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11章 裹在黑雾中的人

    “哈哈,2阶的剑徒?哈哈——”魃列怒极而笑,哪来的人将他的好事坏掉,来的人正是亚蓝。

    魃列的右臂变化出壮硕的熊臂,上面的爪子森森的隐藏在毛绒之中,挥向亚蓝,亚蓝双臂擎剑,抵挡一阵,熊爪一下重重的拍打在双剑上,激起剧烈的火花,亚蓝一下单膝向后划去,警惕的望着对面的半兽。他从未对付过半兽,他不知道,半兽的弱势与强势在哪里。

    他小心翼翼的渡着步,半兽魃列的力量着实让他吃惊,毕竟他只是个2阶的剑徒而已,而魃列高出他整整一阶,差距摆在那呢。他的双臂有些颤抖,但双眼却狠狠的瞪着魃列。魃列的手下都冲了进来,准备上前。

    “哈哈——你们都退下吧,这个渣渣交给我!!!你们出去守着。”

    魃列渡着步,绕着亚蓝转着,

    吼——吼,恐吓了一下,亚蓝惊得一下往后缩。

    “哈哈——你看看你那熊样。”笑着笑着才发觉自己貌似说错话了,自己本身就是熊的后裔。他的熊臂探向亚蓝,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亚蓝不停的闪避,可是论到力量,自己根本不是魃列的对手。亚蓝长期在乱杂的森林中奔跑,灵敏度也不低,他利用桌子,床头,不停地闪躲着,

    “你躲什么躲,还有人这样出来英雄救美的?懦夫。”魃列一下竟追不上了,他生气的把桌子掀翻,拳头砸向床头,亚蓝一把将一丝不挂的甫卢兰抱了出来。魃列乘机出手了,毛茸茸的臂挥向亚蓝后背,亚蓝将甫卢兰护在胸前,后背却被击中了,一口鲜血喷出,他将甫卢兰轻放到角落。

    双臂持剑,红色的流光随着他的剑一同出击了,绚烂的剑气激荡在狭小的房间里,魃列不断闪躲,亚蓝持着剑,挥起了绚烂的流光,墙壁四周都留下剑气的窟窿,或深深的刮痕。他擎双剑划向对手,腾空翻越着,长剑一挥,载着巨大剑气的粉红色长剑叮——的碰撞在熊爪上,熊爪竟然将伤害全部抵挡住了,亚蓝压紧牙关,黑色短剑横劈过去,魃列肥胖的腰腹扭了个弯,躲过,右腿直接弹出将亚蓝踹向后边,亚蓝捂着腹部,脸上冷汗直流,他左脚抵墙,稳住阵脚。

    他咬牙上前,粉红色再次爆发出璀璨的光束,载着巨大的流光,他的眼中满是坚毅与不屈,赤红着双眸,巨大的力量被他挥了出去,魃列熊爪不断招呼着,激烈的火花不断的迸发,双方你来我往,亚蓝愈战愈勇,貌似占了优势,狂霸的剑气不断挥舞,连连将魃列逼退

    “你上当了,嘿嘿。”魃列阴森的说着,亚蓝由于越战越勇,反而变得有些冲动了,放弃全部防御,全力进攻,魃列熊爪握剑,亚蓝欲抽出,熊爪上血液淌了出来,就到剑尖时熊爪用力一掰,4分之一长度的长剑断了,断剑抵着魃列胸口,却刺入不得,魃列残忍一笑断剑尖反刺入亚蓝的胸膛,左手死死抓住亚蓝的领带,双脚连连踹了上去,带着霸道的劲力狠狠砸在亚蓝身上,亚蓝口吐鲜血,左臂的黑色短剑刺向魃列侧腹,被他反手将黑剑甩掉,亚蓝被重重的摔倒一旁,口中流淌着粘稠的鲜血,想说些什么,却只模糊的发出咕噜声。

    “哈哈哈——2阶剑徒的垃圾都敢挑战本公子!!”

    亚蓝喘着粗气,身体全是麻痹的伤疼,胸口上的创口不停地淌血,他站不起来了,他只感觉很难受,可是身体上的伤终究无法抵挡心伤,曾经的亲人都为了保护他为死去了,曾经他会躲在甫卢兰的身后,甫卢兰会笑着对他说:

    让姐姐我保护你,等你以后长大了,换你保护姐姐!!

    这句话在他心里不断的回响着,可是他现在却没有站起来的力量。只能喘着粗气,死死瞪着魃列,舔着口舌的血腥,无比的憔悴。

    “也好,让你看看我和甫卢兰是怎么的销魂,——哈哈。”

    残忍的笑声在他耳边响起。魃列命部下从新把一张床抬了进来,赤裸的甫卢兰再次被摔到床上,甫卢兰被疼痛激醒了,她流着眼泪,不停的反抗着,直到她看着屋子角落正在喘着粗气,浑身淌血的亚蓝,亚蓝舔着嘴角上的献血,口中咕噜咕噜不知说着什么,她仿佛雷轰过了一般,一下子变得更加无助了,哭泣的声音在他耳边喧嚣不断。

    他全身都散发着热能,看着床头边正在挣扎的甫卢兰,看着正在抚摸那具冰雕玉琢的半兽。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现在是午夜0时,亚蓝日灼的痛楚时间到达了,就当魃列拉开甫卢兰的双腿,甫卢兰发出了凄厉的尖叫,亚蓝憋着一口气冲了过来,魃列反脚一踹,亚蓝被踹出几米远,脑袋磕在墙角上。他顿顿说道:

    “魃列,别碰她,你会死掉的!!”

    亚蓝的声音虽小,却清晰的传到魃列的耳边,他好奇的转过身来,只见亚蓝笑的无比凄凉,只是双眸赤红的十分诡异,亚蓝的脸上是因痛苦而完全的扭曲了,只见他将断剑取了出来,双手撕开自己的胸口那道狭小的创口。

    “神经病!!!!”魃列接着转过身来,甫卢兰死死绞着双腿,魃列粗暴的将它扒开。亚蓝的手伸入了自己的胸腔内,不断的摸索着,口中喃喃自语:

    心脏、心脏——

    甫卢兰的双腿蹬向他的腹部,魃列踉跄后退,亚蓝邪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着无尽的讽刺:

    “让我召唤,来自黑暗中的人吧!!!”

    魃列气愤的再次冲了上来,对着甫卢兰扇过一巴掌,甫卢兰又是一阵眩晕,他的双腿渐渐松下,魃列抓紧双腿————

    巨大的咆叫声从角落里传来,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魃列被巨大的爪扯开,身上多了5道刮痕,血肉横飞,被掀倒在地。亚蓝全身裹在黑雾中,手上尖长的指甲如同5把灿灿的长钉。幽灵一般的来到倒地的魃列身边,他的眸冒着浓郁的黑雾,嘴角上挂着冷冷的笑意。

    “我说过,你不能碰她一下,你会死掉的。”

    

“你——你——”还没说出口亚蓝的双爪挥出,魃列双臂阻挡,火花不断激起,魃列的熊爪拍打在亚蓝的右臂上,骨折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他的左臂则被亚蓝撕断了,

    啊啊——啊

    魃列痛苦的咆叫着,血水从断臂中涌了出来,守在门外的手下全部冲了进来,可是为时已晚,亚蓝右臂骨折了但是他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痛楚,无碍的将锋利的长钉贯入魃列的双眸,直穿脑袋,脑浆伴着鲜血溢出,当场死亡,化出自己熊态。

    “对不起,我差点来晚了。”

    甫卢兰脸上都哭花了,面色通红的死拽着身边的被褥,摇晃着脑袋,扑了上来,紧紧拽住他的脖子,不愿放手。

    全身裹在黑雾中使得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那双冒着浓郁黑雾的猩红色双眸透露着无尽的苍凉与温柔,

    “乖,等你穿上衣服,我带你离开。”

    亚蓝将甫卢兰轻轻推开,全身的黑雾急速的运转着,魔气滔天,无穷无尽的魔气仿佛一团燃烧的黑色怒火,魔王一般的站立在10几名手下面前,他持着那把粉红色断剑,速度快到了极致,仿佛鬼魅一般穿插在人群中,舞着手中灿灿的长钉,瞬间带走了四五名手下的生命。卸下的胳膊,剖空的胸膛,鲜血、断肠和碎臂,溅的到处都是,如同地狱一般让人恐惧。

    看着眼前的亚蓝,甫卢兰也感到一阵惊悚,印象中的亚蓝没有这么血腥,但不否认,他犹如天神一般魁梧,是他告诉自己她在地狱与天堂中流连。

    亚蓝如同修罗一般,擎着断剑,挥舞着巨大的流光,释放着凌厉的剑气,射过去,剩下的人都冲了上来,巨大的斧头,沉重的铁锤,锋利的长戬等等武器不停地挥舞,半兽的右手,术士的冰锥、火球,一同砸落,亚蓝左冲右突,抵挡着步步逼近的半兽,流光划开了一道道伤口,5只锋利的长钉刺向旁边的另一人,载着劲气的双腿不断弹踢着,或者将敌人腹部直接拦断,或者一脚将敌人腹部踢穿,冰锥砸向了他的身上,亚蓝被冲击到一边,接着又弹跳着跃起。除了黑雾蔓延的更加凶猛了,身上涛涛不熄的魔气,一切伤害他似乎都感受不到。他的魔气暴涨起来,他踏出劲霸的脚力,将敌人的头颅踹碎,又借势弹跳起来,逼近术士,术士运起飞行术摆脱掉,亚蓝放弃了追逐术士,返回来从背后将地面上的半兽或武士撕成碎片。长戬刺穿了他的腹部,黑色的血液蔓延开来,虽感觉不到痛楚,但是身体却变的愈加僵硬了,那人将刺穿亚蓝的长戬高高举起,亚蓝悬挂在上边,咆哮着,这是一场困兽之斗,他将长戬折断,反刺回去,接着激荡起手中的粉红色断剑不断挥舞着。空中的3名术士,出手了,红色的【禁锢之光】套在亚蓝身上,亚蓝动弹不得,另一名释放出巨大的冰锥与火球逼近,另一名打出恐怖的能量波,青色的光雾笼罩下来。

    “亚蓝喷出鲜血破禁锢!!”甫卢兰在一边焦急的喊叫着。

    亚蓝照做了,没想到鲜血一喷出,自己体内的所剩不到一半的血液又消失了一半,他看着无数巨大的冰锥如同雨点落下,他如同蜘蛛一般敏捷,越到冰锥身上,再由下一级冰锥向上一级冰锥跃去,他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诡异的爬行步步逼近,比冰锥坠入的速度快上几倍,就这样,他逼近了释放冰锥的术士,右拳上的5根长钉,狠狠划向对方的脸颊,那名术士被削掉半边脸,亚蓝恐怖的将他的脑袋贯穿,断剑载着巨大的流光横劈,将术士自左肩到右腹部直接断开,血水散满空际,那血腥的味道沿四周扩散开来。

    青色的能量波即将降临大地,甫卢兰还在房间里呢,他一摆头往回飞去,以最快的速度奔回甫卢兰身旁,他仿佛无比的庞大,将甫卢兰紧紧护在胸前,用自己的后背阻挡着青光的降临。

    啊啊啊——啊。

    后背赤裸,裸露出森森白骨,黑夜的血液淌的遍地都是,在炙热的青光中亚蓝被炙烤着,那仿佛魔一般的躯体竟也有了巨大的疼痛感,硝烟到处弥漫着这片废墟之地,整栋的楼阁仿佛都被移成平地,残砖破瓦遍地都是,最后剩下这两个术士了,他们在空中不停的释放着巨大的冰锥或凶猛的火球,直到废墟里陷入安静,直到碎片变成粉末。他们降落在地,仔细的搜索着硝烟中的骨骸

    “应该都死了吧!!!”

    可是当他说完之后一股寒冷在他身后出现,死神的长钉挥断了他的脖颈,彭涌而出的全是鲜血,还来不及喊出一句话,死神带去了他的温度。亚蓝一只手抵着另一名的脖颈,两只长钉将他眼珠挖出:

    “啊啊啊——啊,你这个恶魔!!!”术士痛苦的咆叫着。

    “哈哈哈——走狗的死法一般都是充满着血腥与恐怖。”

    双爪十字挥舞,那术士的全都撕成碎块,血腥的血液溅得到处都是。

    亚蓝抱着陷入昏迷的甫卢兰,温柔的说:

    “对不起,让你受惊了。”轻轻的吻在她那长长的眼眸上,甫卢兰搂着亚蓝的脖颈,趴在亚蓝的胸膛上,乖巧的如同猫咪一般的睡着了。

    他抱着甫卢兰走在四周阴暗的小路边,紧紧的将甫卢兰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他在黑暗中奔跑着,用最快的速度,送到了家里,现在是午夜2时了,甫卢兰的父母因为甫卢兰未归及亚蓝失踪所以一直睡不着,亚蓝掀开大门,看着这裹在黑雾中的怪物不禁举起魔法杖,准备攻击,亚蓝却开口了:

    “别担心,我没有恶意。我只是送他回来而已。”声音巨大而低沉。

    “亚蓝呢?”

    “亚蓝已经死了,他将永远的消失,永远的消逝。呵呵——亚蓝让我告诉你们,他一直很爱你们,很爱,很爱。”巨大而凄凉的笑声隆隆而去,滔天魔气的黑影如同闪电一般消逝远方。

    枫林城军统领公子之死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整座城市都在搜捕着亚蓝的身影,因为亚蓝与魃列的对战让周围远处的居民们看见,所以他们凭着记忆画下了亚蓝的样子,亚蓝被通缉了。但是没有关系,亚蓝一直向着东走,一路上经过丛林,杀死了无数的巨兽,贪婪的汲取着兽丹,一直向着东方,向着死亡战场。

    他在黑夜中前行着,一直走着,直到黎明的阳光在他面前升起,和煦温暖的阳光打在他脸上,他苦笑着,倒在地上,黑雾慢慢散去。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