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8章 飓风之怒

    转眼过去,亚蓝在这儿生活了半年了,他已经是一阶的剑客了,对于剑客的分阶为

    剑客:

    1阶——剑士

    2阶——剑徒

    3阶——剑痴

    4阶——剑狂

    5阶——剑王

    6阶——剑圣

    7阶——剑神

    对于剑客来说,每一次升阶都会增强自己的攻击力以及剑气的能量,4阶以后便能腾空飞行。

    在亚蓝升阶了以后,甫卢兰还特地送了把粉红色长剑给他,只是亚蓝并不喜欢粉红色,亚蓝觉得粉红色太过妖艳,不符合他男子汉的身份,可是甫卢兰却要求他必须带着,他没办法只好把这把粉红色长剑裹在一层白布里,背在后背上,一把普通的黑色短剑则配在腰间。

    “亚蓝,你怎么都不使用我送你的剑呢?这样我会不开心的哦。”

    “我向来很珍惜你送我的礼物,所以我不舍得用它来做好无意义的事情。”

    甫卢兰听了就笑嘻嘻的,跑到身边摸摸他的脑袋,对他说乖,然后看着他满头的黑线。这已经是她第n次问这个问题了,亚蓝每次也都这么回答,都习惯了,但他毫不介意,反而有些享受。

    “今天咱们再到森林里给你捕捉兽丹。”

    “可是你每次都不允许我杀死大兽,总是给我在老鼠,虫蛇等等小动物身上找那些小如微尘的丹药,根本没有一丝作用啊。”

    “谁说的,上次不是给了你一颗【奔虎】的兽丹呐。”甫卢兰已经把自己的马尾放下了,波浪一般的黄发披肩,刘海全部别上两边,露出白埑的额头,那张精致美丽的脸庞挂着俏皮的微笑,只有在亚蓝面前,甫卢兰才会露出恶魔一般的笑态。

    “你还好意思说,那尸体早已腐蚀了几日之久,连爬虫都不愿意吃,你还硬是要我吃下。”

    “那你看你的身体不早好了嘛,要不是姐姐我啊,哈,哈,你才不会好的这么快呢。”

    “那是,这半年的时间里我吃了不下3千只小老鼠,2千条蛇,无数小虫子的肮脏脾脏,我的精神严重受挫。”

    “这是为了你好。”

    “你都不敢吃的东西硬是给我吞了。”

    两个人走在路上,拌着嘴,快乐的向着前边走去,兽的吼叫声阵阵不断,希望这回他们的运气更好一些。

    “这一次咱们进入深一些的地方,这样才符合咱们历练的意义好吧?”甫卢兰瞪大眼睛,征求亚蓝的意见。

    “还是不要了吧?我连【火狮】都打不过,怕到时候•••”

    “诶呀,你怎么这样胆小?长大以后怎么保护姐姐我呀!跟姐走。”甫卢兰拉着不情愿的亚蓝,噔噔的就往森林里小跑去,深入到峡谷的另一边。

    这段时间,大部分都是甫卢兰拉着他到处走,就连要去相亲,甫卢兰都得拉着亚蓝,亚蓝貌似已经成为她的影子。

    他们走在密杂的灌木丛中,四面是扭曲的树藤或高大笔直的古树,枯枝落叶厚厚的铺满了整个大地,如同毯子一般的柔软,不知名的花香散落到这儿的每一寸角落。

    “蛇!!!”甫卢兰一声尖叫直指亚蓝身后。

    “哪里?哪里?”亚蓝蹬的一下跳了起来,脸上挂满了焦急。

    “跑了。”甫卢兰那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恶作剧的笑意。

    “•••••”

    亚蓝知道自己又上当了,甫卢兰就如同小丑演员一般,她可以把没的说成有的,有的说成没的,她可以顺口就能编织出很大的谎言,她可以一下子哭起来,一下子变得小鸟依人,也可以装腔作势,盛气凌人。但在亚蓝眼里她的心性犹如小孩子一般,让突然人会止不住开怀大笑,或者会让人哭笑不得。

    “哇哦,前面那只兽好大一只。”

    “那不是【巨犀兽】么?”

    “是啊,野外的巨犀兽和拉车的巨犀兽相比差距可是很大的,这森林里的兽可都是凶的,这头巨犀兽很有挑战性。”

    还没等亚蓝做出反应,她已冲腾了起来,口中喃喃自语,全身散发着璀璨之光,身上的白沙在势的作用下,猎猎作响,那双裹在浅黄色皮套的手优雅的挥摆着,在空气中仿佛在编织着些什么。不远处的巨犀兽鼻孔喷着粗气,粗壮的前肢在地上蹬着脚,哞——哞——怒吼着,甫卢兰微扬脑袋,双臂轻轻的仿佛托着一件嫁妆,表情写满了真挚与神圣。远处的巨犀兽突然身体歪扭一下,险些倒地。

    

“哎呀,它太重了,我的法力拉不起它。”

    “••••••”

    巨犀兽那巨大的头角硕大锋利,喘着粗气横冲而来,体型硕大,碾压着两边的灌木丛,椅角不断的左右勾着,口中喷出雷电。一般的巨兽只要到达一定的程度便会释放出简单的魔法,但是伤害力并不会很高。

    “看来这头兽活的时间还是蛮长的,兽丹也必定大补。”

    “别说废话啦,还不上来帮助姐姐!!!”甫卢兰在树上不停的跳跃着,顺手释放着小魔法,显得有些狼狈。

    “看我的!!”

    亚蓝将黑色短剑拔了出来,跳到巨犀兽的身后,十字挥舞,激起的剑气横飞不断,但巨犀兽的皮毛实在坚实,亚蓝弱小的剑气根本无法刺穿,巨犀兽将大脑袋转向亚蓝,巨大的犄角闪闪发光,亚蓝将后背的粉红色长剑取下,双手擎剑,对着堪比钢铁坚硬的脑袋一阵乱砍,可是巨犀兽的防御力着实让人惊讶。巨犀兽蹬着脚步,猛冲过来,亚蓝双剑交叉,后腿死死踩着后边的石块,巨犀兽带着巨大的怒吼横冲过来,兽人交接,亚蓝双臂放出冷冷剑气,撑起自己的防御,可是巨犀兽的头角无坚不摧,两者相碰那一刻,亚蓝的防御如同纸页一般脆弱。亚蓝满脸的痛苦,双臂死死支撑无计可施了,那巨大的冲击力将他一下撞了出去,他那束起的长发散乱不堪,他单膝双擎着剑深深插在两边的大地上,单膝在地面滑出了几米远,面前是两条双剑划开深深的划痕,他的胸襟一片暗红,可出一大口鲜血,他的划地的右绑脚也开裂了,膝盖处蔓着鲜血。

    巨犀兽继续朝他狂奔而来,甫卢兰手持紫色的木质魔法杖,一脸的严肃,不停旋转,流风从四周集聚而来,大呼一声:

    飓风之怒!!!

    半空中魔法杖倾斜向下直指巨犀兽,球状的飓风席卷而去,球状的渐渐散成柱状横扫而去,枯枝落叶残卷而入,呼呼的风暴开始肆虐,四周聚集而来形成的风暴逐渐扩散开来,巨犀兽侧头回看,飓风正在逼近它,飓风形成的中央地带,从四周拼命汲取着物,矮小的树木,奔跑的小动物,因为无法抵抗飓风所产生的巨大引力,都被卷入其中,巨犀兽也不安了,因为它无法逾越一步,它想离开这儿,却被飓风引力不断拉向风暴中心。

    “亚蓝快跑!!!”

    “•••••什么意思?”

    “我控制不住飓风啦!!!”

    “••••••不早说•••啊••”

    亚蓝双臂擎着深深插入大地的双剑,惊恐无比,他开始感受到飓风的威力了,飓风正在召唤着他,拉扯着他,也想将他吞噬,他无法移动一步,

    “啊!!!”他双眼赤红,双臂上的青筋暴起,他的下身已经离地了,身体因为巨大的引力而悬浮起来,只是他的双臂一直死死抓紧插入大地的双剑,他右手的老伤口又开始泛疼了,

    巨犀兽哞——哞的咆叫着,紧接着被卷入风暴中心,发出恐惧的吼叫声。昏暗的四周,如同汪洋一般涌动,枯枝落叶,灌木丛中的荆棘都划过亚蓝身上,飞一般往着风暴中心坠去,亚蓝的裤头开始松了,外裤一下子脱离而去,只剩下一条短裤了,亚蓝放开右臂,死死拉住最后的裤头,单臂死死抓紧剑柄,青筋如同青藤一般爬在他强壮的臂上。

    甫卢兰在一边不知所措,她咬紧牙关喊着让亚蓝坚持,魔法杖打着转,从身边飘起一块脑袋一般大小的石块,魔法杖直指亚蓝,石块俯冲过去,又被风暴改变了轨迹,落在其他地方,发生剧烈的爆炸。

    “哎呀,射偏了。”

    “你想干嘛啊,救我啊?”

    “坚持住了!!忍耐啊!!”

    甫卢兰脸上一片苍白,魔法用的过多,她也有些把持不住了,她再次对石块实施魔法,石块径直飞了出去,利用风势改变的轨迹,而正好落向亚蓝身上,剧烈的爆炸释放出来,全身都在一片炙热中,裸露出的皮肤都有些焦味,他被巨大的爆破力给轰了出来,脱离了风暴区,可是却被加持了魔法的石块炮弹轰得只剩半条命。双臂和胸膛是密密麻麻的创伤,脸上几块石块碎片嵌入其中。

    当甫卢兰找到他时,他躺在灌木丛中,衣衫褴褛的,裸露出的胸膛上满是石块嵌入其中,血流不止,全身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哎呀,怎么变成这样了?要是亚蓝变成丑八怪的,他肯定会骂死我的。

    她将浅黄色的皮手套取下,芊芊精致的小手散发着浓郁的圣洁之光,她轻抚着亚蓝的脸颊,将石块碎片一一取出,接着愈合脸上的创口,脸上治愈好了,接着是胸膛,手臂,当做的差不多时,她无比虚弱,原本还有些红润的脸蛋,变得如同白纸一般苍白。她伏在亚蓝的胸襟,虚弱的睡着了,手中的紫色木质魔法杖上的紫色水晶宝石已经裂成粉末。

    每当术士手中的魔法球或者魔法杖开裂就说明此人运用的法力已经接近极限了,身体会出现魔法反噬,承受着锥心之痛。甫卢兰的魔法宝石裂成粉末说明她极度处于危险的状态。

    当四周陷入安静,施虐的风暴早已停歇了,风暴之后是无数具动物的尸体堆积到一起,方圆200米之内,除了盘固根深的大古树之外,被连根拔起的小树,被挖除的灌木丛等等,一片狼藉,真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亚蓝痛苦的增开眼,虽然大部分外伤早已愈合了,但是内伤仍在自己体内蔓延,全身都处在一种麻痹的状态,感受到胸膛的冰冷,他摇了摇甫卢兰,她那长长的睫毛紧闭着,面色如同冰雪一般,既苍白又冰凉。

    “怎么会这样呢?”

    他看了看身体上的伤口全部消逝了,估约着也能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尤其是看着那颗粉末的紫色水晶宝石。找到他那俩柄剑带上,抱着甫卢兰准备离开,路过那只身躯庞大的巨犀兽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它早已死去,身上裸露着森森白骨,想起了还有兽丹,他轻轻将甫卢兰放下,持着黑色短剑,走到巨犀兽旁边,用力划开它的腹部,一通乱找,就差钻进兽的体内了。

    “到底在哪呢?真是的!”

    一番折腾过后,他才找到了如同金币一般大小的黑色兽丹,他几乎要叫起来:

    这么大的兽丹,得能滋补多少啊?唉,便宜你了,甫卢兰。

    他将甫卢兰的嘴巴撑开,将兽丹缓缓放入她口中。看着兽丹坠入那苍白的薄唇,亚蓝咽了咽口水。

    看着甫卢兰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才松了口气,又来到堆积着兽尸的地方,切开一只只小动物的腹部寻找微尘般大小的兽丹,拼命的也吃了起来,就算吃的再多也比不上那只巨犀兽的兽丹补啊,可是好比没得吃的好,也别浪费掉了,大那么一点点的就留给甫卢兰好了。

    直到他吃得差不多时,带着伤痛和疲惫抱起甫卢兰向后走,直到走到峡谷处,来到他们经常休息的水潭,他才开始运坐起来,消化那一堆细小的兽丹,修补自己受损的身体。他发觉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一般,可是又说不来失去了什么,只是隐隐感到不安。

    他在天黑前将她送回了家,看着昏迷不醒的甫卢兰,和衣衫褴褛痛苦的亚蓝,俩老人是急得团团转。在安顿好甫卢兰后,他也回房歇息了。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