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18章 袁斯拉山

    甫卢兰并不想回去,说是一定要在这里呆上几天,或许是害怕亚蓝的再次离去吧,甫卢兰与生俱来的亲和力,使得她很快的便融入了这个临时的小家庭中去,和酙娄称姐妹,和莂克称哥们。为了招待甫卢兰和让从未出过门的酙娄出去散散心,莂克和亚蓝决定带她们到【袁斯拉山】游玩去。

    “你的头发太长了吧,要姐姐我帮你剪掉吗?”甫卢兰抚着酙娄的长发,在玻璃格子窗面前梳弄着。

    “不行,那是我的生命——”酙娄说得十分焦急,甚至还推开了甫卢兰的手。

    “呵呵,开玩笑的啦,这公主一般美丽的长发,我可是很喜欢的呢,我就把你的长发盘起来吧。”

    酙娄这么一听那脸上的阴霾随着窗外的阳光散去,替而代之的是一副甜美乖巧。

    “姐姐你也长得很漂亮呢,难得亚蓝哥哥会喜欢你——”

    两个小姐妹正沉浸于女孩们的窃窃私语之中,莂克不耐烦了,一遍遍的敲打着门反复催着,原本是要去看日出的他们,就这样,一直等到烈阳当空。就当他们昏昏欲睡的时候,两个小美女才打开了门,酙娄那披散开的纯白色长发已经盘了起来,留下两撮长长的鬓发,恍如公主一般的身姿,甫卢兰则将头发别起,穿上一袭黄色的紧装,显得简单干净。俩人犹如姐妹一般的牵搂着,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原本正昏昏沉沉的俩人,看着面前的可人美女,瞬间精神百倍。莂克右臂绽放出璀璨的光束:

    “召唤来自天堂血液的龙马!”

    生龙活虎的【龙马】从他手臂的光束中踏了出来,仰着脑袋,不断嘶鸣,巨大的双翅施展开来,扑打着两边。就当大家准备出发时,酙娄突然不情愿了,看着屋里的冰棺,委屈的哭了起来。

    酙娄打着呵欠,显得极其疲惫的进入冰棺里,陷入了沉睡中。莂克驾着马,后面骑着亚蓝,亚蓝的身上扛着一口棺,样子显得有些奇怪,甫卢兰则双臂缠着亚蓝,脸颊靠在后背上,显得十分惬意。

    天堂中,不只是鸟儿的天堂,许多路过的商队,驾鸟飞行的游客,飞驰的异能者,络绎不绝的恍如地面上龙水马车的闹市。

    “哇,他们在干嘛呢?”

    “我想其中必有蹊跷,应该是这样——(此处省略一千字)——”

    “嗯,果然是高人,一眼便通向其中的缘故,真是令人不禁悲从伤来——”

    听着路人的纷纷表态,莂克和甫卢兰一直在哈哈大笑,亚蓝则显得无比尴尬,脸上布满了黑线:

    “一定要这样吗?会不会显得我过于高调啊?况且我认为这样很不吉利的。”

    “哈哈——亚蓝坚持住哈,快到了——哈哈”

    “好丢人——”

    在前来的路上,为了使棺木看起来平淡无奇,显得合情合理,莂克特地在棺木上贴上几个白纸黑字【奠】,亚蓝脑袋上还扎着一条白带。俨然看来,这是一支送葬的队伍。

    历经了几个小时的煎熬,队伍才到达了目的地——【袁斯拉山】。远远看去,那是一座金黄色的宝塔一般的大山,因为山上布满了一年四季中都不会枯掉的树木,树叶都泛着金光,在阳光下,就如同透着金子般的黄金色光泽。灿灿的犹如黄金宝殿,炽烈的盛开着,那是不泯不灭的黄金叶。

    “哗,好漂亮——”甫卢兰看着眼前的场景,双眼都闪出了光,双臂紧紧的缠着亚蓝,这倒让亚蓝感到那么一丝丝的不自然。

    “那是,这里可是我的后花园,一般人我可不带过来的。”莂克仰着脑袋,脸上是慢慢的自信与骄傲。

    随着龙马的一声嘶鸣,他们降落在这座黄金山上,这里的树木有序的分布着,一排排,一块块,衔接成一道道美丽的场景。大树底下的四周布满了成排的薰衣草,每当风起花开时,一整片的薰衣草如同深紫色的海浪,层层叠叠的上下起伏着,四处弥漫着浓郁的香气,比起百里香更甜美,又不输给柠檬香蜂草的清新。美丽,显得如此梦幻。

    “这里太漂亮了,就连我都不想回去了,呆在这里究竟是有多么美好啊!莂克你怎么会发现这个美丽的地方的?”亚蓝轻放下冰棺,正轻揉着自己的肩臂,舒展自己的拳脚。

    “这里是我的秘密基地。”莂克轻轻在亚蓝耳边说着,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

    “哗,这里好漂亮呐——”甫卢兰打开冰棺,将酙娄扶了起来,酙娄睁着大眼打量着四周,不觉一阵兴奋,扑打着闪亮双眸。

    她裸着小脚,踏在软软的草地上,仰着脑袋,阳光的和煦从大树缝隙处洒了下来,落到地上,留下带着热量的点点斑痕。她高兴的无法言喻,像个小孩子一般奔跑着,嗅着四桌盈溢的花香,诗一般的画面,交织着一场如同舞会一般盛典的场地。甫卢兰也笑着迎来上去,迎着花香,迎着金色的阳光,和这一刻的愉悦。两个姑娘,双手连在一起,相互转着圈,笑得合不拢嘴。

    “她长得好像我的【班魈娜】——”看着眼前的女孩几乎融入这诗一般的梦幻中,莂克不禁一阵悲伤来袭。

    “班魈娜?怎么没听过这个名字啊?介意将给我听听吗?”亚蓝拍打着他的肩膀。

    “你会知道的,可不是今天——”

    “又是这句——”

    “好了,让她们先在这里玩,我们去寻些食材来。”莂克大喊对着正在梦一般的领地中奔跑的姑娘们挥着手臂,示意她们呆在这里,莂克拉着亚蓝向着大山的深处走去,龙马载着他们飞了起来,龙马敏捷的穿梭于密集的森林中,杂乱丛林里。莂克抬着自己的右臂,不断的抬起来,那手掌散发着淡淡的柔光,莂克根据柔光的强弱来判断方向,忽前忽后,忽左忽右。

    “你确定她们两个姑娘不会出事?”

    “这个你放心,这座小山是我的领地,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岛屿,想要进来,可不是那么的容易。而且,每一棵树,每一寸土地上都遍布着我的眼。欢迎来到我的王国——”

    话一出口,莂克那散发着柔光的手掌直指远处的迷雾中,迷雾快速的消散着,一座巨大的城堡就隐身于这庞大的迷雾中。亚蓝仰着脑袋,一座漆黑色的巨大城堡呈现在远处的深林上方,城堡如同大教堂一般,顶部雕刻着一具栩栩如生的火龙。随着他们的距离愈来愈近,亚蓝看得更加清楚了,大门两边是一排排威武雄壮的卫士,他们全身上下都裹着漆黑的战甲,强壮的手臂上持着长枪,腰上别着一把细长的剑。大门中央站着3个穿着黑白灰,3色的长袍老人,谦卑的弓着身子。

    “我的王,以您忠实仆人的身份,恭迎您的再次到来!”全部人单膝跪地,右掌抚在自己的胸口,低着脑袋。

    “以王的意志,我勇敢的战士们,愿王的血液带去给你们保护。”

    莂克这一刻再也没有往日的不羁与放荡,这一刻,他犹如天神一般,那严肃的表情,诚挚的言语,渡着沉重的步伐,仿佛教堂里的圣徒一般,怀着诚恳,带着一种使命感,步入其中。厚实的大铁门打开,整片大地上铺满了火红色的毛地毯,王座就坐落在前方,由龙骨、宝石、钢铁融到一起。王座的上面躺着一副灿灿的黄金铠甲,精钢打制的长枪矗立在一旁。除此之外,一切显得安安静静的,四周无比的空旷。

    莂克虔诚的伏倒在王座前方,右掌抚着胸口,站了起来,缓缓步入王座。轻轻的抚摸着黄金圣衣,细细的抚摸着精钢长枪。这一刻,他仿佛陌路英雄一般,充满了伤感,一边仔细的拭擦着落满尘的王座,一面对着身旁的亚蓝说道:

    “这便是我的王国,【真塔里王国】最后一个王子,我的5个哥哥,2个弟弟,6个姐妹们都死去了,王的领地因背叛而被操控了。现在这个世界就还剩下我一个人孤独的活着,为了王的意志,为了那曾经捍卫王国的人民,为了那里的壮丽河山。我们周旋了半个大陆,却被迫在这里建造出我们最后的一片自由之地。当我披上黄金圣衣,手持精钢长枪之日,必定要夺回王的领地。让那座曾经代表着荣誉与辉煌的古王朝觉醒,向着如同太阳一般炙热的燃烧而起。”壮志誓词从他口中说了出来,沉重如山岳,庞大的悲楚、沧桑,涌漫了整个城堡。

    

“愿伟大的王朝得以兴复!”

    3个黑白灰长袍的巫师们伏拜在地,壮志陈词。接着莂克和他们三个长袍巫师去另一间房子谈一些事情。亚蓝则无聊的渡在偌大的堡内,打量着四周的空旷。

    他来到一个古朴的书架上,随意的翻动着古老的书籍,他还特意寻找一些关于古禁止的书籍。

    “找到了。”

    暗夜术,简称之为【古血魔暗夜术】:2000多年前,一只巨大的凶兽横空而出,四处贻害生活在大地上的人民。为了将这头巨凶屠死,从大陆的各个角落调动起最后的7只巨龙,才将他杀死在现今大陆的南部【米雅安王国】的【火焰之谷】处。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数百年后,凶兽的血液被抽取出来,运送至世界各地,成就了邪恶的【暗夜术】。年岁超过于25岁将无法练习暗夜术,而练习暗夜术的人通常活不过25岁。就在700年前,一个大陆西域的男人成功突破了25岁的禁制,并且拥有着强大无匹的魔力,在接下来的5百年间又有5名练习暗夜术的男人成功突破禁制,拥有了强大的破坏力。他们成为人族的敌人,他们肆意的杀害这片领地上的生灵,破坏着这片大地上山川流水,使一座座城堡沦为废墟,于是被封为【夜魔】。可是在距今300年前6大夜魔凭空消失掉了,无法寻匿,这个世界上的暗夜术书籍全部被销毁,夜魔成为传说去向仍是一个谜,再也没有人练习暗夜术。

    亚蓝看了书的记录,上面显示的日期为大约是距今600年前,也就是说第一个夜魔出现的时间是距今有1000年前第一只夜魔出现了,接下来的400年间又陆续出现了5只夜魔,按照推算,夜魔已经有800年未出现过了,并且夜魔已经消失了有近800年了。

    亚蓝接着翻阅着书籍,但是很遗憾,并没有找到关于破解暗夜术禁制的方法。亚蓝接着寻找其他书籍,最后指尖停留在【大陆千年人物录】,慢慢的打开翻查着。

    第一夜魔:奥茨、兽骑士异能者。

    第二夜魔:兹勋、半兽异能者。

    第三夜魔:莫拉鬼魅、术士

    ——

    ——

    书籍中粗略的记载着6夜魔的信息,他们都是不同的异能者,属于不相同的国家,然而有一个共同的历程,那便是到达过【火焰之谷】。亚蓝暗自在心中打定了主意,【火焰之谷】自己有朝一日,必定要踏足。

    亚蓝又翻动了许多书籍,看了一本史书,关于千年前的旷世大战所形成的死亡战场奇观却未见一篇。死亡战场,没有一个人知道死亡的原因,亦没有史书记载,究竟存在着怎样一种秘密呢?或许真相早就被淹没于时间的洪涛之中,或许也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等到莂克出来之后,背上多了一个包裹,反身看了一眼王座,带着亚蓝便离开了。

    “莂克,你确定你就凭借着这几十个人,就能实现王者归来?”

    “呵呵——有天你会明白的。对了,请替我保密好吗?就只是有我们两个知道。”

    “嗯。如果可以,我会很乐意助你一臂之力的。”看着亚蓝认真的说,莂克没有回答,笑着拍打着他的肩臂。

    莂克长戬一出,闪电一般突射窜进草丛中,躲在丛中的小鹿还来不及鸣叫,便没有一点痛苦的死去了。莂克走了进去,取出长戬,扛着一头死去的小鹿。

    “我们的姑娘们等急了,该回去了。”

    莂克口哨一吹,两头【驼踏】从远处飞奔而来,这两头驼踏与野生的驼踏完全不一样,野外的驼踏总是会很畏惧人,然而这里的驼踏却毫无畏惧,甚至大胆的蹭着人的肩膀上,仿佛在对着撒娇呢。俩人齐驾着两只驼踏飞奔而来。当他们到达的时候,甫卢兰和酙娄早已饿得不行了,各个一脸的疲惫和苍白。

    “哥哥你们俩跑哪里去了?我和姐姐好饿好饿。”酙娄苍白着脸说。

    “对呀,你们可是足足让我们等了将近2个时辰了,还没有一点吃的留下来。”甫卢兰无力的捶打着亚蓝。

    “好啦,现在不是来了吗?找到这些东西我们可是很辛苦的,来生火,咱们烤肉吃。”

    莂克从包裹中取出一些木材,食料等等东西。

    升起了火,阵阵的香味扑面而来,烤全鹿所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瞬间使在场的都口水泛滥。酙娄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那金黄色泽,嗅着浓郁油香味,双眼冒着精光,仿佛一只小馋猫,正在思考和打量着眼前香喷喷的食物。甫卢兰看着这样可爱的小女孩不停地捏着她的小鼻头,笑呵呵的仿佛在逗着一只饥饿辘辘的小宠物一般。

    莂克在烈日下举着香喷喷的烤全鹿,一阵狂笑。

    “给我吃——给我吃。”酙娄才高到莂克的肩膀处,于是蹦跳起来,双手不断往上伸,脸上有了一丝的红润,兴奋起来尽是可爱。

    “好,张嘴。”莂克细心的从烤全鹿身上,撕出一块冒着热气与香气的肉片放入酙娄嘴中。酙娄闭着双眼,尽量的让小嘴张到最大,然后香味融化在她口中,她满足的使劲的嚼着,赞不绝口。看着身边这么一个小美人,可爱的让人忍不住要去捏捏她的小脸蛋。

    “啊——”莂克再次撕下肉片,酙娄闭着双眼,张开自己可爱的小嘴,肉香再次扑面而来,酙娄咀嚼了起来,可是莂克却痛声大叫了起来,捂着自己的小手指。

    “你吃东西是不看人的呀?”莂克捂着手指头,酙娄却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让莂克显得好气又好笑。

    亚蓝手里抓着一个两个烤鹿腿,一个给甫卢兰,一个给自己,俩人坐在一旁的草地上,吃的很开心。

    “喏——咬一口。”甫卢兰眨巴着嘴,不断的咀嚼着,一手将自己的烤鹿腿伸向亚蓝面前。

    “我也有啊!”亚蓝伸了伸手中的烤腿,一边摸了摸她的脑袋。

    “叫你吃,你就吃嘛,废话真多——别把口水全给我弄上去哈,小心姐揍你。”

    亚蓝小口咬下一口,开心幸福夸张的浮现在亚蓝的脸上,他也把自己的烤腿递向甫卢兰,甫卢兰没那么扭捏的,撕咬着香喷喷的烤腿,脸上满是满足。这让亚蓝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没有故意整我?

    甫卢兰的心思亚蓝一直琢磨不透,有时候他会长时间看着甫卢兰,却怎么也看不穿她女孩子的小心思。

    “甫卢兰,我带你去飞吧!!”亚蓝抓起甫卢兰的手臂,一下跨上驼踏。

    甫卢兰还是坐在背后,双臂紧紧的缠着亚蓝,记得他们那时候在一起时,是亚蓝躲在她身后的。驼踏的双翼不断的扑打两侧,踏着敏捷的步伐横冲而去。

    “我们也不能让亚蓝哥哥、甫卢兰姐姐俩个人享受吧?”莂克摸着酙娄的小脑袋,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另一头驼踏跑来,莂克带上酙娄,疾驰而去,追逐着亚蓝的步伐跑去。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