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17章 死亡战场的约会

    “亚蓝?”甫卢兰一眼认了出来,噙着泪,从后背抱住他。

    “抱歉,让你久等了。”

    回忆的旋转木马又在开始疾速的旋转开来,和甫卢兰在一起的每一秒,每一刻,以及那些她一直在重复的话语:

    亚蓝,等你到了4阶以后,就能飞行了,到时候咱们两个就一起飞,好不好?

    亚蓝,你升的也太快了吧,不过要快快长大哦,这样就可以让我们互换身份,你就负责保护我,好不好?

    亚蓝,我发现你又长高了,也变得越来越帅气了呢,嘿嘿嘿——

    亚蓝,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哦,你要好好的保护,要是弄丢了,我就要揍你了呢。

    亚蓝,我累了,换你牵我的手啦,干嘛都是我一直要牵着你呢——

    一切仿佛还在昨天,放在过去,记忆都显得那么清晰。

    胖子店主,半空的莂克都发呆了,怎么会这样,显然他们并不知道甫卢兰和亚蓝之前的故事。

    “亚蓝,你认识他?那快带他跑吧,我已经通知了城护队,城护队会把他们抓起来的。”胖子挠着头说道。

    莂克骑着龙马,落地。

    “快上来,否者有麻烦了。”

    “不,亚蓝,你别离开我。”甫卢兰凄美的带着泪水,脸上写满了哀伤。

    “和我一起走吧。”亚蓝拉着甫卢兰骑了上去,3人绝尘而去。骏马在空中飞行不断,穿过密林时,莂克才想起床的事情还没弄好。于是将龙马停下来,正好落在那熟悉的峡谷水潭边上。

    “你们俩先下来行么?小妞你放放手可好?”莂克喊了他们下来,然后自己又向着枫林城飞去,不一会儿扛着一个粉红色的公主床才回来。

    一路上,甫卢兰脸上始终挂着那美丽的弧度,紧闭双眸,纤细的双臂紧紧缠着他的腹部,脸颊贴在他的后背,听着心脏跳动的规律,那仿佛奏乐一般的优美。咸咸的泪水顺着她精致的面孔淌湿了他的后背,进入他后背的小伤口,那是钻心的疼痛。

    待他们回到古堡时,甫卢兰已经睡着了,如同小孩子一般的安稳,带着甜甜的味道,进入甜甜的睡梦中。他轻轻的将受伤的甫卢兰放入冰棺中。

    “咦,这位姐姐是谁呀?”纯白色的长发一直顺到自己脚踝的酙娄好奇的问道。

    “她是你亚蓝哥哥的老相好。”看着一边的亚蓝哑口无言,莂克先开了口。

    “酙娄,好好照顾你的甫卢兰姐姐。”说完亚蓝拉着莂克到楼上去。

    “你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间变得那么暴躁?”亚蓝严肃的看着莂克。

    莂克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没有打算说得样子。

    “难道我们一起生活了半年的时间,为你出生入死的一切都变得那么没有意义了吗?是不是我不值得你信任或者说你一直没有把我当成自己人。”亚蓝对着莂克就是一阵劈头盖脸。

    “你好意思说我吗?你究竟来自哪里,为什么会日灼这些你告诉过我了吗?那些人那么侮辱我,你都没看见?”莂克正色反问道。双方之间充满了火药味。

    “好,我先说,我来自于固原王国的班所,家里16口人被【芙梅客】的人杀死,我的叔叔【弗卓德】将我赶出班所,只因我练习了暗夜术,我的生命正在被腐蚀,我将会死去,满意了么?我被甫卢兰的哥哥好心救到【枫林城】,却为了救一个人而被迫自救,最后重伤垂死的逃亡你这里,这些答案够真实了么!!!”亚蓝赤红着双眸,直勾勾的盯着莂克。

    “暗夜术!!!你竟然修炼了暗夜术??”暗夜术三个字犹如山石一般深深将莂克震撼住了。

    “是啊,那又怎么样。”

    

“亚蓝,抱歉,或许我不应该这样对待你。我是【真塔里王国】被背叛的王子。”莂克强笑了起来,脸上有说不出的沧桑。

    “王子?怎么回事?”

    “亚蓝,你是我的兄弟,你有一天会知道,我发誓我会告诉你的,但不是现在好吗?”

    在激烈的言语碰撞冲突之后,俩人都平静下来,相互看了一眼,他们有着不一样的性格,但却经历过人生的悲剧,经历过人世的沧桑与巨变。

    待甫卢兰在冰棺中做了个甜甜的梦,从睡梦中醒过来,打开冰棺,那张熟悉的脸庞就在她身边,对着她灿烂地笑,那笑容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和梦境中的一模一样。她张开芊芊细指,散发着浓郁圣洁之光散落在他的伤口上。

    “你还是没有变,和一起一样漂亮。”亚蓝灿烂的笑着。

    “唉,你这个臭小子怎么这么久不回去找我?你可知道我找你找的有那么辛苦。”甫卢兰轻轻打他一下。

    “我是怕我回去会给你们家添麻烦,况且,能在这里历练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

    “可是你还是停留在2阶呢。”

    亚蓝尴尬一笑,俩人变得有些沉默,亚蓝牵着甫卢兰的手,说要带她去散散心。俩人走在遍地枯黄的骷髅地上,一座座苍凉的古堡,一堆堆的骨骸,一层层的森林,漫天的昏暗,大地显得昏黑,可是甫卢兰并没有感觉到压抑,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即使天昏地暗,即使枯海烂石,也未尝不可用微笑代替。

    亚蓝和她讲了自己这段时间所经历的趣事,讲到了罪犯之城的险遇,讲到了冰棺的神奇,都令甫卢兰感到新鲜。甫卢兰没有将自己这段时间的故事,她总是轻低着脑袋,踢着路边的石子。她没有说出粉红色的断剑一直呆在她的床头,她没有讲到她会经常到森林中的水潭里漫步,没有讲自己骑着【驼踏】一个人在疾速中落泪。

    “呵呵,还记得以前一直是你躲在我的身后,一直是我在牵着你的手。现在你终于挡在我面前,牵着我的手了。”甫卢兰笑了起来,笑声中却有着那么一丝丝的苦楚。

    “我可是能以一己之力独抗8大半兽的强大剑士耶,是一个强壮的男人,你看看你才高到我的肩臂,你这样弱小,我怎么会不保护你呢?哈哈——”亚蓝大大咧咧的将甫卢兰揽入臂弯中,摸摸她的小脑袋。

    “是呀,你现在既高大又厉害——”甫卢兰不停蹦跳着想蹦得和他一样高,甫卢兰还是没有变,还是像以前那样可爱。

    甫卢兰一只手慢慢的从他腰间划过去,将他搂住,亚蓝低头看看甫卢兰那奸笑的脸,不觉得一阵温暖。甫卢兰手指有规律轻轻点触着他的肚皮痒点,让亚蓝感觉有些不自然,可是瞬间他便被巨大的引力扯向了地面,栽了一个大跟头。他的眉毛上下抖动着,然后是甫卢兰弯着腰大笑起来,黄色的长发飘飘,如同金色的麦田一般在微风中轻轻摆动着,那脸庞的精致与妩媚,笑起来既天真又邪气。

    “你这样笑起来的样子真是漂亮的令人动容。”亚蓝似乎感觉不到疼痛,趴在地上,仰着脑袋,一脸认真而温柔的看着她。甫卢兰脸竟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像极了新鲜的红苹果。

    “那是,要不然怎么回事你姐呢?”她的脸色瞬间变了回来,完全没有之前的羞涩。

    “喂,甫卢兰你怎么还像之前一样喜欢暗算我啊?难道是怕你打不过我?”亚蓝悻悻的爬了起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尘,无奈的说。

    “只能是我搂着你,你不能占我的便宜喏。记住了吗?弟弟——”她将亚蓝扶了起来,睁着大眼,距离亚蓝脸庞2毫米的地方,拼命的眨着双眼。亚蓝心中连连叹着气,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曾经和她在一起就会碰上一大堆的倒霉事,嘴角扬起一个弯弧。

    他们坐在石块上,这里没有落日,没有绿树,没有湖泊,有的只是枯黄色的大地和暗淡昏沉的天空,乌云滚滚,清风徐徐,风土飞扬,以及那一眼无垠的骸骨累累,名副其实的骸骨荒原。甫卢兰靠在他的肩臂上,满脸的惬意,眺望着远处林立的古骨堡,看着遍地的骸骨组成的各种图案,看着这别有一番风味的死地风情,也犹如画匠手中壮丽的无限勇气与那淡淡的哀思。

    “甫卢兰你听说过龙的故事吗?”亚蓝打破了沉默。

    “嗯,那不是消失掉2000年的种族吗?据说它们是强大,象征力量的种族,他们的图腾至今还有些国家用以做国的勋章呢”

    “我从一块千年前的古盾牌中,看见了关于龙的传说。”

    “不会吧?龙的确是灭绝了,况且千年前死亡战场地上的大战早已成为各国之间的最高机密了,为什么发动战争,早已无人知晓。”

    “可是——”

    “不许说话!哎呀,你总是喜欢破环氛围——真是讨厌。”

    “你该回去了吧?要不然你父母亲该找你了。”

    “不——我要带几天,万一你再跑了,我该去哪里找你?你不许再说话了,小心姐姐我揍你!”甫卢兰摆着一副小恶魔的表情,看着亚蓝一阵无奈的叹息之后,伸出双臂,缠着他的身子,如同小猫一般蹭着他的肩臂,露出满意的微笑。

    “这可是我的第一次约会呢——”甫卢兰声音低到了极点。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