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16章 再临枫林城

    “怎么会是老婆婆呢?我明明看见一个持大黑剑的男人。”

    “真的,老婆婆还和我讲了1000年前一只龙出现过的故事呢。”

    “龙的故事?”

    “呃——婆婆不让我告诉别人。”酙娄低下脑袋轻轻的摇晃着。

    “龙不是早在2千年千就灭绝了吗?酙娄——酙娄——”无论亚蓝怎么问酙娄就是不肯说,把碗筷一放,慌慌张张的就躲进棺木中去。亚蓝邹着眉头,这冰棺究竟隐藏什么秘密呢?

    亚蓝放下碗筷,拿出自己的大剑,模仿着睡梦中那人所挥划的一招一式,没想到看似简单易懂,自己练起来却充满踌躇。

    “剑道以堕,到底是什么意思?老婆婆和那个练剑的男人究竟是谁?龙的传说又是怎么一回事?”亚蓝一头雾水跑到楼上去叫醒睡梦中的莂克。

    【冰棺中】

    酙娄安静的躺在里面,在梦里那个老婆婆又出现在落满雪的小南瓜屋面前,她的头上是一个尖长的黑色祭司帽,长着猫眼一般锐敏的双眸,脸上涂满了白色的油漆,手中持着祭司的木杖,脸上堆满了皱纹。

    “老婆婆,为什么不能把龙的故事告诉别人呢?”

    “酙娄,你是个善良的孩子,这个世界很多坏人,你要帮助我守护这个秘密怎么样?”老巫婆的声音十分嘶哑而低沉。

    “可是——”

    “好了,别再说了,今天我给你讲【安离克斯】的故事————”老巫婆露出难看的微笑,抚摸着酙娄长长的白发,酙娄如同小猫咪一般乖巧。

    直到深夜她才从冰棺中出来,赤裸的小脚丫踩在冰凉的地面上,莂克也起了床,正在和亚蓝一起在他那堆破铜烂铁中搜索着些什么。

    “两位哥哥,你们在干嘛呢?”

    “没事——没事——”

    他们一直在那堆破烂中不停地翻查着,直到一块锈迹斑斑的铁盾找到,他们俩兴奋了起来,怀揣着铁盾,跑到楼上去。

    这块铁盾是莂克再一次探索中收挖出的铁疙瘩,原本他想放弃的,可是在铁疙瘩上刻着古老的文字。莂克根本看不懂,只是其中有着几个古老的龙字他认得出。亚蓝抢过铁疙瘩。

    “他出现了,龙————我知道我们都活不下去了——但是——”听着亚蓝读出上面的字,莂克有些惊讶了。

    “你怎么会懂得这么古老的文字?”

    “我也不知道,上面早已锈迹斑斑,关键点都被遮掩住了。可是它却说龙在千年前曾经露过面。”亚蓝从未学过这些字,可是在记忆的深处,却牢牢的记住着密密麻麻的古文字,这很有可能是关于暗夜术的秘密了。

    这是接近千年前的铁盾,怎么会有龙的存在呢。

    “据记载,龙早已在2千年前灭绝了,怎么可能在千年前出现过呢?”莂克一脸的质疑。

    “你可曾听说过500年前第一个夜魔出现时的故事吗?他骑着巨龙,擎着长枪。”

    “可是大家都说那只是一头巨蛇,况且故事的真实性也不容易判断。”

    “亚蓝相信我,龙的秘密可没那么简单,它有关于各个国家的安全与机密。”莂克一脸的惊恐,但是眼神中是坚定。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亚蓝觉得莂克变得有些神秘了。

    “呃——秘密。”莂克强笑了起来。

    俩人都对此感到一阵棘手脑大,龙的传说,国的秘密,怎么感觉都联系不起来呢。

    正当他们在楼上研究着龙的秘密时,酙娄正在楼下坐着饭菜,她如同玉雕一般的手指散发着魔法的微光,一道道鲜美的菜渐渐的烧好,香味浓郁在整个房间里,飘着诱人的气息。直接把楼上的两个大哥哥给吸引了下来。

    “酙娄,都是你做的?”

    酙娄微微笑着,乖巧的点了点头,可是关于龙的秘密,酙娄却怎么也不想说,甚至排斥,这也使得他们没有办法,也就不追问了。

    睡觉时间到了,亚蓝满脸堆笑的和酙娄说了一大堆话,就是希望她把冰棺让给自己睡,可是酙娄却不愿意了,甚至很委屈。

    夜晚,亚蓝和酙娄已经做过思想工作了,晚上,冰棺是亚蓝的温床,到了早晨,冰棺就归酙娄。酙娄在古堡的床榻中睡的并不是很舒服,待黎明降临她总会叫醒亚蓝,然后疲倦的爬进冰棺中呼呼大睡。

    就这样,他们如同大家庭一般的生活在一起,亚蓝会和莂克白天一起外出寻宝,酙娄就在古堡中负责睡觉和烧饭菜。

    这一天,匆匆扯上莂克就往外边走。

    “你想干嘛啊?”

    “去城里拿张床,送给酙娄,我感觉最近她睡的不是很好,估计是这张臭床的原因,所以我想给她换张床。”

    莂克听完召唤出自己的龙马,俩人骑了上去,风风火火的向【枫林城】前进,他已经半年没有踏入枫林城一步了。看着城市的轮廓,心中一阵感慨,不知道甫卢兰怎么样了。

    放开双翅的龙马一直在狂奔着,他们俩贴上两撇小胡许,大摇大摆的走进城来。

    “亚蓝啊,为什么要装扮成这个样子呢?”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情况吗?”

    

“哦,你和他们有仇啊,哈哈——”

    好久没有踏足到这个城市里,看着身边的龙水马车络绎不绝,叫卖的小摊贩们大声的吆喝着,心中不觉感到有些怀念。由于俩人都好久没有入城了,基本上都是死亡战场中度过,所以俩人很自觉的就走进了酒馆里,大吃大喝,嘴巴上抹着香喷喷的油脂,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酒气,。

    吃饱喝足之后。

    “亚蓝付钱。”莂克用手指轻挑的牙缝间的肉丝,一脸的痞子样。

    “什么,你没钱?”

    “呃————”

    莂克尴尬的咳了两声,很亲近的搂着店家主人的臂膀。

    “这样,明天我们还会再来一趟,到时候再给你付双倍的价钱如何?”

    满脸赘肉的老板打量着俩人,亚蓝全身上下衣服都是经过缝缝补补的,莂克的衣服早已洗白了,一下火气上来了。

    “没钱你们俩来我这白吃白喝?来人,把他们抓起来。”7名店小二,5名黑衣人,快速将他们围了起来。四周的吃客们都在看着热闹,使得亚蓝顿觉一阵尴尬,莂克则没有一点不适,他嘿嘿的笑着。

    “老板呐,要不然把我这颗价值连城的玉坠交给你如何?这可是我祖传下来,一直舍不得卖掉的。”手中从脖颈处取下一颗闪闪发亮的玉坠。

    老板仔细的将玉坠看了个遍,眼中闪过道道精光。

    “嗯,这个还可以,你们俩走吧。”

    “不是吧?你得需要给我找零啊。我这块玉佩可是贵族精雕细琢的贵重品呢,况且我不要求太多,只要给我足够买张床的价格就行。”莂克双臂交叉于胸口,不满地说。

    “嘿,我说小子你别乱说胡话行不行?就你这穷酸样手中的玉坠还能值多少钱?你还想不想卖了?”老板脸上的赘肉颤颤,满口的大黄牙,喷起唾沫飞溅,全喷莂克脸上了。

    “我告诉你,你这死肥猪,我全身上下一根毛的价格都能买你的狗命。知道吗?给你个小丑面才让你给张床的钱数,不给你个小丑样,让你死都不为过。”莂克的脸上写满了愤怒,这还是亚蓝第一次见到莂克如此生气。

    “好好好,这些钱你拿着。”或许是店主人被莂克的话可吓到了,丢出一袋钱。莂克作势要打的状,才走出了门。

    俩人来到木匠屋,挑选了一张粉红色的公主床。付账时木匠告诉他们,这些钱是假的。这下莂克彻底发怒了,任凭亚蓝怎么阻拦都无法阻止,他召唤出身高2米,长3米的龙马,展开的双翼掀起两边巨大的尘雾,马叫声发出巨大的嘶鸣,踏着哒哒的沉步。很快便到达了该店。

    骑着骏马,对着酒店咆哮。

    “肥猪,你快给我出来。我待你这般,你却如此不识相。”莂克的怒吼犹如天雷一般,他擎着黑色的长戬,冒着火红色的火焰,俯指店面大门。

    看着来人这般气势,店主人都吓坏了,他将信鸽往后窗一放,自己带领着12名手下来到门口,满脸堆着笑说道:

    “不知这位小爷有什么吩咐呢?”

    “没什么吩咐,就是想让你们像爬虫一般爬行而来,吃下地上的狗屎,这样我就放过你一马,否则。”莂克微抬着下巴,冷冷的笑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这位客官,您这也太——”

    “过分是吧?哈哈,答对了,我就是为拆你店铺而来的。”莂克擎着长戬,驾着龙马,飞腾在屋檐上,马蹄踏破了屋檐,正在里面吃饭喝酒的人,都慌张的跑了出来。他手中的长戬,如同战神一般,掀起一道道巨大的流光,店主人还来不及自己的楼阁却被倒成一片废墟。

    “你太过分了。”店主人全身上下的肥肉都在颤抖着。莂克的坐骑踏着空气中,双翼不断的煽动,俯冲而来,店主的12名手下当场被巨大的冲撞力倒地不起。莂克单手擎戬,锋芒在店主肥嫩的脖颈上停留,脸上写满了轻佻。

    “哈哈哈,看看你这副德行。怎么——”正当莂克笑意正盛的时候,从身后载来一只细小的冰锥,划开凌厉的冷气,直穿而来。

    “哼,放开我叔叔。否则有你好看。”

    莂克长戬随意往后一挥,冰锥立刻融为水。

    “哎呦,还来了个漂亮的小妞——我倒是想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莂克放开店主,擎剑踏马腾空向着半空总的女术士,冲了过去,脸上带着邪笑。长戬划开一道流光,术士芊芊细指在空气中不断划动,身边飘散着淡淡的圣光,术士凭空消失,移位到另一边,手中的魔法杖迅速转动,石块,激光,火球,冰锥不断纷飞而去,速度快到了极点,莂克扭过头来的那一刻,没有闪躲。

    “我要让你看看我们之间的差距。”

    擎着长戬,不断挥动着,破开了数以千计的密集魔法攻击,仿佛一个在战火中的强大骑士,踏碎了阻挡他的城墙,砍破身边的死尸,在密集的魔法中,长戬不断激起巨大的火花,吼声不断发出,头发也散乱开了

    “飓风之怒!!!”

    四个字响彻了整个四周,周围围观的人都急忙散开,术士手持着能量波向莂克扔过去,飓风开始肆虐了,风暴中心仿佛无底洞一般,受术士控制的疯狂汲取四周一切,莂克回头的一刻正好赶上风暴中心的吸引,快速的往风暴中心而去,莂克眼中写满了凝重。右手持着长戬,张开,黑色的长戬变为火红色,手中爆发着璀璨,如同了,蛟龙一般射向飓风,载着巨大的流光,如同炮弹一般,两方产生了巨大的碰撞,激发出璀璨的火花,风暴的屏障开始碎开,慢慢破裂,最后爆炸消散了,火红色的长戬直挺挺的深深嵌入大地,莂克来到长戬身边,将它抽出,长戬直指地下的俩人。女术士口中喷出鲜血,倒向大地。

    店主人搂着喷血的女术士。

    “那玉佩还给你,我另外付你一些钱!!!请不要伤害她。”店主赤红着双眼,将玉佩丢到莂克面前,玉佩落到莂克眼前时,莂克长戬一挥,玉碎成粉。

    “这已经无关玉佩和金钱的事了,这关于我的尊严,它不容亵渎。”莂克抬着脑袋,一脸的严肃。

    “放过他们吧!!”亚蓝扯了扯莂克的衣角。可是莂克仍无动于衷,龙马碾压而去。亚蓝急了,左拳直锤胯下马背,龙马一阵嘶鸣,停顿下来,亚蓝弯狐一般跃了出来,单膝护在倒地俩人的身前。

    “亚蓝,你怎么回事?别人如此侮辱我,你竟然还帮着别人。你打不过我的,快回来。”莂克的声音很冷漠。

    “莂克,请你制止住好吗?他已经认错了,况且如此极品美女你怎么舍得伤?”

    正当两人对峙时,一道激光如同毒蛇一般射向亚蓝,嗖——,一道血流从他腹部穿过,亚蓝的口中一甜一口鲜血喷出,他变得有些呆滞,扭过头去,看着倒地的女术士和满脸赘肉的店主人。倒地的女术士睁着大眼,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下了,带着凄凉的微笑。

    这女术士便是甫卢兰。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