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33章 甫卢兰的巨变

    “甫卢兰人呢?”莂克好奇的打量着四周,按道理来说,甫卢兰应该会是第一个出来迎接他们的人,可是在这里好一会了,却还是没见到她的人影。

    甫卢兰的父母亲一听唉声叹气起来,慢慢的诉说在亚蓝离开之后,甫卢兰的变化。

    “甫卢兰经常外出,总是喜欢跑进那森林里,不肯回来,这已经是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怎么劝都不听,比上次亚蓝悄无声息的失踪更严重了,茶饭不思的,总是看着眺望着南方。”

    莂克听完之后交代着老父母亲们好好看住弗岺,召唤出龙马,向着森林前进,寻找顺便去安抚一下甫卢兰的心情。

    此时的甫卢兰,正在那个充满着回忆的森林那个两面雄伟峡谷的河谷岩石滩旁。就是在这里,她把自己的初吻献给了那还不明真相的亚蓝;将心也同时放在了亚蓝身上。在这里他们快乐的生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在这里有一个他们亲手搭建的简陋的小屋,经过甫卢兰多次的加工与扩建,如今这儿就是一个简陋的小家,有着可以遮风挡雨的屋檐,有着一小块小菜园。在这个小家里埋藏了很多的小秘密。

    每一天,甫卢兰总是会在梦中看见从前的影子,可是那时候的亚蓝是那么的需要自己去保护,可是后来的一次,他离开了自己,逃到了死亡战场,然后一切都开始出现了变化,他再也不需要自己了,在也不需要甫卢兰那微小的保护了。

    此时的莂克骑着龙马飞奔在空中,俯视着脚下那片落满雪的森林,斑驳散乱的白色几乎将整个广袤而原始的森林给覆盖起来,油然而生出一种别致的冬景。他一个猛烈的俯冲,龙马收起了硕大的双翼窜入了稠密的森林里,敏捷的环绕着森林里粗大的树木,蹬哒蹬哒的向前疾行。

    经过一阵精心的发现,前面莂克看见了一只骑行着【驼踏】的倩影,他嘴角向上一翘,拍着马背,对马说道:

    “马儿,给我加油咯,追上她。”

    龙马的速度再次提升起来,驼踏身上的那道倩影扭过头来,那是甫卢兰那张熟悉的脸庞,只是那张脸上满是憔悴与悲哀。

    很快的,龙马赶上了甫卢兰座下的驼踏,驼踏惊恐的与龙马并驾齐驱的疾速前行着。

    “怎么会是你?你不是应该找亚蓝去了吗?”甫卢兰的声音有些轻微的粗糙,可能是好长时间的沉默照成的,疑惑的对莂克说道。

    “不急,让我把故事从头到尾给你说一遍。”

    莂克就开始将自己的口水给甫卢兰重新泛滥了一遍,时不时的还会加油添醋,讲故事离奇化、神秘化、血腥化,就在讲到他和亚蓝决裂的时候,甫卢兰插话了:

    “你们两个决裂之后,你便负气跑回来了?”

    “不是,接着呢——”

    “打住!从刚才的3个时辰里,你一直在滔滔不绝的讲述着那些很血腥、很暴力、很色情的,还是很深情、很投入的说着你那所谓跌宕起伏的恐怖故事。现在,改换我了。”甫卢兰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莂克想再说些什么,但看着甫卢兰脸上一个轻微的抽搐,便很自然的安静下来了。

    甫卢兰和莂克坐在两面雄伟峡谷的河谷岩石滩旁,她看着从上游远处流过来的河流,安静了一会儿,空旷的四周里传来了鸟鸣兽啼的交杂在一起的乐章。她露出一个很落寞的微笑,参杂着苦涩、参杂着心酸,她闭着双眼,仰着小脑袋,呼吸着来自于这片乐园最清新的空气,声音很慢很慢,但有条不絮的说着:

    “那时候,亚蓝初次来到我家,我哥哥只是告诉我,他很特殊,他需要关爱与呵护,并且把任务交到了我的身上。我看着他的模样,那剑锋一般浓密的眉毛上总是渲染着那么多的忧愁,我便把他带到了这里。我亲自将他带到了我的乐园里来,也亲手把他锁进了我的心里。从此之后,没有他的日子里,我总是能从这面水潭中依稀看得见他的影子,我希望他比任何人都要快乐。可是他身上那淡淡忧伤的气息总是一直如影随形的跟随着他。

    我比他大上两个年头,实力也自然排在他之前,那时候的他,才刚学习剑道,踏上剑客的道路,如同雏鸟一般脆弱。连驼踏的影子都追不到,连【奔虎】【火狮】都打不过,他什么都害怕,害怕长着利齿的奔虎,害怕朝他而来的火狮,那时候,我总是会站在他的身旁,告诉他不要担心,只要我在他的身边,可以很轻易的将它们杀死。

    在我的保护下,我看着亚蓝日益的茁壮,他变得勇猛了,褪去了小男孩的稚嫩,不会因为奔虎而害怕,不再为火狮而担心,甚至帮助我杀死了一只暴躁的巨犀兽。他渐渐的脱离了悲伤的阴影,渐渐变得开朗起来,渐渐的、渐渐的,随着他日渐的成长,我发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他不再需要我了,他再也不会因为害怕而寻求我的帮助了,他不在主动地寻求帮助了。

    那次,他为了救我脱险,离开了我,半年的时间里仍凭着我去搜索,去寻找,他仍是没有出现,若不是因为你们在枫林城里惹了事,或许,到现在我还找不到他呢。

    我问过他原因,他说他不想一辈子依靠着我去保护他,他想要变换身份,但是我多希望,他还是以前的那个样子,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扯着我的衣角,说着那些恐怖的传说,念着那些凶兽的名字,紧紧的依靠着我。可是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的锐变,没有什么能阻止他的离开。

    可是在这里的那段时间里,在这片茂密广袤的森林里,属于我们的乐园里,充斥着太多、太多的回忆,那么美好,那么真实。

    他不再需要我了,他已经由一只雏鹰成长为一只翱翔天际的雄鹰了,我应该为他感到开心,不是吗?可是事实上我却是那么的难过,我担心的,最可怕的事情已经来临了。

    他开始属于他自己了,做的每一个决定,走的每一步路,圈点好的敌人,都由他自己去决定,都由他自己去完成,他开始挣脱了我的保护,开始离我而去。”弗岺挂着凄凉的微笑,热泪在她眼眶中打着转。

    “难道你希望他做一个只懂得寻求保护,唯唯诺诺的男人?做一个没有上进心,没有强者梦的懦夫?以前的生活倘若还要强加在他身上,那么他永远长不大,永远学不会长大,不懂得去爱与被爱。”

    “可是我只是希望他能一直属于我,永远的属于我一个人。”

    “甫卢兰,你这样的想法是太自私了,目光也太短浅了。我告诉你若不是亚蓝有着一颗成为强者的心,他怎么还能活到现在,活着回来?”

    “亚蓝回来了?”甫卢兰急忙的拭擦脸上的泪痕。

    “是啊,难道我没有和你说过吗?他正在你的家里养伤呢。”

    “我家里?你这个笨蛋,说了一大堆废话,却没有一个是重点,干嘛不早点说,害人家那么难过现在。”

    甫卢兰急忙的整理着自己身上的服饰,一番简单的打扮之后,瞪了莂克一眼,运起飞行术,往家里赶。

    “坐上我的坐骑吧,它可是比你的飞行术快上好几倍哦。”莂克笑眯眯的指着座下的龙马。

    莂克载着甫卢兰从森林里疾速的往回赶,一落地甫卢兰便冲向了屋子里,房子里,一片寂静,父母亲正在桌子上忙活着一些杂碎的工作。她客套的问候了父母亲,便跑到了冰棺面前,看着躺在里面的亚蓝,他紧闭着双眼,那紧缩的双眉显得他之前遭遇的巨大痛苦,酙娄扭过头来看着难过的甫卢兰。酙娄在亚蓝躺进冰棺的那一刻便寸步不离的一直呆在冰棺前,细心的照顾着亚蓝。

    “甫卢兰姐姐,亚蓝哥哥他伤得好重——”

    甫卢兰轻轻的翻腾着亚蓝的身体,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后背如同沟壑一般纵横的的创伤,大滴的眼泪不断淌落下来:

    

“怎么回事,他怎么会伤的那么严重呢,是谁会这么残忍呢,我早就该让他留下来的呀。”

    “甫卢兰姐姐,我已经耗尽了自己的魔法了,可是亚蓝哥哥的伤口还是很难愈合,尤其是后背的那一块,几乎是无法治愈的了。”酙娄无奈地说着,语气中满是难过。

    莂克坐了下来,脸色有些低沉,缓缓地说着和亚蓝决裂之后发生的事情。

    “那个女人在那里?”甫卢兰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故作镇定,语气却充满了冰冷,轻轻抚弄着亚蓝身上那破烂不堪的兽皮,那是她亲手为亚蓝缝制的,用的是亚蓝亲自割出的兽皮,经过她的手一针一线的悉心封制过后,曾经暖暖的披在他的身上,现在却混杂着刺眼的血污。

    “你不能伤害那个女孩,等亚蓝醒过来,自会处理。”莂克双臂交叉与胸口,立场十分坚定。

    “是啊,有什么事,等亚蓝醒过来再说好吗?”甫卢兰的父母亲也担心自己的女儿会做出什么蠢事来,焦急的说着。

    “我只是要见她一面而已,看看她究竟有什么能耐,把亚蓝伤害的那么深。”

    “不行,我答应过亚蓝,不允许弗岺受到任何伤害。”莂克撅着头。

    “是不是在回来的路上你对她产生了那么点感情来呢?”甫卢兰脸上满是冷笑。

    “甫卢兰,你别太过分了。”

    “是么?那你倒是凭什么阻拦我见她一面?难道你不是害怕吗?还是你已经把她放跑了?”甫卢兰那尖锐的讽刺声,絮绕在莂克的耳边,让莂克一阵反感,竟感觉甫卢兰变得那么陌生。

    “甫卢兰,我警告你,我不允许任何人冒犯到我,就凭你是亚蓝的最爱,我也一样可以把你杀死。”莂克的脾气总是会在别人辱没他时,那来自于落难的王子身份的高贵便会毫无疑虑的被全部释放出来。

    “莂克,我不允许你在我们面前说出这么放肆的话来!”甫卢兰的父亲拍打着桌面,站了起来,来自于年长者的威严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冷冷的注视着莂克。

    “可是伯父,明明是她先开口辱没我的。”莂克焦急的做着解释。

    “够了,甫卢兰你也是,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些什么吗?情绪是聚居在一个人体内的恶魔,你总是会让恶魔来主导自己,你再这么放纵自己下去,你认为你还有得救吗?有什么事,请等亚蓝醒过来再说,在这期间,我不允许你碰那个女孩一丝一毫。你现在回屋里反省去!”

    甫卢兰哼的一声,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屋里,紧闭上门,躺在自己舒适的小床上,不停地翻着身,思考着些什么。

    屋外,莂克就显得有些扭捏了,微低下脑袋,偷偷打量着还在努力平息内心的老先生,想说些什么,偏偏话到口中,却说不出口。

    “好了,莂克我知道你有着一个高贵的内心,你在意于你的出身,在意于别人对你的评价,在意于自己的尊严不容践踏,但是你要清楚,现在我们就如同一个家庭一般,我们需要彼此关爱,我们都是因为亚蓝而聚到一起来的。不要把话说得太绝,这里没有人想伤害亚蓝,亚蓝也不希望看见我们彼此走向对立。”老先生渐渐的平缓下自己的内心,小口的喝着桌面上的茶水。

    “老先生,刚才的事情——很抱歉,我会努力更正自己的。”莂克在一阵别扭中还是将抱歉说出了口。

    老先生看着诚意十足的莂克,心中也平缓了下来,恢复了之前的平和,继续说道:

    “年轻人血气方刚这是我们这些长辈过来人都知道的,但是,你们这些小男孩最终的归宿都是成为一名真正的男人,而一个男人最重要的标志是什么?是一颗勇敢的心与包裹他人错误的耐心。倘若你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而不惜放弃自己的耐心,那么你终将也无法成为一名真正的男人。甫卢兰怎么说也是一个女孩子,年岁和你一样大,但是她自小被宠惯了,她的心智还不是很成熟,她需要我们更多的去开导去帮助,而不是用威胁的口气去命令她。”

    听着老先生的一番苦口婆心,莂克坦然受之,轻轻的点下头。

    因为甫卢兰的缘故,这一天大家都在在焦急与烦闷中度过。难耐的白日过去了,夜晚降临整个大地。甫卢兰悄悄的下了床,轻轻的走在狭小的房间里,搜寻着几个空余出来的房间,她轻推开一扇门,莂克躺在里面,安静的睡着了。推开父母亲的房间里也是一片安静,家里的大部分人都睡着了,冷冷的,甫卢兰来到了冰棺旁。

    推开冰棺的那一刻,她有些惊诧了,她看见此时的酙娄也正躺在里面,搂着昏迷的亚蓝,愤怒油然而生,她用力的拽起了酙娄,眼睛恐怖的睁大大的,大声斥责道:

    “酙娄你在做什么?”

    酙娄被甫卢兰吵醒了,揉着睡意惺惺的双眼,迷糊的嘟嚷道:

    “甫卢兰姐姐,你在做些什么呀?”

    看着酙娄脸上那无辜的表情,甫卢兰一阵反感,用力的将她推向一边去,讽刺道:

    “你不知道亚蓝正在里面养伤吗?你为什么还要爬进去,你不会到空余的房间里睡觉吗?”

    “可是以前在古堡里也是一样的啊,亚蓝哥哥和莂克哥哥受伤的时候,也是和我一起睡觉的呀。”酙娄仿佛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无辜而迷惑的说,撅着嘴也有些不满了。

    “什么?是不是莂克叫你这么做的?我就知道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从今以后,我不允许你跑进这冰棺里睡觉,知道了吗?”

    “可是如果我不躺在冰棺里休息的话,我就会死掉的,真的。”酙娄可怜而委屈的看着在凶她的甫卢兰。在酙娄的记忆里,甫卢兰是一个可爱的漂亮姐姐,眼神中是满满的温柔与爱惜,可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甫卢兰却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甫卢兰,你在干什么?没有人能欺负酙娄的好吗?”莂克首先从房屋里冲了出来,将酙娄护在身后,死死地盯着也正在气头上的甫卢兰。

    “呵呵,我就知道,原来你一直在培养一个专供你们享乐的妓女。”甫卢兰的声音刺疼了莂克的双耳,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疯女人,不相信当初出口的竟然是那个曾经温柔可爱的女孩。

    莂克怒火一般的燃烧了起来,从后背擎出长戬,直指甫卢兰:

    “倘若你在口出恶心的话语,做着没有一点女孩矜持的举止,我定要你死去,没有人能够伤害得了酙娄妹妹!”莂克兽一般的双眼死死地盯住她的身上,仿佛即将喷发的火山口一般,只要来自于甫卢兰的再一次导火,火山将立马爆发出来。

    房间里蔓延着浓浓的火药味。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