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10章 甫卢兰的悲楚

    回到家里,老父母轻轻的将她唤醒,她挂着惺惺睡意的揉着双眼,睁开的第一眼,是亚蓝如同暖暖太阳一般的笑脸,轻轻的将她放下。

    “你该去了。”她的母亲带着溺爱,抚摸着她的小脑袋上的秀发。

    “嗯,知道了妈妈。亚蓝你就呆在家里好好休息吧,马上会回来哦。”甫卢兰眨着一只眼睛轻松的笑着。

    “可是每一次不是都有我在你身边的吗?”

    “今天我放你假啊,别太想姐姐哦,呵——呵。”

    “亚蓝,你就留在这儿吧,免得等下你的日灼又要复发了。”他父亲轻拍着亚蓝的臂膀。

    “那好。”

    亚蓝坐在桌前喝冒着暖暖热气的茶水,看着甫卢兰走出家门,走出之前还特地回过头,摆个鬼脸来逗亚蓝一笑。

    她要去哪呢?

    甫卢兰裹着厚厚的裘皮大衣里,走在暗暗的路边,不时踢着路边的小石块,带着暖暖的笑意,漫不经心的仿佛在怀念着些什么很开心的事情。接着跃起,双腿散发着璀璨的光速,身体风一般的驰骋着。

    很久之后,她来到了一个装饰奢华的高大酒馆里,酒馆的大门两边是美丽散发着幽香的花儿,整座酒馆都披上彩色的灯饰。

    “甫卢兰小姐,你终于来了,我已等候很久了。”

    “嘿嘿,【魃列】好久不见呐,你又变的英俊多了。”

    “你就如同花儿一般随着时间的沉淀,变得愈加清新脱俗与美丽动人。”

    这个叫【魃列】的年轻人,是枫林城军统领的公子,他是一名3阶半兽,人长得高高大大,一脸的英俊,丝毫没有半兽的丑陋不堪。

    “多年未见,甫卢兰可记得我?我们打小还玩过一起呢?”

    “呵呵,我怎敢忘却魃公子呢。”

    他们俩在这奢华的酒馆里浅聊着,喝着茶,吃着饭,待到吃饱喝足之后。

    魃列站了起来,踩着洒脱的步伐来到她身边,举着酒杯,对着窗外的皎月,无比陶醉的吟诵了几句诗词。

    “魃公子真是好雅致,这首情诗在公子口中变得真是令人回味无穷呵!!”

    “难道你就只听出爱情的意味?我认为其中更明显的在描述友情。”

    “呵呵,看来是我的愚钝了。”

    “这首诗乃是特意献给美丽的甫卢兰小姐的,献丑了。”

    紧接着他一拍手,从楼上下来两个人,扛着一个用彩条包边好的箱子。

    “这里面是这个世界上所有女孩都喜欢的红妆,宝衣,相信你会喜欢的。”魃列做了个请欣赏的手势,看着从楼上走下的人来。

    “是么?打开看看能不能让我心动咯。”甫卢兰对魃列眨着眼睛。

    魃列欠着身子摆出一副绅士的姿态,命人打开,只见里面满是金银财宝。

    甫卢兰举起手中的金宝珠,再放下去,金宝珠再落下,叮的一声,黄金的成分接近于满分,她轻摇着脑袋:

    “这成分接近完美的金宝珠,华而不实,不适合浪费在我粗闲人的女人手中,会糜烂的。”

    她又拾起箱中的一件美丽服饰,上面是用黄金与白银雕綴的月亮与星星,点缀在上边,显得及尊贵又华丽:

    “这件是传说中的【嫁衣】吧?可以它已经有过几任女主人了,嫁衣只能用一次的哦。”

    她接着捧起一块菱形的蓝色水晶宝石,作为术士来说,愈是贵重的水晶宝石,其中的魔力便会愈大,甚至可以加成伤害。她有些心动了,但是她还是幽幽地说:

    “好大一颗水晶宝石,很诱人,但是,宝物应当陪英豪,我只不过是个普通女人而已。”

    “哈哈——不愧是甫卢兰,这些小玩意都丝毫不入你法眼,看来果然是理性之人。”魃列笑的很洒脱,爽快的说。

    “宝物我们都欣赏完了,这下该告别了吧?况且我已答应母亲要早回家呢。”

    “甫卢兰小姐,我觉得我的做的已经够明显了吧?你应该知道我一直喜欢着你的。”魃列严肃端正着脸对着她说。

    “抱歉,魃公子,您的好意我先且谢过了,但是我只是个贫穷的普通人家,配不上您这万金之躯。”甫卢兰欠了欠头,微微一笑。

    “甫卢兰,你这是在拒绝我吗?”

    “是的。”

    “那么我遵从你的意见,我们既然无缘,我们也就爽快一些,做个朋友如何,据说你邻家的朋友个个都很美丽动人,不如改天为我介绍吧?”

    “当然,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那就请喝了这杯酒吧,这可是我父亲特地从【极寒覆地】中寻到的有近千年的老酿,喝下这杯以后,我会忘了今晚的事情,然后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

    “可是,我不会喝酒呀,要不以茶代酒?”甫卢兰微微感到慌张。

    “这酒虽然是陈酿,但相比白酒,就清如白水。”

    “只怕其中有毒吧?”甫卢兰轻轻笑着。

    “你在嘲笑本公子吗?我魃列虽长相丑陋,但是也绝非如此不堪,我已经被你拒绝了,那你何必再第二次践踏我的诚意?”魃列举起壶中酒水,以身试酒,酒水洒满了他的脸庞,他看起来显得十分落魄,后背对着甫卢兰做出一副请离开的走势。

    

甫卢兰看着那高大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寞和无奈,抢过他的酒水,往杯子中倒。将杯中酒吞入腹中,将酒杯倒置,没有一滴淌落,脸上有些红润,看起来更加妩媚了。

    “看来是我的错,在此赔罪了,魃公子。”

    “那请慢走,不送了。”

    魃列跨着脚步往楼上走,甫卢兰怔怔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走出大门。

    这一天,天空显得很不错,皎洁的月如同盛大的银盘一般,俯照整个大地,俯视着地面上的银白色所装饰的世界,仿佛画面一般的精致。

    在黑夜中,甫卢兰优雅的飞行着,脸上挂着淡淡微笑,甫卢兰边飞边心里暗想:

    “嘿嘿,我回去要告诉亚蓝,今天又有一个人向我求婚了呢,看他还敢说没人要我不,哼——”

    甫卢兰想到这里就甜甜的笑了起来,正当她沉溺于思索当中时,天色突然巨变,乌黑色的云朵瞬间覆盖银盘大小的月亮,滚滚的黑雾弥漫开来。一个冰锥在她眼前划过,她双臂向前挥出,急刹,险些撞上去,她警惕的打量着四周,黑压压的一片,根本看不清四周的朦雾。她警惕的从背后取出魔法杖,紧紧握在手中,隐隐的不安。将速度提高到极致,四周铺天盖地而来森森寒冷,自己仿佛被躲在黑暗中的兽所盯住,那种被人窥视与犹如猎物的感觉并不好过。

    “嘿嘿——”身后的一个声音仿若从幽深的地狱传来。

    让人感到惶惶不安,甫卢兰大惊失色,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都立起了鸡皮疙瘩,毛骨悚然的感觉在她的秀发上出现了,一只枯瘦的手掌轻轻的抚弄着她的秀发,她惊恐的释放自身的势,可是那双手仿佛一直垂在她的头上,她转过身来,却不知所踪,躲在黑暗中的人,随时可以将她碾死。

    “你——是谁?”

    “唉——唉唉——”叹息声不绝于耳,鬼魅般的穿透力。

    甫卢兰紧咬牙关继续极速飞行,想摆脱这里可怕的阴森。冷冽的杀气从她后方袭来,一只幻化出的巨大手臂散着幽光,载着巨大的势轰——隆,向她奔来,她脸色无比苍白,有些笨拙的双臂不断划动,魔法杖往身后甩出一道精光,一只透明的法网向后坠去,森森巨手被法网所拦截,在她后边发生剧烈爆炸。森森寒意在她后背消失殆尽,正当她松一口气时,猛地一下一股庞大的力量如同拦腰的绳索一般,将她勒住,鲜血从她口中溢出,她的飞行术被生生切断,恐怖的吸引力犹如浪涛一般将她往后扯。甫卢兰动弹不得,森森的寒冷让她感到窒息,感到惊悚,她呼吸急促,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连声音都无法发出,喉咙只能发出噜噜模糊不清的声音。

    很显然她被强大的法力给束缚住了,她用力咬破嘴唇,喷出一大口鲜血,抽出了自身四分之一的血量,禁锢被破解了,她面色苍白虚弱的挥动着法杖,喊道:

    “飓风之怒!!!”

    风暴被她释放了出去,黑色的风暴向着身后不知名的存在,席卷而去。隐藏的敌人在她身后突然遁了出来,一直保持在他们之间百米远的距离,不多一尺,不少一寸。对方裹在黑色的法师袍中,低着头,手中的只露出干枯的手掌持着魔法杖。他在黑暗中叹了口气,声音不大,然而回音却铺天盖地而来,甫卢兰耳膜接近破裂,只能掩着耳朵,痛苦的保持着前进的速度,紧接着甫卢兰不可置信的扭头看着她所释放出来的飓风,竟然犹如房屋一般被瓦解了,消逝的没有一丝痕迹。

    这时那名法师的势一下子释放出来,从四周的黑暗中,如同浪涛一般涌向甫卢兰。他的双手曲着,仿佛在持着些什么,巨大的能量在两手间集聚,当能量积聚着有2米直径的能量球之后,他颤抖着双臂将能量球硬是压制成手掌般大小,口中喃喃不断,做完这一切,他全身升腾起阴森的幽火。

    甫卢兰立刻将速度提高到极限。她的脸上满是苍白,鲜血染红了她的唇,全身都在颤抖,身后跟上一团青光,青光面积庞大,甫卢兰根本无从躲避,全身运起能量,撑起了一片白色的护盾,这护盾几乎是耗尽了全身的魔法值了,青光笼罩上来,甫卢兰紧咬牙关,打算利用护盾撑下来,青光与白色护盾发生了激烈的碰撞,在青光那强大的施压下,护盾穿过了青光约三分之一的长度,护盾才开始出现裂痕。

    撑不住了!!!啊啊——啊

    白色护盾瞬间支离破碎,青色光雾也瞬间消散,她口吐鲜血,直挺挺的往下坠落,犹如落叶一般,轻飘飘的没有一丝重量。裹在黑色长袍中的男人将她接住,一闪便消失了。

    “哈哈哈——哈哈”

    只留下,那干枯的声音,犹如钝器在石板上刻字的那般刺耳,在黑暗的上空中不断的回响着,令人不寒而栗。

    她在痛苦中醒过来,躺在柔软的床上,盖着厚厚暖暖的被褥,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身上的血污早已洗干净,她强坐了起来,喊道:

    “父亲,母亲,亚蓝?是你们吗?”

    “你猜?”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屋角落里传来。

    “魃列?怎么是你?”甫卢兰双手下意识护着胸脯。

    “难道我真的在你眼中是那么的不堪?”魃列品着热腾的茶水,缓缓的说。

    “我可没说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的,那个坏蛋呢?”

    “我从坏人手中将你夺回,你不曾说过谢谢,却满是质疑。”魃列轻摆着脑袋。

    “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这么晚了,我也该回家了,我父母会焦急的。”

    “就一句没带着感情的谢谢,怎么让我诚以待?”

    “那你说怎么做?”甫卢兰眼中弥漫着风雪,冷冷的问。

    “我魃列想做的事,没有人能够阻止。就用你那散发着美丽的躯体吧——哈哈。”

    甫卢兰强烈不安,想使上力量却发现自己的力量被封制了,她害怕的向后退。

    “魃列,你说过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确实,刚开始我没有这般邪念,但是你的一举一动着实让我伤透了心。”

    魃列将身体脱得精光,赤裸的走向甫卢兰,甫卢兰吓得一惊转身不敢目视,躲在墙角里,无助的流着眼泪,哭声尖叫着。

    “现在,你是我的了,哈哈——”

    他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开始出现扭曲,半兽的特征出现了,全身都裹的毛茸茸,丑陋的脸庞露出狰狞,他粗暴的将甫卢兰身上的衣服撕碎,甫卢兰气的跺脚,一口咬在他的身上,咬出满嘴的毛。

    “啊啊——你竟然敢咬我!!”

    魃列将她摔到床上,甫卢兰拽着被子,死死扣在身上,魃列慢慢的接近,丑陋邪笑着,慢慢抢过被子,甫卢兰双脚不断的蹬着,魃列抓住她的脚,恶心的舔了起来,弄得甫卢兰痒痒的,不停地笑着,只是眼泪不停地流淌下来,她不停地挣扎着,他突又一伸手,甫卢兰前胸的衣襟已被撕裂,露出了白玉般的胸膛,魃列骑到她身上,她只能拼命的绞着双腿,不让他得逞。

    “这是你逼我的!!”

    魃列粗壮的手臂捏住她细细的颈脖,甫卢兰连气都透不过来了,哪里还有力气挣扎反抗,她的眼前渐渐发黑,身子渐渐发软,两条腿边渐渐地放松——

    嘭——门口被踹翻了,一条人影闪电一般冲了出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将魃列壮硕的身子踹往一边,他将被褥盖往甫卢兰赤裸的身上。魃列被突来的一脚给踹到一边,将床架边都损毁了,狼狈的爬起,随意的将旁边的白袍往身上一裹。

    “你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