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27章 梦魇

    当亚蓝正在睡梦中,那股熟悉的炎热再次将他唤醒,他双目通红,在这个术士稀少的国度里,亚蓝根本无法将日灼压制住,它如同爆发的火山岩浆一般,炙热的流淌在亚蓝体内,腐蚀着他的身子。

    在颠颠簸簸中在黑暗中不停的摸索,他真想将自己的肚子剖开,看看里面究竟蕴藏着怎样一个怪物。他全身的黑气开始蔓延,魔功在自己收获冰棺之后,便没有在自动运行过了,亚蓝以为它早已消失了,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暗夜术还是不停的成长着。他的意识接近于混乱,只是脑海中不断的闪过问号:

    “暗夜术,吞噬,25岁,6大夜魔,火焰之谷!”

    第二天的时候,整个王国已经发布了关于亚蓝,莂克的通缉令,现在整个王国和梵天洛的势力都在搜寻着他们的下落。

    梦里,看见一个手持着魔法球,全身裹在黑色长袍中,形态显得老态龙钟,但却有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巨大威压的人,他那双堆满皱纹的双臂充斥着岁月的痕迹,仿佛是一具干枯掉的骷髅一般。他不断的摆弄着自己的魔法球,魔法球里的漆黑中貌似有着古老文字不断的闪过,古老文字相互交错出一副诡异的图案,突然,老魔法师用干枯的指骨直指亚蓝,黑袍里是一只猩红色的瞳孔。接着画面转向母亲,噙着泪水,难过对他微笑,对他说

    亚蓝,你会好好活下去的对吧?记得,我们一直都很爱你,胜过于爱我们自己。

    接着他便醒了过来,全身都浸着冷汗,打量着四周的荒芜与漆黑,深感不安,巨大的失落感如同暮色一般笼罩而来。

    “这不是以前的那个梦魇吗?为什么至今还在?”亚蓝打量着那面熟悉的潭水,【狭江瀑布】,那深不可测的潭底,仿佛居住着一只庞大的怪物,正在等待着前来的食物。

    还是那片岩石滩,他将弗卓德的尸骨埋葬于此,墓碑还是崭新的,坟墓上落满了干枯的秋叶。曾经的避难所,曾经的梦魇都找到了自己,可是自己却好像和原来的自己差距那样的大,那时候自己连回去的勇气都没有,那时候,心中的信念便是找到弗卓德,可是如今弗卓德的墓碑却清晰的树立于此。冥冥之中,貌似有东西在牵引着他,呼唤着他回到自己梦中的那片土地,那座曾经让他引以为豪的府邸。

    曾经的梦想是那么的简单,方向是那么的明确,可是如今的自己却好像一个正在彷徨的小孩子,分不清眼前的道路,四周都是迷惑,一切都充满了危机。他不知道芙梅客会不会再次将他陷入绝境之中,他不知道固原王国的大军会不会已经找到了他的下落。一切充满了未知数,往往是未知的东西最为可怕。

    他从口袋中掏出一个铜板,随便的一甩,摔到地面的铜板铃铃转着,正负两面已分,看了看眼前的路,大口的吸气,平缓心中的跌宕,大步的走向了前方。

    目标——大门山。

    他向着狭江的上游而去,自从弗卓德将自己残余的力量传给他,他便到达了3阶剑痴,剑技更上一成。他不知走了多久,不知走了多远,直到黑夜降临,他藏匿在黑暗中,打探着四周的动静,这里是芙梅客的领地,他们邪恶的势力在这里蔓延。

    待到夜12时,他全身都裹在一片漆黑中,庞大的魔焰一直围绕在他的四周,疾速的运行着,如同黑色的火焰一般窜腾,双掌上是10只灿灿的长钉,在月光下泛着白光。

    他的双眸散发着浓郁的黑雾,仿佛炊烟一般源源不绝,似乎看见了,往事从现了,那段让他窒息,让他难过的往事。她的母亲,她将小亚蓝推入了狭江中,然后手中的利刃刺入自己的腹部,难过的笑着让他要好好的活下去。

    这里是邓维恩死去的地方,那如同末世英豪一般,持着长戬,寒风掀起了他浸血的长袍猎猎作响,昏暗的背影刻着孤独的勇敢。后来,他全身都在一片血污中,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整的肌肤。那句“你要好好的——”还没说完便死去了。

    看着昨日的痛苦,亚蓝的心脏仿佛瞬间坠落了永无止尽的黑暗中一般,他的双眼朦胧,难过的哭了起来,泪水大滴的坠落下来,因为他看见了,那座燃烧的府邸,在暗黑的夜月下,疯狂的燃烧着,大地面上是银白色的装潢,美得那么凄凉,美的那样哀伤。

    他那沉重的脚步一步步的迈向了那座梦中最温馨的避风港,那座被烈火吞噬的楼阁。烈火疯狂的燃烧着,堆积成一座高大的篿火,熊熊燃烧,在烈火与暗月的照映下,他看见了看见满地的尸体,黑色的血液,他看见那些死去的忠心守卫,他看见那些曾经给过他关爱的姨妈们,他看见自己一直崇拜的夸奇,他看见一直在保护他的父亲,他们在战斗中坚持,在死亡面前,挥洒这自己的汗水与血液。

    他们身上都残留着恐怖的血窟窿,身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刀口。亚蓝的双眼落满了哀伤,他看见这一切渐渐的幻为一片废墟。没有满地的尸体,没有燃烧的烈火,没有染血的刀剑,残垣断壁,满地是灰烬,那时候的惨案就发生在这里,这里的冤魂仿佛还在述说着什么,躲在森林中的乌鸦发出尖锐的鸣叫声。

    “我回来过这里,我回来过这里!”亚蓝突然变得惶恐起来,轻晃着脑袋,他害怕这里的一切,突然感到窒息。

    他想起来了,他曾经回来过这里,一切都是因为恐惧,因为恐惧而使自己的记忆被生生的切断。

    他想起了母亲在死去的那最后一句话,仿佛再说:

    “亚蓝,我要让你替自己死去的亲人们找回正义。”

    亚蓝的思绪完全的混乱了,他肯定曾经回来过,肯定碰见过什么让他恐惧的事情,他一直在逃避,在逃避中强行将自己的使命在睡梦中被永远的隐匿下去,或者被人操控了自己的记忆。他完全混乱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只知道,他有着一段屈辱的历程,他看着亲人们一一的死去,然后他沦落成这个世界的孤儿。

    他跪在地面上,嚎啕大哭,泪水覆盖而来,他从未哭的这么伤心,像极了一个正在忏悔的圣徒。在黑暗的远处,一双眼睛正在紧紧的盯着正在哭泣的亚蓝,轻轻晃着脑袋,轻叹着气。

    当哭声停止,他躺在废墟中入眠,醒来的时候,他全身上下脏脏的,身上满是炭灰,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抽出那把粉红色的长剑,在地面上拼命的挖着脚底下的废墟里。

    “我知道你们一直在下面,这么多年了,该出来透透气了吧!”亚蓝一边发狂的挖掘,一边自言自语。

    当他将16个骷髅头挖取出来,整齐的摆成一列。他再次哭了,搂着那些熟悉的骷髅头轮廓,哭的那么伤心。后来在这片废墟之上,便多出了一个墓碑。

    正当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亚蓝的臂膀处被拍击了一下,那是一个暮迟老人,身上负着重重的木材,堆满了皱纹,一脸的和善与关心。

    “小伙子,没想到这么多年以后,竟然还能够与你再见。”

    “你见过我?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亚蓝拭擦着泪痕,一脸的质疑。

    “那时候,这里的富商府邸被焚毁的第3天,我们曾经在林中相遇过啊,我还带你回家,可是第二天你便不知所踪了。”暮迟老人一脸的认真,还多了一丝被遗忘而感到无奈的焦急。

    亚蓝帮着老人扛好材火,跟随着老人一起走去老人所在的小村落,一路上,老人慢悠悠的讲述这那天的情景。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这座府邸已经整整的燃烧了三天了,偌大的楼阁还是没有倾倒,如同火山一般喷发着浓郁的黑烟,几里之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我那天正在森林中拾取木材,然后发现这里的楼阁很热闹,身穿着漆黑夜行衣的芙梅客们,站成一排排一列列的,围着楼阁仿佛正在进行一场浩大的祭祀活动。

    

在火焰吞噬的阁楼面前,横七竖八的躺着数以百计的尸体。在尸体的旁边,他们喝着烈酒叫嚣着,仿佛魔鬼一般在这巨大的篿火边起舞,高歌。他们找来了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将她们的身体割成碎片,喝着热腾的血液,吃着血腥的骨肉。一切都让人难以承受。

    正当我看不下去,准备离去之时,发现了一个男孩。他躲在浓密的灌木丛里,看着巨大篿火那里的祭祀,全身都在发抖,双眼却收不住的流泪,我想我应该能从中猜到些什么。于是我过去将你拉走,你对我说你不走,你要看着你的亲人们,看着那最后一面。于是我便守在你身边,悄悄的陪着你看着眼前的祭祀。

    他们将横七竖八的尸体中认真的取出了16具尸骨,将他们的头颅纷纷的摘落下来,踩在地上。祭祀活动已经接近了末尾了,你还是不肯走,你说,你的哥哥有将一把青色的长剑留给你,那是你唯一能得到的信念。可是那把青色的长剑还是被他们带走了。那是一个身穿盔甲的男人,乘着清风而来,威风凛凛的站立在空中,手中拿着那把青色的长剑。你看着他,惊恐无比,呢喃的说,那个人你认识。

    你几乎是昏睡在我身上,我静静的将你带了回去,可是当我醒过来的时候,你已经离去了。”老人佝偻的身子,可是身体却还很健朗,不慌不急的渡着轻步。他已经很老了,老到曾经的故事,他也只能模糊的去大概的倾说。

    亚蓝没有作声,没有打断老人的思路,听着那慢悠悠的声音,自己仿佛在模糊中看见了情景的再现,只是那个身披铠甲抢走青色长剑的男人,自己真的记不起来究竟是谁。

    “为什么我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呢?”

    “你当时吓坏了,或许你因为不想面对这群强大的土匪,或许你想一直、永远的逃避下去。当你有了这种念头之后,那么就很有可能出现你这种情况,丧失部分记忆。”

    “您还记得那位身披铠甲的男人长什么模样吗?”

    “呵呵,年轻人,我都早已老眼昏花了,我根本看不清那人长得什么样,只是模模糊糊的记得,在暗月下,烈火旁,那道身影,被折射出一片灿烂的白光。”在老人浑浊的白色瞳孔中,仿佛是在尽力的去思索,显得一片迷离。

    “您既然是住在这里附近的小村落里的,那必定知道芙梅客的定居点吧?”

    “孩子,我希望你不要做傻事,那群人不仅武功高强,且还懂得禁忌之术。我劝你还是赶紧的离开吧,真正王者总是能在最后的关头反败为胜。”老人虽为一个将死之人,但说话却句句有智,见解独到。

    “我只是想知道他们的所在位置,我不会冲动的,我会一直等待时机,一直等到我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再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看着亚蓝的坚持与诚恳,老头子,拭擦着浑浊的双眼,叹了一口气,再慢悠悠地说道:

    “他们不是普通的强盗土匪,他们是一群有阶位的异能者,他们是游荡在这个世界中的魔鬼,黑夜是他们的舞台,他们在黑夜中舞蹈。

    在他们的的世界中,只有天黑,没有白天,他们在白天中入眠,在黑夜中狂欢,距离这不远的地方有一处森林叫做【阴霾林】,那里便是他们的巢穴。他们如同蝙蝠一般倒挂在树上,密密麻麻的如同蚂蚁寄居在腐肉身上。”

    “谢谢您了。您怎么会知道如此多的秘密呢?”亚蓝不禁度老人产生了兴趣。

    “呵呵,我曾经也年轻过,曾经也和你一般热血沸腾,身上流着不羁的血液。曾经剑走他方,游历各国,最终生命也即将的来到了尽头,现在我累了,没有精神与精力去揣摸这迷茫的人生,所以我留在了这里,朝夕与山水相逢,黑夜里占扑星相,白日里呼吸清新,生命的尽头,我也算是找到了最终的归宿。”

    “你也是剑道的呀!”亚蓝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身体佝偻的老人。

    老人笑呵呵的摆着手。

    “老前辈,您是否知道【茗门】与【菱湖】吗?”

    “呵呵,小孩子都知道剑客的故乡,不是吗?剑圣与剑魔的摇篮【菱湖】,茗门惨遭灭门之后,菱湖便消失了,干枯了,据说最终成形了一片沙漠,具体位置我并不清楚,应该就位于大陆的东南方。曾经我也一直去寻找着茗门的位置,但是苦苦的追寻了无数年岁,最终也不过是花白了自己的一片白发。我觉得【易门】很有可能是茗门弟子所创,当年,茗门一役之后,茗门便散了,仅余的几名弟子,归隐的归隐,出走的出走,却有两个人选择,另立门派,也就是形成了现今的【易门】。可是易门发展的情况并不是特别好,现在也算是存在千年的古老门派了,或许只有他们那里才能寻得到菱湖的确切位置。”

    【源宜城】的秘密据点:

    弗岺身上穿着一袭漆黑的夜行衣,站立在落满秋叶的庭院中,努力的学习着一招一式,在弗岺要求学习暗杀术时,梵天洛便要求自己身边的那16名祭司去帮助她。梵天洛就站在她的身边,欣赏着眼前的美丽身影,品着热腾的茶水,一双眼睛微微的眯着。

    “暗杀术的秘诀便是:快、狠、准。要么不出手,要么出手招招致命。”

    “女孩子很适合练习暗杀术,因为女孩子拥有着羊的外貌,可是我们很有必要把你的羊心揪出来,安上一颗勇敢的狼的心。你会是一名出色的刺客,任何伤害过你的人都会在你面前被撕成碎片。”

    “女孩子要柔,善于伪装的人,才永远不会失手。”

    将一头兽杀死,锻炼自己杀生的勇气,去迷惑男人,为自己套上一个温柔的面具,祭司们正在按照梵天洛的要求,改造着一个温柔迷人的杀人机器。

    “刺客虽然很强大,但是也极其很容易受创,速战速决是你的对战的窍门,通过不经意的接触,把杀人当作是一门艺术,一秒钟你便可以将他的胸口刺穿。学会迷惑男人的心,学会把握女人的手。男人会因你而沉溺,女人的阴谋也会在你身上无效。现在呢,你的任务是来蛊惑我。”梵天洛一脸的正经。

    弗岺妩媚如水的走了过来,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芊芊手臂轻摆着却犹如舞蹈一般,明亮的双眸眨动着。双手在她腰带上细抚,逢场作戏,梵天洛却先沉溺其中,正当弗岺突兀的双指抵到他的喉咙时,他才尴尬的咳嗽。

    “笑容太僵硬,况且,你这样做的话太显轻率,很容易使人对你防备。或许你的刀还没出手,他的剑已经抵到了你的——胸口。”梵天洛邪笑着,将自己的手指抵在她的胸口上。

    这让弗岺感到有些不适,阴着脸扭头就走,梵天洛却将她叫住了,厉声斥道:

    “是谁让我教她暗杀术的?倘若别人轻触了你一下,你便会愤怒,暴露出你的身份,那还会成功吗?这点牺牲你都不愿意,那么我想你还是去做黄花大闺女去吧。”

    梵天洛的激将法起了作用,弗岺在不远处停了下来,回过头,脸上的阴霾彻底的消失掉,却而代之的是一脸灿烂,变换之快,让梵天洛都有些吃惊。梵天洛心中暗自开心:

    很快,你便会成为我的爱宠,和一名强大的刺客,你的身体和生命都将永远的归于我。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