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23章 往事迷雾

    弗卓德叛变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固原王国,【泰安贸易车队】被解散了,恰逢泰德斯等人正在贸易的路上,一听说了消息,便急忙掉头准备回去。弗卓德旗下的车队成员有一部分都决定回到班所,密谋将弗卓德救出来。泰德斯也决定回去,尽所能及的去帮助自己的大当家。

    【班所】的圣殿里:

    诺大的房间里,一个金色的王座高高的立在前方,王座坐着神情严肃的王——【克瓦尼】,和他的爱妃,他的脸庞十分僵硬,没有一丝笑容,仿佛是一个没有生命的雕塑。王座下边的两旁站立着许多大臣将军,谦卑而恭敬的站立着。

    “我的王,叛贼弗卓德将于7日后被绞死。”

    “嗯。逃出去的12名囚犯还没寻到一丝踪影?”他的面色严峻,话说的有着一股让人感到恐惧的粗犷。

    四下无人敢抬头,大堂中,一片窒息的安静,王轻轻站了起来,背着身面对底下的大臣们。

    “那他的女儿也没抓到?”

    座下的大臣将军们还是鸦雀无声,一个劲的摇头。

    “把这个废物绞死!”

    王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宣布了巡逻圣殿囚房的将军的死刑。

    “向整个王国宣布,倘若有弗卓德旗下车队成员进入班所,立刻将他逮捕,以同党罪全部绞死。”

    固原王国的圣地——班所,如今貌似出现有细微的变动,整个王国都因王的恐惧而处于不安的状况,一切充满了危机。

    【牢房里】:

    在昏暗潮湿的地牢中,弗卓德狼狈的躺在肮脏的地面上,四肢被考上了沉重的镣铐,身上的衣服浸着血,裸露出的皮肤上是一道道血腥的伤口,火红的铁烙印在他的身上,留下烙印,鞭打的疼痛还在火辣辣的一片刺疼。他全身上下的伤口都在发炎腐烂,整个黑暗的小房间中,散发着浓厚的腐烂味,或许曾经死去在这里的鬼魂还在等待着新鲜的腐肉。

    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地面上,只有自己的心脏还是孱弱的跳动着,他的身上再也没有往日的高贵优雅,他和普通的犯人一般,头发凌乱,身体遍布着残忍的创口,身上是浓郁的血腥味、汗液味、等等恶心气味混杂到一起的浑浊气息,仿佛肮脏的蠕虫一般。

    “将牢房打开。”率军追捕弗卓德的那名将军,穿着一身亮白的铠甲,渡着轻佻的脚步走了进去,边走边抱怨这牢房的环境令人惊讶,让看守搬了张桌椅进来。

    翘着脚,面带优雅品着热腾的茶水,时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弗卓德大人,可不愧是当过百年的老兵啊,您那颗刀枪不入的魄力连我都感到惊讶,您原本是王所信任的,可是你却背叛了他,葬送了自己的所有一切,包括尊严,地位,财产。”

    “我不曾后悔,我只想让罪恶得到审判。”弗卓德的声音嘶哑,像极了秋叶揉捏起的一般干枯声,异常虚弱,却透着一股坚定。

    “我们曾经都立誓过于守护王座上的主人,你便是罪恶,是你让这一切变得危险起来。”

    “钛隆,坐在王座上的人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君主,他高傲而独行,任意折磨着他身边的人。他是王位的篡夺者,他将会使固原王国走向毁灭。他为了巩固自己的王座,放弃了对死亡战场的诉求,先王为了什么死去?还不是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让正义得到应该有的尊重,难道千年前那些死去的勇士们,用鲜血却换回了一个入侵者的罪名?国家的荒落全部归功于这个邪恶的篡位者。曾经先王的话语你都忘记了吗?”弗卓德挣扎的站了起来,眼神中满是愤怒。

    “有用吗?软弱无能的【梵天洛】只是个空有王子头衔的罪犯,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废物。况且,死去的人早已在这个世上消失了,尊严和地位对他们来说没有一点用处,但是却可以避免固原的毁灭。难道固原王国也该随着那个【亚斯兰小岛】沉入深不可见的海底,被万世诅咒,永远的被囚禁在海底,承受着冰冷与黑暗的侵蚀,承受着背叛者的罪名?”钛隆警惕着四周,声音虽小却充满了热量。

    “克瓦尼是个篡位者,永远是个篡位这,他从来没有追寻过真相,他几乎放弃了这个国家关于死亡战场的最高机密,他焚毁了所有的书籍,他拒绝有人追寻真相。他处心积虑的焚毁了所有秘密,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寻找真相的只有梵天洛,只有他才能揭开秘密。况且你知道克瓦尼是个什么东西吗?我亲眼看见他喝干一名奴隶的血,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得,他原本乖巧懂事,爱护自己的亲弟弟,可是后来变得怎样?我感觉他就如同一具傀儡一般,被人操纵了。”

    “克瓦尼是王,他不容许任何人将他玷污,他只不过变得严谨了一些而已,这或许才是他真正的性格呢?也许你真的是老糊涂了。”

    “钛隆,克瓦尼真的被操纵了,这已经是很明确了的。虽然你比我小一百岁,但是我们都曾经对着先王发过誓言,曾经立誓时的坚定,还犹在我耳旁回响,只是你却背叛了先王的意志。你帮助了不该帮助的人,你伤害了不该伤害的人。真想还没有得到揭开,你便放弃了通往真相的道路。”

    钛隆突然怒不可竭的将手中的茶杯摔碎在地上,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别把你自己说的那么伟大,你我都很清楚,正义的背后是什么?你走向这条道路就意味着把我们的国家推向了悬崖边上,你认为你很有荣誉吗?难道让我们的国家陷入危机你便会感到满足了?什么是真相?真相需要以赔上一个国家为赌注代价,这值得吗?”钛隆走到他身边,轻声的在他耳边恶狠狠的说,双目有些泛红,还警惕着四周的变动。

    “我的战友——钛隆,曾经和我一起伴着先王出征,我们一起击败了丑恶的半兽,打败了恐怖的术士,我们曾经许过诺,出生入死,无所畏惧。可是在这一天,他却胆怯了,他开始畏惧了,他开始懂得享受生活中的快乐,却忘了自己原本的身份,忘了自己昔日的战友,忘了我们的祭血的往事,忘了曾经那么多,那么多的故事,他蚕食了先王的意志,沦为邪恶的傀儡——”

    “你给我闭嘴!”钛隆的手狠狠捏在弗卓德的脖子上,身子有些轻微的颤抖,双目赤红的死死盯着他。

    “追求真相的同时边等同于走向毁灭的道路。没有真相,我们依旧可以活得好好的,真想它对于我们没有一点意义,你可知道?”

    “不,倘若我们不能够发现出真相,那么我们死去以后,如何向沦落的剑道交代?如何向先王交代?如何向被诅咒的亚斯兰交代?他们付出的代价并不小。”

    

“他们的确是为了正义走向毁灭的。但是,我不会看着自己死去的,我还有很多的时间去完成更多的事情,我生命中还有着许多快乐等着我去追逐,我何必为了这该死的真相而走向毁灭。你今天的废话说的太多了,我也经听腻了,现在,你可以在这里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了。”钛隆貌似镇定的露出邪笑,转身而去。

    “钛隆,我祝你能够在剩余的时间中,精神上能得到忏悔,愿噩梦不再向你侵扰,愿你安好。”

    听着来自背后带着讽刺意味的祝福,钛隆脸色铁青,只是双眸间藏着深深的泪水,仰着脑袋,故作轻松的大步走出牢房。

    弗卓德看着离开的身影,有种难言的情感在心中蔓延,苦涩占据了他的整个身心,这既让人感到沉重又让人感到悲伤。

    他又安静了下来,想起了钛隆那句“你知道正义的背后是什么吗?”一直在他脑后作响,那种恐惧又开始在他身上笼罩。

    他想起了130年前,效忠先王时:

    那时候他们是这个王国最具权力的将军,也是先王——【凯萨斯】最信赖的人,先王紧急召见了他们两个,说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找他们。

    “最近有大量的消息证实北方的【安诺德斯联盟】派出大量的异能者前往死亡战场,搜寻着什么。我们派出的斥候发出了一封信件便莫名的死去了,信件上面提到了剑圣的骸骨!还有关于死亡战场的归属问题。”凯萨斯对于国家是一个仁慈的君王,对于外人是一个残暴的军人,他从小听着关于死亡战场的故事长大,很多史记都声称固原是入侵者,但在半兽和术士的阻止下,才将入侵者打跑出死亡战场。他却不相信,这一辈子中他有起码超过一般的时间,用以研究和推理死亡战场的传言,他不相信固原是入侵者,他相信死亡战场的领地应该是固原王国的。

    “剑圣的骸骨怎么会在死亡战场?不该是在御岭山的吗?”

    “是啊,况且,剑圣死去的日期是在千年前,又怎么知道骸骨是剑圣的?”

    “剑圣和死亡战场的归属是我国的耻辱,为此我们已经尝试过多的耻辱了,所以这回,我必须要找到真相。剑圣死去之后就形成了骇人听闻的死亡战场,我肯定其中必然有着什么联系,我需要你们两个的齐心帮助。你们将潜入安诺德士联盟,寻找剑圣的骸骨,以及找出他们究竟怀着怎样一种阴谋!若被外人直到我们的连剑圣的骸骨都无法保护,那么我们又如何算得上一个大国?如何在小国面前树立出我们的威严?”

    按照国与国之间的协议,倘若发现异能者阶位兼国家军衔的人物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进入该国领地,那么等同于入侵,等同于发起挑战,以及开启战争。这是一次秘密行动,现在这个世界上仅仅只有弗卓德和钛隆,还有死去的先王知道。

    他们乔装隐秘的进入到了死亡战场,千年前形成的古战场上,第一次被完全的封闭起来,处处是军官,处处是术士与半兽在荒芜的大地中探索着些什么。守护着些什么,他们两个靠着高超的天赋混入了人群中。

    他们貌似在搜寻着一把宝物,关于剑圣的骨骸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参与的探索的人群都用黑布裹住脸庞,他们仿佛傀儡一般的工作着,不说一句话,也不懂得休息。

    他还很清楚的记住在那个夜晚,安诺德斯联盟军队在死亡战场行动的第7个月。两名军官命令参与的士兵们聚集到一起来,站成一排排一列列。然后自黑暗中爬出了一只巨大的凶兽,这便是传说中的7大神兽之一的【冬天】。

    它全身泛着一片雪白,庞大的如同大山一般,发出了巨大的咆哮,带起了阵阵的冷风,它的形状和雪球一般,可是当球一般的外形破开之后,里面是一片的猩红色,仿佛是一个来自于恶魔的硕大头颅,长着阴森的利齿,无数的毒针从里面射了出来,穿透了每一个人的胸膛,战士们被毒针覆盖式的穿插,犹如刺猬一般。成群的士兵都被杀死了,然后士兵们化成血污消逝在这个世界上。从冬天猩红色的大嘴中探出无数根弯曲的红色条状物,在冷冷的寒风中,在血腥笼罩的空气中汲取着死人的气息,兴奋的咆哮声连连不断。

    【冬天】的恐怖力量让人感到窒息,这么多年以后,弗卓德还会在噩梦中与它相会,它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势,摄人心魂的漫天毒牙,恐怖的吼叫声。

    弗卓德和钛隆躲过了这场灾难,趴在远处的雪地中,静静的不敢移动一步。那2名将军就站在一旁,看着成群的战士死去,脸上挂着残忍的凝视。

    “这下,就不会再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了,真相早就随着亚斯兰的沉没而彻底的湮灭在这个世界上了。”其中一名军官冷笑的说着。

    “剑圣不是很强吗?不是想妄自称雄,不是想追寻秘密的真相,现在呢,也不过沦为死尸,和那该死的亚斯兰一同死去。”

    “正义的后面是什么,是死亡,是毁灭。哈哈——”

    两名军官看着神兽【冬天】肆虐,发出冷冷的狂笑声,冬天则发出很诡异的嘶鸣。这时天空变的更加昏暗了,天空中仿佛海洋一般的滚涌不断。两名军官立刻停止交谈,单膝跪地,右掌捂胸,谦卑的同声道:

    “愿王如同璀璨之日,永不凋落。您所吩咐的事情我们已经照办好了,这个世界上将没有任何人知道我们在做些什么,我们在寻找着什么。死亡战场将成为一座秘密的监狱。”

    “你们做得很好。哈哈——追求正义的人们总是不知道,正义的后面是什么!”隆隆的声音仿佛雷声一般作响,空中是一对巨大的明亮的双眸。

    “但是,这个秘密只允许我知道,倘若你们死去了,那么我的计划才堪称于完美!”话一出口,一只漆黑巨大的手掌从空中碾压下来,带着狂暴的爆破力,如同巨大的陨石一般,砸落下来,大地真正意义上的被割的支离破碎,两名将军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便死去了。所有在场的人都死去了,大雪纷飞而下,完整的覆盖下来。冬天朝天而起,雪白的双翼展开,随着黑云消逝在漫天雪雾的边沿。

    “正义的后面是什么?空中的人又是谁?还有【冬天】究竟去哪了?”

    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们俩。他们无法揣测出那空中的怪物究竟是谁,又有着多么强大的战斗力。无法拼凑出将剑圣、死亡战场、亚斯兰与所谓真相的联系。

    他们两个迅速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向先王禀告了这件事情。然而灾难仿佛被他们带了回来,先王不久便生了场大病,神志不清,经常会对着天空发呆,在梦中被惊醒,胡言乱语说有人要杀他。

    就在先王要死去的那一刻,先王将他们两召集起来,神志不清消失殆尽,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沉着,只不过双眼间布满了恐惧,说了一句:

    “正义的背后是一场阴谋屠杀。待我死后,别让【克瓦尼】继位,【梵天洛】会告诉你们的,他肩负着我的使命,他才是合法的继承者。”

    先王咽气之后,轰轰烈烈的王位争夺战开始了,克瓦尼利诱了无数大臣,在争夺战中争抢到了主动权。尽管弗卓德和钛隆尽全力的帮助梵天洛,他还是起不来,生性软弱的他根本无法无法争夺到主动权,钛隆因此而与弗卓德发生意见分歧,闹至决裂。最终,克瓦尼还是坐上了王座,2王子【梵天洛】的软弱使得他在王位争夺战中失败了,被大王子克瓦尼关进了大牢中。

    弗卓德为了想方设法达成对先王的承诺,为了先王的那句找出真相,他一直在秘密的筹划着这一切,如今他成功了,他将梵天洛救了出去,也算是完成任务了,可是却因此搭上了他身边战士的生命以及自己的性命。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