑着,她立马将半个香肩裸露了出来,以显诚意,她强行的露出微笑,眨动着长有长长睫毛的双眼:

    “那我不需要任何条件了,只要你把我放了,我会把我的身子献给你,另外等我回去之后,便会将钱币送回来,怎么样?我说到做到,我可还是要回来这里复仇的呢。”

    “你认为你自己的美貌真的能够让我心动吗?”男人声带的柔和完全与自己此刻杀气冷冷的外形难以相配。弗岺的眼中雪花在蔓延,冷冷的杀气自她眸中成型,看来自己要在绝望之中做最后一场挣扎了。

    看着弗岺此刻的摸样,那男人眼珠转动了一群,轻轻笑了出来,柔声的说道:

    “我想了又想,看见如此美丽的尤物,杀了也可惜,你靠近过来,我倒要看看你的酮体是否还是干净的,是否还值得我去交换你的条件。”温和的声音里掺杂着邪里邪气的嗤笑。

    弗岺悠悠的、充满警惕的走向了那个男人,不过她边走边扭着自己性感的小臀部,诱惑的将湿润的舌头在滑动在自己有些干裂的唇边,她的魅力在这刻完全的释放开来,就连弗岺都感觉这是迄今为止,自己最深情的一次表演。

    她俏皮的靠在男人孱弱的肩头上,妩媚柔情的缠在他的胸膛上,芊芊细指挑逗的爱抚着男人的后背,蛇一般的扭动着,将自己的魅力无穷大的去升华。

    “怎么样?我的身体你还满意么?”弗岺脸上带着撩人心弦的坏笑,在他的耳边吐着香兰的芳香。

    “嗯,你身上的味道,的确让人着迷。”男人口吐着清新的味道,双眼显得有些迷离,沉溺的嗅着来自弗岺身上的气息,双手情不自禁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带着温度的软皮手套,抚摸着那张冰冻的精致脸庞,双眸不知原由的显得很难过。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碰过女人了,只是因为一个很爱的女人。”

    弗岺心中冷笑了起来,这男人上钩了,她抚在男人后背的手上紧紧的抓着一根细长的簪子。校准好位置,锋利的长簪即将贯入男人的脑袋,她的身体却突然僵硬起来,男人带着冰冷的声音与冰冷的笑声,那惊悚的感觉再次爬上了她的身体,只因为他说:

    “但是,你不是她。”

    男人的声音止住的那一刻,她全身剧烈的颤抖。他那双带着温度的软皮手套散发着恐怖的力量,她脑袋仿佛撕裂一般的疼痛,那张裹在短发中精致的脸庞恐怖的扭曲起来。男人脸上的黑布也无法掩住他那残忍的笑脸。

    “我发过誓,再也不碰女人了,只为了一个等待她来到我身边的心。对于你,呵呵,抱歉了。”

    她脖颈里的筋骨都在扭曲,在剧烈的疼痛中,她抽搐的陷入一阵浑噩,轻飘飘的倒向后边,跟着飘了起来,冷冷的寒风划过了她的脸庞,灌过她的身体上,呼呼的风声,显得那么刺耳,片片的雪花盖在她那弱小的身上。

    

“在【风之伤】中死去吧!”男人嘴中喊出这一句,双臂扬起,接着用力的挥了下来,腰部前屈的弓了起来,仿佛一个在忏悔的教徒。三道冷然的兵刃自他双臂一同挥下向这弗岺飞去,如同弯刀一般,三道巨大的弧形刀刃划破了空间,呼啸着向着弗岺。

    雪花还在纷飞,漫天的大雪,浩浩荡荡,铺天盖地的洒落,四周空旷的雪地中,偶尔会传来夜鸦的鸣啼声。3道冷风形成的刀刃割过了弗岺的身上,从她胸口划过去,暗淡的从她的后背穿了出来,消逝在后面的广袤雪花中。她口中喷出鲜红色的血液,身体如同落叶一般倒向地面,雪地上洒下了3道血痕,原本白光无暇的雪地上,染上了腥红的血块,斑斑点点。

    白白的雪地上,鲜血显得那么清晰,显得那么凄凉,显得那么刺眼。她安安静静的倒在这片雪地上,身上满是雪屑,她抽搐的咳出了鲜血,除了双眼还能转动之外,身体都在疼痛中感觉不到自己各个部位的体温,在一阵麻痹中,她还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

    就在她的双眼盖下的那一刻,她看见在之前的那个房间里,那个长着纯白色的、及脚踝的长发,向她走来。那女孩走到了她的身边,关切的打量着着她那染血的身躯,然后弗岺的双眼便盖上了陷入了黑暗之中。

    “你是谁?”酙娄稚气的说着,抬起头打量着站在边上的那个男人。

    “小妹妹,你不应该出来的,这里是大人们的战台。”男声显得有些可笑,双眸眯成寒冷锋利的弯弧。

    “你不能伤害她,他是亚蓝和莂克哥哥都要保护的人。”

    “那就看你有什么本事了——哈哈哈哈——”男声笑出的声音满是讽刺与不屑。

    “我好像认识你,你是——”酙娄睁大双眼想去辨认那男人,那男人笑声在寒风中止住了。

    “难道你这个小丫头也是术士?怎么能感受得到我的摸样?”男人不可置信的盯着眼前小个子的酙娄。

    “我嗅得到你身上那股有些熟悉的味道。”

    “什么?那么我想你也必须死去了。”

    男人身上的璀璨光束爆发开来,如同太阳一般炽烈,那双软皮手套在空中有规律的划动着,右臂向外一挥,白蒙蒙的一片混沌袭向酙娄。

    恐怖的风暴一般的力量如同江河一般向她涌过来,酙娄本能的手臂十字交叉护住头部。

    “呀——”在酙娄稚嫩的尖叫声中,一层扭曲不成形状的护盾显在她的身上。

    那股潮水一般的力量就这样如同冰雪一般在她眼前消融,散开成风,仿佛从未来过。

    “不可能!”男人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孩,她身上的那股力量让他感到不可思议,这么小的女孩,竟会拥有着这么雄厚的力量,这并不符合术士修炼的规律。

    其实酙娄也感到很意外,她突然感觉有些熟悉着法术的规律,有些朦朦的记忆碎片仿佛在她脑海中一阵翻腾,她按照这些记忆碎片,不断搜寻着那微弱的印象,双臂自下向后扬起,仿佛鸟儿的羽翼一般展开。风雪的力量在她的手心上聚集形成,球状一般,双掌五指伸开,自她掌心聚集而来的风暴,激光一般的射了出去,可是酙娄很难去控制这些力量的轰炸方向。

    剧烈的爆炸在那男人的身边散开,地面上的积雪冰原都被炸开了,四下纷飞的碎片透着慑人的力量,四散开来,男人右臂护在身前,单膝跪在半空中,身上形成了一个厚实的护盾。护盾显得有些脆弱,上面布满了纷飞的碎片,浅浅的嵌在上边。

    “哼,我怎么可能输给一个还未发育的小女孩呢!”

    男人再次站立起来,双臂舒展开来,两边上下拨弄着身边的元力,身上火焰一般熊熊燃烧的白色雾火,他仿佛一座高大的冰川,透着雄厚彭壮的冰寒力量,汲取着周边的雪花与冷风,刀片一般锋利的冷风在他的身外疾速的缠绕着,白色的缎条般,紧紧的缠绕,巨大冰川般的气势滂沱向着酙娄碾压过来。

    酙娄的脑海中陷入混乱,记忆的碎片仿佛在一瞬间重组了,可是刹那间又崩解掉了。只是脑海中不断的闪出一个词【冰炬召唤】,她侧着身子,闭着双眸,无视向她而来的冰川气势,双臂护在胸前,突然睁开双眼,笔直的右臂倾斜向上,直指前方的那个男人,大声喊道:

    “来自冰炬的召唤!”

    那个男人看着酙娄的动作,心中不知缘由的颤动一下,害怕着那来自于未知的恐怖存在。

    “怎么没什么变化呢?”酙娄好奇的打量着身前,再闭着双眸感受变化,仿佛什么正在被束缚,技能无法完成召唤,被什么力量给封印下去了。

    “哼,装神弄鬼的小丫头。”

    就在酙娄一阵纳闷之际,来自于男人那巨大冰川般的压力碾压了过来,巨大的气势,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酙娄只能双臂紧紧的护在自己的身体,死死的支撑那正在崩裂的护盾,她的身体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护盾快速的崩解掉。刀子一般的割过她的身子,那被撕裂的痛楚,布满了她的全身,酙娄体表上的护盾被破裂了,她的双眸睁得大大的,满是恐惧的切身感受到,来自于巨大冰川的寒冷,与刀片一般锋利的冷风。

    风暴恐怖的力量肆虐在她的身上,她的体温一点一点的被抽离,仿佛是即将被封入冰窟永无解脱的猎物,仿佛那来自于无边黑暗正在将她吞噬,正在将她脱下万劫不复的黑色深渊

    “去死吧!”男人吼叫的探出右臂,直插向酙娄的身体,利剑一般的落下来。

    甫卢兰利用法术将弗岺与酙娄拖了回来,冒着漫天大雪,踏着皑皑雪地,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疲惫的将俩人带了回来,此时正是夜间,四周都是漆黑的安静。弗岺的身体已经僵硬了,那扭曲透着恐惧的脸庞,只有心脏还在跳动。酙娄的全身几乎都被细小的刀片一般刮过,样子既悲惨又可怜,她也陷入了昏迷的状态。

    甫卢兰敲开了莂克的房门,莂克仍在呼呼大睡,甫卢兰轻叹了口气,轻轻关上房门,将弗岺和酙娄带进了她的房间里,关上门,将她们身上残破的服饰脱了下来,她们身上的共同点都是被锋利的刀风刮开的巨大创口。

    甫卢兰双手冒着浓郁的圣洁之光,分别导入她们的身体里,她们身上的创口便开始慢慢的愈合起来。

    想着刚才的情形,自己也感觉很纳闷,为什么自己一到场那可怕而恐怖的力量便完全的消失掉了呢?凶手肯定是故意不让她发现自己的。

    按照术士的力量来算的话,酙娄的魔力在自己之上,完全可以让自己保证自己的安全,可是酙娄身上的伤口却证实了酙娄在抵抗的过程中失败了,并且遭受了巨大的伤害。

    看来那人的魔力肯定也在自己之上,只是却有意的避开自己,这让甫卢兰想不通,难道其中隐藏这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甫卢兰无从得知,虽然她这段时间有些反感与到底的这两个女孩,但是,她们始终是亚蓝最爱和需要去保护的人呐,她不可能看着他们在伤痛中死去,虽然其中的弗岺自己很想将她杀死,但是为了让自己的亚蓝开心,为了不破坏与莂克现在所处的形势,所以他不能这样自私,弗岺是死是活,自己并不清楚,但是甫卢兰并不想让自己平白无故的去接受着冤屈,这颗不是她的风格。

    漫天的白雪还是不停地下着,月下的世界显得那么圣洁,白雪皑皑的冰原,高大的冰川,落满雪花的树枝,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只是,今夜,甫卢兰注定是无法入眠的。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