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22章 乌云笼罩下的【班所】

    亚蓝在黑暗中奔行,双目赤红的看着面前的黑夜,趁着黑夜前进。他的脑海中一遍遍的回想起【弗卓德】曾经踩在自己的头上,【阿亚史厉之臂】穿过他的肩胛,扭断自己的右掌,至今右掌遭受巨大积压时,仍会感到痛楚,恶言相向,甚至出口侮辱自己,让自己从一个贵族之后变成了落魄的浪人。在亚蓝最黑暗的那2年,让他体验着生不如死的痛楚和颠沛流离的狼狈。

    脑袋中又浮现了那封被他揉成团的书信:

    “亚蓝,这些日子,你过得如何呢?当她得知这封书信的内容之后,或许还在恨我,但是我希望你知道,只有怀着一颗无惧于黑暗勇敢的心,才会受到人们的尊重,那时候的你有着放荡不羁的高傲,过着骄奢淫欲的酒色生活,一边肆意的挥霍着你父亲留下的遗产,一般妄自菲薄的做着复仇的南柯一梦。那糜烂、颓废且堕落过去的你,实在令人心寒,我只不过是为了让你能够懂得和珍惜劫后重生的人生。

    从泰德斯口中我得知,你开始懂得反省自己的过错,并且得知你在那里生活的很开心,很快乐,我很欣慰。记得在印象中,你仍然是那个乖巧懂事的小男孩,曾经是,现在也是,希望你能一直保持下去,也算是我对你父亲的交代吧。

    我十分的疼爱你,甚至于把你当作我的亲生孩子,我也是你父亲最好的,最诚恳的挚友。之前说的都是谎话,如果之前伤害到你了,我向你及你的父亲致歉,但是这不表示我后悔我对你做的一切伤害,我爱你胜过于一切,为了达成我对你的爱,我甚至可以将你杀死,让你心中的罪恶,随着你的灵魂一同死去,因为至少,在你死去的那一刻,你还是干净的,还是没有一点邪念的。但是我还是很希望你能够浴火重生,即使是为了你死去的亲人们,即使只是为了以后替你的亲人们讨回公道,不论是那个缘由,我都希望你能够在新的生活里找回昔日对生活的盼望。

    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死去了,但是,请不要忘记弗岺,因为她将会很孤独。你们两个小时候,曾经定下亲事。在那一天,我说废除了,但是只要你愿意,她还是会可以成为你的妻子,倘若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希望你可以把她当作自己的亲人,把她当作你的亲妹妹一般爱护。倘若你真的恨我入骨,也请你不要记恨到弗岺身上,因为男人就要有着广袤的包容,包纳一切,这是成为一名令人尊重步入强者起码应该有的特质。

    你已经是一名意义上的男人了,你懂得走向强者之路,懂得开始尊重别人,懂得守护你身边所爱的人,我会很欣慰,在天堂之处,我会和你的父亲及你的亲人们注视着你。好了,请在爱的世界里,在自强的道路上奋斗不息吧。

    笔止

    ——————【弗卓德】”

    “驾!!”亚蓝骑着骏马一路狂奔而去,向着黑暗无所畏惧的前进,框框愈加通红。

    ——————5天前,【班所】【圣殿囚牢】:

    弗卓德身上披着漆黑的铠甲,后背扬着一张红色战袍,脸上是一脸的严肃。几乎是吼一般的喊道:

    “全部战士警戒!将牢门紧闭,有囚犯想要越狱!”牢房的大门轰隆隆的紧紧的合并到一起。

    威严的声音一下使得在场的几百名守卫军,各两人组成一队,背对背的警觉到一起,手中的长剑警惕四周。突然一人将手臂上的红绳露了出来,拔刀向着另一名刺去,其他的小队伍纷纷效仿,几百名守卫军有一半的人将红绳露出,干净利落的将没缠有红绳的守卫军杀死。牢房中顿时开启了屠杀。

    “弗卓德将军,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吗?快住手!”和弗卓德并肩的一名将军举起手中的长剑,剑芒直指弗卓德,愤怒的咆哮着。

    “贝利将军,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里面关押着什么人吧?”弗卓德冷漠的看着牢房里的屠戳,义正言辞的说道。

    “弗卓德大人,你最好要弄清楚,你如今在为谁效力!”

    “哈哈——我弗卓德所做的,全是为了正义得到审判,即使玉石俱焚,我亦不惜!”

    弗卓德的【阿亚史厉之臂】幻出一根长剑,直接将贝利的腹部刺穿,咻地一挥,贝利的脑袋坠了出来,牢房里被屠戳的将士们血水淌的遍地都是,所谓人间地狱,不过如此。

    “先打开所有牢房的大门,将他们释放出去。再打开第542、543号牢房,将里面的人安全带出去!所有【红卫军】准备带着正义审判的愤怒及随时牺牲的勇气准备迎接死神的到来。准备战斗!”弗卓德面不改色,俨然有序的发出一道道指令。

    “大人,这里关押这数以千记罪恶滔天的罪犯,这样会扰乱班所的秩序的!”一名士兵前来献言。

    “你是一个很具善良优秀的战士,但是你还记住战争的最高利益是什么了吗?”

    “顾全大局,便要学会取舍。”所有战士都齐声回答。

    “那请服从命令!”

    数以千计的罪犯从监牢中蜂涌出来,仿佛飞蛾发现了火光一般,牢房的大门打开,他们都在奋不顾身的冲了出去,向着自由的世界,向着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蜂拥而去,在大门外,等待他们的却远非自由,是一场惨烈的大屠杀。

    当牢房里的囚徒们大都闯了出去时,正在圣殿中大闹一场,圣殿中的守卫军都前来阻止,当神殿一片混乱时。弗卓德,下令炸开牢房的后边,通过炸出的窟窿,带领着有12名囚徒逃了出去。

    “后两排的战士留在这里,我们将为你们的牺牲而感到骄傲。”弗卓德这时候眼眶有些泛红了,或许他不在意屠杀掉多少名敌人,或许他不介意罪犯们将会引起多大的波动,但是他却在意一直在立誓效忠在自己身边的战士们。阿亚史厉之臂划开自己的左手掌,血水顺着刀子流了下来,代表着他们是一群值得用生命去捍卫,用鲜血去尊重的朋友。被留下的战士挺立着手中的长剑,目送着将军护送12名囚徒离去。

    当圣殿中被释放出的囚犯正在逃窜,当罪犯们一一死去,当圣殿被鲜血染红,尸骨遍地,归于安静之后,轮到囚牢中坚守的红绳卫军们准备迎接死亡的战斗。

    

“轰轰——轰”

    被留下的战士全部擎着白灿灿的长剑,立在自己眼前,借着剑的反照,想看一眼自己最后的模样。他们堵在牢门前,听着来自于牢门外的隆隆撞击声,长剑握的愈来愈紧,死神即将到来,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抱着必死的年头,只求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得到升华,让敌人听见自己咆哮而起的怒吼声。大门终究被打开,圣殿的守卫军潮水一般涌入进来,守在牢中的死士,靠着一夫当关的大门,硬生生的阻止敌人的疯狂涌入。疼痛的呐喊声,金属摩擦的声音,刀剑刺入骨肉的噗哧声,奏起一曲壮烈的悲歌,死神带走了他们的温度,他们沦为冰冷的尸体,目无表情的躺倒在肮脏的地面上。

    此刻的弗卓德正带领着12名囚犯通过密林亡命奔行,急匆匆的队伍在荆棘密林中不断的开路。照旧是后两排留下潜伏丛林中,弗卓德又划开了自己的左掌,向他们致敬,被留下的战士们没有一个人会违抗他,即使是向着死亡,等待死神的到来,他们的信念也会坚定的犹如磐石一般。弗卓德率领剩余的士兵,则沿着反方向的小路走去,布置了重重的疑点,去扰乱敌人的判断。

    “加快步伐,我们必须在那群叛徒追来之际将他们安全带出去。”弗卓德指了指12名囚犯。

    “弗卓德将军,王的意志会保护你的。”12名囚犯中的一名青年边走边说。弗卓德却捏起他的喉咙,狠狠地说:

    “若不是忠于你父亲,我决不愿用我身边的战士生命去换取你的软弱人生,你知道你所肩负的使命吗?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这该死的荣耀,我是为了让罪恶得到审判,倘若你一直贪生畏死下去,倘若你毫无廉耻的活下去,那么请记住,你父亲将不会得到安宁,他的亡魂会一直纠缠着你,让你得不到他的原谅,你的生生世世将受他谴责。现在我问你,你还记得你肩负的使命吗?你会为了正义而勇敢无畏吗?”

    “弗卓德叔叔,世侄必定会牢牢紧记,真相会随着我的存活而得到公开。”那名青年惶恐的看着凶神恶煞的弗卓德,瞳孔放大,声音却异常的坚定。

    看着年轻人一脸的坚定,弗卓德脸上的愤怒阴霾才渐渐消散,轻轻放开他的脖子,重重的拍打着他的肩膀,正色的点着头。

    他们一行人不断的在丛林中穿梭,远处传来追击的大军的隆隆脚步声,陆续被留下来的战士都在血与光中死去。此时弗卓德的身边也仅有几十名战士,这里是丛林的尽头,再向前走,便可以逃出生天了。

    “你们走吧,走的远远的,好好的活下去,将真相公开,将使命带在身上。还有记得要好好保护弗岺,别伤害她。还有倘若有机会,请把在【阿亚史厉之臂】交给一个叫亚蓝的年轻人。走吧!走吧!”弗卓德双目赤红的说着。

    “可是————”

    “快走,你想让我身边的战士的鲜血白淌?让我豪无脸面的去面对你父王的亡魂?快滚开。”弗卓德将手上的阿亚史厉之臂摘下来递给年轻人,踹着他的屁股让他赶紧滚。

    年轻人身边的11名囚房都过来推拉着年轻人离去。这时空中飞来一只神殿的【巨灵】(一只巨大的飞鸟),上面骑着圣殿的侦察兵,正在转身飞速,准备回去通知大军。弗卓德手中一把长剑用尽力气挥了上去,带着尖锐的呼啸声,划开一道白光,一朵血花绽开,长剑贯穿了巨鸟的身子,巨鸟载着骑士坠落下来,骑士的身子倒落在一根干枯的枝头上,尖锐的枝头贯穿了他的胸膛。

    弗卓德看着远去消逝掉的12个身影,脸上是一副巨大冰川般的冷峻,透着一股淡淡迷惘。深呼一口气,回过头,老军人的血液又在沸腾起来,双手持着两把的普通长剑,带着剩下的战士们,来到另一个出口处,命令身边的战士们隐藏起来,准备展开最后的战斗。

    “生命直至最后一刻,让我为了身边的人做一次祈祷,让他们在勇敢与荣耀中死去。”弗卓德低下脑袋,为他们做最后一次祈祷。

    远处的追击大军浩浩荡荡而来,足有近千人,冰冷的铁剑,厚实的铠甲,嘶鸣的战马,在密杂的丛林中踏出一条道路来。弗卓德让自己最后的战士分散开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丛林各处都在窜动起来。

    “在那!在那,你们还不快去追击!”

    领头的将军下了命令,术士升上了空中,释放出大量的火球、冰锥,巨箭等等,肆虐在周边的丛林中,绚烂的魔法狂轰滥炸,璀璨的光束不断四周散落。隐藏在里面的死士们,或被冰锥砸成肉酱,或被火焰焚成灰烬,或者万箭穿心,森林中一片狼藉,弗卓德无法隐藏下去,带着最后的十几名死士走了出来。

    “骑着大马的将军,您在做些什么呢?”弗卓德脸上写满了不屑,仿佛没有感受到死亡的气息的压迫一般,脸上毫无畏惧,粗狂的说着,还扬着手中的长剑。

    “哼,全部人上前,活捉叛贼弗卓德!”

    所有持剑的武士都将他们围得密密麻麻,水泄不通。几名强大的术士飘到空中,口中呢喃不断,青幽的光线射了出来,弗卓德双臂擎剑,爆发出璀璨的光芒,这一刻他完全没有一丝迟疑的老态,身上爆发出十足的霸气,气势如虹的双剑挥舞出巨大的流光,将术士释放出来的禁锢之光生生切断。剑气四处挥洒开来,如同陨石坠落一般的四周飞射,轰炸声源源不绝。

    “嚯!弗卓德大人真是身藏不露啊!老奸巨猾也难以形容在你身上!除了术士之外,你们放开打吧,让他受点轻伤吧!”领头的将军朝身边的人随意的说着,仿佛带着一丝的惊诧,但更多的是讽刺的意味,轻轻的梳弄着自己战马长长的鬃毛。

    顿时战斗开始了,战士们持着冷兵,冲了上去,人海战术瞬间将弗卓德最后的战士的生命也带走了。最后只剩下弗卓德了,他还在做着困兽之斗,左冲右突,四周左右轮流换线,消耗着弗卓德的剑技,他手中的流光不断的将上前的战士击退,将他们剖成两半,鲜血淌满了他的身子。他整个人变得狂野起来,仿佛凶狠的野兽一般,手中的双剑犹如锋利的绞肉机不停的运转着,断掉的长剑,残破的铁盾,四散的肢体,流水的鲜血,双剑插入其中一名战士的左右肋部后,将他挑起,一回头,他擎剑飞跃起来,向着骑马的将军,速度飙到了极限。双剑被他紧紧的拽在手心,锋利染血的双剑犹如两根闪闪发光的羽翼,在半空中划开两道刺眼光束,双剑齐出【嘭——嘭——】。

    那人双臂十字交叉,他的双臂是灿灿发光的护腕盾,左臂右臂上下左右格挡,仿佛他可以很轻易的熟知弗卓德的每一个动作,瓦解每一招攻势。阻挡着劈来的双剑,激烈的火花喷发,刺耳的尖鸣声,俩人速度都快到了极限,弗卓德双剑不断的左右挥舞,上下齐动,可那人却有条不紊的不断阻挡。

    弗卓德强大的攻势展开,火力全开,终于迫使那人有些目不暇接了,长剑划开了他的衣角,突然他胯下之马断成碎块,他失去重心从马背上栽了下来,狼狈不堪。他身边的士兵们想过来救他,他却把手一扬,命令谁都不允许接近他俩。

    “这是你逼我的!死老头!”

    那人双臂十指伸直张开,铁护腕如同有生命一般长了起来,覆盖了他的两双手臂,灿灿的铁拳出现了。他速度快到了极限,反被动为主动,弗卓德双剑齐舞,不断阻止他的接近,可是双剑叮叮的都断开了,充满力量的铁拳炮弹一般轰炸在他胸口。他双臂拦截,整个空间都清晰的听出骨折的响声,弗卓德双臂失去了知觉,铁拳再次落在他身上,弗卓德喷出大口的鲜血,陨石一般重重的坠落地面,掀起一阵尘雾。深深的砸入地面,全身都已麻痹了,身体不断的抽搐吗,脸部因疼痛而扭曲了。口中鲜血直流,喉咙被淤血块堵住了,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哼,把他带走!”

    弗卓德被带入进了圣殿,被严密的关押了起来。不久,便传出了弗卓德叛变王国的消息,将被绞死,亲人将被流放或奴役。可是弗卓德,除了拥有一个女儿外,便没有什么亲人了,就连王国都查不出他的来历,身世如同白纸一般干干净净。他的女儿——【弗岺】也消失了踪影。他的府邸将被查收,他的财产将被吞噬,他的商业帝国也遭到了分解,贸易车队的成员被暂时限制进入班所城内。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