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29章 弗岺的牺牲

    【枫林城】一处秘密据点:

    弗岺这些天都在努力的从11名祭司和梵天洛这里学到了许多,她学会了装扮,打扮得花枝招展;学会了忍耐,不让却情绪使自己动摇。弗岺第一次将一只狗戳死,第一次为了一只狗躲在房间里哭泣;第二次杀了一匹马,她只会在心里有些难过;第三次杀了一个人,她在心里默叹,下辈子请不要碰见她。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的手上沾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血,洗澡之前,身上总是有着淡淡的血腥味,她总是会在心里安慰自己:为了父亲,为了摆脱阴影,为了寻求正义,自己又有何不可呢。

    这一天,梵天洛将两把短剑交到她手中,这是两把白灿灿的长15厘米的短刃,还特地送她一件轻甲,和一身紧身刺客服。

    “我希望你能如同凤凰一般浴火重生!”

    梵天洛说着话,将她的长发剪短了,如今她的发仅仅盖过她的双耳,放下的刘海遮住自己的一边眼。一头盖过双耳的浅红色短发里是一张尖下巴,五官立体,面带笑靥,双眼却时不时的泛着冰冷,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勾勒出她黄金一般比例的身子,银白色的轻软甲披在她的双肩胛上,好似羽翼一般,两把闪闪发光的双刃,一把别再自己精致小巧的腰带上,一把藏在小腿下的软甲绑腿中。

    梵天洛一边看着弗岺将这套服饰换上,一边为她解释:

    “轻软甲可以提高佩戴者行走的速度,待佩戴者学会飞行术之后,那么更是如虎添翼。皮衣的材料可是从万兽的皮毛中精心筛选出来,普通的利器根本无法刺穿一丝一毫,比上精工沉重的盔甲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把精短小巧的利剑可是由【极寒覆地】的冰矿和【火焰之谷】的岩溶水,外加西域【流风谷】10年的风锻,炼造而成。普通的盔甲在它面前,就如同砖块一般轻易的被削成粉末。”

    更换好一身的行头,弗岺既有女王的风范又有一番另类的柔媚,英姿飒爽的站在梵天洛面前,看着梵天洛心中一阵悸动。

    “这套刺客服可真是为你量身制造的啊,真是绝配。”梵天洛情不自禁的抚摸着光滑的黑色皮衣上,拍打着轻软甲,赞叹不已,梵天洛在这段时间里,总是给弗岺灌输一种牺牲主义精神,偶尔占占她的便宜已经成为弗岺日常必需的一种磨练,这是为了考验她的耐性。

    “王子,你没发现这身皮衣太紧了么?我有点透不过气来。”弗岺别扭的的拉扯着皮衣。

    “不不,你是一名刺客,你应该知道,刺客的爆发力是多么的可怕,紧身衣的作用便是替你积累下一次爆发的力量,一次爆发、二次爆发、三次爆发对于你来说,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身上的这套服饰其中可是有着一个凄美的故事的呢。

    那时候我的父亲,身边曾经有着一个很强大的卫士,表面上是我父王的卑女,实际上可是他生命的保命符,一名强大的女刺客。任何行刺,任何阴谋都在她的帮助下被粉碎了,可是很不幸的再一次粉碎父王的暗杀行动中死去了,只是因为她挡住了暗杀我父王的利剑,可是她身上却没有任何的护甲,利剑从她的胸口穿过,带着她的血液从她的后背穿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我父王爱恋上了她,或许是仅仅因为对她的尊重,在她死后,我父王召集了一大群的锻造师,动辄了大量取料于各个国家的资源,历时将近50年,才制出了你这身的装备,它还有一个很美的名字——【月下寒冬】。百年前,父王亲手将它葬在了那女刺客的墓碑之下,前些日子,我特地派人前去挖掘出来的,现在赠予你了。现在,你知道你的使命了么?”梵天洛轻轻的抚摸着她那精美的脸颊,托起尖尖的下巴,一脸的和煦。

    “这【月下寒冬】也未免太昂贵了吧,我受之不起啊。”

    “我却感觉它已经完全的融入了你的身体,每一寸,每一片,简直是最完美的组合。你觉得,我父王为什么会锻造出这么昂贵的月下寒冬呢?。”

    “是尊重吧。”

    “呵呵,我却感觉,那是因为爱,只有这么伟大的爱,才会使得,我父王去尊重一个用生命去守护他的女人。”梵天洛别有一番滋味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我要你独自将城西南一处的土匪窝剿灭,记住是以刺客的身份。”

    弗岺接到了第一次任务,脸上挂着冷笑,兴奋写在了她的脸上。

    【城西南】:

    “救命啊!救命啊!”弗岺穿着一袭简单的装束,满脸的惊恐,侧躺在一处山岩下,裸露出白埑香滑的美腿,上面是划伤的斑斑血迹。

    “什么声音?”几个正在巡视的喽啰听见了弗岺的呼救声。

    “你看,那边有个美女。”

    “哇,好漂亮耶,要不我们——嘿嘿。”

    “不行,如此绝色美女,我要献给我们的【亚克斯】,这样来,他一开心,那么我们便能得到他的嘉奖,发钱,升地位,离我们才更近一些,你们这群吃屎的笨蛋。”

    就这样几个小喽啰堆着笑搀扶着弗岺一步步的走向他们的匪窝走去,一切都很顺利。

    “亚克斯,你看看我们给你带来什么了。”几个小喽啰兴奋的向那个亚克斯报告。

    果不其然,亚克斯异常的开心,笑呵呵的让人在这秋末的季节里燃起了熊熊的篿火,十几个小喽喽围着火堆载歌载舞,欢呼声不断。

    长得高高大大半裸的男人——亚克斯,他身上只是裹着一条宽敞的狼皮,半裸的身体上是道道结疤的伤口。他来到弗岺的身旁,脸上满是轻蔑的表情,粗鲁的搓捏着弗岺尖尖的下巴,弗岺伪装做痛苦的样子,想去赚取亚克斯的怜惜。

    亚克斯的双手不安分起来,游荡在弗岺的身上,训练过后的弗岺都感觉到极其的不适,梵天洛确实经常占她点便宜,但是这可是第一次外人侮辱她的身体啊,把持不住的她,看着周围兴奋的土匪们,双眼一阵阴毒。右臂自然的抚摸着腰带,脸上满是异样的抚媚,解开腰带,性感的白埑的腹部坦露了出来,她的手指轻触自己小巧可爱的肚脐眼,那套【月下寒冬】如同植物一般快速的蔓延显现在她身上。

    【一次爆发】

    

腰带上的短刃被弗岺取了出来,一个优美的转身,短刃利索的飞向亚克斯的脖颈,亚克斯惊诧的片刻后退一步,然后笑了起来。

    “原来是刺客,有个性,我听闻女刺客的身子是所有女人当中最让人迷恋的,今天我倒是想尝尝你身上的味道。”亚克斯露出残忍而粗旷的大笑,示意身边的人不许插手,他赤手空拳的走了上来。

    “一个将死之人果然无耻。”弗岺怒极而笑,咬牙切齿的,仿佛寒冰一般慑人,然而在亚克斯眼中,却充满了另类的诱惑。

    亚克斯踏着大步沉稳的走了上来,弗岺手中短刃向后别在臂后,做出战斗的姿势。

    “你身上的每一寸,都散发着迷人的味道,你身上那那芳香而甜美的胴体,真是让我感到刺激。”

    弗岺受了刺激,眼神中闪着凌厉的闪光,短刃出手,优美的身姿划开一道流光,恐怖的刺伤力从四周进攻亚克斯,亚克斯不急不缓,左右闪避,弗岺的攻势愈加迅猛,动作连贯的几乎无可挑剔,正当她以为亚克斯已经无计可施之时,亚克斯来了一个疾步,一手直接捏住她细长的喉咙上,一手击落了她手中的短刃,恶心的长舌直接舔上了她的脸蛋上,满是口水,弗岺感到一阵恶心的窒息,挣扎不断,却被亚克斯捏的接近昏过去。慌张中她从绑腿中取出另一把短刃,狠狠的扎下去,可是亚克斯毕竟是一名作战经验老道的匪首,一拳轰上了了那性感的小平腹上,弗岺被击退,刷刷的划过一边仰面倒在地上,原本柔弱的身体生生的划开了几道伤口,深红色的血液如同泪水一般淌了出来。

    但她顾不得其他部位的伤口,只是脸色苍白满是痛楚的捂着自己的小腹,她毕竟只是一个刚学习暗杀术的女孩,按照生命500年的时间来算,她也不过是一个刚成长和亚蓝同龄的小女孩而已,她眼泪都落了出来。

    “我一直在痛恨自己是多么的不懂怜香惜玉,不过,看着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倒是让我兽血沸腾啊——哈哈——”

    亚克斯走近了她的身边,强行将她拉扯起来,弗岺满是阴毒的不停痛斥他,可是越是叫声愈大,亚克斯就愈是兴奋,粗暴的待她,将她那身紧密的皮衣胡乱的撕扯。

    一根大箭从大门射了过来,带着加持的魔法,呼啸而来,当亚克斯抬起头来的时候,大箭贯穿了他的脑袋,巨大的冲击力将他向后拉扯,死死的钉在了一个坚实的石壁上,脑浆与血液流了出来,他挂在上面死去了。

    梵天洛带着优雅的笑姿走了进来,身后是一群持兵的卫士,对着身后的11名祭司说道:

    “看看剩下的这群强盗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的联盟,如果没有的就把他们杀掉!”

    他把微笑收了起来,温柔的走向倒在地面正在怄气的弗岺,将她扶了起来,关心的询问着她的身体。弗岺冷冷的整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身子,使劲的摇头。梵天洛摇头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是,我告诉你,这是每一个女孩成为女刺客的必经之路,你不知道很多女孩子都在这条路上,把自己的第一次永远的留在了土匪肮脏的身上,这也是为什么女刺客数量极少的原因,她们吃不了苦,受不了辱。但是我今天却破例救了你,也等同于变相的破坏了你成为女刺客的过程,可是,谁让我——”梵天洛叹了一口长气,仿佛在倾诉着什么。

    弗岺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终于低下脑袋:

    “对不起,我辜负了您的一片苦心,抱歉。”

    梵天洛转过身来,抚摸着她的秀发,挑起她尖尖的下巴,脸上是坏笑:

    “那要让我看看你忏悔的够不够真诚。”

    梵天洛说完,嘴唇抵了上去,印在了弗岺冰冷的唇上,弗岺一时无从缓过来,快速的将他推拒,脸上满是赤红,双臂使劲拭擦在嘴唇上,迷惑的看着仿佛还在回味的梵天洛。

    “看来你还是没有想清楚,还是没有放得开。你还需要更多的磨砺,今后你还有更多的任务。”梵天洛拇指翘起来轻拭着嘴唇,转身离去,弗岺想说句抱歉时,梵天洛已经率领手下的卫士远去了。弗岺戚着眉头,跟在后边,梵天洛特地让一名祭司为她分析她失败的原因。

    “你还是没有完全的放开,我知道你曾经是弗卓德大人最宠爱的女儿,宠爱集于一身,但是如今你选择做刺客了,那么你就必须为你的抉择付出代价,只要你放开了这一切,那么你就会少受点侮辱,并且能以最快的速度杀死你的目标。

    当你接近目标时,你必须要取得主动权,反被动为主动,只是需要你放下自己的架子,仿佛他是你最爱的人一般,你溺爱他,放纵他在你身上肆意妄为。

    当他放松紧惕时,那么便会自动的成为你的猎物,刀在你手,他的生命由你决定是赋予或是剥夺。”听着祭司的话,弗岺只能一路的点头,心中也不断的去反省和琢磨自己今后应该怎么尽量的去克制,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第二天的时间到了,她再次出去执行任务了,这回她变得聪明了,尽管男人们在她面前总是说着滔滔不绝的荤词,对着她完美的身子上下其手,但是她还是硬是承受了下来。她抚媚的如同水蛇一般的缠绕着他的猎物,用上了女性最温柔、抚媚、生动的语言,将他诱到床边,解开腰带的那一刻,自己锋利的短刃也同时切开了他粗短的脖子,让他在幻想中死去。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从秋末到冬季,她始终在茁壮成长,脱胎换骨也无法来形容她的现在。她可以裸着身子惬意的躺在温暖和煦的阳光地下,任由旁人的注目,她可以随意的缠绕着自己想征服的男人,坐在他们的大腿上,吞吐香兰的芳香,她可以毫无顾忌的在男人面前一丝不挂,将女性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将柔情刻在自己的骨子里。

    在梵天洛的训练下,她变成了这幅摸样,她每一天都在加强的训练着,尽管被轻蔑,尽管被蹂躏,她最终还是将轻视她的男人们,一一的杀死。她可以暧昧的去引诱一个男人,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别人面前裸露自己的玉体,她的身体几乎被数以千记的男人爱抚过,但是她始终保持着自己的第一次,她始终是自恃干净的。

    但是她还是会在浴中悄然落泪,她还是会偷偷的一个人啜泣,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这幅摸样,一个名门的女儿竟然会沦落成这副摸样。她也会拼命的拭擦着自己的身子,原本白埑的肌肤会被她搓洗的通红透彻。但是当她想起自己的父亲时,便会停止抽泣,表情变得坚定起来。

    【源宜城】内:

    亚蓝这些日子还是照旧做着善良的强盗,依靠着【寒丹】抵御日灼,在夜晚里搜寻各种强盗流氓暴徒,那他们来做自己登上强者的历练石,源宜城的治安竟然因他变得好转了一些,入眠的地方是【狭江】的水潭边上,在弗卓德墓碑边上那个小洞穴里。只是他还是那么的寂寞,白日里做个烂酒的酒鬼,夜里坐在高大的屋檐上做一只孤独的鬼,不过还好有枫硕陪着他,两个寂寞孤独的人坐在月下,畅聊心事。但是白日里他便只能是一个人,戴着浓密的大腮胡须,喝着烂酒,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只是却比从前更加孤独,有些想念给他欢乐的莂克,有些想念乖巧可爱的酙娄,有些想念给他自由快乐的甫卢兰,想起他们的时候,只能抿着苦酒,吃着小菜,在心中哀叹。

    现在是初冬了,天空中飘洒着细细的小雪绒花,冰冷的空气遍布了整个大地,这里可没有北境的冬日更加寒冷,只是那里虽冷,却有人在一起,烤着篿火,心里暖和和的,这里虽不怎么冷,却长时间孤影一人,靠着篿火也难奈心中的寒冷。

    每当日灼的痛楚在他体内泛滥时,靠着吞噬【寒丹】来抵御痛楚,又会想到,那个25岁的大关,如今他已经22了,还有3年的时间,他不知道这三年的时间是否足够自己寻找到暗夜术的密码,他的仇恨近在咫尺,他却无能为力,心中又再次默念:

    “暗夜术,吞噬,25岁,6大夜魔,火焰之谷!”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