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34章 激化与质疑

    “莂克哥哥,我没事的,可能是甫卢兰姐姐累了吧。”

    就在房间里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酙娄从莂克的后面站了出来,将莂克擎出的长戬,抢过自己手里,推扯着莂克向后,避免他们再次冲突。

    “连酙娄一个18岁的小女孩都比你懂事多了,她是我和亚蓝亲手从罪犯之城救出来的,冰棺也是属于酙娄的。她是我们的妹妹,我和亚蓝都将保护她,白天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但是我绝对不允许酙娄受到任何伤害。”莂克生气的说着。

    “哼。酙娄——酙娄叫得是有多亲切。”甫卢兰那嗤笑的声音使得莂克感到十分憋屈,那刺耳的讽刺声比这外边的寒风还要更加伤人,刀口一般的狠狠刮了过来。

    原本是一个寂静的夜晚,却再次因甫卢兰而沸腾起来,甫卢兰的冷笑,莂克的沉默,交织起来是一种沉浸在危险气息中的的状态。好在有酙娄的制止,莂克接近于暴走的边缘,甫卢兰的父母亲在睡梦中,听闻寝室外的争吵声,仓促的从床上爬了下来。

    嗅着屋内浓郁的火药味,再看见酙娄的一脸无辜,想到了什么。

    “兰儿,这么晚了你在做些什么?莂克你忘了白日里我对你说的了吗?”老先生声音很低沉,虽一副老态龙钟的身体,却拥有着很强的气场。

    在老先生的斥责下,甫卢兰被自己的母亲牵强的拉到了房间里,为她解释冰棺和酙娄的问题。老先生则添上油灯,将冷却的茶壶放在手心上,不一会儿,一缕青烟热腾的冒了出来,将杯子取了出来,摆好凳子。

    “酙娄,这么晚了你该睡觉了,我待你甫卢兰姐姐向你道歉了,小家伙”老先生和蔼的笑着。

    “没关心的,老伯伯。”酙娄乖巧而懂事的晃着脑袋。

    “呵呵,我和你莂克哥哥还有些话要说,你这小家伙也该睡了吧?小酙娄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吗?以后的中午时间就是你进入冰棺睡眠的时间,其他时间,你都呆在你婆婆给你布置的可爱的小房子里好吗?就算是为了你甫卢兰姐姐好吗?”

    虽然小酙娄有着不情愿,但还是有些为难的点了点头,不过老先生还是特意让酙娄在今晚在冰棺里休息。

    将酙娄安慰着哄进了冰棺中,屋子里又再次陷入了寂静。

    “这样对酙娄会不会很不公平?她只不过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小女孩,还没必要知道这世上这么多邪恶的思想呢。”莂克的声音打破了屋子中的安静。

    莂克随意的靠在墙壁上,眼睛不安分的打量着四周,自做镇定的无所谓的姿态。实际上看着老先生时,心中便荡着一股不安,或许来自于男人白日里的约定,或许来自于对老人未知实力的恐慌。

    “莂克过来和我一起聊会儿天。”老先生将茶壶一滴不漏的倒满了两杯茶水。

    莂克拿起一个小板凳走到桌前坐了下来。

    “老先生,这回真的不是我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甫卢兰他先开口辱没酙娄的,你都不知道她说的有多么难听,酙娄自从喊了我哥哥之后,我们便一直把她当作亲妹妹对待的。这里我们真的呆不下去了,我们要回古堡,带上亚蓝一起。”

    看着莂克那焦急苦拉着的脸庞,老先生勉强露出苦笑,意味深长的说道:

    “莂克,确实从白天到现在都是甫卢兰惹出的事端,但是也让我看见了你的不成熟,我不知道你究竟有着怎样的身世,但是,你太过于焦躁了。你在平时的情况下,都是充满着理智的,但是在焦灼的状态下,你总是会沉不住气,你需要更多的磨砺。我现在不是以甫卢兰父亲的身份来护短,我只是以你的长者为身份,希望你能收获一份忍耐。”

    老先生的话莂克总是很认真的听完,因为在这个老人的身上,总能看得见自己父亲的影子,总是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音量不大,却充满了哲理,充满智慧。

    “你也别想着带亚蓝走。亚蓝是甫卢兰的哥哥【泰德斯】带回来的,亚蓝这孩子遭遇了太多的苦难了,我们都很希望他能好好的生活下去。3个月前,他的叔叔弗卓德又遭遇了困难,泰德斯在离去之时,曾嘱咐过让我们好好的照顾他。留在这里好歹有我们一起帮忙照顾,死亡战场也充满了危机,至于兰儿那边我相信等她了解情况之后,会道歉的。”

    “嗯,那我就听从老先生您的安排吧,但是我还是不希望有下一次。”

    “唉。对了,我感觉酙娄的来历并不简单,仿佛一个迷一般,这个你可以方便告诉我关于酙娄的故事吗?”老先生将头转到冰棺面前,冰棺的盖子已经盖上了,酙娄已经入眠了。

    “酙娄是在半年前我和亚蓝前往罪犯之城拿取冰棺时顺带回来的,她就躺在冰棺中。至于她为什么呆在里面她一直也说不清楚,大致是说她体弱多病,为了活下去,便呆在了里面之类的云云。”莂克对酙娄的出身貌似并不多疑。

    接着两个男人喝着热茶,随便的聊一些天。

    此时在屋子里,甫卢兰的母亲也在开导着甫卢兰:

    “兰儿,自从酙娄住进我们家里来,便一直躺在冰棺中,叫她睡床上都不行,所以我想酙娄可能是患上了一种奇病,只有依靠着冰棺的日益疗化才能支撑自己的病体,你应该要给她多一些理解和包容才对,你还是一个姐姐对不?”老母亲在她耳边苦口婆心的劝导着。

    “可是亚蓝只能是属于我一个人,谁都不能抢走他,谁都不能伤害他!”

    “莂克已经说过了呀,酙娄就好像他们的妹妹一般,亚蓝不是物品,并不专属于哪一个人。酙娄还是一个不懂人情世故的小女孩,这有什么的嘛?你这丫头总是喜欢瞎想什么呢?我告诉你啊——”

    弗妈妈话还没说完便被甫卢兰生生的打断了:

    “那这么说,冰棺就等同于酙娄的生命是吗?”

    弗妈妈不可置信的看着甫卢兰,说出话的甫卢兰显得很阴暗,弗妈妈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急起来,怎么样都感觉说出这番话的甫卢兰很陌生,急切的想要将她引导往正确的方向。

    “妈妈,我知道了,明天我会过去道歉的,酙娄是我的妹妹,我做姐姐的应该有做姐姐的样,您放心吧。”

    “唉,知道就好。”

    老母亲终于露出一丝苦笑,抚摸着甫卢兰的脸庞,显得有着无奈,再经过一番母女间的安抚之后,弗妈妈替她铺上被子便离开了。

    在温暖的床上,甫卢兰的父母亲依偎在一起,他爸爸先开了口:

    “兰儿那边怎么样了?”

    “她已经答应明早就去道歉了,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安。”

    老头子笑眯眯的吻上老太婆的额头,温柔的说着:

    “老婆子你多虑啦,甫卢兰已经长这么大了,也是时候该懂事了。”

    “是啊,可是兰儿我发现她变化的太大了,我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老婆子那堆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担忧,浑浊泛着红点的瞳孔一直在她眼眶中打转。

    “女孩子嘛,总是会偶尔闹些公主病的,只要能及时制止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是我就是担心嘛。”

    

“好了,好了,睡吧,一把年纪了——”

    这对老夫妻生命走向了生命衰弱的时间段,老的让人心疼,老得让人难过。不知道生命走到了第几个年头,不知道依偎着度过了几个冷冬,他们在爱的世界里撑的太久了,对彼此的爱就好像喜欢着自己身上的某一个部位,倘若缺少了,那就是不可预知到的恐怖了。

    第二天一早,甫卢兰走向了酙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拉着酙娄的小手,满是真诚的求着酙娄的原谅。莂克则站在一边,偷偷地观望着着,表面看起来很冷静,心却难以平息的感叹道:

    “这才像甫卢兰嘛!”

    终于可以安心一些了,对后面留下来的日子里也充满了信心。

    “酙娄,你昨天已经耗费了自己的所有魔法,以后就由我来替你吧,亚蓝的事情你就不用太费力了。”甫卢兰将酙娄拉到一边坐了下来,露出可爱的笑容。

    可是酙娄就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了,只是不停的摇着头:

    “为什么我不能帮助亚蓝哥哥?”

    “酙娄听话,甫卢兰姐姐只是不想让你太劳累了而已。”莂克急忙走上来,明晓事理的莂克知道甫卢兰再担心着些什么,只能先安抚好酙娄。

    “可是你说过我的魔法比你的还高啊。”童言无忌的酙娄话一说出口,房子里陷入了安静之中,甫卢兰全身都在抖动得很厉害,只是还是拼命的掩饰着很镇定的强笑。

    “酙娄,听话。”莂克邹着眉头,拉着酙娄走进了另一间小房子里,准备给小酙娄洗洗脑。

    终于酙娄才勉强接受了事实,乖乖的听从了莂克哥哥的话,莂克溺爱的抚摸着酙娄那纯白色的长发,有点为这个小女孩感到苦涩。

    “亚蓝是我的哥哥,从我第一眼见到你们的那一天起,我就在想,我们会不会是一个很温馨的组合。我认为你们是上天赋予我最爱的人,我最疼爱的人,我只是想在你们需要我的时候,尽一下我力所能及的帮助而已,可是甫卢兰姐姐——”

    莂克温柔的将她搂入了怀里,轻声的在她耳边说着些什么,酙娄那难过的样子一下就转变了,又恢复了之前的乖巧可爱。

    “莂克哥哥,你说为什么我总感觉甫卢兰姐姐怪怪的呀?”酙娄瞪着大眼,满脸的迷惑。

    “可能是因为太爱了吧,爱总是能迷失一个人的心智的,爱是那样的沉重,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爱的至高点,便是恨呢。”莂克别有一番感受的小叹着气。

    酙娄则摇着头,表示听不懂,莂克被酙娄的样子都笑了起来,轻点了她的小鼻尖,很溺爱的说:

    “我们可爱的小酙娄不需要知道这些,因为我和亚蓝哥哥都希望你能一直这个样子,保持着爱最原始的形状。”

    虽然酙娄一直听不懂莂克别有一番意味的讲话,但是看见莂克露出了微笑,她也跟着傻笑起来,那甜甜的微笑,足以融掉一座冰川。

    这几天,生活一直持续这样下去,甫卢兰始终护在亚蓝的身边,不退丝毫,酙娄在莂克的劝导下尽量的避免过多的接触亚蓝,以免激起甫卢兰的嫉妒心理。酙娄显得很无聊,不过这对老夫妻很是照顾酙娄,经常笑呵呵的让酙娄帮他们做些轻松的家务,酙娄也是很开心的去接受自己的小任务。

    根据弗老先生的安排之后,为了避免双方再次激化,定下了一些小规则:每天的中午,甫卢兰都会将陷入昏迷的亚蓝从冰棺中抱出来,晒晒太阳,这时候冰棺就属于酙娄的小床了。然而只要亚蓝还躺在冰棺中,那么酙娄就不能躺进去。莂克看守着昏迷不醒的亚蓝同时也看守着被关押起来的弗岺,更时刻的注意着甫卢兰的一举一动,因为他害怕,为爱陷入疯狂的甫卢兰一旦发起狂来,究竟做出怎样的事情来,会出现哪样的后果,没有人会知道,不过莂克直到,女人一旦发起狠来,那伤害值将被无穷的释放出来。他看着甫卢兰的背影,总是察觉出那么一些不安,可是偏偏找不出哪里出现问题。

    这天夜里,弗岺躺在黑暗的小屋子里,之前莂克本想说让她跟来北境,看看弗卓德给亚蓝的亲笔信,可是那封信早就被弄丢了,找不着了,所以没有办法的也只能将她关押起来,直到亚蓝醒过来之时。

    原本的弗岺还有些内疚,害怕误解亚蓝,可是没有那封信来证明,她完全的失去耐心与信心了,她的心情一直很低沉。自己的父亲被杀死,接着自己又被掳来北境,然后被五花大绑的关押在一间看不见阳光的小屋子里,仿佛将被永无止尽的被囚禁起来。

    这一天夜里,弗岺没有睡着,失落的坐在床上,手腕脚腕都被巨大的锁链给束缚了,她的耳根靠在墙壁上,试图听一听来自外面自由世界的声响,偶尔能听见鸟叫声,都会让她感到开心。

    经过几次的夜间探索,甫卢兰已经知道了囚禁弗岺的小房间位于哪儿。

    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了,甫卢兰脸色苍白而阴冷的走了进来,充满敌意的看着弗岺,弗岺警惕的看着目光不善的这个女人。

    “你是谁?想干嘛?”

    甫卢兰没有说话,幽灵一般轻飘的来到她的身边,纤弱的右掌抵在了她的喉咙上,那股让她窒息的力量沿着喉咙散遍了她整个身子,她不断挣扎着,脖颈上的手劲却愈来愈大,阴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冷冽的寒风吹过了她的身体:

    “倘若不是因为亚蓝,我真的好想把你杀死!我希望你能够记住,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亚蓝,就算是亚蓝喜欢的人也一样。”

    弗岺在一阵窒息中昏睡过去,甫卢兰的影子也在她沉睡过后幽灵一般的散去,仿佛没有来过,可是第二天弗岺的脖颈上很明显的出现一个赤红的爪印。想起昨晚的情景,弗岺不觉一阵恐惧。

    莂克每天都会过来给她送饭吃,弗岺冷冷的注视着莂克,生气的说:

    “骗子,亚蓝究竟什么时候醒来?”

    “不知道,这些都是你罪有应得的,谁让你把他伤得那么重!”莂克没好气的放下饭盒转身就要走。

    “昨晚有个女孩闯了进来,把我的脖子给伤了,你看看现在还在还很疼呢。”弗岺大声的说着,想试图博取好一些的对待。

    “嗯,我知道。这些也是你自找的,她最疼爱的亚蓝便是受你所伤,你不觉得你应该补偿她么?只要她不把你杀掉,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喂!可是我父亲又怎么算呢?我最爱的父亲受你们所伤,难道我不需要复仇吗?那谁又能对你诉说我心中的悲愤呢?。”弗岺委屈的泪水直在眼眶中打转,莂克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便转身离去了,留下弗岺一个人陷入沉默,默默的噙着泪水,大滴、大滴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里甫卢兰都没有去找过弗岺了,莂克也稍稍的安心一些。

    可是在这一天,小门再次被推开了,一个持着烛火的影子走了进来,男声说道:

    “你就是那个伤害亚蓝的女人?”

    “你又是谁?莂——”弗岺刚想大喊莂克的名字,便被这个男人捂住嘴巴,他的身上是一股清新的味道。

    “别说的太大声,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想让你从这囚禁中解放掉!”

    “你是梵天洛派来救我的人吧?趁他们睡着了快快把我放掉。”弗岺一阵兴奋,声音压得很轻微。

    “嗯。”

    男人的脸上裹着一条黑布,点点的烛光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大致是个体型纤瘦的男人而已。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