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15章 冰棺里的秘密

    亚蓝扛着硕大的棺木,意识渐渐有些模糊了,身体上布满了伤口,仍在淌着血液,莂克将一颗药丸放入亚蓝口中,一股庞大的能量瞬间在他体内融化,全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在快速愈合,身体恢复了足有4、5层。

    “这可是我特地给你偷来的术士丹药,对于疗效很有帮助的。”

    “还有没有多给我服下一颗?你差点把我害死了。”

    “抱歉呐,,这但要很珍贵的,没了。我驯服这头兽可需要不少时间呢。”

    莂克骑着纯黑色的骏马一路狂奔,撩起长长的白色鬃毛,在风中驰骋着,【罪犯之城】的轮廓,渐渐消失在他们身后,亚蓝扛着长3米,宽1米的白色棺木。这沉重的棺木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你说你偷什么不好,偏偏偷一口棺,这也太晦气了吧。”

    “你这口棺可是玄器【冰棺】啊,有了它之后你夜晚就不会在疼痛中度过了,并且它对于修炼可是大有好处的呢。本来我是不想冒着风险的,可是谁让你每天夜里都不能让我睡个安稳觉呢。”

    “不是吧,那你脚下这头兽呢?看起来,貌似很强悍的样子。”

    “它可不是一般的马啊,它可是【龙马】,传说中有着龙的血液。”

    “龙的血液?龙会看的上马吗?”

    “——不知道。”莂克也一阵纳闷。

    “那怎么不把它送我?”

    “不是吧,我还得依靠它使我摆脱掉光棍兽骑士的称号的呢。你用它也没用。”

    “————好吧。”

    它在黑暗中奔跑着,犹如一阵旋风一般,掠过空际。龙马的奔跑速度的确让人惊讶,他们从古堡到罪犯之城都得花上几天时间,他只是在黑暗中奔跑着便只跑了几个时辰便到达了,当马停下之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他们将马骑了进去,小心翼翼的将棺木扛了进来,关上门窗,升起篿火,才呼呼的坐了下来,莂克将右掌贴在马的脑袋上,口中念念有词,龙马发出淡淡的微光,便引进了莂克的掌中,莂克开心的几乎想跳起来。

    “你已经4阶了?”

    “哈哈,我想是的。”

    兽骑士:

    1阶——小马骑士:兽骑士的天赋便是能与兽做交流。

    2阶——大地骑士:能驾驭大地上的任何野兽。

    3阶——钢铁骑士:象征着力量正在崛起。

    4阶——空中骑士:学会飞行术。

    5阶——力量骑士:力量较之前提升双倍。

    6阶——正义骑士:自己驯服的兽将可以帮助自己攻击敌人。

    7阶——审判骑士:自己与兽可以完整融合到一起,可以使用兽的能量。

    看着莂克笑的样子那么灿烂,他不觉一阵伤感,他还依旧是2阶的剑客,实力增长缓慢,并且,日灼的痛楚愈加恐怖,魔化的蜕变愈加频繁,在12点之后便会自动运行。

    看着思考中的亚蓝,莂克走到棺木面前,双臂用力想将它推开,却发现冰棺口很难取开,他还特地从后背取出长戬,沿着棺的菱角慢慢撬,可是冰棺丝毫没有一点打开的意思,累的他直喘大气,长戬不断的拍落,重重的拍打着冰棺。

    “诶——你想干嘛啊?打坏了怎么办?”

    亚蓝一把将他拦住。

    “玄器哪有那么容易坏掉的!!放心看我的。”

    莂克没有放弃,依旧不断拍打着,撬着,甚至于将它丢进池中,可是棺依旧不为所动,正当他无计可施的时候,棺口慢慢的打开了,一阵白雾飘起,他猛地一下将头往里探:

    “这是什么东西啊?好像一双眼睛呐——”莂克将头伸了进去,一阵白光绽放开来,耀眼的如同白银一般璀璨,他的脸庞紧紧贴着冰冷亮白的东西,双眼不断眨动着,他的双眼也绽放出了亮丽的精光。

    “亚蓝!!”他速度将棺口重新合上,大声的吼叫,然后坐在冰棺上面,双臂交叉放在胸口,脸上写满了得意。

    “怎么回事?”正在古堡上一层寻找工具的亚蓝听见声音后急忙跑了下来。

    “你猜冰棺中有着什么?你绝对想不到。”莂克摇着亚蓝的手臂,莂克笑的极其灿烂。

    “莫不是金银珠宝?”莂克轻轻摇头。

    “玄器?圣器?神器?”莂克伸出食指轻轻的摆了摆。

    “那是——”

    “我说你做人怎么这么庸俗啊?能不能富有想象力一些?”莂克依旧一副贼样,嘴唇乐的根本合不上去。

    “噔噔——噔噔。答案是——请看。”

    纯白色的棺口打开了,白雾还在缭绕,渐渐的散去,当白雾散去,亚蓝也惊了,双眼瞪得大大的。在这白色的冰棺中躺着一个15、6岁模样的小女孩,头发是纯白色的,长长的一直落到她的脚踝,芊芊白埑的双臂别在她的胸口上,有着如同蓝宝石一般美丽的眼瞳,只是脸色无比的苍白与憔悴,犹如天使一般的面孔,整个看起来冰雕一般精致,正在睁着好奇的双眼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大哥哥。

    “咦,两位大哥哥好。”甜甜带着稚气的声音从她口中发出。

    冰棺内的小天使正在眨巴着双眼看着他俩,亚蓝和莂克对视一下。

    “你怎么会在这里面的?”

    “——玩呐”棺内的小女孩不假思索的回答。

    俩人都一阵无语,这小孩的回答也太简单了吧,不过看着她的样子,完全没有一点可疑之处。她轻飘飘的坐了起来,带着无限的好奇打量着简陋的古堡。

    “哇,这里好脏好破呀——难道以后我就要在这里生活了吗?”

    “————”两人无语。

    “你不能跟着我们,因为——他是坏人。”亚蓝指了指莂克。

    “————”莂克翻白眼。

    “我不想回去,要不然他们又会把我关起来的。”小姑娘委屈的说着,双眼彻底将委屈这个词表现得淋漓尽致,汪汪眨动的大眼中透着一股淡淡的哀伤。

    

“谁会把你囚禁?”

    “坏人——”

    接着亚蓝和莂克上了二层楼,开始讨论了起来。

    “首先谁来照顾?我们每天的生活都是打打杀杀的,哪有的时间?”

    “但是她一回去就会被囚禁。”

    “倘若我们几个月不回到古堡里怎么办?”

    “我们可以将食物储备好,冷藏个一年半载的不成问题。”

    “若是被人追杀到家里来,凭我们两能保护的了吗?”

    “我可以让我的【龙马】先让她离开。”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你就负责照顾她的生活,等下出去弄些新鲜的蔬菜和肉回来,我先去补个觉。”

    “————”

    俩人就这么决定了小女孩的归属问题。

    俩人来到小女孩的身边,摸着她长长的秀发,异常温柔的对她交代和了解了一些事情。这名小女孩名为【酙娄】,今年18了。

    “听说这口冰棺可以治愈创口是不是真的?”

    小女孩点了点头。

    “那你不介意哥哥我进去疗疗伤吧?”

    小女孩点点头。

    “哈哈,真乖,你就现在外面玩一会儿啊,等你莂克哥哥打猎回来再叫他给你做饭。”

    看着小女孩点了点头,亚蓝摸摸她的小脑袋,笑呵呵的合上棺木,没进去一会儿,庞大的能量一直源源不断的进入他的身体,轻柔的圣光照在他的身体,身上的伤都在愈合,世界变得好安静,没有一丝的喧嚣,他感觉自己仿佛进入了一片奇妙的小天地,雪花在漫天的挥洒,嗅着雪的清凉,这个世界美的那么动人,他在安详中睡着了。

    他仿佛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不停的奔跑着,四周是灰蒙蒙的雾,寻找着些什么,他突然来到一个悬崖边,他看见一个人影,长得高高大大,由于距离太远了,他根本看不清他的样貌,只是他手中持着一把黑色的巨剑,在雪中不断的挥出巨大的流光,挥出悸人的力量,巨大的爆炸沿着他所指出的方向不断蔓延而去,窜起的身影灌满了他的视线,仿佛整个世界都印着他的影子。

    “哗,好厉害,他想继续上前一步,却发现自己虽走向那人,那人与自己的距离并没有缩小一丝一毫。”

    他只能站在远远的地方,看着那人祭出的剑气,绚烂的绽放开来,犹如雷电一般。他也开始仿照着那人练了起来。

    突然那人剑止,巨大的叹息声回荡在整个天地:

    “剑道已堕,剑道已堕。”

    亚蓝头疼不已,接着莂克那脑袋就映在了他眼前,他伸了个懒腰,发现整个房间变得干干净净一丝不染的。

    “该醒了,吃饭吧。”莂克顶着一圈的黑眼袋,满脸的疲倦,他一天没休息了,还得去打猎,不累才怪呢。

    “莂克还会打扫房间呐——真是看不出。”

    “这是我打扫的。”酙娄可爱的眨巴着双眼。

    “是,她还把我最爱的小黄赶跑了,还把我多年前珍藏的衣服也扔了,我从死亡战场中淘捞的古神兵也差点给她送给收破烂的老头,幸好被我阻止了——”莂克脸上透着淡淡的无奈。酙娄则在一旁安静的摆着可爱的笑脸,鬼灵精怪的。

    “你的小黄是一只专吃屎的小狗,你的衣服几里之内的人闻到都会想吐,你这堆破铜烂铁一点用处都没有——”

    “……——”

    这可以说是亚蓝第一次见他做出如此丰盛的菜肴,难得看见莂克的这番努力,将烤肉,水煮鱼,煎白菜一一端上,脸上一片乌黑,却带着少年微笑的炙热。

    “酙娄来尝尝我的烤肉。”莂克笑眯眯的将烤兽腿给小酙娄递上。

    “嗯——太硬了,都焦啦——”酙娄咋着嘴。

    莂克满脸黑线,心里暗想:我都烤了4年了,怎么没发觉——

    “那尝尝这鲜鱼。”莂克将鱼刺剔出,递到她嘴边。

    “嗯——鱼太咸了,都变味啦——”

    莂克满脸黑线,狠狠的将鱼头嚼入口中,嘀咕道:为此,我还特地偷了农民伯伯的鱼和大铁锅呢。

    “酙娄吃白菜呀。”亚蓝满脸灿烂的将煎白菜递到她面前。

    “白菜是可以用煎的么?好丑的样子——”

    “————”

    “莂克哥哥做的饭菜——真难吃,亚蓝哥哥你觉得呢?”酙娄睁着蓝宝石一般的双眼,表情稚嫩。

    “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亚蓝很认真的说。

    莂克听完,垂着身子,恍恍惚惚的走向楼上,带着阴影与疲惫,以及满脸的黑线,心里暗想:

    没想到想做一名好哥哥是多么的困难呐,唉,人生真是充满着悲惨。

    带莂克离去之后,亚蓝却不顾一切的大吃了起来,他已经好久没有吃过鱼和白菜了,即使他做的不是很好,但是起码很让人怀念。

    “亚蓝哥哥很好吃么?”酙娄看着亚蓝正在大吃大喝的,很认真的问着他。

    “不好吃——”

    “那为什么?”

    “因为这是莂克哥哥辛苦做出来的呀,我们要将它们吃完是不是?”

    “好呀。下次换我给你们煮饭吃。”酙娄捧起手中的大兽腿小口的撕咬起来,双眼还弯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很享受的样子。

    “你躺在冰棺里会看见一个挥剑的男人吗?”

    “没有啊,是一个好老的婆婆。”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