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32章 重返北境

    弗岺在一阵颠簸中醒了过来,她的手脚都被绳子给套住了,夹在莂克和亚蓝之间,弗岺靠在莂克身上,亚蓝靠在她身上,在他们身上莂克为了防止俩人跌落下来,便用大绳子把他们三个全捆在了一起。

    弗岺开始挣扎了,可能是亚蓝长时间靠在她的肩臂上,使得她的肩臂有着发麻,有些别扭。

    “喂,快把我放下来。”

    “你终于醒了,唉,长时间没人陪我聊天,真是寂寞呐。”莂克扭过头来,脸上满是憔悴。他为了能尽早的赶回北境,已经足足有1夜2天的时间赶路,眼圈上是一层浓浓的眼袋。

    “别靠在我肩头上,好疼啊。”弗岺不断的扭动着自己的肩膀,想甩掉他靠在自己肩臂上的脑袋。

    “你别把亚蓝给弄醒了,他怎么会变成这副摸样你自己应该心里有数,你知道他的后背受了多大的创伤吗?差点就没命了,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这么残忍,一点都不像你父亲那么和蔼。”莂克看着弗岺那不安的动作,腾出一只手来,捏在她的小嘴上,示意她安静下来。

    “是我弄伤的又怎么样!你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吗?你知道父亲对我来说多么重要吗?你知道我所做的一切牺牲都是为了今天吗?还有你这个强盗,强盗!!”弗岺双眸止不住流下眼泪来,全身扭动的更厉害了。

    “你给我安静下来,等到了北境之后,你父亲交给亚蓝的那封信我会亲自拿给你看,笔迹你应该认得出,至于亚蓝是什么人我清楚得很,还有那个骨戒,那是我忍不住拿下来的,就连亚蓝都不知道。”莂克指着她的脸庞狠狠的说道。

    弗岺狠狠对着他的指头咬下去,好在莂克急忙的伸回来,弗岺咬空了,脸上满是不甘,莂克脸上带着一丝的惊诧:

    “诶哟,我说现在的小姑娘脾气可真够大的,连我的手都想咬?啊啊——”莂克的话刚说完完,便惨叫了一声,弗岺咬不中他的手指,便咬上了他的肩膀,痛的莂克惨叫连连。

    “就咬你了怎么样?强盗、土匪、流氓,快把我放下来,我不要去北境,我要留下来做梵天洛的王妃,你要是不把我放下来,我就一直咬着你不放。”弗岺气鼓鼓的说着。

    他们在空中一直驰骋着,这回弗岺没有说话了,也没有再咬莂克了,因为她的嘴被套上了一个棍子,莂克棍子的两边缠着两根绳子,两根绳子紧紧的绑在她的后脑勺上,她只能咿咿啊啊的吞吐着模糊不清的话语。

    莂克则一脸轻松的继续往前走,边走边说到:

    “这样子多好啊,既没有人吵我清静,又能免费的听我倾诉,唉,好久没人聆听我内心深处的故事了。小时候啊——”莂克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自己无聊乏味的故事了,听起来就好像一个小孩子写下的日记一般,没有一点意义,弗岺听的一阵脑大猛翻白眼,可愈是挣扎,莂克讲得愈加投入,最后她只能安静下来,听着来自于莂克的自言自语。

    这一天他该休息了,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打过盹了,好几天没有吃过食物了。他将龙马停在了一处森林前,坐下来,轻轻的把亚蓝放了下来,替他清洗护理伤口,顺便吃些食物补充一些体能。

    “我警告你哦,如果你还敢在我面前罗哩罗嗦的话,我就再也不把你口中的木棍取出来了,一直等到亚蓝醒过来为止,明白了么?”

    弗岺没有说话,木头一般的。莂克看着看她的表情,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的小嘴从木棍中释放出来,弗岺一边怨恨的一直盯着他看,一边呸着长时间含木棍而感到苦涩的唾液。

    “我知道我长得很英俊,但是也请你别这么看着我好吧,另外这个骨戒还给你,好好保存,我可不想你一直喊我土匪,叫我莂克就好了。”莂克从怀中将保存好好的骨戒亲手给她的手指套了上去。

    弗岺看着这枚简朴的骨戒一阵失落来袭,低着脑袋啜泣,仔细的打量着那枚骨戒。看着弗岺这摸样,莂克轻摇着脑袋,转过身,开始替亚蓝护理伤口去。自从在老魔法师那边治疗过后,亚蓝就一直陷入昏睡没有醒过来,只是他那孱弱的呼气声在提醒着莂克他还活着。

    弗岺眼神也会偷偷的转到莂克身上来,看着莂克已经是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耐心,将亚蓝身上老旧破烂的兽皮衣轻轻的脱下来,一股恶臭扑面而来,莂克捏着鼻子,邹着双眼,开始用【圣水】拭擦着重度腐烂的伤口,这圣水具有抑制腐烂的效果,依靠着【圣水】和老魔法师给予的一些丹药,应该能撑到北境。等回到北境以后,借用酙娄的冰棺,那么亚蓝便可以很快的恢复了,莂克的算盘早就很清楚的打好了。

    亚蓝后背的伤口已经恶化了,浓状物,外加感染伤口腐烂,上面模模糊糊的一片,就如同一滩烂肉一般,让人不敢直视,就连莂克在清理的过程中,都会偶尔的干呕几声。

    莂克一边清理着伤口,一边还在不停的抱怨:

    “唉,为了一个坏女孩,差点把自己的命都留在这里了,真是的,别成为残废了,那就不好玩了,我们莂蓝组织还在等待着这我们俩去发扬光大呢。”莂克看着那伤口,心情有些压抑。

    弗岺看着来自于亚蓝身上的腐臭味和那恐怖的沟壑一般的伤口,眉头一邹,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觉,五味杂陈。

    给亚蓝做了些简单的清理之后,莂克又开始忙了,寻找着这片森林中的小动物之类的东西,弗岺则被绑在大树上,连接几天没有自由的被捆绑起来,让她感觉很难受,不断扯着紧绷的的绳索,最后还是无力的放弃了,在大树底下叹着气,仿佛在思考着些什么。

    莂克最后打到了一头野猪,喘着粗气将壮硕的野猪扛了回来,站在野猪面前,自言自语道:

    “我的长戬不方便,亚蓝若知道我拿他的的长剑去杀猪,醒过来肯定会大骂我一通,嗯,弗岺我见过你锋利的短刃,那个最方便的,借来用用。”莂克目光不善的带着邪恶的微笑锁定在弗岺身上。

    “不行!那两把短刃可是神兵,我不容许你亵渎!”弗岺虽一口否决了,但是莂克还是从她腰带中取出了那把短刃,任凭弗岺怎么喊都没用,就只能满脸黑线的看着自己干净利索的短刃最后变成了沾染着猪血的杀猪刀。低着头,心中暗自的诅咒他。

    莂克兴致勃勃的哼着小曲,惬意的烤着野猪:

    “要不是亚蓝曾经答应过你父亲要保护好你,或许现在烤的就是你,你要相信我对人肉的兴趣。”

    “————”

    弗岺没有说话,紧紧的盯着那把充斥着血污的利剑,脸上满是不愉快。

    “你们女孩子真是太奇怪了,这么小气,等下给你洗干净不就得了吗,还是你怕我不还给你了?”

    “——”

    弗岺还是没有说话。

    “我的天哪,你还是说句话吧,别老一副死人模样,我都快无聊死了。”

    “——”

    弗岺依旧沉默,莂克呼了口气,继续无聊的烤着猪肉。待香味弥漫的时候,故意在弗岺面前晃着,将香味传播到弗岺鼻子边上,眼光死死的定在她身上,当她的喉结开始抖动了一下,咽了口水之时,莂克大笑起来,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动了动了,我看见你的喉结在动了,你是不是也觉得烤肉的味道很迷人呢?哇哈哈——”

    看着莂克在自己的面前仿佛白痴一般的举止,弗岺感到很无语,然而就在莂克反复的说过之后,弗岺的情绪如同火山一般喷发而来:

    “我没有!你以为你的厨艺真的很好吗?你真的以为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就是烤肉了吗?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像你一样,像个傻子一般的,像个苍蝇一般的,没完没了,没日没夜的说着那一堆没有一点意义的废话!”弗岺红着脸,声音异常的尖锐,划破了原本只有莂克的声音的安静世界。

    莂克仿佛没有反应过来,咬了一口烤肉,才说到:

    “是你在说话吗?好耶,你知道想要逗你说一句话是要有那么坚强的耐心与不知廉耻的废话连篇的坚持吗?想做到这两点,可是很困难的。”

    

弗岺无力的低下头,她已经彻底的对莂克无语了。

    “你来吃一口。”

    “我——”不吃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莂克已经将手中的一个烤猪腿塞进她嘴巴里,上面还依稀有着莂克的齿印。

    莂克那温柔的坏笑从此清晰的刻印在她的眼中。

    吃饱了之后,莂克躺在偌大的草坪上,口中嚼着一根草根,惬意的眯着眼睛,晒着难得的温暖太阳。这个冬季的雪总是让人难以预测,或许一秒钟前是暴风雪天气,下一秒后,便是郎朗晴天。

    “把我放了!快点。”弗岺靠着大树,挣扎着,再次说起话来。

    “可以,但是你得给我10个理由。”莂克衣服欠揍的样子。

    “我要尿尿!我要尿尿!我要尿尿!——”弗岺连续喊了十句我要尿尿,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安静的晴空。

    莂克抖着眉毛,一下没了主意。

    “你原地就行了嘛,我和亚蓝以前也是经常这么做的。我是不回头看的,这个你放心。”

    弗岺咬的牙根咯吱咯吱的响,恨恨的表示很不满。

    “那你想怎样?你要是跑了我该怎么向亚蓝交代?”莂克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不过后来回头一想,还是算了吧,毕竟人家也是一个小美女,最后,弗岺将自己手中的两把短刃都交了出来,莂克才微微安心了一些。

    “你要快些啊,别想跑啊,你要是走出一定的距离,我就会发现,一发现,那你以后就再也没有特权了。”莂克将弗岺身上的绳索给打开了。

    拥有自由的弗岺,揉着自己酸痛的手脚,哼的一声钻进了森林的更深处。

    等了半天的莂克还是没有见到弗岺出来:

    “弗岺,我可知道你躲在哪里,别逼我找你啊,你应该知道我可以很轻易的把你揪出来。”莂克眯着双眼,声音异常洪亮,充满自信,可是回应他的仍旧是空旷的宁静。

    “哎,真是的,现在的小女孩都喜欢玩失踪吗?”莂克召唤出龙马,扑腾起双翼,冲进了丛林中,不一会儿龙马的双翼就拍打在她的脑袋上,她躲在草丛中,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脑袋上方的莂克。莂克脸上满是虐笑:

    “难道你不知道我在你身上种下了什么吗?它会让我一直能够感知到你的位置,所以你就别老想着那么多不靠谱的逃跑计划了。”莂克笑着将她扯了出来,丢在草坪上。

    弗岺抓起草坪上的两把短刃,刀芒直指莂克。

    “你应该知道你打不过我的。”

    弗岺听莂克这么一说,目标立刻转移向昏睡中的亚蓝。

    “倘若你不给我自由,我就把他杀死。你也应该知道,我想杀死他,你应该也不用质疑吧?”

    “把他放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莂克收起了那副不羁的样子,阴沉下脸来。

    看着莂克那张阴沉的脸,弗岺都感觉到恐怖,但理智告诉他不能放下,亚蓝是他离开这里的赌注,她用力的摇着头。

    莂克那张阴沉的脸吸引了弗岺的注意,此时莂克的手指正夹着一粒石子,貌似轻轻的一弹,石子在弗岺不注意的状态下,重重的射中了她的手臂,手中的短刃自她手中脱离开,当弗岺重新拿到短刃时,莂克已经来到她的身边,长戬抵在了她的脖颈上。

    “抱歉,你再次被捕了,这回我宣布你没有特权了。”

    她的手脚再次被缠上了绳索,得来不易的自由又再次被剥夺了。

    虽然弗岺是逃不掉了,但是弗岺口中塞着跟木棍,手脚上缠着绳索,很容易引起注意的,弗岺还差点诱使一个路人帮忙解救她,但是好在莂克的龙马,那速度不是一般可以轻易被赶上了,所以莂克成功的避开了许多危机。

    为了让他们早日到达目的地【枫林城】,为了防止弗岺再次出现什么情况,于是莂克将一枚大丹药塞进她嘴里,狠狠地说道:

    “这是,【肝肠寸断丸】北境的一种特药,倘若你15天之内不能吃到我给你的解药的话,那么你就等着自己那美妙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开始腐烂,从自己的内脏开始,一直到自己的外表,到时候,你身体上的幽香会被一股浓浓的腐烂味代替。所以从今以后,倘若你再次放肆,你就等着自己在变丑的过程中死去吧!”

    弗岺果然被他的话语所吓住了,不敢在多生是非。

    经过了长时间的驰骋,他们已经到达北境了,枫林城的轮廓已经映在了他们的眼前,龙马一阵嘶鸣,降落在了甫卢兰的家门口。

    酙娄裸着小脚,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涌向了莂克的怀里,脸上满是开心,对着莂克露出甜甜一笑,当目光落在亚蓝的身上时,脸上的开心呗难过所更替了。

    “亚蓝哥哥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快借你的冰棺给他用一用。你亚蓝哥哥会好起来的,你要相信他。”莂克摸着酙娄的脑袋,脸上伪装出很轻松的样子。

    这时,甫卢兰的父母亲也从屋子中走了出来,看着亚蓝这幅模样,将他抬进房屋里,放置入冰棺中冰棺中蔓延的冷气,散发着圣洁的光束不断缠绕着亚蓝的躯体,他身上的伤口愈合的十分缓慢。

    甫卢兰的父母亲看着亚蓝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嗅着从他身上散出的腐烂味,紧邹着眉头。之后莂克将大致的情况都说了出来,听的他们二老一阵感慨。

    酙娄靠近着冰棺,看着冰棺中半裸着的亚蓝,不禁悲伤而来,酙娄大滴的眼泪簌簌的冒了下来。因为她从未见过冰棺的恢复速度竟然会如此的缓慢,比上莂克上次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那孱弱的双掌,轻柔的放置在他的胸膛上,庞大的圣洁之光自她手心涌了出来,冒入亚蓝的身体中。

    莂克走着眉头,难以想象酙娄的灵力是那么的强大,他想起了自己大战半兽时也是沉睡了好久,亚蓝告诉自己是酙娄出的力,莂克起初以为只不过是为了显现出酙娄的乖巧和懂事而已,没想到事实竟然是酙娄的凌厉灵力强盗了不可预测的地步,

    甫卢兰的老父母亲仿佛都看出了莂克的忧虑,便将酙娄这段时间的表现有多么令他们吃惊,自从她被暂时的放置在甫卢兰家中,甫卢兰的父母亲便一直在照顾她,并且甫卢兰也会经常训练酙娄,让她开发出自己的潜力。

    “酙娄的身体仿佛就是一个能量的无底洞一般,蕴藏的庞大的魔力,但是酙娄本身并不知道术士是个怎样的存在,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该怎样运用自身的潜力,现在在我们的教导下,她已经可以将一些初级的魔法运用的鱼如得水了。”

    莂克能从她那弱小的身体上感受到恐惧。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