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7章 她叫甫卢兰

    “你要看你有没有命等你活到那么久,暗夜术之所以诡异,就是因为,它其实是一种如同寄生虫一般的存在,待它长大成人,便会将你吞噬,取代你的生命,你的身体将为它提供载体,它将依靠你强大起来。”

    “曾经不是也有人修练过暗夜术吗?怎么都没见有几个魔王出来?”

    “七大夜魔,你没听说过?”

    “夜魔?可是他们都死去无尽岁月了!”

    “确实消逝了,但绝对不会是死!”

    泰德斯惊恐的看着老术士,老术士貌似说漏了些什么,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泰德斯邹着眉头离开了,老术士则苦笑着睡着的亚蓝,无奈的摇着脑袋,叹着气。

    3天的时间过去了,【枫林城】到了,这里是班所与洛德联系的必经之地,络绎不绝的商业贸易,使得这原本偏僻而落后的小地方,成长成为拥有接近700万人的城市。它位于死亡战场的西部,两者相距并不是很远,这也是使得枫林城得以发展,每年都吸引着大量的异能者,或是历险者前往死亡战场游历或者探险,因为死亡战场所遗留下的巨大宝藏还是很令人惊讶的。

    在这个世界的武器中,有人总结出了:12大神器、72大圣器、107大玄器。

    其中就有不少人从死亡战场中收罗出7件圣器,23件玄器,这使得这个世界为此震惊,极品武器的稀少使得它们成为人们共同追求的利器。玄器级别及以上的武器出现,引得无数的异能者和商业探险者前往搜索,希望自己有足够的好运气,经过多年的翻腾,死亡战场成为了英雄的历练之地,因为,每当有玄器或圣器一出,流血战斗总是难以避免,打斗成为这里很正常的事情,然而最大的一次流血纷争是因为有人发现了,神器【神魔的脊椎】

    神魔的脊椎是一种据说由【阶之王】的脊椎骨锻造出的一把巨大的锁链,它全身通体漆黑,连接着有17段骨锁,长约2米,但在战斗状态,它可以无限的延伸,据说手持神魔的脊椎手轻轻一挥,整个大地都陷入昏沉,天空也会黯然失色,乌云滚滚而来,遮天蔽日,恐怖的杀伤力让人惊讶。

    神器一出使得死亡战场更加令人向往,但是神器一出了之后,便没有人再从死亡战场中搜索出宝物了,正当人们正陷入浩浩荡荡的疯狂寻宝队伍之后,在帝国的北部【极寒覆地】传出重量级消息,那里发现了一个巨大兽的尸体,兽的尸体上穿插着神器【亚斯兰之刃】,浩浩荡荡的寻宝队伍一下子大部分转移过去,如今的死亡战场相比之下,就显得有些冷清,不过还是有这么一部分。

    车队在枫林城落下脚,休息一番,泰德斯也有足够的时间将亚蓝带去他们的小村子里。

    走之前亚蓝特地过来拜谢了老术士,老术士落满皱纹的脸上对着他笑:

    “亚蓝,你的暗夜术已经被暂时封住了,看来你必须要努力了,重新开始,等到你变强之后,说不定就能将暗夜杀死在你体内。”

    “谢谢您,可以告诉我您叫什么名字吗?”

    “呵呵,老头子我都已经是前脚步入棺材的人了,名字可有可无,我并不介意没人知道我的名字。”

    “好,待我步入强者之位,就请您告诉我您名字好了。”

    老术士手捧着魔法球,亚蓝的倒映在球中央,泰德斯带着亚蓝离开了队伍,前往泰德斯的家乡。那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小山村,虽然坐落于繁华的枫林城,但是距离市中较远,所以大部分依然保持着很原始的民风乡俗。

    亚蓝被安置在家里,里面有年迈的父母亲,还有仅仅大他2岁的一个妹妹【甫卢兰】,由于泰德斯还需要赶着回到市中的车队,所以他嘱咐了一些话,取了点钱给父母,便又匆匆而去了。看着泰德斯的背影渐渐远去,亚蓝心情有些低沉,他总是在颠沛流离中和一个又一个熟悉的人分离,寄人篱下的感觉并不是很好。

    “亚蓝呐,你就在这里好好养伤,多和你甫卢兰姐姐一起修炼,甫卢兰你可不许欺负他。”年迈的老母亲先开了口。

    “嗯,我会和甫卢兰姐姐一起努力的。”

    “母亲,我怎么会欺负他呢?我疼爱他还来不及呢。”甫卢兰一脸的甜甜的笑,露出整齐白净的细齿。

    亚蓝看着这么漂亮的姐姐,她看起来既有少女的矜持又有着那么一点点小俏皮,那白埑的皮肤,扎起的黄色马尾,大大的眼睛,甜甜的微笑,一切都显得那么优雅。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这几天好好带着你弟弟出去逛逛。”

    “嗯,我会的。”

    甫卢兰吃饭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吃得干干净净了,大大的眼睛一直在上下打量着亚蓝,亚蓝在一旁感觉有些怪异,他慢吞吞的吃着,正当他拿餐巾拭擦嘴角的油脂时,甫卢兰速度极快,单手扯着亚蓝如同旋风一般疾驶而去,留下一句:

    “我带弟弟出去玩啦!!!”

    “••••••••”

    亚蓝还摸不清脑袋,就被甫卢兰扯着一直飞奔着,而自己更无语的是,自己的饭还没吃完呢,自己只不过是想找块餐巾擦擦嘴角,然后再继续吃下去而已,谁想……

    不一会儿,甫卢兰才停了下来,拍着高耸的胸口呼呼的说

    “呼呼,累死我了。”

    “甫卢兰姐姐,你要带我去哪?”

    “玩呐,姐姐我带你去一个绝对好玩的地方怎样?让你见识姐姐我2阶风行者的厉害。”她脸上上写满了期待与兴奋。

    “可是我身上有伤,根本无法比赛。”亚蓝沮丧的看着甫卢兰。

    “放心吧,姐姐我会保护你的,在这里还没人打得过姐姐我,嘿嘿。”甫卢兰双眼汪汪撅着嘴说,亚蓝却听的哑口无言。

    “亚蓝你属于哪个异能者啊?阶位多少?”

    “呃,我要修炼剑客,目前还是零阶。”

    “什么?你都20岁了还没进入有阶位。”

    “之前误入歧途了,因为……”……

    真看不出甫卢兰是个狂战分子,并且拥有着不羁的血液,甫卢兰是一个特能说的人,与生俱来无以伦比的亲和力,整个人显得特别活跃,在她身上总能找到朝阳的气息。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就俩人仿佛亲姐弟一般。

    亲切,热情,活跃,机敏等等形容词都可以套在她身上。可是亚蓝对于她还是有所隐瞒,毕竟暗夜术太过恶毒,说出来也不光彩。

    “亚蓝,我会尽力的帮助你恢复神力的,到时候我们俩就驰骋世界,仗剑天涯!”甫卢兰左臂倾斜直指蓝天,仿佛自己离梦将不远。

    “走。我带你去好玩的地方,相信你会喜欢的。”甫卢兰又拉着亚蓝借着风势飘飞着,亚蓝则显得有些纳闷,自己仿佛是跟随她的玩具木偶一般,凭着她拉扯着。

    他们俩飘飞着一会到达了一处广袤的森林入口处停下。

    “亚蓝咱们到了,这里可是我的乐园,我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带过来哦。”她狡黠神秘一笑。

    看着这无边的森林仿佛海洋一般无边无际,浩瀚广阔,接着从森林中传来兽的吼叫声,亚蓝心中微微不安,她到底想干嘛呢?

    “这是?”

    “这是我的乐园啊,这里是自由的领地,这里是历练场所,只要你认为这是什么,那么它就是什么,总之和我进去就好啦。”

    “会不会有危险啊?”亚蓝迟疑的看着甫卢兰又看了看前面的大森林。

    “放心,只要我们不深入,就一般不会有危险的,你说要陪我的。好不好?好不好?”她笑着小孩子一般可爱的戳着亚蓝的臂膀,挑逗起来。

    “好了,好了,陪你就是了,可是,遇到危险时,要记得救我啊,我现在功力尽失,身体又有伤。”亚蓝只能邹着眉头答应了。

    甫卢兰走在前面,亚蓝跟在后边。

    “我听说啊,兽的内丹很补的,我们可以借机给你取上几颗,让你药到病除。”

    “真的嘛?你确定你能打得过?”

    “你不相信姐姐的实力啊?”

    “不是啊。甫卢兰,我能不能别叫你姐姐啊?感觉好别扭。”

    “嗯,,,让我考虑考虑,,,看你那一脸的沧桑,确实会显得我比较年轻,要不你叫我妹妹吧?”甫卢兰转过头去,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亚蓝,一副很认真的表情。

    “这样不好吧?让你父母亲听到多不好啊。”亚蓝一副沉思的模样。

    “你不会真想叫我妹妹吧?弟弟。”甫卢兰睁大眼孔,然后扑哧笑了出来,眼泪都笑了出来,亚蓝则一副尴尬的表情。

    “亚蓝你好好玩。”

    “甫卢兰你都22了,怪不得还找不到男人,没人敢要了。”

    “谁说的,想娶我的人多了去了,可是我要求他们身高必须2米整,比我厉害,体重必须是100公斤整,然后,长太丑的不要,长太帅的也不要,邋遢的不要,作势的也不要•••••••”甫卢兰一边走一边说着,亚蓝跟着数了数他的要求,一阵脑大。

    正当两人说着正开心时,甫卢兰闭口了,纤细的手触及他的唇,示意他安静,亚蓝心里想,一直都是你在说,我根本没有插嘴的机会。

    他们潜伏在草丛中,前方是一只体型硕大的兽,此兽名为【驼踏】,高有4米,形似骆驼,十分善于奔跑,但是没有攻击性,驼踏生有双翼,当它奔跑时,双翼便会伸开,但是并不能使它飞行,只是会提升驼踏的速度,此兽十分敏感,容易受到惊吓,一旦逃脱之后,凭借甫卢兰的2阶风行者根本无从捕捉。它正在低着头饮水,没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被躲在草丛中的人盯住了。

    甫卢兰双手不断的比着手势,亚蓝看着十分纳闷,想说话,又害怕把兽惊跑,正当他耸着肩摊开手表示看不懂,耳边传来甫卢兰的传音:

    

“笨蛋弟弟,我还以为你会很有默契的。等一下这样•••”

    话说完,甫卢兰闭上双眼,口中哑音着念咒语,她跃出,全身彩条不断横飞,光芒璀璨,手中弹射出如同白色光束,弹射过去过去,驼踏受了一惊,双翼延展开来,扑打着地面,速度快到了极致,狂奔着,在密密麻麻的大树中不停环绕着,借此摆脱掉危险。

    “它怎么跑了,没抓到?”甫卢兰脸上写满了惊讶。

    “嗯,我确定是你把它吓跑了的。从杂乱的草丛中窜出一个黄发魔女,是我也会跑的。”

    甫卢兰略微的不好意思,因为她刚才整个身子都贴到了地面,蹭的全身脏兮兮的。突然,百米处一声轰隆巨响,紧接着传来驼踏的嘶鸣声。甫卢兰一听这兴奋的跳了起来,拉着亚蓝就往前方跑起,不远处,那驼踏的身子压倒了几棵小树,歪扭的倒一旁,身上是几条划痕,不过驼踏那厚厚的皮毛并不容易撕破,它眼中满是恐惧,阵阵的嘶鸣声不断,挣扎着想起来,却偏偏起不来,仿佛醉酒倒地的人一般。

    “哈哈,抓住了。”

    “你怎么做到的?”

    “都说姐姐我实力很厉害的咯,嘿嘿。”甫卢兰灿烂的笑着,眯着的双眼形成了很漂亮的月牙弯,红扑扑的脸蛋在阳光下闪着得意的光。

    甫卢兰来到倒地的驼踏身边,轻拍着那宽厚的胸口,然后偷偷将驼踏屁股后一根【白银色麻痹针】拔了出来,收好,悄悄的做好这一切。

    “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出发咯……”

    “就只有一只兽怎么骑,要不在抓一只吧?”

    “你以为驼踏有这么容易抓?快上来别废话。等下如果害怕就搂着姐姐我。嘿嘿。”甫卢兰骑在了倒地的驼踏身上,亚蓝无奈的也骑了上去,甫卢兰紧紧握着一条拦在驼踏的脖颈处红绳。手中的银针刺入驼踏的身上,被疼痛激醒,驼踏便立马站了起来,巨大的羽翼展开,速度比上甫卢兰不知快上多少倍,如同一阵狂风一般急驰而去,他们俩骑在驼踏背上,感受着驼踏在森林中敏捷的对着大树不断绕圈,巨翼将两边的灌木丛或黄沙翻滚起来,简直是丛林大冒险。

    甫卢兰的笑脸此时红扑扑的,刺激的飞速使得她无比兴奋,坐在身后的亚蓝由于武功被封制所以恐惧一直都在,他下意识的闭上双眼,双臂下意识搂着甫卢兰的小蛮腰,她身上那种青草的淡淡芳香,那让人温暖的体温,让他感到很有安全感,他将脑袋搭在甫卢兰的肩头上,一副很眷恋的表情。

    甫卢兰根本没有在意到身后的亚蓝,眼前都变得缭乱的美景令她全身都被灌满了巨大的刺激感,她在极速中嚎叫着,身下的驼踏仿佛是在森林中到处乱窜的飞虫,穿越了草丛与树枝。正当兴奋之际,驼踏的嘶鸣变得嘶哑了,他已经没命狂奔了近2个时辰,一路上的嚎叫也彻底让它声嘶力竭了,随着它的一个猛蹿,一个巨大的峡谷出现在他们面前,下面是一个水潭,驼踏根本飞不过去,在半途中就开始往下坠。

    “亚蓝,快往下跳!!!”甫卢兰的尖叫声惊醒了亚蓝,一看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个劲就往下跳,

    驼踏噗通的巨响激起了大片水花,甫卢兰则以优美的身段扎入水中,掀起了美丽的水柱,她在水中如同鱼儿一般畅想着清凉,一面在水底搜寻亚蓝的下落,

    奇怪?按照这个时间亚蓝也该落水了呀。

    她搜寻一会不见人影,浮出了水面,大声喊着亚蓝。水底不断滚涌着,巨大的泡泡不断升腾,水中伸出了驼踏的脑袋,溜着一双大眼打量着甫卢兰,甫卢兰看着这只卖萌的驼踏也直瞪大眼,吼了一声,驼踏一惊,快速的游向陆地,灰溜溜的跑掉。

    “亚——蓝,亚——蓝”

    甫卢兰惊了,到处看着四周,都没有发现亚蓝的身影,直到她抬起脑袋,只见亚蓝被卡在悬崖壁上一干枯的枝上,翻着白眼,吐着舌头,他的上半身被卡住了,下半身悬空着,愣愣的摆着一副怪异的姿势,看样子受的惊讶不小。甫卢兰跑到上风处,念起咒语,借着风势飘了起来,飘到亚蓝身边。

    “亚蓝,你没事吧?”她轻轻的晃动着他的肩臂,亚蓝被震醒了,看了看四周再次受惊了,干枯的树枝断裂,亚蓝往下坠,由于风行者只能借助风势才能飞腾,然而风势并不容易被控制,甫卢兰本身也只能是摇摇晃晃,所以根本拉不住坠落的亚蓝,自己反而被带了下去。

    亚蓝侧着躯体,后背与水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空气中传来好听的落水声,亚蓝当场被巨大的疼痛感袭晕了过去,后背一片赤红,整个人都麻木了。就在自己没有知觉,无限坠入深水区的时候,甫卢兰向他游了过来,划着优美的姿势,仿佛人与一般,拖着他往水面飘。

    亚蓝倍拖到岸边,甫卢兰为他升起了篿火,现在已经是夜晚了,篿火上飘香的烤肉味使他苏醒过来。

    他踉跄从喉咙里咳出水来,甫卢兰轻拍着他的后背,脸上是满满的怜惜。

    “这是哪啊?”

    “谷底。因为你啊,我们都回不去了呢。”甫卢兰轻轻敲了下他的脑袋。

    “还说,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如此狼狈呢,都说我武功全废了。你就是不相信。”

    “好啦好啦,我也付出代价了,要不是我给你人工呼吸,你都没命啦,我的初吻都献出去了。”甫卢兰大大咧咧没好气地说。

    亚蓝下意识的擦着嘴唇,不可置信的瞪着甫卢兰,甫卢兰脸瞬间一片通红。

    亚蓝当年练暗夜术时,在夜晚承受着日炎的痛楚,不过只要和女人交合,所谓阴阳结合,吸取女性的阴柔才能勉强克服自己仿佛日灼的痛楚,可是,自从自己被弗卓德赶出【班所】之后就再也没碰过女人了。

    “还看?姐姐我都不好意思了。”

    “呃,那要我说抱歉吗?”

    “当然,为了你,我残忍的杀了头母猪,将他它的长鼻砍出来,初吻都献给母猪了。”

    亚蓝眨着眼睛,仿佛还反应不过来,直到转眼,看着篿火上的烤猪,以及旁边被砍断的猪鼻子,脑子一阵昏眩,对着一边干呕起来。

    甫卢兰看着弯腰大笑起来,泪水都颤出来了。看着她笑的神魂颠倒,亚蓝抖着眉头,苦拉着脸,自叹命薄。

    笑过之后,她盯着眼前的烤母猪看得入神,也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呢,阵阵花香从峽壁的两边散开,香气浓郁,仿佛一条涌动的温河,她仰着脑袋看了看天上的星空,多么美丽的夜晚,星星仿佛都在对着她眨眼呢。

    这是个多么美妙的夜晚,在两面雄伟峡谷的河谷岩石滩旁,皎洁的月光打了下来,水潭如同一面银色的镜面一般,他将细小的石子投入平静之中,看着那一圈圈的涟漪,仿佛在想念着一些什么事情,若有若无的整理着有些凌乱的思绪。

    甫卢兰笑着将烤熟的猪腿送到他眼前,他露出淡淡的苦笑,接过手中的烧猪蹄。

    “峡谷的另一边是什么地方?”

    “那里是骸骨堆积的【死亡战场】。干嘛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不会是因为母猪的事情吧?别小气啦,你看我都把最大一只猪蹄给你了。”甫卢兰假装有些不满的嘟着嘴。

    “我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我只感觉现在的自己很对不起自己的曾经,我感觉我好像把仇恨都忘掉了,很愧疚。”

    “人嘛,就应该要向前看呐,只要你有那份决心,笑着也是等几年之后,哭也是等几年之后,那何不笑着等呢?”甫卢兰带着一副姐姐训斥弟弟的样子,举着手中的烧烤指指点点的说。

    “你说的真好•••”亚蓝强笑着。

    “嘿嘿,我有时候也是觉得自己说的话很对••••”

    “但是,你不知道我经历过什么,你不知道什么叫做承受,你不知道什么叫做孤独。或许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或者说,我本命该如此。”

    “你说的都好有内涵哟,我怎么听不懂。”甫卢兰打量着亚蓝,那长长的睫毛下充满着哀伤,苦笑中藏着一份忧虑。

    “唉,那么多的无奈,那么多的辛苦,痛苦仿若是一条毫无止尽的悠悠小河,河流的•••••”话还没说完,一捧水撒向他的脸上,他转头过去,甫卢兰带着灿烂而顽劣的笑他那一脸的无奈。

    “好啊,是你挑起战争的哦!!!”

    亚蓝将满手的油腻全部涂上她那灿烂的笑脸上,引发甫卢兰一阵惊叫,甫卢兰兴奋的将手中的烧烤抛向亚蓝,两个人打闹到一起来。亚蓝跳入水中双手快速的朝甫卢兰泼水。

    “亚——蓝!!”甫卢兰臭着脸,即使亚蓝泼她一脸水,她也毫不闪躲,这使得亚蓝感到不妙,当他停下来,脑子快速的转动着该怎么哄她开心,巨浪在他身后掀了起来,将他直接拍打到陆地上,来了一个狼狈的狗啃泥。

    他悻悻爬了起来,嘴唇都破掉了,他才想起来,她家老父老母曾嘱咐过她:

    不要欺负亚蓝。

    这下他知道原因了,他失意的坐了起来,有些压抑,感叹着自己竟拿这女的,毫无办法。甫卢兰轻渡着脚步,仿佛做错事的小女孩一般,悄悄的从他背后接近他,然后突然窜到亚蓝面前,蹲着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看着亚蓝。

    亚蓝更加无奈的垂下脑袋,甫卢兰的小手慢慢探向他的嘴唇,抚摸着破了的唇,然后淡淡的圣光从她指头中洒向伤口,一会儿就愈合好了。亚蓝依旧垂着脑袋,仿佛不打算理她

    “打伤了人,就靠法术治愈,还不如让它自己结疤呢。”

    “你还在生我的气呀?”

    她慢慢的捧起他的脸庞,那张英俊逼人的面孔上写满了黑线,甫卢兰的指尖轻抚着他的脸颊,她脸庞透着一丝的红润慢慢靠近,眼睛睁的大大,出了一句:

    “你好帅气!!”

    亚蓝没防备突如其来的这一句,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有些扭捏,曾经的他坐拥美人无数,然而却没有一个入得了他的心,更谈不上心动,在这一刻,他的心脏却在敲锣打鼓

    这就是小鹿乱撞吗?

    看着亚蓝涨红的脸,以及那份不安,扭捏,她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脸上再次挂着小孩子那般的顽劣,亚蓝再次陷入无奈,不过心里却有些异样的波动。

    跟甫卢兰在一起的时间,他感觉心里的负担总是降得那么低,渐渐的他也会沉溺到这份滑稽的笑容中。

    甫卢兰肆意的笑着,还不断拍打着亚蓝的臂膀,亚蓝一阵纳闷,哭笑不得。

    “不生气了吧?”甫卢兰清了清喉咙说。

    “••••••我还是继续看我的月亮吧。”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