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14章 罪犯之城的夜晚

    “莂克,我快撑不住了。我们要怎么上去呐?”亚蓝双臂紧紧抓着【琦蒙山】山崖顶部的一连串杂草,脸部通红,手筋暴起。

    琦蒙山山崖形成一个凸出的长壁,俩人就悬着长壁底挂在上面。

    “哼~,这我哪知道啊。我也是第一次的好吧。谁让你不变魔术的?”

    “我都和你说过好几回了,我现在根本运不起那种武功。”

    “看来只能荡到那边的削壁上了,我先试试看。”莂克抓紧手中的杂草,慢慢荡了起来。

    “我帮你一把!”亚蓝右腿踢向莂克,莂克手上一松,一下弹跳而去。

    啊啊——

    莂克大叫一声,距离削壁还差那么一点点,双手死死抓住削壁的边沿,手掌上溢出丝丝鲜血。

    “莂克,你怎样?快爬上去呀!!”

    “别吵,听你说话,我会渗着慌的——”

    莂克面色如土,双臂上青筋暴涨,身体悬在壁崖边上,大口的喘着气,突然他放开左臂,单手在死死支撑,亚蓝在一旁看的心惊胆颤的。莂克左臂伸向后背,右手上的岩块有些松动了,细小的石屑散落下来,莂克左臂持到了长戬,右手松开,双手擎着长戬,滑落,在悬壁上擦出火花,一道深深痕,在划开半米之后,长戬深深的嵌入了岩壁中,莂克松了口气,依靠着长戬的支撑才慢慢的爬上崖边,取出长戬,伸向亚蓝。

    “你也快过来吧,小心些。”

    亚蓝接着杂草,轻轻的摆动起来,一个急跃双臂紧紧持着探出的长戬,这一跳莂克都有些吃不消,双脚死死踩着凹凸不平的岩壁,奋力一拉,才总算将他救了出来。俩人大口的吸气,平缓着自己的呼吸,刚刚可是命悬一“戬”呐。俩人歇息了一会儿: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当然是去【罪犯之城】了。你也真是的,整天没事就弄的满身是伤,怎么那么难养啊你——”莂克没好气的说。

    “我还不知道你叫上我来着做什么呢?”

    “大事,对你,对我,都绝对很好。”

    “你要说,你不说我就不去了!!”

    看着亚蓝态度如此坚决,他只能字亚蓝耳边悄悄的说些什么,听完之后,亚蓝才笑了起来,决定和他一起去冒险,充满期待。

    罪犯之城是一个匪徒聚集的地方,也就是一个有着3—4万人口的小镇而已。在死亡之地的边缘都有着庞大数量的匪徒,犯罪之人的聚集地,组织成大小不一的各个帮派,而罪犯之城是近几年才崛起的一股势力。只因他们在死亡战场中搜寻到了1把圣器,4把玄器。

    罪犯之城原先只是作为军事用途的一个堡垒,战争结束之后便被弃之不理了,后来人们发现了,最近才开始发展起来。正方形的小城,四周是残破的围墙,堆积满了骸骨雕綴的荆棘,2具巨大的兽骨立在城门两边,彰显出城中的神秘色彩。城中大多是黑色简陋的房屋,遍地是黄土与石块,有些平民窟的味道,每个房屋面前都吊挂着串串连接的骷髅,四处是废墟,到处是残垣断壁。

    夜晚降临了,现在距离午夜12时还差半个时辰,两个踏着凌乱步伐酒醉的强盗从大门口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细细一看那便是亚蓝与莂克,他们分别戴上眼罩与两撇小胡须,就这样混了进来。莂克先给亚蓝买了一把普通的长铁剑,亚蓝将它别在后背。俩人分别对了时辰,走向了罪犯之城的夜场【斗兽广场】。

    在城中央有个【斗兽广场】,广场里有着72个小石碑,约有5米高,广场中央是一棵巨大的枯树,那棵古老的枯树,是他们信仰恶魔的丰碑。夜晚,这里是魔鬼们的舞台,他们在夜晚中疯狂,在夜晚中跳动着血腥与暴戾的舞蹈。罪犯之城,打斗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这是强者的特权,广场前方正中央是一个高有百米的巨大古骨堡,这里是城主大人的府邸。

    “亚蓝,时间快到了,有感觉了没?”

    “嗯。”亚蓝看着手臂上正在一点一点的显出黑色的斑点,再过那么几分钟,亚蓝将自主进入魔化状态。

    他们盯上了一个半兽,这个半兽足有2米多高,是一名3阶的半兽,长相极其丑陋,头上是一对牛犄角,鼻孔硕大,双手捧着一个酒坛子,一边喝着酒,骂着脏话,一边死踹着倒地的另一人。

    “喂,大块头,我兄弟对你的相貌感到厌恶,你能不能去整个容?”莂克将双臂交叉于胸口,邪笑看着面前的半兽,一副吊儿郎当的痞子样。

    “嗯?哪来的小毛头敢来挑衅我【恩克斯】大人的威严!!!”半兽双鼻喷着粗气,双目因愤怒而睁得大大的,血丝布在其中,踏着沉重的步伐横冲过来,两边掀起一阵沙尘。

    手中的酒坛子被甩了过来,莂克跃起一个漂亮的旋腿,将坛子踢破,带着邪笑冲了上去,半兽恩克斯举起手中的大钢锤,猛地挥舞起来,莂克闪躲到侧面从后背取出长戬,往前一刺,恩克斯急刹,转头,重锤落地,地面上被砸出碎石屑,地面轻微的颤抖。莂克手中长戬不断挥舞,扫出道道璀璨的流光。恩克斯巨锤阻挡,头部上的犄角在月光下闪闪发亮,顶了上去,莂克向后跃起,长戬前探,恩克斯侧闪过,接着猛冲,莂克还没到飞行的阶位,所以根本无法再次跃起,只能不断扫出长戬,试图阻挡恩克斯的进攻。恩克斯重锤不断抵挡,头部猛冲而去,莂克落地的那一刻遭到了巨大的冲撞力,胸口染红了一片,口吐鲜血摔倒一边,恩克斯手持重锤,奔跑着碾压而来。亚蓝持大铁剑冲了上来,此刻他体内的日灼又在泛滥了,魔气开始绕着他急速运转着,魔爪长钉再现,速度到了极限,双爪十字交叉挥舞,10道深深的口子印在恩克斯的后背,牛皮的坚厚都无法阻止那灿灿闪光的长钉锋芒。

    “啊——竟敢偷袭本大人!!找死。”

    恩克斯转身快速扫出巨大的钢锤,呼呼的银色弧光在亚蓝身前,他手持载着流光的大铁剑抵挡,铁剑当场折断,亚蓝被轰到一边,砸在10米开外的石碑上,石碑上布满裂痕,10只灿灿的长钉都有些颤抖。

    “我要你死——”亚蓝仿佛钢片摩擦的一般发出嘶哑的声音。

    他将断剑扔掉,全身的魔气显得更加庞大了,如同再次燃起的熊熊烈火,幽灵一般的奔跑着,10只灿灿的长钉挥出绚烂的光束。恩克斯眉头一邹,喘着粗气,轰的一声,全身爆炸开来,右臂幻出兽手,粗壮的如同石柱一般,也有如疯狂蔓延的藤条蹿向亚蓝,亚蓝侧身,兽手从他脸颊划过,5只长钉载黑色的火狐自下向上刺入兽手中。

    啊啊——

    恩克斯痛苦的咆叫起来,兽手收回,亚蓝乘胜追击,游荡在恩克斯身边,长钉不断的挥出悸人的火狐,不一会儿,恩克斯的身上已经布满的伤痕。

    “你的犄角很坚硬不是么?”声音如同幽灵一般回荡在广场四周,让人心悸。他们之间的战斗吸引前来了无数的人群,将他们围成一个弧形战圈。

    亚蓝跃到他身上,长钉不断掰弄着那对犄角,恩克斯的钢锤扫来,亚蓝立刻闪开,钢锤重重砸在自己的脑袋上,血液喷出。

    

“亚蓝我来啦!!让我收了他的命!!”莂克持戬而来,如同蛟龙一般的长戬划出璀璨的流光。这时从场外跳出6个半兽来,他们围向莂克,6只巨大的兽手与长戬交织起来。恐怖的力量不断激荡而出。

    “亚蓝救我!!”莂克悲壮的叫喊着。

    亚蓝放开恩克斯,幽灵一般来到莂克身边,10只灿灿的长钉,扫出恐怖的火狐,散发着悸人的力量将半兽们逼退。他将莂克护在身后,蔓延着黑雾的双眸,警惕的盯着四周。

    莂克伏在亚蓝耳边说了些什么,亚蓝轻轻点了点头。莂克擎戬冲出,激荡的花光不断激起,兽手载着巨大的力量扫向莂克,莂克吐着鲜血,如同流星一般划开一条漂亮的弧度,坠出战圈内。莂克倒地,捂着胸口,拭擦着嘴角的鲜血,盯着战圈内亚蓝正在以一己之力独抗7名半兽。

    从莂克后方走来一个裹在黑色法师袍的男人,他将双手贴到莂克身上,他的双掌散发着淡淡的圣光,快速愈合着莂克身上的伤。

    “主人,一切都已就位了,城府内的人们都开始注视着这场战斗,我相信您的计划已经可以开始了。”黑袍男子轻低着脑袋,恭敬地说。

    “嗯,走。”莂克与黑袍男子同时消失在【斗兽广场】。

    此刻亚蓝正在激战中,7名半兽不断进攻,亚蓝就如同幽灵一般,避免正面交锋,十指长钉不断挥舞,身体的状况愈来愈差,变得愈来愈僵硬。亚蓝隐藏在黑暗中,寻找着机会,身体在原地留下残影,箭一般飞出,灿灿的长钉,划开一道道星星火狐,双臂死死捏住其中一名半兽的脖颈,双手激光璀璨,半兽的脑袋飞了出来,血液飘起。恩克斯估计着亚蓝的行动轨迹,钢锤伺机而出,如同炮弹一般砸了过来,亚蓝咧着嘴,双爪交叉抵挡,咯咯——的声音激起花火不断激荡,钢锤都有些变形开裂了。巨大的冲撞力将他带去,双臂上的袖口撕成碎片,双臂上布满细小的裂痕,亚蓝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他再次被砸落在地,地面上形成一个坑,板砖破碎成一片。6名半兽再次冲来,手中的木槌、大斧,石块等武器,从半兽的手中脱离出去,追踪开启了,亚蓝不断躲闪,木槌敲在他脑上,大斧割破他的大腿,石块砸在他的胸口,他身上的黑色火狐仿佛都黯淡了一些。他跪倒在地,血液浸透了他的全身,他展开双臂,抬头仰天,身边的钢锤,石块,木槌,大斧等都飘了起来,旋转在他的四周,被他不停地疾速运转着。

    他全身裹在巨大的黑雾中,他的身材魁梧,双眸冒着黑雾,如同盖世魔王一般,看不清他的脸庞,他的嘴角仿佛在冷冷的弯起一个弧度。10把长钉触地,双拳握紧,身上爆炸一般再次窜起妖异的黑色火狐,速度再次提升,他的四周是半兽们丢弃的武器,正在环绕着他疾速运转着,形成了一个牢固的保护层。他穿插在6名半兽的身边,半兽们瞬间被他四周疾速运转着的自己的武器给打散了。亚蓝抓住其中一名,将他拉入自己的身边,长钉刺入他的胸膛,使他无法挣脱,这名半兽的脸上完全扭曲了,痛苦堆满了他丑陋的脸庞,亚蓝四周运转的6把武器,如同绞肉机一般,绞在他身上,半兽硕大的身体被一点点的销毁,全身支离破碎成为肉末碎片。

    亚蓝如同大魔王一般的站在其中咆哮着,那刀片一般的诡异笑声正在切割着场上的5名半兽颤颤的心脏。5名半兽再次聚到一起,5只兽手正准备出击。只是他们不知道此刻亚蓝的身体出现了更加剧烈的疼痛了,此刻在他体内窜起的不只是仅仅如同烈火一般,此时的他体内仿佛流淌着新鲜的岩溶,它们汇集成一条河流,一点点腐蚀着他的生命。

    亚蓝突然跪了下来,身上的魔焰愈加高涨,只是他的右臂不停地锤着脑袋,左臂上的长钉用力的划在地面上的板砖上。咯咯——咯的响声响彻了整个广场,比起他咆哮起的魔音,显得更加让人心惊胆颤。

    “他怎么了?”半兽人们开始商讨了起来。

    “反噬了吧?”

    “或许只是个陷阱呢?”

    “敌不动,我不动。”恩克斯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武功,所以警惕之心被无穷放大了。

    他们就这样僵持着,直到亚蓝痛苦的在地面上不停翻滚着,蔓延在他身上的黑雾犹如火焰一般将他引燃,他不停的咆哮着,怒吼着。形成保护层半兽们的武器,运转的速度开始减慢,直到乒乒——乓乓的坠地声,那保护层破掉了。亚蓝身体接近极限了,心中不断的想着:

    莂克呢?他怎么还没出现?莫不是逃跑了?

    半兽们看见亚蓝貌似出现了不适,绞肉机般的保护层也破碎了,便冲了上来,兽爪不断延长挥过来,亚蓝避过一只兽爪,却被另一只兽爪击中,接着几只兽爪如同疯狂增长的藤条不断的穿插,将亚蓝紧紧的裹住,令他窒息,百物不侵的魔体都出现了巨大的痛楚。

    “坚持!!!”

    亚蓝那嘶哑的声音爆发出轰雷般的巨响,身体再次爆发出强大的魔气,裹住他的藤条四处纷飞,化为碎末。10只灿灿的长钉扫出悸人的恐怖力量,亚蓝左冲右突,身体上密密麻麻的创口,暗色的血液凄凉的蔓延着。他就像一只巨兽一般,在做困兽之斗,他如同幽灵一般的身体穿插在半兽们的身边,打斗进入白热化阶段,四周的人群不断的喝彩。

    亚蓝已经坚持了2个多时辰了,莂克还是没有出现,他的身体已接近干枯,血液撒得到处都是,即使这样他还是成功的击杀了一名半兽,剩下的4名半兽也陷入了疯狂的地步,甚至不惜以伤己来伤敌。亚蓝双眸渐渐涣散,他单膝跪地,前方是10道深深的划痕,他的口角不停地溢出鲜血,身体上各处的伤口疼痛都显得麻木了,说不出话来,只能如同兽一般的咆哮。他的身体好像轻飘飘的没有一点点重量,他不停晃着脑袋,想让自己变得清晰,只是眼皮变得很沉重,他的双眼渐渐的涣散,不停地舔着干裂的嘴唇。

    “莂克还是没有来——他还是没有出现。”

    胸口又是一阵沉闷,一口鲜血凄凉的喷涌而出,他疲倦的看着面前冲来的4名半兽,身上的黑雾渐渐散去了,他的脸庞显了出来,双拳上的长钉也消失了。他全身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甚至臂膀上还有这一个碗口大小的血坑。

    “好熟悉的啊,那个人——”

    “那不是今天在古堡里的——那叫什么来着?”

    “别浪组织?——别,,对了,就是那【莂蓝组织】的。”

    人群中观战的正是今天在古堡内迎战亚蓝和莂克的那伙土匪们。他们认出了亚蓝,满脸的不可置信。

    在他迷离的双眼中,他看见4名半兽那一张张丑陋的脸庞上散发着邪恶的笑容,笑容中写满了残忍。举着钢锤、大斧、木槌而来。

    “莂——克”

    他放弃了抵抗,仰头一声吼叫,声音中充斥着巨大的悲悯。

    4名半兽手中爆发出璀璨的光束,呼呼作响的武器,散发着悸人的力量,亚蓝仰天闭上双眼,仿佛要享受死亡前的空气。

    天空呼呼作响,黑云席卷而来,黑雾中探出一把载着巨大流光,载着庞大力量,载着无尽能量呼啸而来,火红色的长戬疾速而来,深深嵌入在亚蓝身旁,爆炸一般的能量波自亚蓝蔓延开来,4名半兽被炸飞出去。从高处看,一个圆形的能量波蔓延开来,就连观战的人群都受到波及,被掀倒在地。

    莂克邪笑骑着一只长有双翼的骏马踏空而来,如同战神一般疾速飞向亚蓝,降落在亚蓝身边,亚蓝爬上马背上,骏马嘶鸣,踏起滚滚尘雾,再次飞了起来。

    “亚蓝,准备收棺!!”

    莂克骑着飞马向着枯树冲去,擎着长戬挥出璀璨之光,枯死的大树,被割碎,树躯的巨大枝干中暴露出一口白色的棺木,骏马穿过倒落的树枝,亚蓝顺手将棺木扛了起来。

    “抓住他们!!!!”

    【斗兽广场】正前方的古堡中发出巨大的咆哮声,古堡中窜出一排排的裹在银白色战甲中的战士,古堡的顶部升起几名强大的术士。可是这一切都太晚了,亚蓝背着棺木,借着长有双翼的骏马,疾步而去,留下一串串的黑影,便消失在【斗兽广场】上方。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