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12章 古堡里的青年——莂克

    甫卢兰醒来时自己已经躺在了家里可爱的粉红色小床上了,她一下跳了起来,以最快的方式洗漱好,然后兴奋的冲向亚蓝的房间,推开门一看,亚蓝的东西都还在,但却没有看见人影。她一急窜到父母房间里,就直接把两位老人给拉了起床。

    “亚蓝呢?”

    “亚蓝——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甫卢兰,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

    甫卢兰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悲伤的往母亲怀里蹭,泪水哗啦啦的流了一地,哭的好伤心。

    甫卢兰将昨晚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昨晚全身通体漆黑的便是亚蓝?你父亲把他赶走了呀。”母亲焦灼的看着父亲。

    “那是亚蓝,他怎么会变成那副模样?”突然他想起了亚蓝曾告诉过他自己修练过暗夜术,这下他感到一阵皮麻了。

    “现在全城都在追捕亚蓝,或许留下来反而会害了他。”

    “那他究竟去哪了?”

    ——

    ——

    甫卢兰坐在窗口旁,发着呆,看着窗外一条幽静的小路,她仿佛想到了些什么,她来到门口,发现了自己赠给亚蓝的那把粉红色长剑,它已经断掉了,断剑上依旧还凝固着暗红色的血液,甫卢兰蹲在地面上,这是她亲自送给亚蓝的剑,眼泪在次肆虐在她脸上,她轻轻的将将紧紧捧在怀里,轻轻抚摸着泛着寒冷的剑身,难过无比。望向了远方的森林,她将剑收好放起来,自己向着森林前进。

    在森林中古树身上是几条深深的伤痕,遍地都是兽的骸骨,兽丹早已被挖去了:

    一定是他,只有他才会这么做的。

    甫卢兰跟随着兽的尸体,一直向着东部前进,直到她贯穿了整个森林,也没有搜到亚蓝的线索,他的行踪断绝在森林的尽头。她看着最东方的死亡战场,若有所失的凝视着,一直凝视着,直到黄昏落下。

    她回到峡谷深处的水潭,蹲坐在潭水石滩旁边,升起一堆篿火,双臂缠着双膝,就这样,看着篿火一直燃烧,看得出神,呆呆的傻笑着。直到黑暗来临,明晃晃的月色洒下,细小的雪绒儿飘落。

    “他会来的,一定会的——”

    白绒绒的缠在她的脑袋上,仿佛冰晶的花环一般,她全身泛冷,眯着双眼,前方仿佛走过一个人影,他长得高高大大的,肩带一条狼头,腰间是一条白狐裘皮,脸上满是灿灿的笑容,仿佛是太阳的温光一般,踏着枯枝残雪,双臂向着她扬起。

    她喃喃自语:

    为什么不是他——为什么他没有牵着我的手一起?

    她一头扎进父亲的怀中,嚎啕大哭,哭得梨花带雪,他的父亲脸上满是溺爱的抚摸着她的小脑袋,拍落她身上的雪花,将大衣盖向她身上。

    “傻孩子,怎么在这里呆的这样晚。不知道我和你母亲会很担心你么?”

    “可是,我很想再见到亚蓝——”

    “或许有一天你们会重逢也不一定啊。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把身体养好,其他事情留给明天好,吗?”

    甫卢兰哭的好伤心,蹭着父亲的胸襟,如同受伤的小狐狸一般,父亲将自己的女儿抱了起来,向着森林外走出去。甫卢兰望着在自己后背渐渐远去的森林,在自己模糊的双眼中,那片森林也渐渐模糊掉了。

    亚蓝在太阳的炙烤中醒过来,身上的黑色魔气已经消失了,即使昨晚他服下了许多的兽丹,但是痛苦的在他全身施虐着,右手已经报废了,毫无知觉,胸口的窟窿虽然在兽丹的作用下愈合了,但是,那道恐怖的疤痕仍在,血液已经凝固。他艰难的爬了起来,撑着一根木棍,虚弱的一直向前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眺望到了【死亡战场】,呼呼的风声肆虐不断,吹乱了他的发,细沙迷离了他的眼。一座座骨骸雕砌的古堡,传说中的骸骨树也就是一颗枯死的树上穿插着骸骨累累,骸骨便是它的叶。死亡战场除了一望无际的森森白骨,还有着枯土黄沙,形成一幅灰暗的景观。广袤的四周零零散散是寻宝的人,他们或顶着大帽翻动骨骸,或者几个人不知原因的打了起来。亚蓝想找个骨堡住下来,在这里潜心修炼,将伤害治愈。

    前方千米处便是一座古堡了,他一鼓作气,艰难的前进着。这是个3层的小古堡,相对于其他来说,显的会小一些,古堡的大门两边插着两杆旗,旗身上是一串串骷髅头悬挂在上面。亚蓝走了进去,古堡的墙壁大部分是水泥混杂着人骨砌成的,就连小过道也是由骸骨铺成的,这是一座高10米的小古堡。

    亚蓝推开古堡大门,咯吱沉重的开门声传遍了整个古堡,里面显得十分简陋,地面上满是污秽与臭气,一些破铜烂铁摆在地面上,锈迹斑斑,还有一具正在腐烂的兽尸,一阵恶臭令人难以忍受。亚蓝将死去的兽尸直接出窗外,把门窗大开,这才将屋内的腐烂味驱散。亚蓝正看着自己的右臂,在一边是一个乱乱脏脏的床榻,整个床榻一直散发着恶臭,或许它参杂着汗液狐臭与脚臭味。

    “里面有人吗?这里这么脏,估计也是没人敢住下来——”

    亚蓝大声喊着,可是除了自己的回音之外,并没有什么收获,他将整个古堡的角落都仔细的搜寻过了,没见到一丝人影。他便重新合上大门,钻进恶臭的被褥里,在疲惫与伤痛中睡去。

    夜晚降临了下来,呼呼的风声如同鬼泣一直在窗外作响,除此之外古堡陷入了安静,亚蓝不停的咳嗽着,粘稠的鲜血一直流淌,他呼吸急促,体内日灼又泛滥在自己的重伤之躯。他只能冒着冷汗,拳头狠狠的砸着地表,他眼神涣散,胸口上的结疤又开始崩裂了,血水不停地流淌着,淡淡的黑雾不停地冒着,甚至连意识都没有醒过来。

    门哐的一声被推开了,一个青年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一看到床头如同鬼魅一般正在忍受痛苦的亚蓝,吓了一惊:

    “什么人?怎么敢闯入我的住在?莫不是像偷窃?”

    

“——啊啊——啊——”亚蓝并没有回话,只是不停地翻滚着,粘稠的汗液一直在流淌着,打湿了一片。

    “哗,我说你这头怪物真的是有够恶心的,竟然比我还脏——”青年从后背取出一把漆黑的长戬,冲了上来,强大的臂力划开璀璨的流光,直刺下来,亚蓝左臂侧当,闪到一旁。咆哮道:

    “什么人敢攻击我?”

    “你还讲不讲道理了?你先闯入我城堡的。”

    青年双手挥起绚烂的长戬,直刺而来,亚蓝从那堆废铁中随意抽出一把破刀,反挡,道道剑气划空而来,古堡的壁都穿了好几个孔。

    “喂,你别把我的城堡给弄坏行不行?好歹也是我辛苦修建的——”持戬撩地,掀起一阵流波,长戬碰破刀,交织起巨大的火花,破刀渐渐抵挡不住,青年来个漂亮的翻身,长戬抽出再反刺,直刺入亚蓝的左臂上,皮开肉绽,双脚连续踏出,将亚蓝踹到角落边。亚蓝拼命吸着气,他感觉得到自己的伤势更加言重了,胸口的窟窿正在簌簌流血。日蚀的痛楚,右手没有一点知觉,整个空间仿佛都在不停地被搅动着,自己的脑袋无比的疼痛。他红着双眸全身的黑雾都开始弥漫在他的左半边:

    “怎么回事——”

    亚蓝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疲惫与疼痛,这只有左臂蜕变出了魔爪,右臂没有一丝变化。

    “哇,还会变魔术啊?是个不错的对手,不过你只用一边手也未免太小瞧我了吧?。”青年右臂擎着长戬,变得有些警惕了。

    亚蓝挥起左边魔爪,5把灿灿的长钉扫出5道流光,载着恐怖的力量,以最快的速度冲去,青年长戬一提,双方的流光瞬间交错,咯——咯的声音响彻整个古堡,亚蓝留下一道阴影消逝在青年身边,青年左右警惕着,亚蓝蹲在角落里,他感觉自己的体能在慢慢散去,全身仿佛火烧一般的疼痛着。

    “干嘛偷偷摸摸的?啊哈,我发现你了。”长戬爆发出激光,笔直朝着亚蓝而去,璀璨的青光形成剑一般的寒菱,亚蓝左臂紧握而来的戬尖,魔爪上密密麻麻的伤口淌出了鲜血,那巨大的势使得亚蓝喘不过气来,戬芒再次爆发出璀璨的青芒,亚蓝挡不住了,持戬一别。青年手中力量爆发,长戬错位贯穿了他的肩胛,将他挑起,亚蓝的嘴角淌着血,肩胛处血肉模糊,血淋淋的一片,亚蓝虚弱的挣扎着,脸部完全扭曲,青年将他用力一甩,他重重的落在墙壁上。一阵昏暗袭来,整个世界都变得那么安静,耳边仿佛听到了什么一曲动听的音乐,他在昏暗中陷入沉睡,只是从身体的各个角落里传来着庞大的痛楚。

    男青年看着倒地的亚蓝如同死去了一般,他用脚试探性的踢踢踹踹,确定没事了,才到他身边,看着亚蓝身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旧伤,不觉的也感到惊悚,特别是胸口的那道窟窿,都能闻到淡淡的腐烂味,右臂也是发紫发黑。

    “原来身受重创啊,哪又不会说话——傻子一般。”

    第二天一早,亚蓝便醒了过来,身上满是包扎过的绷带,他的左臂则被锁死了。躺在散发着恶臭的床榻,他不禁挣扎了起来,咆哮声不断。

    “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就这样亚蓝一直待喊累了,才闭上双眼。午时那青年才回来,肩头是那个扛着一头兽尸。

    “你醒了没?”青年摇了摇亚蓝的肩膀。

    “你这是做什么?”亚蓝双目怒睁,死死盯着青年。

    “没什么啊,只不过怕你醒过来以后要把我给杀掉而已。”青年耸了耸肩。

    “你既然你怕我把你杀了,那何必要救我——”

    “也对——”青年挠了挠头将亚蓝的左臂放开。便开始忙着在房间里生火,准备烤肉。

    此青年名为【莂克】,身上是一件蓝色的长袍,只是这件长袍已经被洗的漂白了,显得十分破旧,他有着一头的黄色头发,浓眉大眼,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

    “你是什么职业的异能者?使的招式怎么从未见过呢?是半兽人?”

    “我是一名2阶的剑徒。”

    “什么?剑客——你昨晚好像用的不是剑喏。”

    看着亚蓝闭口不说,陷入思考中,莂克说道:

    “不想说也无妨,那你就告诉你为什么跑到我的古堡里来?”

    “养伤。”

    “伤从何来?你不会是强盗土匪之类的吧?”

    亚蓝为此胡编了一个故事,好在莂克都相信了,还搏得一些他的同情心,他当场一拍大腿说道:

    “既然亚蓝你无家可归了,那就和我一起吧,我们俩实力差不多,可以相互切磋切磋,而且以后凡是也有个照应。”看着莂克那一副深情重义的表情,亚蓝微笑着点了点头。

    在莂克粗心的照料下,亚蓝的身子一天天的恢复起来,但是自己的右臂却明显难以恢复从前。

    “莂克,你既然是一名3阶的兽骑士,那么我怎么没见过你的兽过呢?”亚蓝好奇一问。

    “呃——等你伤好了之后,我带你去看看!!”莂克狡诈的笑了起来。

    在这段时间中,亚蓝于对莂克有着更深的了解了,他来自于大陆中央的【巴德沐王国】,已经在这里长达4年的时间了,比亚蓝大上2年的年岁,是一名3阶的兽骑士,至于为什么来到死亡战场,这他没有告诉亚蓝。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