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31章 那转折点

    亚蓝运起最后的一口气,趁弗岺不注意,一个快速的翻身,顺手击落了她手中的双剑,左臂搭在她的脖颈上,死死的扼住。

    “后退,谁敢上前一步,我就把她的脖子扭断。”

    弗岺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感到措手无策,脖颈上一阵泛疼,或许亚蓝在加大一个力度,她便会窒息死去。

    “亚蓝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吗?弗卓德大人是怎么待你的你都忘了?”

    “哈哈——你们又是怎么待我的呢?”亚蓝一阵狂笑,轻蔑而警惕的看着周边。

    亚蓝忍痛的紧紧捏着弗岺的脖颈,步伐显得十分凌乱。

    “亚蓝我知道你喜欢弗岺,你绝对不会出手伤害她的。”梵天洛嘴角挂着一丝浅笑,慢慢的接近亚蓝。

    “别逼我!”亚蓝的从地面拾起一把短剑,剑口划开一道浅浅的伤口。

    梵天洛看见弗岺的脖颈上冒着一丝的血痕,沉下脸来,停止前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亚蓝将弗岺当作盾牌,踉跄的后退,拉扯着挣扎的弗岺,梵天洛对自己身后的11位祭司做了个手势,11名祭司收到了命令。

    他们低着头呢喃着些什么,齐齐的杨开双手,仿佛在召唤着什么,随着11名祭司的双臂齐齐张开。亚蓝还没有感到一丝警觉,已经扯着弗岺快速的向后退去,就在祭司们齐齐抬手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危险,他痛苦的仰天咆哮,被巨大的力量牵引起来,全身都不受他的控制,他被禁锢到半空上,身体上是淡淡的电光,他全身一阵麻痹,大口的血水从他口中喷了出来。

    “亚蓝你真是太天真了吧!哈哈哈哈——”梵天洛站在地底下,搂着弗岺的肩臂,抬头看着亚蓝此时狼狈的模样。

    亚蓝重重的跌倒下来,砸进了坚硬的冰地上,全身都在抖索,全身一片通红,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全部崩裂开,血水淌了一地,凝固在冰原上。

    “你这回真的要死掉了。”弗岺的脖颈经过简单的包扎,站立在他的身边,双手持着两把在月下灿灿发光的短剑。一步步向他走来,利剑对着他的胸膛狠狠落了下去,此时天空一片暗云卷了过来,马的嘶鸣声与噔噔的马蹄声同时发出,一把火红色的长戬陨石一般坠落下来,直奔弗岺而去,就在弗岺的短刃即将刺入亚蓝的体内之时,弗岺被生生的推开了,长戬深深的嵌入冰地,险些就直接把弗岺杀死,大地都有些颤抖。

    “谁敢动我兄弟的,死人!”莂克那张熟悉的脸庞映在了亚蓝眼中,他如同天神一般,骑着生有双翼的龙马,脸上满是愤怒。龙马飞奔落地,护在亚蓝身边,莂克心疼的打量着重伤垂死的亚蓝,怒到了极点。

    “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的笑话了,你当真以为就凭你一个人便可以将人顺利的就走?”梵天洛大笑起来,满口的讽刺味。

    “哼,若是源宜城的城卫军也一同前来了呢?若他发现,前朝的王子的联盟阵营就位于这儿,那么你认为他会怎么做呢?”莂克挠着耳朵,少年不羁的模样被他刻画的淋漓尽致。

    “王,倘若被城卫军发现我们的行踪,后果不可想象,我们还是先将这里的近千名卫士遣散,躲避一阵子再说。”梵天洛身边的将军给他进言。

    “你凭什么能调动城卫军?你凭什么说城卫军将过来这里。”梵天洛冷冷的回话,口中满是不屑。

    “哈哈——我相信我定能拖你那么一点时间,必要的话也可以给城卫军说明一下你们具体的方位,我若想知道一伙人的下落,你们要相信我绝对可以了解的清清楚楚。”

    就在这时,前哨有人来报,有一支千余的城卫军正在朝这里过来,梵天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片混乱,不甘心的咆哮着。

    “王,我们必须将据点转移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知道了,你先去把人给我遣散,将据点向南移动。”

    梵天洛不耐烦的命令手下的将军们开始执行自己的命令,后一指地面上的亚蓝,狠狠的说道:

    “据点我会撤走,但是你们必须死在这里。”

    “有本事的话!只要你不担心,我身边这匹兽,它足够我在任何时刻离开,你认为你们可以拦得住我吗?我身上有这样一颗丹药——【灵风丹】,可以帮助我逃脱任何禁制,也就是说就连你的祭祀们都无法囚禁我。”莂克将长戬立在身前,挑衅的看着梵天洛。

    梵天洛气的几乎要跳了起来,他身边的11名祭司默不作声的,其中一名走到他耳边,轻语道:

    “王,拥有灵风丹的这个年轻人,身份绝对不简单,最好不要树敌,以免节外生枝。”

    “那我就把亚蓝杀死好了。”梵天洛持着大剑走向亚蓝,莂克手中长戬,戬芒前探,眼中满是凌厉。

    “在上前一步,我不惜,鱼死网破!”

    听着自莂克口中毋庸置疑的口气,梵天洛气得把大剑甩了下来,转身离去,此时亚蓝艰难的爬了起来,对着莂克说了些什么,莂克严肃的点了点头。

    梵天洛的队伍浩浩荡荡的离去,莂克的眼球四处打量,发现了一个骑马女子的倩影,嘴角微翘,骑着龙马狂奔过去,速度快到了极限,在接近那道倩影时,强壮的右臂将女子勾了起来,弗岺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击晕过去,龙马载着她便快速奔去。

    “你想干嘛?卫士们改变方向,把弗岺救回来!”梵天洛咆哮疯狂的吼着。

    此时莂克、亚蓝、弗岺一同骑在马上,飞速的离去。

    “你们这几个老家伙,不是整天吹嘘着你们的禁锢术有多么强大吗?还不快用!”梵天洛推扯这身边那11名祭司,祭司们无奈的低声吟唱了起来。双臂齐齐举了起来。

    正在快速飞行的莂克生生的被禁锢住了,龙马受到了惊扰,不断的嘶鸣,拍打着巨大的双翼。

    “看来真的需要我的灵风丹?唉,真是的,全世界可就剩下不多的几百粒啊,我怎么这么败家啊。”莂克自言自语的将囊中一颗灵丹拿了出来,不舍的多看了一眼,然后将丹药捏碎在掌中,一股庞大的气流自丹药中爆了出来,四处涌动,他们身上的禁锢被完全的结开了,速度提升的更加迅捷。

    “王,失败了。”祭司们脸色无比的苍白。

    “那也要给我追回弗岺,否则我要把你们这群废物全部绞死!”梵天洛愤怒的接近疯狂。

    “王,你看见了吗?”

    梵天洛冷静下来,在不远的前方,他看见了一排排的军旗,浩浩荡荡的向他们而来。梵天洛气的跺脚,带着不甘大手一挥:

    “速度离去!”

    

莂克骑着龙马奔行着,在这个夜月下。

    “莂克,你怎么会来的?你不是应该在北境【死亡战场】的吗?”亚蓝虚弱地说着。

    “我有说过我要回去吗?我一直都在你身边,要不然你以为那个小二会免费给你喝酒,免费给你住店?别开玩笑了,我还在弗卓德大人墓的不远处建了个小房子呢,还跟你一同去过大门山,你以为这些我会告诉你么。”莂克一开口便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这个月以来的事情。

    2个月前自亚蓝口出的决裂,他并没有马上离去,他也如同亚蓝一般找个地方喝喝小酒,处处注意着亚蓝的行踪。尽所能及的呆在他的身边,如同亚蓝影子一般的孤独。

    “谢谢你,莂克。”亚蓝虚弱地说着。

    “我会需要你的道谢?别开玩笑了。”

    亚蓝脸上满是欣慰。

    “接下来怎么打算?是继续留在这儿还是回到北境?”

    “我也不清楚。”

    莂克闯入了一家医馆,立马将大门死死的关上,坐镇医馆的是一名老魔法师,老魔法师打量着身边的俩人,隐约有些不安。

    “你们两位好面善。”老魔法师面带疑虑的说着,莂克可不敢说他们两个便是被固原王国通缉的叛变者。

    “老头子,你赶快把我朋友身上的伤治好,否则我明天就拆了你的店,另外医费我给你多封一些。”莂克恶狠狠的捏着拳头。

    “这位小兄弟身上的伤口也太多了吧,尤其是后背,血肉都融合到一起了,起码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老魔法师戚着眉头,有些不好着手。

    “老头子,你废话很多耶,你就不会先给他做些简单的包扎?”莂克双手叉腰,一副要揍人的姿态。

    老魔法师不敢多话,就先给亚蓝进行简单的治疗和包扎,瘦弱枯骨的手掌散发着朦朦的圣光,涌入他身体上的伤口,愈合着那些创伤。亚蓝色身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刀口剑痕,尤其是后背,那血淋淋的一片让莂克都不忍直视。莂克扭头看了昏迷的弗岺,无奈的叹着气,估计是在想倘若弗岺是个男孩子的话,自己可能会亲手宰了他。

    亚蓝的创口大部分得到愈合之后,莂克又讨了几颗药片,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页,大大咧咧的说道:

    “老头子,你们明天把这张通缉令拿到城府里,会得到一大笔钱的,好了就这样了,再见了哈。”莂克口语极快,就在老魔法师一阵呆滞的状态下,莂克早已召唤出龙马,飞速的开往北境,前往【安诺德士联盟】。

    经过这一夜的时间,梵天洛率领着自己的所有力量成功逃脱掉城卫军的搜查,他们越过了【狭江】,一直向南,沿着荒山野岭一直前进,日以继夜的连赶了好几天的行程。

    他坐在一处简陋的帐篷中,呆滞的看着正在冒着热气的白开水,脸上写满了沮丧,或许是日夜兼程的劳顿,或者是狼狈不堪的大撤离,也可能是弗岺被掳走,这些参杂起来,就让梵天洛感到十分的难受、窝火。

    30年前的往事又开始来袭了:

    【钛隆】的背叛使得王位之争最后的大结局,似乎已经开始慢慢的浮出水面,伴随这钛隆离去的还有一群钛隆的忠诚者,克瓦尼联盟在一夜间壮大了起来,王国最具权力的有四位人物中,随着钛隆离去之后,克瓦尼手中有了3张王牌,梵天洛的手中也就只有一个弗卓德,他们的势力已经远远超出了梵天洛联盟。

    不过始终牢记于先王意志的弗卓德还是没有放弃,他比从前更忙了,甚至连为与钛隆的决裂而感到难过的时间都没有。然而梵天洛还是没有感到一丝的愧疚,依旧在美女与美酒中度日,那轻佻的而自负的态度让弗卓德也感到愤怒了。记得有一次梵天洛没有按照规定的时间来参加会议,结果被愤怒的弗卓德从大床中揪了出来,毫无顾忌到梵天洛是未来的王的这个身份,痛斥了他一顿。

    民心出现了倾斜,王朝的绝大部分王公大臣都开始将赌注压在了克瓦尼的身上,原本忠诚于梵天洛的人也开始观望,开始松懈,开始想要摆脱梵天洛联盟。

    那个夜里,弗卓德亲自到梵天洛的房间里,给他献了一个计谋,要求梵天洛假意投降,在酒宴上买通所有的守卫,然后在酒宴中大开杀戒,将克瓦尼在混乱中杀死,然后梵天洛便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王位。

    “你确定可以成功?”梵天洛满是疑惑,心中不断打着退堂鼓。

    “王,真正的王者都喜欢下一场赌注,主动者的胜算将会成倍增加,被动者即使大权在手,也难敌阴谋暗算,真正的王者从来都是不屑于争执的,谁死谁生才能使结局真正的得以定格,没有人能说清楚,赌注的后面是什么。”

    梵天洛提心吊胆的同意了,那几天他睡的并不是很踏实,噩梦经常困扰着他。

    就在那一天,整个圣殿都在一片喜悦中度过,所有的王公贵族都在为持续5年王位之争的终于和平而感到欣喜,可是混杂于其中的某些人,还在揣测着剧情的发展,一场血战可能随时来临。梵天洛向克瓦尼提交了自己愿意做封王的意愿书(封王指的是拥有王的血统的亲兄弟才有资格继承一座城池的所有权,由最高王下封的一个地域王)。

    计划进行得很顺利,那一天,圣殿中的酒宴,卫士和伺酒者中有起码超过4分之2的人都是梵天洛耗费了自己联盟所有的钱币收买而来的,他们都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梵天洛强行镇定住自己,避免出现意外,他胆颤的举起酒杯,面对着克瓦尼:

    “王兄,今后你便是这个王国的主人了,弟弟这下为你献上祝福。”

    “王弟,这偌大的王国,是我们父王遗留下的,他需要我们兄弟一起去打理。”

    克瓦尼还特地向梵天洛招手,俩人交耳,克瓦尼轻声在梵天洛耳边说到:

    “弟弟,我希望你能够在今后效忠于我,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明白的很透彻,你的一个眼神,一个举止,我都清清楚楚,别以为你是我的弟弟,我便拿你毫无办法。”克瓦尼笑起来的样子在梵天洛的脑海里就如同一个恶魔一般,让他感到不知所措,深深的恐惧彻底的占据了他弱小的心脏。他看了一眼弗卓德,弗卓德眼中闪着一丝的暗地示意。

    只要梵天洛将手中的酒杯摔到地上,那么神殿中必定会彻底的沸腾起,这里的绝大多数卫士、伺酒者都将因为金钱而为他作战,王位也将再次回到他手中,可是他还是优柔不决,他不敢,不敢想象一场大屠杀之后,会是怎样一幅场景,他害怕这场赌注,他输不起。

    “王兄,我想告诉你,前些天的一件事情,请你原谅我,我毕竟是你的亲弟弟。”梵天洛跪在地面上,扯着克瓦尼的库管,脸上满是恐惧和哀求,将前些天和弗卓德商量的圣殿酒宴的安排,将自己的计划全部告知了克瓦尼。

    克瓦尼脸上一阵难看,可是转眼又恢复了,尊王一般的微笑着,仿佛微不足道,仿佛是一件多么好玩的笑话:

    “弗卓德大人早就已经归属于克瓦尼联盟你还不知道?你竟然还敢诬赖他,分明就是你贼心不死。”

    梵天洛不可置信的看着在一旁沉默的弗卓德,他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仿佛雕塑一般。

    梵天洛被关进了圣殿的囚牢中,就这样他在监狱中度过了30年的时间。而曾经宣誓效忠他的弗卓德却成为克瓦尼联盟的成员,还是原先的地位,没有被杀死,没有被关押,相反的做着一名被克瓦尼所器重的将军。

    回想起这些,还记得他被关押起来的那一刻,弗卓德无动于衷的看着他被压了下去,梵天洛眼泪竟不觉的掉了下来,痛苦的揪着自己的长发,拍打着自己的脸颊,小孩子一般的发起了脾气。掀翻了桌子,毫无规律的舞着自己手中的长剑,发泄着自己的痛楚,那来自于被背叛的痛楚,来自于岁月的阴影如同黑夜一般时刻笼罩着他。让他在一秒钟的快乐中承受着双倍的痛苦,那阴影如同自己的影子一般,在他一个人的时候,在他狼狈不堪的时候,在他感到前程一片飘渺的时候。

    他又开始纠结与过去的失败,就好像是一种疾病,一钟总是不定期、不定时的在他体内泛滥的疾病。他被印上了失败者的标签,在阴暗潮湿的牢房中,承受着牢房中罪人们尖酸刻薄的冷嘲热讽。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