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21章 使命的召唤

    “到家咯!”甫卢兰稳稳的降落下来,甫卢兰紧紧的搂住亚蓝的臂弯,亚蓝低头看看她的表情,她笑的甜甜的,仿佛吃了蜜一般。

    “哟,这是哪家帅气的男人呐?”拎着菜篮邻居奶奶走了过来,眯着双眼打量着他们俩人,笑呵呵的说。

    “您好,这是我的未婚夫。”甫卢兰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回应道。

    “嗯,很不错的小伙子,怪不得上门求婚的几个好小伙都被你拒绝了,原来是这样子,呵呵——小伙子你要好好疼爱我们的甫卢兰啊,我可是看着她长大的,可不许欺负她的。”

    “嗯”亚蓝声音加粗了一个音调,用力的点着脑袋。

    亚蓝曾经生活在这里半年的时间,自然认得甫卢兰的邻居们,可是半年的时间里,亚蓝不仅又长的更加魁梧了,相貌也更加成熟了,加上甫卢兰替他的一番乔装之后,自然认不出来。不过甫卢兰不允许他多说话,要说话,就将声音增一个调,借以隐瞒过去,所以他大多只能微笑的点点头。

    “未婚夫?是不是有点夸张啊?”亚蓝脸上挂着浅笑。

    “要不然就说你就是那个被枫林城通缉的亚蓝?”

    “那还是未婚夫吧,这样叫起来,比较亲切。呵呵——”

    路过熟悉的人,甫卢兰都会说这个男人是自己的未婚夫,她的小脸红扑扑的分外可爱,带着那么一丝丝的羞涩与甜蜜,半真半假,不过亚蓝倒是蛮享受这种感觉的。

    直到进了房子以后,甫卢兰将院子的门锁了起来,目测四周无人,才没好气的放开他的手臂。用手直指着他,哑声的说:你呀你呀。

    “亚蓝?是你吗?”门口走出来甫卢兰的父亲,那双浑浊的双眼打量着亚蓝身上。

    “好小伙,这么久没见,果真是变得更加强壮与帅气了。”

    两个老人家笑呵呵的将亚蓝迎入了房间去,给他上了一桌香喷喷的美味佳肴。看这两位和蔼的老人,亚蓝内心一阵苦涩,那种温馨的感觉又回来了。他们宛如一家人一般的吃着可口的饭菜,聊着温馨的话语。

    饭饱了,泡了个舒服的澡之后,亚蓝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小房间里去了,快一年的时间了,房间里还是没有改变一点,东西都摆在原地,没有动过,可是房间却被打理的一尘不染,干净利落。仿佛自己的昨天还在这里,躺在舒适的小窝里,哼着甫卢兰教他的小调调,还有那把粉红色的断剑陪在他身边。

    甫卢兰窜了进来,正在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闲闹着,她的父亲笑呵呵的拄着拐杖走了进来,堆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溺爱,将甫卢兰唤了出去。和亚蓝聊了聊他关于暗夜术的秘密,聊了聊亚蓝这些年的经历,一阵唏嘘不已。后来话题转向了甫卢兰。

    “她是我的女儿,家里面最溺爱的孩子,我们一直都希望她一直快乐下去。在你消失的这段日子里,她几乎每天都是在失神中度日的,你的小房间一直都是她在整理,她送你的那把粉红色长剑,一直静静的躺在她的房间里,每天起码要对视着超过好几个时辰。她会呆在你的小房间里从黎明到黄昏,隔着小窗子盼望着你的归来。她还经常跑到那座森林里,在那河谷边上搭上一个简陋的小屋,然后闹几天的失踪。我从未见到过她如此难过,第一次难过的时候是因为最爱她的外婆去世了,第二次难过的时候是因为他的另一位哥哥死去了,这是她第三次如此难过了。”

    “嗯,甫卢兰真是一个善良可爱的好女孩。”

    “呵呵,还记得她因为她外婆的离去而难过时,那时候她只有15岁,她总是跑到我怀里问我为什么外婆不能再出现了,哭的那么伤心,我的衣服一直是湿的。17岁那年,她最大的哥哥【安东鲁】因为走贸易车队而被强盗杀死,她总是会一个人呆呆的看着日出日落,告诉我他的哥哥曾经是那么的爱她,每当见到我时,总会希望我张开双臂,给她安慰及拥抱。而这次,她总是一个人将自己锁在阴暗的角落,等着我叫她的名字,即使我张开双臂,她也只是露出一个难过的表情,和充斥着泪痕的笑靥。以前她难过的时候,总是会跑到我怀里哭泣,可是唯独这次她没有索要过拥抱及安慰,我是有多么的难过呀,可是他的母亲告诉我,她以前和甫卢兰一样大小的时候,因为我的出现,她也是这么对待过她的父亲,我顿时就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她父亲的口气中有着淡淡的悲楚,既无奈却又无可奈何。

    亚蓝静静的聆听着这位父亲心里的话语,心中犹如大山一般的沉重。

    “呵呵——这小丫头,恐怕这次得真的要离开我了,即使我有千万般舍不得,不过每个做父亲的不都得经历这残酷的过程吗?我并不是要求你怎么样,我只不过希望你能给她带去快乐,这是作为父亲,我最后一次的请求。”

    “伯伯,我身上肩负的太多的使命了,我没有一个温暖的避风港,没有足够的钱,没有强大的力量,但是我不希望她会受到任何伤害,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委屈。”

    “呵呵,亚蓝,虽然你年纪尚浅,但是你在枫林城所做的一切,我们都知道了,这已经足以证明你的勇气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并不是他拥有多少钱,有多么的强悍,只有他怀着一颗向上的心,就足够了。雄心可以使一个人收获王位,雄心可以毁掉一个王朝,唯有勇敢的心,那不泯不灭的故事,终将会留名青史,受到世人的尊重与钦佩。我相信你有着一颗向上勇敢的心。”

    他们一直聊着,直到油灯干枯,直到夜深人静,她父亲将冷气灌入他体内,便离开了,剩下亚蓝一个人思索着。就在亚蓝夜不能寐的时候,甫卢兰又偷偷的从自己的房间里跑了出来,带着贼贼的笑容,裸着小脚丫溜进亚蓝的小房间里。

    “你怎么又跑出来了?还不穿鞋子,也不怕着凉了。”

    “我怕你无聊嘛——”

    “你自己无聊又不见你承认过——”

    见自己的小心思被揭破,她露出一个象征性的甜笑,看的亚蓝一阵好笑,捧着她的小手,呵一口暖暖的热气,轻轻揉着。

    “我父亲大人,都和你说了些什么?怎么那么长的时间——”

    “说——秘密。”

    “说嘛”

    “说——秘密”

    “——好吧。”

    他们两个最坐在格子窗前,漫不经心的聊着天,小声的偷笑着,看着又大又圆的秋月。漫空的小星星不断的闪着光,那么美,大地都被披上一层银妆,近处的楼阁,远处的森林,都留下凄美的阴影。

    直到甫卢兰安静的睡着了,打着细微的呼声,还带着有些小孩子的梦呓,亚蓝忍不住捏着她的小笔头,嘴角弯起一道弧度,眼神中满是温柔和怜惜。

    借着月色,将她抱回她的小屋里,将被褥给她盖上,一举一动都显得优雅而轻盈,生怕一个不小心又破坏了她的小美梦。做好了这一切,亚蓝打量着四周,看见了那把粉红色的长剑就靠在床头边上,断剑已经被衔接好了,又恢复了曾经的锋利。从剑鞘中取出白灿灿的长剑,借着月光散发着冰冷的白光,看着它就好像看见了昨天的一点一滴。亚蓝将它取回自己的房间,抚摸着剑身,独自叹气。看着窗外的明月,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梦乡,也不知道在梦乡中见到了谁。

    亚蓝在这儿呆上的第二天早晨,亚蓝正在帮助他们一家家做些简单的家务活,比如劈材,搬运等。邻居的小伙伴们,大叔大妈们还会跑过来看看他,做个简单的审视,问东问西的,或者是前来讨杯庆祝的酒水,不过甫卢兰的父母亲都已各种原因推拒掉了,就此帮助亚蓝隐瞒过去。

    【泰德斯】骑着一匹骏马从【枫林城】疾驰而来,向着自己的家策马前进。甫卢兰坐在屋子里,闭上双眼感受自己的哥哥正在逼近。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兴奋的顾不上穿鞋,便跑了出来,院子的篱笆小门被推开,满脸络腮胡的泰德斯大大咧咧的走了进来,正好碰上甫卢兰。泰德斯将妹妹旋转着抱了起来,俩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灿烂的微笑。

    

“妹妹,几日不见,又升阶了,都快赶上你哥哥我了。哈哈——”

    两兄妹一阵调侃,然后接着拜见了父母亲。亚蓝将手中的粗活停下,这回换他主动上前了,他很谦虚的向泰德斯打了个招呼,礼貌对他问候。看着眼前的亚蓝,多了一份成熟,手中拿着砍材用的斧头,那礼貌的举止,实在令泰德斯感到惊讶。记得那时候他是个落魄的贵族子弟,然而身上还留着那贵族的骄傲,不羁的性格和高傲的姿态,与今日的他相差甚远,不禁感到一阵欣慰。

    以往的泰德斯都是因为商业贸易车队匆匆而来,然后匆匆而去的,可是这次却很意外的留在了家中很长时间。并且十分的照顾亚蓝,会咨询亚蓝的近况,和所需要的一切。

    “哥哥你这次怎么都不赶时间了?”。

    “呵呵,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回家,我今日难得回来一趟,自然要呆长久一些。”

    泰德斯一直呆到午时黄昏,离去前,和亚蓝来了一次短促的交谈,说了些接不上头很奇怪的话语。但是大概就是让他好好的呆在这里,好好生活之类的云云。这让亚蓝感到很疑惑,微微的有些异样。

    就这样泰德斯离开了,看着急促离去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亚蓝微微的有些不安,可是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心中暗想,难道也是因为甫卢兰的事情?亚蓝轻轻的摇着脑袋,退回房间里。

    这天夜里,甫卢兰对他异常的温柔,既没有耍无赖,也没有恶作剧。而是一脸的温柔,带着淡淡的微笑陪在他身边,甚至还说了一些不好笑的笑话给他听,一时间让亚蓝无从适应。

    “是不是你哥哥让你这么做的?”亚蓝直接来了这一句,甫卢兰哑口无言,脸色苍白的有些难看。

    “不会今晚就要成婚了吧?会不会太早了?我还没有一点准备呐——”

    甫卢兰脸上一阵涨红,脸上无比尴尬,想说些什么,却又堵在了口中,说不出口。

    “你不必要为了成婚而改变你自己的小恶魔的性格好吧?这样我会很不习惯的。”

    听着亚蓝,接二连三的发话,甫卢兰脸色忽白忽红的,但是却没有说出一句话,显得扭捏至极,似乎还有些火山即将爆发的感觉。

    “对了,你以前的身上的衣服,都是我亲自为你缝制的,你都丢哪了?老实交代!”甫卢兰一改被动,故意转移话题。

    “呃——那些衣服早就在打斗中破坏掉了。”

    “还好我这段时间有空,又给你缝制了一件,我去给你拿来哈!”

    “等下!你看你每次都是光着脚的,等下把我的地毯弄脏了怎么办?我去拿,你乖乖的呆在这里。不许动——”亚蓝轻轻敲打她的脑袋上,露着温柔的笑容走了出去。拐了个弯进入到甫卢兰的房间。

    甫卢兰大呼了一口闷气,坐在窗子前,看着明月,轻松的笑了起来。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拿衣服的时间不应该这么长的,甫卢兰对着门口喊了声,可是还没来得及完整的说出话来,声音被活生生的卡断在有些冰冷的空气中,她隐约感到不安。

    裸着小脚丫,焦急的跑回自己的房间里,此时的亚蓝坐在她的床头,手中捏着一团皱巴巴的纸张。脑袋无力的垂了下来,他抬起了头时,眼眶早已通红,脸色十分的难看。

    “为什么要隐瞒我?为什么我连知道真相的权利都没有?”亚蓝几乎吼叫了起来。甫卢兰无言的低着脑袋,这是亚蓝第一次对甫卢兰发脾气,她的双眼止不住泪水淌落,这时她的父母亲听闻吵闹声也来到这儿。

    “亚蓝,你答应过我不会伤害甫卢兰的!况且,这是为了你好啊。”他的父亲话语中透着一股威严。

    “伯父——可是,你们并不知道我过去是怎样一个人,你们不知道我是怎么活过来的,为了一个又一个的复仇的计划,我熬了过来,如今这封信却告诉我这一切都是骗局。倘若我还这么不知廉耻的选择快乐的生活下去,那么我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有什么资格在爱的世界里活的更长,活得更久?”亚蓝的一番话将大家都陷入了沉默,甫卢兰泪流满面的看着亚蓝,哭的楚楚可怜。

    “我想我该走了!再见,承蒙这段时间您们二老的悉心照顾,和甫卢兰你的关心。但是我真的要走了,我身上肩负着很沉重的使命,它在召唤着我的回归。”亚蓝说完话,跑回自己的小屋里,打包好自己的物品。看着粉红色的长剑,将它绑在后背,甫卢兰走了进来,脸上满是泪痕,几度梗咽的说:

    “我们好不易的才相聚,为了我,可不可以不要走?”

    “甫卢兰,对不起,我必须去。你替我告诉莂克他们一声,待我回来之日,等我。”

    “不行,你若要走就不要回来见我,并且把我的东西全部还给我!”甫卢兰带着泪水很认真地说道,若在平时,亚蓝定会毫无保留的去服从她,但是,今天不行。

    “这把剑的另一半,是我的回忆。”

    “那我和你去!”

    “不行!”亚蓝和她父母亲同时反对,他们的大儿子早就死了,二儿子也恐要陷入危机,现在就只剩下甫卢兰了,他们不容许失去她。前路迷惘,后路难行,去了,那么将会使自己陷入泥潭中,寸步难行。

    跨上院子里的马匹,向着黑夜前进了,在甫卢兰的注视下,消逝在视线中,被漫漫的无边黑夜吞噬掉了身影。没有回过一次头,因为他不想看见甫卢兰的悲伤,因为在脑海中,她永远是那个带着灿烂笑靥的女孩。甫卢兰脸上满是泪花,无力的蹲坐在地面上,大声的哭泣着,哭成了泪人,她的父母亲拉着她,苦口婆心的劝着她,就差给她跪下了。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他肩负着自己的使命。倘若亚蓝只是个懂得躲在温暖的角落,那么他也根本配不上你,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的果敢与担当。”

    甫卢兰想起了那天他们聊天的所说过的话:

    “亚蓝,在你消失的这些日子里,你应该可以和我联系的,犯不着说害怕城卫军逮捕你,可是你为什么就是不回来呢?”

    “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里,我总是躲在你的背后,寻求你的帮助,这样子,我怎么能够得到应有的锻炼呢?我想学着保护你,而不是让你保护我!我想成为你的守护者。”

    一阵黯然。

    亚蓝的心情十分复杂,眼眶还在泛着红,骑着骏马在一片黑暗中前进着,明月在为他指引方向。向着黑暗,义无反顾的前进着,只为了一个身为男人的使命在召唤着他。

    他向着黑暗前进,凉凉的秋风呼呼的在他耳旁掠过,身上的长袍猎猎作响,骏马还在嘶鸣。

    目标——【班所城】。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