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24章 圣殿的绞刑台

    【圣殿牢笼】中:

    “弗卓德,倘若你告诉我梵天洛的下落,我将赐你不死。你曾经立誓于效忠我的,然而你却背叛了自己的灵魂,站在我的对立面,帮助我最恨的人。”现在的王——克瓦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声音如同极冰一般寒冷。

    “你究竟是谁?”弗卓德没有回答反倒是直接的质疑。

    “我,我是现任的固原王国最高的统治者,先王血液中的第一个大儿子——卡瓦尼。”

    “说谎,曾经的卡瓦尼并非如同你一般,有着僵硬的身体,有着邪恶的祭典,有着残暴冷血的一面。你只不过是一个占据卡瓦尼肉体的鬼魂而已,一个肮脏丑陋的寄生虫,我知道——”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喉咙便冒出3个小血洞,克瓦尼的3个手指就在插在血洞中。

    “弗卓德大人,你知道了太多的秘密了,在这个世界上,懂得很多的人总是会很快的死去,正义的背后是一个未知的,也是你所攀不上的战局,你没有权利去懂得这一切,没有一点权利,你只不过是一个可怜而又卑微的存在。”冷冷的声音在毫无表情的脸庞口中发出。

    他轻轻的晃动着插在血洞中的手指,在弗卓德的喉咙上3个小血洞,他活生生的能感受到那3个手指正在轻轻碰触着他的血肉,他的喉结,那种生生的切肤之痛,让他的脊椎感到无比的冰冷,这一次,他真的感受到恐惧的存在了。

    看着弗卓德脸上的恐惧,上下摇动的喉结,卡瓦尼满意的点点头,手指抽了出来,弗卓德喉咙上的3个小血洞却瞬间愈合起来,要不是那种活生生痛楚的感觉和脖子上的斑斑血迹,他根本无法想象得出,这是一种多么让人心悸的禁术。

    卡瓦尼看着手指上鲜艳的血水,享受的轻轻嗅着,舔干了上面的血迹,干瘪的脸上竟然有了一丝的生命痕迹,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可那个诡异而难看的笑容,却在这个世界上停留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瞬间又恢复了从前的僵硬。

    “啊啊——啊”卡瓦尼双拳紧握,仰天用力痛苦的吼叫起来。

    “王,怎么了?”两名看守者闻声走了进来。瓦科尼转过身示意他们两个接近自己。

    “不要靠近他!”弗卓德焦急的喊道,然而两名守卫还是靠近了。

    卡瓦尼的手臂缠着这两名守卫,十指的指甲如同利剑一般显现,划开了俩人的身体,带走了他们的生命,只剩下两颗血腥的心脏。卡瓦尼在弗卓德呆滞惊恐的注视下,活生生的将两枚心脏吞入腹中,抹了抹嘴角上残余的血迹,僵硬的脸上露出难看的笑容,转身狂笑着离去。留下弗卓德孤独的承受着,这让人感到无法忍受的恐怖。

    【圣殿绞刑台】:

    这一天,班所的圣殿中央绞刑台前的广场堆满了人潮,浪花一般此起彼伏的喧嚣着,咒骂着,朝着邢台上的弗卓德吐口水,扔鸡蛋,弗卓德仿佛披上面具一般沉稳的,呆滞的,仿佛死人般面无表情的仰着脑袋,看不出一丝的恐惧。

    “将叛变者绞死!”台下是一波群众的欢呼声。拦在群众之间的是一排排的禁军,他们全身裹在钢板中,裸露出炯炯有神的双眼,手中的长剑护在胸口,空中几名术士鹰一般的翱翔在轮流巡视。

    “弗卓德,我会每年替你供上美酒的。”钛隆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脸上有说不出的表情,嘴角上似笑非笑,只是双眼间有着一团阴霾。

    “我看见了,邪恶的鬼魂在舔舐着鲜血,吞噬了心脏,你自己也要好自为之。”弗卓德呆滞的说着,眼神中充满了恐惧,看着弗卓德的双眼,钛隆都会感到很不安。

    解开他身上的木质十字架,准备上绞刑。此刻人群开始涌动骚乱起来,只因有人喊道

    “那边的仓库着火了!”

    正在空中警戒的术士,手指轻轻舞动,在空气中划动自己的十指,那名呼叫的人瞬间被巨大的引力扯了起来,禁锢在半空中,从几名术士的手中,针线一般的光线瞬间贯入那人的胸腔,血花自他后背射了出来,当场死去。

    “扰乱绞刑者受死!”充满威严的话语自空中传入在场的每一个耳边,瞬间安定下所有惊恐的人群。

    人群中又有人窃窃私语,一会儿,从台下头上来十几瓶雾弹,空中的术士十指全动,【雾弹】(一种释放烟雾的球状物,由魔法加持形成。)被魔法引力抛到远不可见的另一处,投放雾弹的人也全部被处死。弗卓德未死,却已赔上了一干人的性命。

    “弗卓德,看来你的手下还挺拥护你的嘛,临死之际,仍不忘用命陪你一程。”钛隆的声音充满了讽刺。还没行刑之前,便有20来个人被先处死,各种制造混乱的手段全部用尽了,未见效果,人头却先送了上去,看来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止弗卓德的死期。死的几乎都是弗卓德的手下,死法也愈加的残酷与狠毒,极有力的震慑到了穿插于人群中的不安分子。

    “时间到,行刑!”

    弗卓德的喉咙套上一个钢丝,脚下的木板开始被渐渐的抽离开,他因窒息而脸色发紫,痛苦的脸上布满了青筋,他的身体不断的抽搐,好似误入渔网的小鱼儿,不断挣扎,钢丝却愈缠愈紧,愈来愈紧。

    【源宜城】内:

    在十几名打扮简朴的人带领下,被弗卓德救出的青年及另外另外的11名囚犯,正是先王的第二个王子——梵天洛及他的祭司们。在王位争夺战中由于他性格懦弱怕事导致失败了,被大王子,也就是现在的王——克瓦尼,囚禁于圣殿中大约有30年的时间。现在被弗卓德旗下的守护者,安全隐秘的护送至【源宜城】的一处秘密据点。

    “你就是弗岺妹妹?能够见到你真好。”梵天洛身上是简朴的粗布,脸上满是污垢,可是举止却很优雅,粗布也难掩盖王公贵族的气质。

    “你是?我父亲呢?怎么不见回来。”

    梵天洛将事情的缘由从头到尾说了个彻底。弗岺却彻底的懵掉了,还记得父亲只说,自己要去做一件大事,先让她来到源宜城等着自己的到来,可是却始终没有等到弗卓德的到来,从梵天洛王子的口中却传出了父亲的死讯。

    “梵天洛王子,请求您去救我爱的父亲吧?没有他,我会活不下去的。”弗岺的声音哽咽,满是哀伤的乞求。

    “弗岺妹妹,圣殿那里有着重兵把守,连只鸟儿都会被射杀,我们根本有去无回。况且我还肩负着很重要的使命,我不能,也不能看着你去送死。”

    弗岺哭得很伤心,被揽过,躺在梵天洛的怀中,梵天洛安慰的抚摸着弗岺的秀发,轻拍着她颤抖的后背。

    “还记得这把【阿亚史厉之臂】吗?你父亲让我用它来守护你,绝不让你难过,绝不让你悲伤,你以后的日子里,不论是伤心与难过,我都会替你的父亲守在你身边,让你在爱的世界中,如同花儿一般的美丽,绽放出闪烁的星火。总有一天,我会夺下王座,实现王者回归,到时候,你的父亲的灵魂将会被释放出来,自由的、快乐的,在遥远的世界中舞蹈。”

    弗岺哭的梨花带雨,面色十分的憔悴,噙着泪花,仰头看着梵天洛,眼中是无尽的悲伤与可怜,梵天洛的双眼中落满了温暖的柔情,大哥哥一般的将她搂入怀中,任她的泪水打湿自己的衣襟,任她在自己的身上将悲伤宣泄。

    大厅中的所有人都单膝跪在地上,利刃一一划过他们的手掌,鲜血滴落下来,对着梵天洛宣誓。大当家的曾经说过,倘若自己活不回来,那么他们所有人必须服从梵天洛,尽心尽力的去守卫着他。梵天洛看着这一切,他已经有30年没有见过太阳了,他已经有30年没有享受过快乐,他已经30年没有受到膜拜了,他顿时泪流满面。

    【圣殿绞刑台】:

    

在冰冷钢丝窒息的束缚下,弗卓德的灵魂开始挣脱自己的肉体,他置身于一片昏暗之中,四处是无尽涌来的黑暗将他包裹,吞噬。他的身体渐渐的冰冷,意志渐渐涣散,身体轻飘飘的,早已放弃挣扎。

    他的耳旁传来了巨大的喧嚣声,套在他脖颈的钢丝断开了,他倒在了地面上的荆棘中,这一刻他的灵魂回归了,他的意识重新凝固。他睁开双目,空中飞腾着一只张有双翼的马匹,上面坐着两个青年,正在挥动着手中的武器,骑在骏马上的便是莂克与亚蓝,在这千钧一发的危难关头,他们出现了,乘着微风,呼呼而来。

    在莂克接到甫卢兰的信鸟后,立刻将酙娄送到甫卢兰家里,暂时寄居在那儿。自己则带着伤病,骑着龙马,日夜兼程的赶向亚蓝。很快的便寻到了亚蓝的踪迹,再马不停蹄的朝着班所飞来。

    “好热闹哦。”

    “人这么多怎么办?”

    “嗯,我这里有一颗甫卢兰交给我的巨大弹珠。她说,朝着最拥挤的人群释放出来,便能有更大的几率去救回弗卓德。”莂克将手中的弹珠取在手中,好奇的打量着拳头一般大小,散发着紫黑色微光的弹珠。用力挥向了密集的人群中,下一刻,在场的人都惊讶了,巨大的爆炸声从弹珠中喷发出来,爆炸产生了一圈巨大的光波,无数锋利的碎片沿四周突射,人群彻底的沸腾起来,惊恐的四处奔跑,逃命。

    隐藏在人群中的弗卓德的人如同星火一般绕烧起来,乘机作乱,场面一片混乱不堪。

    “那我弗伯伯怎么办?你想让他死吗?”

    莂克挠了挠头,手中长戬快速的坠向弗卓德,深深的插入位于弗卓德的身边的大地上,也掀起了一阵光波,长戬的光波与弹珠的光波相交织起激烈的碰撞,将弗卓德保护起来,他受到的伤害被削弱了,可还是在一片疼痛中昏眩过去。

    “就是现在!”莂克骑着龙马一声嘶鸣,显现在弗卓德身边,亚蓝弯腰拉着他的手臂,扯着他,随即飞了起来,莂克手持长戬,骑着龙马疾速朝空离去。

    空中的术士飘了起来,围在他们身边,手中不断的甩出激荡的魔法。

    “禁锢之光!”伴随着术士口中喊出的声音,手中打出了一片青光向他们笼罩而来。

    “怎么办?我们破不掉啊!”莂克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恐惧,冰锥、火球距离他们愈来愈近了。

    亚蓝想起了曾经的枫林城一战,迅速将手指头咬破,喷出一大口的鲜血,体内被抽掉了四分之一的血量。龙马在那一刻脱缰而去,直插云际。

    “站住!”正当他们以为摆脱危险之际,身后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一名全身漆黑,双手擎剑的刺客快速的逼近了他们,锋利的刀子,散发着死亡迷人的气息。

    “魔法加持?术士将自己的魔法给他加持速度,太狠毒了吧!”莂克自从大战5阶半兽之后,内伤一直没有复原,再加上日夜兼程的为龙马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他如今的实力也不过真实水平的十分有三。

    亚蓝将自己的粉红色长剑举在手中,硬挺挺的承受下伤害,刺客的左手是一把短剑,右手是一把弯刀,叮叮的声音不绝于耳,火花四溅,他身手矫健,忽左忽右,弯刀诡异的划出一道圆弧的流光,短刃时不时的突然划过他的体肤。

    刺客凭空消失了,正当亚蓝警惕四周时,脑袋上方感受到森森的寒气,刺客手中的双刃直直插下,双刃未落下,刺客的身体异样的波动一下,有些踉跄的扭开了。

    地面上,钛隆直挺挺的站立着,看着空中踉跄的刺客,轻轻摇着脑袋,自言自语道:

    “来救人的青年实力也太低了吧,唉,我暂且帮你一下吧,好自为之吧。”

    空中尾随战局的4名术士,瞬间踉跄坠向地面。

    刺客那一下的踉跄,给亚蓝制造了一个绝佳的机会,手中的长剑左右挥舞,锋利的长剑上还染上了浅浅的鲜血。

    莂克骑着龙马不停地疾驰,刺客的身影又在他们后方逼近了,鬼魅一般的穿透了距离。

    “小鬼你竟然使诈!”刺客愤怒的吼叫着,不顾自己的左肩臂上流血的创口,隐匿在空气中。

    “你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有本事你别藏起来啊,光明正大的来一场。”

    亚蓝说完话刺客闪现在他的左侧,手中的弯刀挥出锋利的一击,亚蓝欠下身子,冰冷的刀身贴着他的后背划开,碎布带着血丝飘洒。亚蓝的左臂抓住昏沉的弗卓德,右手持着长剑,处于略势。莂克手中的长戬伸了出来,扫开了刺客,有意无意的刺劈着周边的空气。

    刺客再次现身,鬼魅残影一般出现在亚蓝的侧面,手中双剑狠狠砍了下来,电花闪烁着悸人的火光。亚蓝右手持剑还在死死抵抗,一个巨大的流光横劈下来,自己右腕骨又开始泛疼了,那老伤口早已无法愈合了,总是在紧要关头中产生裂痕。弯刀从他低躺的脑袋划过去,亚蓝双腿紧紧夹住马背,顺势滑了下来,滑倒贴在马肚子上。

    “哈哈,连我的双剑都抵抗不住,看来你真是个——啊啊——”刺客话还没说完,又是一个踉跄,险些从空中栽下来。

    钛隆在地面背负着手,不安的向前向后渡着小碎步,双目一直没有离开空中的激战,自言自语道:

    “唉,我真是忍不住了,那小子武功这么低还敢来救人,真是的,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帮助你了。”

    刺客的再次踉跄给亚蓝反击的机会,他右臂将死沉的弗卓德甩了起来,让他横趴在马背上,自己乘机出手,长剑划出一道璀璨的流光,直逼而去。刺客短剑阻挡,向后退却,心里却十分的窝火,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被偷袭了,让人感到厌恶,自己却找不出是谁在下黑手。

    “2阶的渣渣,给你机会你都没有把我杀死,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刺客空手张开十指,呼呼的刀锋声自亚蓝后背传过来,亚蓝小心的回头,那把被刺客投出去的弯刀竟然以一个诡异的疾速旋转,划了过来。弯刀落到刺客手中,亚蓝的腹部留下一个恐怖的血窟窿。刺客调整好状态与位置,全身都在爆发着璀璨的光束。

    “99暗影”从刺客的身体中分化出99道残影,每一道残影的手中都持着弯刀或短剑,绕着他们,残影同时出手,同时收手,如同幽灵一般99道黑影,刀剑的影子却可以划出真实的伤害,而亚蓝的长剑却无法将他击中。

    莂克,亚蓝的上衣几乎粉碎,密密麻麻的伤口上冒着血丝。

    手中明晃晃的弯刀、短剑,四周落满了它的身影。亚蓝身体出现伤痕,浅浅的,却如同毛发一般将他的上半身覆盖起来。

    正当亚蓝,莂克陷入恐慌与绝望之时,莂克手中的长戬被夺了过来,刺向残影中的一处,刺客的惨叫声发出,99道残影中有98瞬间湮灭,留下一个本尊,长戬贯穿了他的肩胛,地面上自钛隆手中投射而来一块细小的石子,以最快的速度,打穿残影的心脏,亚蓝再次抓住机会,手中长剑载着巨大的流光与力量挥砍下来。

    “啊啊啊——啊”

    惨叫声发了出来,刺客的身子被撕成两半,血污漫天,刺客的尸体想着他们的反方向坠落下去,砸向地面。莂克回过脑袋一看,弗卓德的手紧紧握在长戬上。弗卓德眯着双眼,看着地面中人群的混乱,看着站在地面上的钛隆,钛隆的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弗卓德心中却满是苦涩,那微笑和苦涩仿佛是再说着俩人的最后告别式。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