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4章 遮云出日

    他在一阵颠簸中醒来,遮开手,睁开眼,阳光从他的指缝中洋溢着刺人的暖意,他胸口的窟窿被细细的包扎好了,右手则被打上厚厚的石膏,右手掌没有一点知觉。

    “亚蓝公子您醒了?”

    “这是哪啊?”

    “这里前往【安诺德士联盟】帝都【洛德城】的【泰安贸易车队】上。”

    “泰安贸易车队?那不是弗卓德旗下的一家贸易车队吗?”亚蓝虚弱着挣扎起来,警惕的看着四周。这是拥有这近500名看守军,押送着百来辆兽车的贸易车队,巨犀兽在他身下发出沉闷的嘶叫,踏着隆隆的步伐前行。

    “嗯,公子您可能不记得我了,但是我之前是您父亲手下的【看管】。可是您父亲遭遇意外之后,咱们的【班所商业贸易车队】就开始四分五裂成大大小小的贸易车队,我们几百号兄弟就跟随弗卓德了。恰好我们出商在大城门口不远处发现了您。所以就把你带上来,送您一程。”

    “原来是这样。”亚蓝松了口气。

    “您放心,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就绝对保护您的安全。”

    “我父亲在天有灵,若知道自己有你们这么忠诚的部下一直在追随他,我想他会很欣慰的。”

    “呵呵。能跟着您父亲走南闯北,也是我们这群兄弟的荣幸,大当家的一直活在我们兄弟心里,从未离去。”泰德斯人长得黝黑,年岁有30余,长得高高大大,浓密的络腮胡更增添了一份威猛。他负责这次的贸易行动,俗称【看管】。

    “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办呢?”

    亚蓝沉默了,眼中满是哀伤,他失去了家,失去了亲人,就连弗卓德都驱逐了他,天下之大,自己却无处可归。

    “要不您就去【枫林城】吧,那里是我的老家,我可以带您去我们的小村庄定居下来。1来我可以报您父亲的当年的提拔之恩。2来您也可以得到一定的照顾,最起码不会四处流浪。3来您的伤口还未痊愈,我的家人会悉心照顾你的。”

    “谢谢你•••泰德斯•••”亚蓝笑着对他说声谢谢。

    “没事的,那您好好休息,我还要去打理车队的一些杂务了,有事就喊我。”

    亚蓝躺在被【巨犀兽】拉行的货车上,安静的闭上双眼,心中是无比的苦涩,没想到3年前自己家毁人亡,3年后自己又被迫背井离乡,命运总是那么的令人难以捉摸,更可恨的是与弗卓德决裂,自己竟如此不堪一击。

    他直视着炽烈的日光,眯着双眼,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兄弟,给我喝点酒吧。”亚蓝对着再兽车下前进的一名雇佣军说。

    “抱歉,我不能给您,泰德斯吩咐过,不允许的。请您体谅。”

    “泰德斯,给我酒喝!!!”亚蓝对着正在视察工作的泰德斯喊道。

    “亚蓝公子你现在身上负伤,喝酒伤身,请保重身体。”

    “可是不喝酒的话,我会伤心的。”

    “好吧,你只能喝一些。”泰德斯无奈的将酒壶交给亚蓝。

    亚蓝拧开酒壶,对着酒壶猛灌两三口,顿觉的舒服多了。

    安诺德士联盟位于大陆的东北部,是由众多部落联盟形成的大陆第一联合国,帝都是【洛德城】,距离【班所】按照兽的速度,大约有半年的时间可以到达,而【枫林城】是必经之地,这里距离枫林城估约一个月左右的行程。

    夜晚降临了,这一天,天空下着柔柔细雨,他们在大树下撑起了巨大的篷布,这里是荒郊野岭,并没有客栈,没有一个提供休息的落脚点。雨水铺满了整个天空,参杂在冰冷的空气蔓延开来。亚蓝却感受不到一丝冷意,炎灼的痛楚正蔓延开来,他赤裸着上身,在雨水的滋淋下,身体内的热气无从释放,冷汗直流。

    “亚蓝公子你这样真的好吗?”

    “对啊,会不会感冒啊?”

    “放心吧,我熬得住的。”亚蓝的脸无比通红,满是痛苦,身体中仿佛火一般的正在燃烧。

    

“年轻人,你过来,我替你看看。”坐在不远处是一个很老的法师,据说是这个贸易车队中的压场人物,他有着一头白花花的长发,双眼是闭着的,手中一直把弄着自己的【魔法水晶球】,没有人知道,他是否是一个瞎子。

    亚蓝痛苦的躺倒在泥泞的坑洼之中,满地打滚,全身都在散发着黑色的雾气,泰德斯将亚蓝扶到老魔法师身边。老魔法师喃喃念着咒语,手中的魔法球立刻爆发出璀璨的明光,仿佛正在辐照整个大地。魔法球激发的光束让四面的人都睁不开眼,唯独亚蓝那双弥漫着黑雾的眸却被被吸引着,他停止了骚动,被控制了,仿若傀儡一般,呆呆着。他全身开始剧烈颤抖着,仿佛在承受着更大的痛苦,身体上的每一个经脉都在暴涨,忽而冷汗直流,忽而抖索不已。老魔法师,那干瘪的手探向亚蓝的胸口,自那双手上散开着淡淡的圣光,圣光如同溪流一般流入亚蓝的体内,半个时辰过去,他全身的黑雾渐渐散去,他面色无比苍白,接近透明了一般,当黑雾散去,魔法球安静下来,亚蓝才从浑噩中醒过来,虚弱的倒地。

    “快给他披上衣服,免得沦为冰雕。”

    “刚才是热,现在是冷。好难受。”亚蓝裹上厚厚的皮衣,剧烈颤抖。

    “小家伙,【暗夜术】太过妖异了,倘若你一直这样下去,那么你的生命将终结于不久,我刚在你的体内用我的大魔法幻术为你布上一层【寒冰封印】,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你的痛楚,切记不要因为冰寒而将破封。”老魔法师的魔法球变得有些黯淡了,微弱的闪着精光,老人如同脱虚了一般,靠着大树边上,应该是睡着了。

    感受着自己体内冰寒的东西,护住自己的心脏,虽然还是有些热,但好比之前的炎热。

    没想到,这修炼暗夜术竟然会承受如此痛苦的夜夜煎熬,真是自食恶果。

    亚蓝又去找酒喝了,借着麻痹的身体,他细细的听着雨哭,看着自己胸口的窟窿,看着还未感到知觉的右掌,想着这些年自己所作所为,想起弗卓德决裂时的巨大变化,忏悔与憎恨如同两道光束一般交织起来,一下子乱得不可开交,只能不停的喝着酒,直到他狠狠的吐了,将满腹的苦水全部倒出来,舒舒服服的躺着,耳边是雨水淅淅沥沥作响,那奏响的乐章是有多么美妙。

    一连几天过去了,亚蓝几乎都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度过一日又一日,他的右手渐渐感受到一些知觉,只是由于日日饮酒,自己肩胛上的伤反复发炎,反复恶化。可亚蓝仍没有一丝要戒的样子。

    “酒!!!”

    “亚蓝公子,你真的不能再喝酒了,你年纪轻轻的,身体最重要啊。”

    “泰德斯,给我就就好了,别说太多废话。”这些日,车队成员对他照顾有佳,他却反而习以为常,那副轻佻又开始隐隐作祟了。就是这样的轻佻使得泰德斯感到不满了,原本性格火爆的他,这一天爆发了。

    “亚蓝公子,你仿佛仍未有一丝悔改之心,整日无所事事,酗酒成性,既糜烂且堕落,这回我不能再听你的话了。”

    “泰德斯,我心中的伤比及我身上之伤,疼至千万倍而无不及,非酒不能愈合。”

    “狡辩,你除了会说一句借酒消愁,还有什么可怜之处么?总是在用麻痹的身心,来逃避你自身的处境,这样是懦夫的行径,没有一丝光荣可言。”

    “泰德斯,难道你也要教训我?难道我父亲昔日对你的恩惠已经在今日完全失去意义了吗?难道你要要借机对我一番讥讽,或者像弗卓德一般背叛我?”亚蓝那不羁且自负的性格暴露无遗,他愤怒的直盯着费德斯。

    “亚蓝公子您误会了,您的父亲对我的恩惠,我会记上终身,若有来世我也定当为他护航,但是对于你,我真的没有必要,说白了,这是不值得,因为在您身上我看不见一丝一毫主人的影子。我们将你一同带走,只不过是出于一番好意,倘若您这么不知好歹,那么就别怪费德斯了。”

    “泰德斯,你说什么?你这个背叛我父亲的罪人,你这个没有教养的下人,我父亲若在,必将你碎尸万段。”亚蓝咬牙切齿恶狠狠的说,双眼仿佛又有黑雾在弥漫,可是右手一用力,疼痛便开始蔓延,胸膛的创口也在崩裂,他艰难的将自己气息调均匀。

    泰德斯没有表情的转身后退了。

    亚蓝安静的躺在兽车上,感受着全身的伤疼,看着蓝蓝的天空,舔着自己干裂的嘴唇,迷香的酒气,仿佛自幻想中溢出。如同罂粟花一般让人贪恋,然而却有着致命的毒性。

    “该死的,该死的!!!”亚蓝使劲跺了跺自己身下的货品,怒不可揭,对着自己身下的货品拼命发泄,直到他的脚感到疼了,直到他感到烦厌了,知道他疲惫了。

    他安静的闭上双眼,感受着空气中的冰凉,那颗浮躁的心开始慢慢消退,他想起了父母亲曾经的教诲:尊崇风度翩翩勇敢正直的好男儿,唾斥仗势凌弱无所事事的公子哥。他想起了外人对父亲的赞颂,他想起了家里对下人的关切,他想起这这些年自己做的那么多蠢事,他想起了弗卓德两张不一样的面孔,他一阵脑疼。

    我怎么了?我怎么会变得如此不堪,我怎么会变成自己最初所憎恨的模样?

    亚蓝在一阵头疼中,疲倦的躺在粗糙的兽车上睡着了。

    他被泰德斯轻轻唤醒,他手中捧着食物,脸上仍是严肃的表情,亚蓝这才是第一次如此细细的看着他,看着他眉宇间的忧愁,看着他浓密络腮帮上的严谨。他从睡梦中醒过来,那懒散的表情里少了平日的浮躁,他微笑而虚弱的说:

    “泰德斯,谢谢你,谢谢你对父亲的忠贞,谢谢你平日里的照顾,谢谢你如此的热心与温和。”

    “亚蓝公子,这是我应该做的。”看着那仿佛苏醒过来的王子,脸上那诚恳而温和的笑脸,如同清晨散发着暖暖的温暖,泰德斯虽一脸的严肃,却也能看出那被隐藏的惊讶与喜悦。

    从此之后亚蓝再也没有碰酒,他少了一份浮躁,多了一份谦和,少了一份性子,多了一份礼仪。

    当天,泰德斯在日记中写道:

    他如同迷雾中走出的太阳,驱走了阴霾,带着炽烈的温度,载着暖暖的光束,从浓稠的乌云中散发出耀眼的璀璨。
作者有话要说:
给我留个言吧,给我投张票吧,新人需要鼓励。在此,感谢不已了。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