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19章 死亡战场的夺宝战

    【袁斯拉山】之旅之后的几天,他们就如同一个小家庭一般,快乐的生活着。甫卢兰扬了扬手中的一只【幻术鸟】对着亚蓝说道:

    “喏——我父母亲又在找我了,催着我回家看看呢。”

    “没关系的,那你就先回去吧,过几天再过来玩。”

    “那,记得要想我呐,还有,别乱跑了,免得我找不到你,会很伤心的。”

    甫卢兰带着有些疲倦的微笑走向了他,轻轻的搂着他,静静的这样几秒钟,却温馨的仿若几个世纪一般。然后带着满足的微笑,召唤出幻术巨鸟,连连回过几次头,给亚蓝留下个灿烂的微笑,双眼像月牙一般的弯着。亚蓝也回以微笑,拼命的招着手,直到看着甫卢兰的身影消失在昏暗的天边,心中有些不舍。

    这天,亚蓝和莂克在死亡战场的一处地方搜寻着,搜寻死亡战场的宝物一直是他们的主要日常工作,可是亚蓝已经在这里逗留了大半年的时间了,还是一无所获,除了微量的破铜烂铁之外。可是莂克却每次都将这些残兵破盾打包带回去,仿佛宝物一般的堆积在古骨堡中,说是有一天可以用得上。

    昏暗的天空,枯黄的大地上的遍地森森骨骸,许多淘宝者一直在努力的翻找着。自从【极寒覆地】出现了神器之后,死亡战场的淘宝者就开始大批的转移位置,残余下来的,也不过之前三分之一的数量。莂克也在打算着转移位置到极寒覆地,因为他已经在这里掏了4年之久了,别说神器,就连从废土中寻出一把残破的兵刃,都足以是幸运的了。

    “莂克,你真没从这里寻到过宝物?”

    莂克一脸的挫败感,连连摇头。他们已经在这里搜寻了2个时辰了,还是没有一点点的收获,每当这个时候,亚蓝总是会借此与莂克大战一番,当作是修炼。

    “看剑!”亚蓝手持普通的大铁剑冲了过来,划出璀璨的流光,横冲而来。莂克连头都没回,手中的小铁铲往后背一档,叮的一声,亚蓝被弹退了几步。

    “唉,自从我升阶4阶空中骑士之后,你都过不了我2招,变得好无聊了呢——要不你在魔化一次吧?我好久没和人过招了,生活真是无趣呐。”莂克摇着脑袋接着翻动着地面上的斑斑骸骨。

    亚蓝再次跃起,腾空翻动着,撩起阵阵的剑气,纵横交错的流光,蔓延开来,剑芒直指莂克。莂克手中有些扭曲的小铁铲,往后随意挥出一道流光,正当他以为安静的时候,一种惊悚的感觉来自于他的背后,亚蓝这次没有后退,而是站在他的身后,吹着热气在他脑袋后边。他长戬即刻出动,如同蛟龙一般,翻身直指前方,亚蓝躲闪一旁,露出一个邪笑。

    “哈哈——别太低估我的实力。”

    亚蓝踏起身边的岩块跃起,手中的锋芒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凌乱的剑气四处坠落,莂克长戬阻挡,不断的翻身闪躲。

    “可以嘛,你那里学来的招式?一个2阶的剑徒竟然都能让我感到惊悚。我要使出4阶的实力了。小心点——”莂克嘴角向上弯出一个弧度,运起了飞行术,手中长戬左右挥舞,流光形成一个弧形,向着地面上上的亚蓝俯冲过来,身上泛白的蓝色长袍猎猎作响,气势十足的打出一个强势的攻势。兽骑士的悸人之处,便是拥有着强大的爆破力与碾压力。亚蓝十字挥舞出剑气,却淹没在莂克的前方,消逝掉了。

    莂克俯冲而来,长戬左右挥舞,直刺,侧扫,翻身撩3招连贯打出,亚蓝不断后退躲闪,根本无法接近他一毫。亚蓝一个突闪,出现在莂克侧面,手中的大铁剑准备小心的划开他的蓝色长袍,莂克机警的反身横扫,一把将他扫退出去,长戬乘机出手,一刺、二刺、三刺,长戬贯穿了他的腰带,轻易直接的将亚蓝挑了起来。

    莂克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再将他放下来,亚蓝一脸的沮丧,已经快到一年的时间了,他还是没有升阶,这让他有些难过。

    “怎么才能快一点升阶呢?真是的。”

    “这东西要慢慢来,我大你2岁,从19岁开始认真修炼,高你两阶倒也正常。再说你刚才练的是什么招式啊?我怎么从未见过你使用?招式极近完美”

    “还不是因为那口冰棺,我每当夜晚躺在其中时,总是会做着同样一个梦,一个持剑的男人一直在我眼前练剑,然后我就在梦中偷学了几招。”

    “冰棺?”

    “我总感觉冰棺中隐藏着些什么,那持剑的男人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剑道以堕】。”

    “亚蓝,你知道这冰棺是谁做的吗?从罪犯之城的城主口中我得知,冰棺藏着一个惊世秘密,冰棺的来历太诡异了,况且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入冰棺都能产生梦境的,可是你和酙娄却可以。”

    “冰棺什么来历?”

    “一口专门为某位大人物所做的一个牢笼,按照你所说的练剑的男人,根据我身后的情报分析,应该是【剑圣】或者【剑魔】,必定是其中的两位中之一。剑圣与剑魔两个是剑道中的佼佼者。当年两者为争抢【天下第一剑】而上了大陆最南端的【御岭山】,两者大战了2天3夜,最终剑魔战败了。剑魔为了追求最强,练就了无上剑技,最终将御岭山一战的耻辱终结掉,将剑圣杀死,可剑魔也身负重创消逝掉了。剑圣与剑魔一死一消逝终使得剑道没落,落到今日这个下场,剑道以堕,估计说的就是这样吧。”

    “唉,剑魔真的是混账了。那冰棺的主人便是剑圣了?”

    “我若知道了,还算是秘密吗?说不定那口棺便是剑魔忏悔所制作冰棺。”

    “那冰棺还存在怎样的秘密?你都知道全了——”

    “冰棺存在一个惊世秘密,这是罪犯之城的城主所说的,我的探子打听到的我也不清楚这秘密代表着什么。你除了见到那个练剑的男人,就真的没发现出什么吗?”

    “这我倒没注意——”

    亚蓝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到地上,在炙热的阳光下,亚蓝看见了,在300米处一个东西在闪动着妖艳的光束。亚蓝先是好奇,继而狂奔而去。地面上一块紫色的铁块嵌入大地中,他快速的挖动了起来,直到整个剑柄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手持剑柄,将剑拔了出来,阳光下,紫色宝剑闪着妖艳的光芒,刺人眼球。

    亚蓝发出了阵阵狂笑,仔细的摩擦着锋利的剑芒,四周十几名寻宝之人开始注意到他了,慢慢的向他靠拢,人数不断的增长着,眼中冒着不善的亮光。

    

“莂克!我寻到了一把紫色宝剑了。”亚蓝揣起紫色宝剑大声喊向莂克,警惕着四周,小跑回去。

    死亡战场的上空一片昏暗,一阵乌云席卷滚滚而来,巨雷声源源不断轰响,一根漆黑的短棍如同闪电一般从空中砸落下来。落到亚蓝身边,爆发出剧烈的爆炸,亚蓝毫无防备,摔倒一边,衣服上染血少量的血液,紫色宝剑坠了出来。

    “谁敢动我兄弟!!!”莂克一声咆哮,手臂上的印记爆发出璀璨的光束,龙马嘶鸣而出,莂克骑在上面,龙马拍动着巨大的双翼舒展开来,自下向上横冲上云端。原本昏沉的天空变得更加沉闷了,滚滚乌云犹如海浪一般阴沉,黑色的海洋一般的层层叠叠。莂克擎着长戬挥舞出绚烂的流光,横砍而去,长戬脱手而出,蛟龙一般的载着火红色的火狐直穿卷云,激荡的火花飞溅四处,刺人目眩。长戬穿惯而去,黑色的云朵中传出声声巨大的咆哮。

    “啊,竟敢伤害我的身体——判你死亡!”

    叮叮——的声音不断激发出强大的火花,噼里啪啦的响声不断,莂克眉头一紧,骑着龙马再次冲去,长戬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后再次回到莂克手中。莂克单手擎着长戬,戬芒直指昏暗苍穹。

    “有本事的话别要装神弄鬼,躲躲藏藏的算什么英雄?”莂克手中的长戬一直发烫发热着,莂克仰着脑袋,手心不安的微微颤抖。

    “和你这4阶的小毛头对战,还需要我亲自露面吗?”

    莂克听的有些怒意了,骑士天生就流淌着易怒的血液,一旦怒起来,自身的破坏力将更上一层。空中骑士——莂克,擎着长戬,骑着龙马,如同落水之石,窜入了滚滚黑云之中。流光,火狐不断交织激荡,热血的怒吼声不断传下大地。地面上看着的人群盯着空中的激战,微微感到不安,残云不断袭卷,犹如巨大的旋窝一般,漩涡的四周电光不断闪现,浓厚的黑云中,仿佛一头异兽正藏匿其中。

    莂克大战空中的未知存在,无暇顾及地面上的亚蓝。地面上的人心开始涌动,十几个淘宝者陆续冲向紫色宝剑。一场厮杀在所难免了。亚蓝最先持到坠出的宝剑,站在地面上,锋芒直指四周。寻宝人呈圆形围在他身边,手中持着各自的武器,凶神恶煞的盯着那柄宝剑。

    “谁若在前进一步?他定人头难保!”亚蓝手持宝剑警惕着,故意仰着脑袋,心中不断的祈祷着莂克赶紧归来。自己则试图运起暗夜术,可是暗夜术仿若死去了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哈哈!一个2阶剑徒的小鬼也敢妄自称雄?杀了他——”

    亚蓝手持宝剑舞出一道圆弧流光,试图阻止来犯之人,跃起,四周不断激荡起道道剑气,凌厉的锋芒划开一道道悸人的流光。四周的人持着各式的武器冲来,亚蓝左冲右突,利用自身的灵敏,边战边退,不断闪躲,划开一道弧度退到敌人后方,紫色宝剑肆意挥动,血溅当场。

    “杀了他!!”

    弯刀被一人甩出,诡异的一直绕着亚蓝的身体旋转,一记长棍来袭,当场将他打趴在地。嗖的一声,他的臂弯处又中了一箭,暴怒起的流光火力自他四周滚滚而来,亚蓝见势不妙,立刻将宝剑抛起远远的。并大声喊道:

    “宝剑在那个光头的手上!快去呐!!”

    夺宝之人气愤的对他一拳一脚,然后舍弃亚蓝向着宝剑冲去,厮杀开始上演了。爆炸性的力量不断挥洒,流光激荡不断,不断有人死去,不断出现易主。亚蓝只能焦急的看着空中还在激战的莂克了,只有他出现了,紫色宝剑才能到手。亚蓝只能跟随着追逐宝剑的队伍中,还顺便解决掉几夺宝之人。

    此时莂克正在大战空中的扰事者,流光不断挥舞开来,横扫一切。对手右臂幻化出强壮的兽手,如同毒蛇一般出击,原来莂克的对手是一名强大的半兽异能者。强壮的兽手如同疯狂增长的藤条一般蔓延在莂克身上,将他紧紧绞住,纠缠不断,不断的穿插。莂克痛苦而愤怒吼声不断,密密麻麻的伤口正簌簌的冒血,莂克却被裹得全身动弹不得,几近窒息。

    “哼,一个初晋4阶的骑士也敢与我争锋?【兽之身】!!”

    半兽说完这句话以后,黑云中是两只猩红色的双眸,由人型开始出现变化,渐渐的,渐渐的,一只带着巨大的咆哮俯冲而来的奔虎兽出现了。带着猩红色的双眸和一对长着密密麻麻锐刺的双翼,绞肉机一般的散发着悸人的恐怖力量。

    “5阶奔虎半兽?”莂克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长戬再次爆发出璀璨之光,划开一道巨大的流光,将紧紧缠绕的藤条削成碎条,载着巨大的力量直刺而去。奔虎的速度快到了极限,躲闪成功。一声咆哮,扑向了莂克,瞬间将他的肩胛拍出一个血窟窿,正在簌簌的冒着血泡。双翼绞肉机一般的不断挥打着缠绕着。莂克痛苦的咆哮声与马惊恐的嘶鸣声不断交织。奔虎的双翼将一人一马紧紧缠绕起来,形成一个菱形的囚房,莂克的每一寸皮肤都在撕裂,身上的衣物全部被撕碎,融入血肉中去。莂克双臂不断挥舞长戬,奋力逃出了双翼布置的囚房,向远处逃去。

    莂克痛苦的嘶叫着,骑着龙马往后撤,展开双翼的半兽紧追不舍,他们走出了乌云的覆盖区。亚蓝在地面上,终于看见了莂克,他的脸上有说不出的痛苦与恐惧,全身几乎赤裸着,密密麻麻的伤口直让人感到触目惊心,奔虎兽扑打着双翼,穷追不舍。

    “大老虎,你想要的紫色宝剑快被人抢走了,你还不快去夺回来!”亚蓝朝着空中的半兽大声喊道。

    奔虎瞬间变换为人型,转身看着正在夺宝蜂拥的人群,手中幻出出一根长芒,甩手朝莂克丢去,哼了一声后转身向着紫色宝剑前进。莂克骑着龙马慌张的飞行着,见半兽已经离去,停歇下来,就在这一刻的放松下,长芒灌入了莂克的腹部,莂克痛苦的吐了一口血水,自龙马身上坠了下来,重重的摔倒在地,脸色十分苍白,想说些什么后来却只能不断的发出咕噜声。他强站了起来,召唤龙马。亚蓝看着不远处半兽所投下的短棍,迅速跑上去揣入怀里,骑上龙马,俩人飞奔而去。离开了这场让人心悸的战场。

    莂克摇摇欲坠的搂着亚蓝的腰部,亚蓝快速的驾着龙马,消失在战场的边沿处。龙马身上的原本该笼罩着一层浓郁的光芒,却在接近于古骨堡时显得无比暗淡,莂克曾对他说过,龙马的一切行动所消耗的能量皆由主人本体所提供,当龙马身上的能量光消散掉之后,那么就意味着自己已经在死神的边缘。

    终于熬到了古堡,龙马一声嘶鸣化为一阵雾融入莂克的手臂上的印记处。亚蓝怀抱着莂克冲进堡内,将他轻轻放入冰棺中,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堡内,原本干净的冰棺淌着一滩新鲜的血液,身体上是密密麻麻的伤口,慢慢的愈合。莂克闭着双眼,脸上微微的扭曲,安静的躺着。

    “莂克哥哥怎么了?”酙娄打量着重伤的莂克,不禁心疼,眼泪簌簌而下,芊芊白埑的双掌伏在莂克的胸膛,庞大的圣洁之光犹如洪涛一般涌入他的身体内,伤口快速的愈合着。

    “你,你是一名术士?”亚蓝不可置信的看着正在伤心的酙娄。

    “不知道。什么是术士呢?”酙娄没回头,仍观望着棺内昏睡过去的莂克,一脸的焦急与悲伤。

    “就是你可以依靠自己的意念去控制身边的物的运转?”

    “不知道——”酙娄依旧一脸的不知所云。

    看着酙娄那副单纯的摸样,没有理由来欺骗自己,况且,酙娄这女孩,就仿佛一瓢清水,很容易的便能看出她的心思,难道一切都是装的?不过关于她的身世一直都是个迷,如果见不到冰棺,她便会感到不安,如果一天不进入冰棺内休息,她便会产生疲惫。他明显的可以感受得到酙娄的法力有多么的震撼,比上3阶的甫卢兰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下想得太多,亚蓝有些脑疼,只能抚摸着酙娄的小脑袋,让她好好照顾莂克。

    酙娄轻轻点头,

    “你和莂克哥哥一直是我的亲人,我不想你们出事——”豆粒一般大的泪水,顺着那张精致的面孔淌落下来,上面印着悲伤的阴影。亚蓝都会为此感到一阵心酸。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