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28章 枫硕背后的悲悯

    亚蓝听从了老人的话,没有奢望将阴霾林中的那群芙梅客们杀死,他从新回到了源宜城,并且打算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顺便可以更好地去照顾弗岺,避免她受到伤害。

    经过一番精心的乔装,他再次出现在源宜城的大街,浓密的大胡须,穿着缝缝补补的厚实皮衣,背负着一把粉红色的长剑,裹在白色的皮质中。可是他并不习惯城中的生活,任何事情都需要金钱,没有金钱生活的并不快乐,他暗自下了个决定。

    夜晚降临了,整个城市都沉浸在黑暗之中,零星的火光从地下整齐一排排的房屋中散发出来,繁华的夜市也开始走向冷清,大街上开始变得寂静起来,秋风袭卷着碎叶,扫过空旷的大街,他踩着厚实的步伐,独自走在清零而黑暗的大街上。四周的黑暗中,仿佛还能传出人们痛苦的呻吟声,仿佛一张巨大的网,将所有的人束缚起来,网外的人在踌躇,网内的人在挣扎,那挣扎的过程中,看不清是因为愉快或是痛苦,只是一味的呻吟着,或者是痛苦并着快乐吧。

    嗜酒的酒徒,好赌的赌徒,流连的嫖客,踩点的盗贼,落魄为乞的贵族,浑噩的流浪诗人,思绪烦乱的暴徒,交织起这座城市的夜场。夜市繁华的背后是一场场的宿醉,是一把把的赌注,是一次次的偷欢等等,勾勒起人生的繁杂与不为人知的窘态。

    喝醉的酒徒在倾诉着自己的苦水,红眼的赌徒在嚎叫着自己的运势,贪恋的嫖客在扫荡着自己的烦闷。快乐与不快对于这群流连夜市的人来说,白天或许他们就会带上沉重的镣铐,背负着让人窒息的累赘,夜晚,他们亲手主宰了自己的所有,喜怒哀乐,都已不重要了,他们都需要刺激,需要刺激起自己麻痹的心脏,让自己在夜晚重获新生。

    亚蓝套上一个银色的面具,悄悄的潜入了一家富商的府邸,他早已听说,这府邸的主人是个恶名远扬的奸商,现在他需要奸商的救济,这样他才能在白天里惬意的生活。越过高大的墙面,躲藏在低矮的盆景,轻步的拖着自己的身体,尽量避免出现嘈杂的声响,避免惊醒睡梦中的人。

    大院子里布满了数不尽的房屋,每一间房屋有数个小门,他一直往前走,寻找着最大的一间房屋,这是他的第一次,他可不希望失败,也不希望出现脱离他掌控的意外,他闯了进去,迅速的将门锁上,屋内的一张被帐子掩住的大床正在摇动,床上发出女人轻喘的声音,糜烂的气息散遍了整个房屋。

    “把汤水放下就走人吧!难道你打算一直看下去?”床上传出一个男人冷嘲的声音。

    “咳咳,抱歉,我不是仆人,我是来向您淘点钱用的善良的强盗。”亚蓝尴尬的干咳几声。

    床上的人一听,停止了晃动,男人赤裸的下来,看着眼前的亚蓝,不禁拍着毛茸茸的大腿大笑起来。

    “我还从未见过如此诙谐的画面,一个人,穿着这么难看的面具,便敢来我这里讨钱的。臭乞丐,给老子滚开。”男人先是一番讥讽,后是将他斥离。亚蓝心中一阵纳闷,难道现在的人都喜欢粗暴的方式才能解决掉吗。

    “说的好听点是讨点钱,说不好听点,那是让你乖乖的把钱交到我手里,否者要你这辈子都无力的瘫倒下去。”亚蓝将声音控制的很诡异,既有着幽灵一般的神秘,又有杀手一般的冰冷。

    床上那名女子好不感到羞耻的裸着也出了来,八爪鱼一般的缠在那男人的身上,俩人交织在一起是一副轻佻、放荡的场面,让前来第一次做强盗的亚蓝都替他们感到尴尬。

    “呵呵,你可知道这里是哪吗?”一丝不挂的女人边吻着男子,边说到。

    “废话真多。”

    亚蓝速度快了起来,一个回旋在加一个反身踹,女子眼神中有着异样的闪动,闪到一边,从波浪一般的长发中搜出一把匕首。刺客是天生的杀手,剑不离身是他们生存的法则。

    “倘若你打得过她,那么我会把钱交给你,并且把今夜的她赏给你了。哈哈——”男人似乎毫不担心,随意的将一块浴巾裹在身上,将一个小钱囊丢在桌面上,坐到茶几边上,品着茶,悠闲的看着俩人,仿佛是在等待着杂技表演的过客。

    女人脸上是妖娆的笑脸,匕首在她手中闪着冷冷的寒光,赤裸的身子摆出一副优美的站姿,螳螂一般的攻势。女人前进八步,后退两步,左倾,三招连贯一气呵成,鬼魅的身姿如同畅游水底的美人蛇,忽闪忽现,刀锋却一直浮现在亚蓝四周的空气中,闪动着。

    忽进忽退,让人无从琢磨方向与位置,亚蓝拔开粉红色的长剑,在空气中舞动起来,叮叮的金属摩擦的声音,闪出点点的火花。亚蓝根本不屑与女人过招,大剑四处挥舞,双脚随着自己的大剑,踢踹在空气中。隐藏在空气中的女人厉声的尖叫,亚蓝顺着声音的方向,右手往前一探,便抓出了隐匿在空气中的女人,捏在她白埑的脖颈上。看着女人苍白的脸庞上一对阴毒的双眼。

    “不懂得洁身自好的女子,永远只能沦为男人的玩物,并且被世人所唾弃,我更不屑于你那肮脏的身子。”亚蓝一把将她推到床上。

    转身看向那男人。

    “好,绝对是一名强者,有没有兴趣过来给我做守卫,薪水可是很高的呢。”男人轻拍着手掌,别有意味的盯着亚蓝。

    “倘若我是一名通缉犯,你敢收吗?”亚蓝讽刺的说着,接过茶几上的钱囊,转身走了出去。

    “你真是个有意思的强盗,希望我们还能再见。”男人带着邪笑望着远去的亚蓝。

    没有想到第一次当强盗,竟然能遇见一个这么有意思的人,真是让他感觉有些味道,没有想到俩人今后还会存在着什么交集。

    就这样,几次下来,亚蓝成为【源宜城】有名的盗贼,专抢那些奸商的财富,有时候还会抢酒徒手中的酒,赌徒手中的钱币,人称【银面】。他还买了一些【冰丹】,一种冰冷的寒丹,他发现每当自己食用寒丹过后,便能有效的减轻体内的日灼痛楚。

    夜晚他是一名善良的强盗,白日里他是一名寻醉的客人,黑白自在他心中分清,又何必在乎他在做些什么,什么身份,都可以做自己,坚持自我。但是他却是那么的寂寞,坐在高高的屋檐上,望着空中明星,哀叹着气,皎白的月色洒落在他身上,他的影子比他更加孤独。

    他捧着酒壶猛灌了几下,高处看下去,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空旷的大街中潜行,亚蓝哑然失笑的抿了一口,双目紧盯着下面的那几个人接下来的动作。

    他们一共有5个,身上穿着夜行衣,进入了那座之前被他抢过的府邸,亚蓝第一次做强盗的地方,怎么会可能让他不注意到呢。

    “喂,你们在干嘛?”亚蓝侧身躺在石桌上,右腕托着脑袋,左手举着酒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呃。”这群神秘的人在安静与隐蔽中潜行,突然被冷不丁的一问,吓了一跳,领头人大手一挥,5人全涌了上来。

    “唉,在这么美丽的夜晚杀人,可不是我所希望的。”亚蓝叹着气,后背擎出长剑,跳了起来,剑芒直指前方。

    

5人围攻了上来,劈天盖地的剑气纵横激荡而来,交织起火花,金属摩擦的尖鸣声回响在这夜深人静的院子里,府邸内的十几名守夜人被惊动了,持着武器,将他们包括亚蓝围起来。

    5人挥刀斩了下来,亚蓝将长剑当在前方,诡异的划动着,火花如同一条横线一般窜起。亚蓝剑气划开一道圆弧,那绚烂的流光横劈下来,劈断了一人的手臂,右脚一个猛踹,那人一头便栽到了花丛中。他的身姿快到了极点,显得有着缭乱,横踏着排成一列的四人,粉红色的长剑再次撩起凌厉的剑流光,白光的剑气射向另一人,将他的肩胛刺穿,血花从他后背射了出来,长剑戳穿了他的牛皮腰带,将他挑了起来,狠狠的甩向那群人。

    看着眼前让人眼花缭乱的剑技,和那两名受伤的同伙,让他们有些踌躇了。他们停止了挣扎,放下手中的武器作罢。

    穿着好衣裳的那么富商从房间中走了出来,打着哈欠,看着眼前,不禁哈哈笑了起来

    “怎么又是你,难道还想来这里淘点钱?还带着几个小鬼一同来,若连我的守夜人你都打不过,那么我的房间,将会是你的地狱。”那人冷笑着看着亚蓝。

    “胖子,你可说错了,这回我可是替你将这几个小毛头制服了,无论如何,小费总要给的是吧?”亚蓝双臂垫在后脑勺,仰着头,仿佛隔壁家坏坏的大男孩一般。

    经过一番了解后,那人哈笑着从腰带中掏出几个钱币交到亚蓝手中,说道:

    “感情你这是想来我这里讹诈我啊,不过我可不差这点钱,不过听闻你在附近最近又做了些坏事,听过之后我可是心情大好啊,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康卫枫硕】。”康卫枫硕带着浅笑,犹如见到老朋友一般的开心。

    “叫我银面就好了。”

    这段时间里,亚蓝都会有意无意的去找枫硕饮酒,。亚蓝会坐在高大的屋檐上,然后枫硕会喘着粗气,慢悠悠的扭动着自己有些肥胖的躯体。俩人同坐在高高的屋檐上,看着满天星辰,把酒言欢,聊得很是开心。他们就像老朋友一般的坐着,仰望星空

    “枫硕,听我一句劝,不要再做奸商了,否者说不定有一天我也把你给杀了。”

    “别开玩笑了,最近满城都是你银面的消息,断了安商人、倍商人的手臂,将花老鬼的四十坛陈酿一夜间搬空诸多如此,虽然你做了很多的坏事,但是却唯独没听说过你杀人。”

    “难道这就足以证明我没有杀过人?死去的人可说不出话。”

    “是嘛?我还想劝你别再做强盗了呢,你能做的到吗?”

    “我可是一名善良的强盗,不抢穷人,不杀罪人,还会偶有闲情的替你抓小贼。”

    “或者你不了解我以前究竟遭遇过什么,倘若你知道了,那么我相信你相比现在的我只可能更差一些。”枫硕带着那么一丝的苦笑,把话说得很顺口,却无法隐藏那淡淡哀伤,和亚蓝的影子一般,暗淡、孤独。

    “奸商的定义是什么?其实也不过是因为脑袋过于聪明,在这个黄金雕铸一般的城市中,到处都是金沙流动的声音,那么美妙,那么动听,我们便是负责将他们一一聚集起来,形成更大的黄金潮。

    曾经的我,也是在想,赚了这么多钱的自己有什么用。可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却用她那残忍的一面告诉我,金钱的味道。我出生在一个落后贫穷的小村庄里,父亲依靠着他的智慧,做成了一个小商人,在城里或许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商贩,在村中却是大名鼎鼎。就是在那时候,村中唯一漂亮的女子和我相爱了,我们发誓要永远相爱,为了她我可以抛弃一切。那时候她还是那样的单纯,还是那样的可爱,万恶的根源只是来源于这散发着堕落气息的金币,它犹如罂粟花一般让人沉溺。还记得我为她买的第一件漂亮的碎花裙,她穿起来就好像花儿一般,她穿起来四处的奔跑,四处的炫耀我对她的爱,可是,渐渐的,她享受其中,于是爱发生了变质。

    她的要求愈来愈多,我却愈来愈难的去满足她的要求,女人的攀比总是会让她快速的步入毁灭的边缘。我父亲最终因为烂赌而死去了,死去之前,留下的只是一副烂摊子,那时候,我应该去扛起这艰难的担子,可是偏偏的我却那样爱她。

    城里我的一个商业对手——洛南,看上了我父亲遗留下来的那块未经开发却潜力巨大的产业,可是出多少钱,我都不愿意拿去变卖。我还记得那时候他离开时,笑起来的样子有多么的刺人,那句我希望你不要后悔,还犹在我耳边回响。

    她离开了我,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选择离开,我还记得她那理由说的那么富丽堂皇。其实,不过只是为了满足她那比苍穹还广袤的虚荣,和那无止无尽的攀比。

    洛南要了她,给了她最漂亮的衣裳,给了她黄金项链,珍珠耳环,精玉手套,贵重的皮衣。洛南将她捧到了天空,同时将她推入地狱,在一个宴会上,洛南以她的名义让我过去赴宴。

    四周是人潮的海洋,我还记得那场景是多么的奢靡,贵族豪门、官场子弟都堆在一起。我看见了她笑得那么开心,双手捧着一堆堆金灿灿,银灿灿的钱币,赤裸着坐在金灿灿的钱币中的中央,任凭金币划过她的身子,叮叮的坠落在地面上,她笑靥如花。上台的人带着轻蔑的笑,将一枚枚的金币丢到她的身上。丑陋的卫士们将免费的使用她的身子,任意的去蹂躏她,看得我是那么的心疼。

    我至今还很清晰的记住洛南那张充满了邪气的笑脸,将我讽刺的体无完肤,将我贬低的一文不值。台下的观众们看着我如同小丑一般的站在台上,到处是让我窒息的金币腐烂的味道。我可以毫无保留的去爱她,但是她却毫无顾忌的去伤害了我,让我难堪,甚至那时候,我还在天真的想,我会为了她的快乐而感到幸福。

    她被卖到了妓院,她被千万的人尝遍了身体的每一寸香甜,她赚了一大笔的钱,甚至比我更加富有,难以想象她只是一个卑微的让人作呕的妓女。我被讽刺的体无完肤,被生活反复的折磨,重复着痛苦中的无限痛苦,我甚至想将她杀死,因为我真的太爱她了。原来我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但是后面还有更多的磨难,更多的痛苦。

    一个官人子弟死在了她的肚皮上,她终于被诅咒了,她的财富全部被充公了,连卑微的妓女她都当不成了,我还记得她连衣服都穿不起,在那个天寒地冻的夜晚,她卷缩着自己的身体,敲扣着我的房屋,楚楚可怜的哀求我。

    我打开门,门外是一排的卫士,他们笑着说,城主下令了,倘若有人接受她,那么他也将受到惩罚。我看着她半裸的身子,愈看愈难过,只是,我真的不能让她进来了,她已经伤害得我太深了,我不容许她得再次伤害,那样,我真的会死的,我年迈的母亲也将会走向毁灭的。

    最后没有办法,我看着她那么哀伤,我问那排卫士,那我可以用最残忍的方式侮辱她吗,那排卫士都为我的话感到惊讶,但是还是对着我点了头。然后,我的长剑刺穿了她的胸膛,亲手将她杀死了。在她死去的那一刻对她说,我的爱已经随着你的死去而死去了,愿你在另一个世界的尽头,享受着那堆积如山的钱财,享受着富贵如流的汪洋,快乐的飞翔吧。

    我杀死了我最爱的女人,但是我的爱却随着她的离去而离去,我还要报复洛南,我还要重振门生,我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我迷恋在财富身上的气味,我奢望更多的金钱,只有用金币堆积成的阶梯才是通向成功最坚实的的阶梯。我辛苦的爬了上来,倾尽了自己的智慧,挥霍着所有的精力,我终于如愿了,我如今成为了源宜城最大的商人,我亲手把洛南打入了牢房。

    可是我却是那么的寂寞,我每日在躺在金币堆积的大床上,只有这样我才会感到踏实,可是那止不住的空虚却犹如浪潮一般,在深夜里将我惊醒。财富、权力、女人如今都紧紧的拽入我手心,可是我感觉我的生命早就随着她的离去而死去了,行尸走肉一般,没有意义的活着。

    是她告诉金钱的味道是多么的迷人,是她让我知道权力在手的快感,可是又有什么用呢?我只能靠着赚取更多的金币去填补我内心的空虚,金灿灿的影子会让我感到不在孤独。”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