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9章 落满雪的森林

    夜晚,熟悉的痛苦把他弄醒了,承受【暗夜术】而遭受日灼的他满脸淌着冷汗,自从老术士为他布上【寒冰封印】他便再也没有感受过这种痛楚了,然而早些时间产生裂痕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和自身的功力提升,隐隐有些发热,但是,却不会太影响,可是今日遭受巨犀兽的巨大碰撞,体内的寒冰封印早已支离破碎,无法为他扛护炙热的侵袭了,痛楚最终还是在他体内泛滥着。

    他将大门紧锁,将衣服全部脱掉,侵泡在的凉水中,可是却无法阻止这种痛楚。

    “热啊,热啊!!”

    因为炙热自己变得十分焦躁,拳头狠狠的砸向地面,发泄着自己体内的能量,他呼吸急促,在房间里不停地翻滚着。

    “亚蓝,你怎么了?”门口外面是老夫妇焦急的声音。

    “抱歉,我身体不适,不便开门了,您们请回吧。啊——啊——”亚蓝痛苦的恍若一只发怒的兽,全身通红着,噬体的痛楚。

    老头子就先支开老妇人,手指发出璀璨的光束,将门打开,他看见亚蓝赤身裸体的在地上打滚,双拳上流血不止,全身赤红一片。

    “亚蓝——你怎么了?”

    “老爷爷,请为我布一层寒冰封印吧。我快热死了。啊——啊”

    “什么寒冰封印?”

    虽然不明白亚蓝是怎么了,但老人知道亚蓝此刻体内就如同烈火一般燃烧着,立刻运出法术,将庞大的冷气灌入亚蓝体内,这样下来,亚蓝才好受下来。

    他没有隐瞒的说出了自己的秘密,老头子的眉头都拧到一起了,那堆满皱纹的脸庞显得更加苍白了,嘱咐亚蓝早些休息,自己关上门后叹着气,脑袋不断的摇着:

    今晚又要失眠喽。

    这几天亚蓝都得依靠老人为他灌输庞大的冷气才能安稳的睡上一觉,甫卢兰还没有醒过来了。亚蓝将森林里甫卢兰的表现告知他们,老人才轻松的笑了起来,告诉亚蓝,甫卢兰是要进阶了,亚蓝也才放松起来。

    他这几天都一直在照顾着甫卢兰,他撑着自己的脸庞,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和那性感的唇而出神。

    “干嘛这样看姐姐呀?我要告诉我爸妈!哼。”甫卢兰的眼睛奸诈的睁开了,马上爬着坐了起来,那张精致美丽的面孔靠近着亚蓝,相距不过3厘米,瞪着大眼直勾勾看着亚蓝,亚蓝先吃了一惊,后开心的笑了起来。

    “甫卢兰,你终于醒过来了。”

    “嗯,我睡了多久了?”

    “七天了。”

    “这么久啊,太不可思议了,这些天你都在做什么呢?”

    “••••••没做什么啊,我就一直在照顾你啊。”

    “别骗我哦,我昨天就醒过来了,我只是想多偷懒一会而已,你在做什么我都知道哦。”甫卢兰接着质问道,仿佛不达目的不罢休似的。亚蓝哑口,然后认真的打量着她的表情,仿佛有了一丝小小的破绽。于是他笑着说:

    “你是不是又骗我?”

    “我们的亚蓝好聪明,这都骗不过你。嘿嘿。”甫卢兰也笑了起来,敲着亚蓝的脑袋。

    “你现在是3阶的风行者,你感觉怎么样?”

    “感觉我更强大了,姐姐我可以带着你飞了,你想去哪?”甫卢兰狡黠的笑着。

    “•••••这才刚好,你又想出去闯祸了?”

    “嘿嘿,跟着姐姐飞向自由吧”

    甫卢兰抓紧亚蓝的手臂,窜的一下便飞了起来,可是刚刚使用3阶风行者的力量难免有些仓促,跌跌撞撞的飞着,可是不一会儿,她便熟知了飞行的技能。速度犹如弦出之箭,飞在高山之上,穿越一片密林,享受着这种坑奋与激情,呼呼大喊大叫着。亚蓝看着地面上的渺小的一切,感到一阵昏眩头晕,他紧紧抓住甫卢兰的臂膀,甫卢兰故意将他从高空中扔下来:

    啊啊——救命

    再以雕鹰般的速度再次将他抓住,让亚蓝有种生死交错的感觉,心脏几乎都要抖了出来。

    甫卢兰不断的变换着姿势,一会儿将亚蓝抛出去,吃吃笑着再将他捞回来,或者让他抓住自己的手臂,和他头对着头,倒立着,或者抓住亚蓝的脚让他倒立着,而她却兴奋的笑声不断,快乐得像个恶魔又像个小天使一般。

    当他们落地的时候,亚蓝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满地呕吐不已,天空和大地的瞬间变换,这种巨大的差距感,使得他一下昏过去了。

    【升级2阶剑徒】:

    在以后的日子里,甫卢兰去哪都会带上亚蓝,会陪着他一起练习,会拉着他的手去参加朋友的生日宴会,会带他到森林里追捕兽,然后将兽丹交给亚蓝,亚蓝也一直很努力的修炼着,就这样时间又过去半年,他在甫卢兰的帮助下,得以升为2阶。

    “亚蓝,等你到了4阶以后,就能飞行了,到时候咱们两个就一起飞,好不好?”

    “亚蓝,你升的也太快了吧,不过要快快长大哦,这样就可以让我们互换身份,你就负责保护我,好不好?”

    “亚蓝,我发现你又长高了,也变得越来越帅气了呢,嘿嘿嘿——”

    “亚蓝,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哦,你要好好的保护,要是弄丢了,我就要揍你了呢。”

    “亚蓝,我累了,换你牵我的手啦,干嘛都是我一直要牵着你呢——”

    一句句话一直在激励着这个小男人,他已经21岁了,按照异能者500年的生命来说,21岁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年龄,他却已不是当年那个满怀着怨恨与傲慢的男孩了。他没有了那种优雅,但却多了份男人的阳刚之气,那阳光、那果敢,早已消磨了那玩世不恭的心态,放荡不羁的傲慢。他几乎忘记了最开始想要成为强者的原因了,但是相反的他更愿意不要活在满满的复仇怨恨中,想像个普通人一般,在爱的世界里活得更长,活得更快乐。

    现在是初冬,细小的雪绒花漫不经心的飘洒着,又是在这座充斥着快乐的乐园里,广袤的森林里:

    “亚蓝,前面有一只【暴怒熊】,交给你了,嘿嘿,记得把它的兽丹取出来哈。姐姐我在这里休息。”

    甫卢兰,身上披着厚厚的白色裘皮大衣,裹在浅黄色皮套的芊芊细手,轻柔的在空气中划动着,以法力编织成一张睡网。既有女王的霸气风范又有着妩媚如水的柔情,惬意的躺在两树之间的睡网上,举着手直指前面的【暴怒熊】。

    亚蓝的肩上披着狼头肩带,腰上围着一条白色的狐裘,身上的皮革全是甫卢兰为他精心制作的,取料全是经亚蓝亲自杀死的动物皮毛。看着一脸轻松的甫卢兰,想到这几天自己一直在和兽不停的战斗,【暴怒熊】的威力自己可是吃过不少的苦。

    他还是一脸的坚毅,双臂擎剑,高高的跃起,双臂不断挥舞着劲霸的剑气,夺目的光束不断挥出,熊的四周满是亚蓝释放出的激荡剑气,发出轰轰爆炸,暴怒熊拍打着自己的胸脯,伫立着,足足比亚蓝高上1米左右,双爪闪着精光,狂暴而来,利爪不断挥舞着,亚蓝左剑阻挡,交织着火花与尖锐的刺响,右臂猛地出剑,从侧面横砍直刺,厚实的皮毛难以刺入分毫。暴怒熊反身朝亚蓝拍下,呼呼的尖锐声从他脸颊边闪过,肩胛上血肉横飞。亚蓝一个腾空跃起,猛踹暴怒熊的头部,暴怒熊厌恶的不断拍打头顶的“苍蝇”,亚蓝接着闪躲,利用自己身体的灵敏度不断躲过伤害,一寻找到机会便毫不留情的双剑齐舞,躲闪从熊胯下滑过后背,暴怒熊赤红着双目,双脚踩地,直立着身子,咧着嘴露出森森的利齿,警惕的看着亚蓝。

    亚蓝快速的逼近,忽左忽右,双脚快速的不停变换移动着,落叶不断被他掀起,就当快要逼近时,熊爪一挥,亚蓝倦起身体,滚向另一侧,左臂的粉红色长剑爆发出凌厉的剑气,横砍向它的臂膀,血液飞溅,暴怒熊的一只臂膀断开了。亚蓝不允许它有歇息的时间,双剑舞动,左右砍刺,都说困兽之斗是最难对付得了,亚蓝卸下它的一条胳膊,彻底激发了兽的巨大潜能,它的力量提升了有双倍,不停的拍打着,撕咬着,整个大地都在颤动,它猛地一跃,将亚蓝扑倒在地,血腥大口张开,亚蓝用剑横档在它的口中,熊齿咬着长剑发出诡异的咯咯——咯声,它的利爪又挥了过来,亚蓝右臂持剑阻挡,那巨大的冲击力与亚蓝手中的短剑发出夺目的火光,亚蓝的右掌骨泛着剧烈的疼痛。

    甫卢兰叹了口气,口中喃喃自语,手指头间一道白光飞速射出去,直刺到巨熊身上,暴怒熊嚎叫一声,亚蓝乘机翻身,左臂持剑,快速横冲过去,剑气环绕在剑锋上,划出绚烂的流光,在接近熊的那一刻,身上的势全部爆发开来,他猛踹熊腹,借势跃到熊头顶,熊咧开大嘴咬空了,亚蓝全身爆发起激荡的力量,熊熊的红色剑气如同燃烧的火焰一般随着粉红色长剑灌入熊嘴,深深刺入,熊口溢满鲜血,浸血的剑针从熊后颈处探出,这堪称完美的一击,彻底要了暴怒熊的命,轰然倒地。

    亚蓝熟练的将熊腹剖开取出兽丹,喘着粗气,捂着受伤的肩胛,带着不羁的微笑,来到甫卢兰身边,兽丹在他手中闪着光。

    “哎呀,你看看你,打一只小熊,就累得要死,还受了伤,最主要的是还需要我助你一程。”甫卢兰脱下浅黄色的皮套,如同凝脂一般的纤细小手散着源源不断的圣洁之光,轻抚亚蓝肩胛处恐怖创口上。

    

“好歹我也把它杀死了啊,最后那一记绝技你看见没?”

    “哟,要不是我用千里传音给你指导,你都不知道现在横尸在哪咯。”

    “哈——哈。”亚蓝咧开嘴,笑的如同太阳一般炽烈。

    “唉,真是烦恼,今天我又要去相亲了,对方是咱们枫林城军统领的公子。”

    亚蓝笑眯眯的看着甫卢兰,双手温柔的捧着她那张精致的面孔,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瞪着大眼,直汪汪的看着亚蓝,还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看着那张美丽到极致的面孔,亚蓝眯着双眼:

    “甫卢兰,你真漂亮,如同月亮一般让人痴迷,但是请不要委屈自己,好么?”看着亚蓝双眼的温和与怜惜。她不禁轻叹着息。

    “当然咯,要是我嫁了出去,那么谁来照看我们可爱的亚蓝呢?”

    甫卢兰靠近着亚蓝的脸颊,只有1厘米距离,笑眯眯的拼命眨着眼,直到亚蓝笑出了声,俩人对视肆意的狂笑着。

    “今天我好累了,你太沉了,我就不飞了,我们走路回去吧。”

    “怎么走路呢?飞不是很好吗?大不了回家,我帮你揉揉肩怎么样?”

    “不行,我累了,你牵着我走吧!!!”

    看着甫卢兰那双眼眸中流露出疲惫的样子,亚蓝只能点了点头。在甫卢兰的要求下,亚蓝牵着她的手,走在铺满枯叶的森林里,她又跑又跳的。

    “亚蓝,我想跳舞!!”

    “你不是说你累了吗?”

    甫卢兰闭上双眼不说话,仰着脑袋对着太阳露出可爱的微笑,温暖的阳光穿过光秃秃的树枝洒落在甫卢兰的身上,她脱下一袭白色的裘皮大衣,只剩下单薄的秋季纱衣,调整着身体每一寸最舒服的角度,双手缓缓撩起,仿佛美丽的白天鹅一般,骄傲的仰着脑袋,摆好姿势。

    亚蓝叹了口气,手持双剑,带着凌厉的剑气激荡而起,划出一条条美丽的红色流光,踏着凌乱纷纷的步伐,横扫地面,双臂不断的挥舞着,将地面上的落叶纷起,一道道爆炸以他为中心扩散,一招一式,都流露着劲霸的剑道,亚蓝一圈圈的翻转着,落叶都被他掀了起来,漫天飘飘洒洒,伴着细细的雪绒花,多么诗意的场面,美的令人凌乱,美的让人诧异,美的那么极致。

    飞雪与落叶齐纷纷落,黑鸦与燕雀共长长飞。甫卢兰优美曲线的身姿,扭摆着,脸上的笑容显得那么纯真,白埑的双臂缠绕着长长的红条,摆弄着火一般的妩媚,纤细的双腿轻佻的渡着柔步,踩起一片片枯叶,绕着根深蒂固的枯树,旋转着,犹如花儿一般的怒放。她闭着双眸,感受着身边的一点一滴,感受着大地的踏实与天空的广袤。落叶的极致与白雪的纷扰,任凭她怎么看,都看不够,怎么跳,都跳不完。

    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停留。在她的四周,那青年擎着双剑,挥挥洒洒的剑气激荡不断,仿佛水中的涟漪一般的波动着,环着甫卢兰转着圈,将落叶掀到半空中。

    “好啦,该走了。”

    甫卢兰转身往前走,亚蓝则捡起她的白色裘皮大衣在身后追着。

    “你忘记穿上大衣了!!”

    “嘿嘿,只要你抓得住我,我就穿上。呵呵——”

    亚蓝一阵无语,感叹着他一直弄不懂甫卢兰究竟是怎么想的,只能焦急着在空荡的森林里,在雪花飘落的大地上,和甫卢兰玩起了抓迷藏。

    “抓到你了!!”亚蓝一把抓住她的手,脸上满是邪笑。

    “我在这呢!”另一处又探出一个甫卢兰。甫卢兰利用法术,幻出数个自己,让亚蓝抓了抓半天,硬是抓不到,可是他还是不停的抓着,找着。

    “这回应该是你了吧?”他一把抓住甫卢兰,气喘吁吁的。

    “我在这呢!”另一边又冒出个甫卢兰,对他勾勾手。

    “哎呀,真是的!!”

    “你弄疼我了。”甫卢兰由于没有披上大衣,身体都冰冷,脸色苍白,带着一丝委屈看着面前的亚蓝。亚蓝以为他抓到的这个又是幻觉,所以不禁往她肩臂上用力挠了一下,谁知道挠到真身了。

    “啊?谁让你贪玩的,让我看看。”

    亚蓝为她披上白色裘皮大衣,揉着她柔软的肩臂,眼中满是心疼,然后用臂弯搂着甫卢兰,带着走。

    “该回家了,这下你就不会贪玩了。”

    “哈哈——这下不冷了,亚蓝你的身体好暖呵。”

    “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

    “我想把你的皮扒下来,做我的大衣——”

    他愣住了,将甫卢兰从臂弯中推出来,双臂抓着她的孱弱的臂膀,低着头,不断打量着,她的眼中满是哀伤,嘴角却露着那副恶魔一般的微笑。

    “怎么感觉你好奇怪,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你猜呀?”

    正当甫卢兰眨着眼睛对着他微笑时,她的手上是一团雪,然后猛地拍在亚蓝脸上,满是黑线。亚蓝抖了抖眉头,心里暗想:

    我应该提前有准备的才对唉~

    “没关系,我习惯了,你开心就好了。”

    亚蓝脸上是如同太阳一般炽烈的笑容,再次将她搂入臂弯,手臂搭在她的肩上。

    “你怎么也好奇怪哦?”甫卢兰也有些好奇的一直转过头来看看亚蓝的笑容,一脸的疑惑。

    “有吗?”

    “有啊——”

    “啊哈——猜对了!!”这句话一说完,甫卢兰头上落下一堆积雪,寒冷让她突然一悚,也让她尖叫了几声。亚蓝搂着甫卢兰来到积满雪花的小树下,然后趁她转过头那一刻,抖了抖小树,小树上的积雪如同一盆水一般洒落。

    “哈哈——叫你戏弄我——”

    “什么嘛——亚蓝你真狠心,这样对待姐姐。”

    亚蓝在前边小跑着,甫卢兰则在后边不停释放魔法,笑声与叫声交织着一副和谐的画面,两个人都在漫漫雪地里奔跑着。就在这个落满雪的森林里。

    直到甫卢兰真的累了,他将身上的狼头披肩,轻轻盖在她身上,强壮的双臂抱着她,一步步的远离森林。她轻嗅着他身上雪花清新的味道,带着浅浅的笑意,安静的闭上双眼,好像真的睡着了。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