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25章 往事重现

    莂克骑着龙马载着他们三个疾速离开了班所城,在亚蓝的带领下来到了那条记忆中的【狭江】,在那成片的岩石摊上,在那个小洞穴前。

    “弗伯伯,您没事吧?”亚蓝捧着那张苍白的脸庞,难过的轻轻呼唤着。

    “亚蓝,好久不见,没想到我们个这么久第一次见面却是这般场景,呵呵——你比以前更勇敢了,也更成熟了,也帅气如同你父亲一般。”弗卓德紧紧的握住他的双手,眼神中写满了溺爱与欣慰。

    可是亚蓝却一下将自己的手收缩回来,触火一般,脸上是异样的惶恐与痛苦。弗卓德看着他的表情,下意识的将他的右手抬了起来,闭上双眼,感受着。

    “亚蓝你的右腕上的伤还是没有好吗?”

    亚蓝轻点着脑袋,但是没有一丝怪罪的意思,相反的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

    “弗伯伯别难过,我还有另一边手,它还会给我带来更加强大的力量呢。”

    看着亚蓝的样子,弗卓德感到心疼,他发觉亚蓝长大了,大到可以包容一切。

    “如果还是从前,我也一定会这么做的。亚蓝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请你务必要记住我今天对你说的这些话。”弗卓德盯着莂克示意他离开,亚蓝却笑着说莂克是他所信赖的人。

    莂克轻轻挠着脑袋,躺倒在一边上,不屑的吹着口哨、晃着腿。

    “亚蓝,你要记住,这几件事情,算是你最后一次允诺我的诺言吧。1你好好保护弗岺,别让她在难过与悲伤中度日。2好好辅助梵天洛,帮助他找出真相,并且要监督他、督促他身上负有的使命。3,我现在把我体内最后的剑技传给你,你要好好努力,早日登上强者之路。”亚蓝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便被弗卓德打晕了过去,滔滔不绝的神功自他体内源源不断的灌入亚蓝的体内。

    持续了几个钟头的时间,弗卓德脸上更加的苍白了,整个人干瘪瘪的如同枯叶一般脆弱。

    “弗伯伯,你怎么能这样子做?我心里该如何过意得去?”

    “在那封信中,我说过,在你父亲死去之后,我便一直把你当作自己的儿子一般对待,我爱你,甚至因为爱你,可以杀掉你。可是我的确活不长久了。班所的王——克瓦尼,之前已经让我服食了一种禁药,我熬不过去了,生命的第372个年头,够了,也腻了,我可以安歇在这个世界的另一头,在天堂中和你父亲一起喝喝茶水,聊聊天。待我死后你去源宜城便能寻找到弗岺,好好的待她,梵天洛虽然是王子,但是曾经的生活十分糜烂堕落,酒色赌俱全,别让他靠近弗岺吗,别让她受到伤害。还有,梵天洛手中持有着我送你的【阿亚史厉之臂】,到时候他会给你”弗卓德不急不躁的说着,示意亚蓝不要说话,坐在他身边,听着他在安静中死去之前的话语,仿佛在听着风铃在清风中叮叮的,缓缓的说着,流水一般,直到弗卓德完全的睡着了。

    弗卓德死去了,在这个秋季的末尾,亚蓝最后一位长者亲人,一直以父亲的身份照顾他的男人。

    看着空中飘着漫天的秋叶,缓缓的旋转落下,遮盖在他身上,他终于可以安详的永远沉睡下去了,终于可以在世界的另一头,在那感受不到人间寒冷的世界中,自由的,快乐的生活。在那个没有悲伤,没有难过的世界中,请快乐的,幸福的,永远活下去。

    【源宜城】中:

    梵天洛身上穿着鲜艳舒服的服饰,坐在茶几边品着热腾腾的茶水,看着窗外的秋景,在这个季节的末尾,看着环绕的热气,想起了过去的岁月:

    35年前先王——【凯萨斯】因病魔困扰而死去,死前命弗卓德和钛隆辅佐梵天洛登上王座,一场浩浩荡荡激烈的王位之争,就此拉开了帷幕。

    当时王国中最具权力的有四位大臣,三名是大将军,一名是财物大臣,弗卓德和钛隆组成梵天洛派,另外两名则为克瓦尼派,双方明争暗斗,为了自己联盟势力的不断扩张,做着最后的准备,两派斗争5年载。

    弗卓德和钛隆为了联盟的利益而不断的做着自己的努力和牺牲,梵天洛派渐渐占了上风,一度打压下克瓦尼派。可是梵天洛天生便不适合做一名真正的王者,他整日沉溺与歌舞升平,美女缭绕的生活中,仿佛王位已经踏实的进入了他的囊中,并且为人很自负。相反下,克瓦尼则充分的利用了自己王子的头衔,一边巡游王国的领地,一边招兵买马,联盟渐渐的受到人民的拥护。

    钛隆的年岁比弗卓德小了整整一百年的时间,把弗卓德当成大哥哥一般的尊重,每一步都由弗卓德替他把守与安排。整个联盟成员都为了这个联盟的利益而不断的努力着,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去巩固他们的地位。可是,唯独联盟的重心——梵天洛,总是无所事事的一直在享受着别人替他努力所获得的一切成果。

    “梵天洛王子,我感觉我们很有必要修建一座纪念战士的石碑,以彰显出我们对于战士的爱护与尊敬。”钛隆面带笑容的看着面前的梵天洛,他正坐在宽敞的玉砌床上,上面是几个迷人赤裸的尤物,正在进行着一场关于诱惑、关于快活的运动。

    “钛隆将军,我们的联盟金币储存很多么?为什么为死去的人而耗费大量的金钱呢,这样可是很奢侈的行为。”梵天洛在床上享受着尤物的带给自己的快感,话却说的很正当,哲理的气息扑面而来。

    “可是克瓦尼那边却早已为民众塑造了好几个石碑了,民意都将受他所倾斜,倘若我们连这点钱都不愿出的话,那么拥护我们的民众将会远去。”

    “我早已说过了,希望你能好好的思索我们目前的现状。为我们后面的发展做好准备。你退去吧!”

    梵天洛的这番话让钛隆异常恼怒,他不愿花费巨资去巩固自己的地位,却为了喝酒美女而不惜从库中拨动数不尽的金币,还有什么理由去辅佐这个让他感到厌恶的风花雪月的王子呢。

    他将旁边的座椅踢得粉碎,愤怒的转身离开,任凭王子在后边咆哮发怒:

    “我要将你革职,你这个不懂得尊重未来王的愚蠢的将军,除了不停地战争,打打杀杀之外,还不懂得去享受生活,都三百几岁的人了,还连个老婆都没有——”

    气愤的钛隆找到了弗卓德,和他说了这件事,弗卓德只能安慰了他。

    “关于石碑的钱,就由我出好了。”

    “你哪来的那么多钱,我们究竟是为怎样一个人努力呢?”

    “钛隆,你还听从我的话吗?他是我们的未来的王,在先王面前我们都对他立过誓言。”

    钛隆心中久久难以平息,不过在弗卓德的一番开导下,还是勉强的接受了事实。

    弗卓德将自己的剑卖掉了,将钱全部筹齐,这件事开启了事件的导火线,怨恨和背叛从这里开始了。

    “你为什么要将玄器卖掉了?那可是师傅传给你的。”

    “等梵天洛登上王座之后,我便可以取回来了,放心吧。”

    “你付出了太多太多了,却只是为了一个懦弱、懒惰的小毛孩,他不是我的王,他也不配做你的王。”

    钛隆对着弗卓德发了脾气,摔门而去,愈来愈多原本无关大节的小事情都可能会引起钛隆的不满,两者的小争端次数愈来愈多,也愈来愈激烈。

    这一天在梵天洛的房间里,梵天洛、弗卓德、钛隆,三人在商议一些事情。

    “我未来的王。请允许我们偷偷将克瓦尼杀死,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掉争端,避免后面的路愈来愈泥泞。”弗卓德前来献言。

    “不行。倘若我杀掉他的话,那整个王国都会说是我弒兄之罪?让我有什么脸面去面对我的王国,面对这诺大的天下?”

    “他虽然是你的哥哥,但是他已经是第7次对你进行行刺了,如果我们不给他一些警示,那么不显得我们很懦弱吗?”

    “不行。”

    “我未来的王,为了你的王座请你同意。弗卓德最挚爱的表弟在第七次行刺中,为您光荣的死去了。另外还有十几名最优秀的战士也因此而丧命。”钛隆原本安安静静的,终于听不下去,走上前来为弗卓德说话,语气中充满了坚定。

    “哪个王位之争不需要死人的?战士的使命与归路便是带着荣耀死去!”

    

“难道,你所谓的王座,对于你来说,竟然是那么的简单便可以收入囊中。但是,即使是忠诚于你的将军,连他最挚爱的人也因此而死去了,我竟然还是无法请求一直在我心目中的神,也就是梵天洛王子,去安慰死去的勇士?”钛隆愈说愈激动,弗卓德也劝不动。

    “荒谬,为了你挚爱的人,便要发动一场叛变?杀死我同父血脉的哥哥?”

    “你是一个懦弱的人,是一个自私、贪欲、懒惰、无能的人!”钛隆愤怒的指点着台上的梵天洛,唾沫不断飞溅。

    “你是个叛徒,你想找借口去背叛我是吧?我要把你杀死。”梵天洛站了起来,愤怒的将茶几上的茶杯摔得粉碎,将桌子掀翻,持着一把短剑直指钛隆。

    “你认为你真的很厉害,你认为你自己今天的一切都是你所应得的?倘若不是弗卓德一直护着你,为你而做着努力,你认为你还会有王子的头衔吗,还会有机会近距离的去接近于王位?你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一点权力的落难王子而已”钛隆怒极而笑,挑衅的看着台上发狂的梵天洛。

    “钛隆,够了!”弗卓德用力的扯着他的脖子,脸庞异样的扭曲。

    “弗卓德,我是为了你好,你表弟死去足有半年了,你却还会每日在他坟前祈祷,我愿意为你而死去,也不惜代价!”钛隆咬牙切齿的看着弗卓德。

    “王他自有分寸。你退下。”

    名义上梵天洛是最高的核心人物,可实际上,弗卓德才是手握大权的男人,梵天洛只有在弗卓德面洽才会收敛一些。

    “算了,算了。我同意,但是必须是你钛隆亲自去!”梵天洛脸上满是戏谑的笑。

    梵天洛出口的话一下子镇住了在场的两人,弗卓德先开口不同意,钛隆看了弗卓德一眼,看着那张因他而愤怒的脸庞,表情渐渐的变得十分坚定。

    “好,我去!”

    弗卓德听见钛隆这么一说,愤怒的几乎暴跳了起来,这是钛隆第一次见到弗卓德如此愤怒,可是钛隆没有感觉到一丝的恐惧,相反暖流占据了他的心脏。弗卓德抓住他的肩胛,用力的抓紧,钛隆都会感觉到疼痛。

    虽说弗卓德不允许他这么做,但是,钛隆还是去了。在一个夜晚,他身穿着黑色的衣服,隐匿在暗黑的空气中,进入克瓦尼的王宫,一切都很顺利,他杀掉了巡逻的守卫,杀掉了守夜人,杀掉了奴隶,一切都显得很安静,他是王国中最善于行刺的刺客。悄悄的,带着手中的利剑,闯了进去。

    诺大的房间里,一张华丽的大床立在他眼前,床上的克瓦尼正在打着剧烈的鼾声。钛隆没有惊动一点的声音,悄无声息的接近床上的人,就在钛隆手中的利剑即将穿入了他的身体。

    四周黑暗里有人点亮了灯光,密密麻麻成排的卫士从四周涌了出来。克瓦尼睁开睡意惺惺的双眸,穿着睡袍站在他面前,似乎没有一点惊讶与恐惧的表情:

    “钛隆将军的故事都在被整个王国所传颂,如今你只是为了一个我父王一句空话,便义无反顾的去辅佐我那生性懦弱的弟弟,我一直钦佩与你这样的忠心勇士。”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难道我行刺出现了破绽吗?”钛隆的一举一动都自认为是天衣无缝,而他却如此轻易的被困住了,这让他感到好奇。

    克瓦尼踱着轻柔的脚步来到他身边,没有害怕他手中的利剑,他命令卫士放开钛隆,亲自将他扶了起来。

    “倘若你看见我这封信件之后,执意要杀我,那么我没有意见,能死在你的手上,也算是一种荣幸。不知道什么缘故,你们的阵营貌似发生了分歧,我的弟弟在今晚我即将入睡的时候给我送来一封信件,你自己看。”

    钛隆疑惑的打开信件,王的笔记清晰的刻在纸面上,也同时刺伤了他的心:

    我亲爱的王兄:

    我手下的王牌杀手——钛隆。将会在夜晚对你行刺,将你在睡梦中杀死,我并不希望你这么早的死去,你应该是死在我手上的,而不是一个屠夫的手上,希望第二天还能看的见你。

    我会向这个世界上的人宣布,我是合法的王位继承者,而你只是个篡位者,用最光明的手段将你杀死,才是一个王者真正的姿态。

    ——王【梵天洛】

    钛隆看完信件,痛苦的倒在地面上,痛苦的咆哮着,咒骂着,没有想到的结局,没有想到的陷阱,赤裸裸的背叛竟是那么的讽刺。

    “钛隆将军,只要你愿意,你以后便是我的人了,我会保留着你原先的地位,你会从我这边获得你应该有的所有一切。只要你愿意也可以一剑将我杀死。”卡瓦尼握着钛隆的手,引导的利剑抵到自己的胸口,笑着将利剑刺入自己的身体,让鲜血淌落下来。

    钛隆停止了痛苦,手用力的将利剑取了出来,单膝跪地,右掌捂着胸口,低头称克瓦尼为王。

    第二天,在梵天洛的房间里,梵天洛邹着眉头,看着眼前没有受到一点伤害的钛隆,轻佻充满讽刺的说道:

    “你怎么没有行刺成功呐?一大早我的王兄便在后花园里活蹦乱跳的?”

    “什么你竟然让钛隆去刺杀克瓦尼?你竟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便去如此危险的地方?”弗卓德无比的愤怒。不过房间里的另外两人却完全的将他忽略掉了,整个房间中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

    “托您的福,钛隆并无异样。”钛隆冷笑的对视,让梵天洛有着发毛。

    “钛隆,你怎么样了?”察觉到钛隆今天变得有些怪异,弗卓德不禁为他担心,他会做出怎样的傻事出来。

    “弗卓德大哥,我在昨夜已经加入了克瓦尼联盟中去了,要不你也随我一同前去吧。在昨夜,我潜入王宫中,这杂种梵天洛竟然——”

    话还没有说完,弗卓德当场给他甩了一个响亮的巴掌,也是迄今为止,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钛隆留下的最为难忘的烙印,如今那烙印似乎还在他脸颊上隐隐的发疼。

    “你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

    “你背叛了我,背叛了先王的诺言,我不需要你的解释。为了你的荣华富贵,为了你的前程似锦,你给我滚开,从此不要让我见到你这该死的背叛者,否则我会亲手终结你的生命。”弗卓德说绝了的话在他耳畔作响。钛隆憋屈的看着在一边看热闹,煽风点火的梵天洛,一阵恼怒。手中长剑举起,速度快到了极致,心中默念:

    “只要将梵天洛杀死,那么弗卓德必定会和他一起倒戈向着克瓦尼联盟。”

    弗卓德的长剑也同时举起,曾经的两兄弟,拔剑相向,一个为了爱,一个为了承诺。钛隆可以将弗卓德击败,他比弗卓德的剑技还要高深的多,只是他一直在弗卓德面前隐瞒实力,只因弗卓德是兄。

    弗卓德并不知情钛隆对他放水,一番交手后,弗卓德轻易地将他击败,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狭长深深的伤口。

    “弗卓德将这个叛徒杀死!”梵天洛在台上叫了起来。

    “你这个无能的王子,要不是因为你的软弱和自负,我们兄弟本该情同手足,如今反目成仇了。现在请你闭嘴,否者我会将你杀死。”弗卓德将梵天洛吓得往后退。

    “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兄弟。”弗卓德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将绝情的话说到口中,眼眶早已一片泛红。

    钛隆哈哈狂笑,将手中弗卓德送他的剑折断在地面上,仰着脑袋大笑着跑了出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厚的伤感与讽刺。

    那道弗卓德留下的伤口,钛隆并没有给它上药,也不允许任何人去触碰,任由伤口发炎、长浓、腐烂,直到伤口变成一道深深的丑陋痕迹。他曾经说过说:

    “我想让这道伤口自己愈合,随着它的愈合,我心中的创口会不会也能随之愈合?”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