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3章 堕落与背叛

    这一个夜晚,亚蓝放弃了和弗卓德一起生活的想法,他回到了自己父亲最后的那一座大豪宅之中。他轻轻推开那扇沉重的大铁门,落满灰尘的大铁门发出诡异的吱吱声。睹物思人,那个藤椅,那座香炉,那座石雕上,恍惚还在昨日下,月变来的却匆忙。

    父母亲,我该怎么办呢?我能怎么做呢?

    亚蓝没有打算继续上学,他开始跟随这弗卓德学做生意,可是亚蓝根本没有从商的天赋,所以大事小事都由着弗卓德大理,他只是每日呆在一个人的房子里。

    后来亚蓝聘请了几位保镖,后来他结交了许多狐朋狗友,后来他沉溺在酒精的麻痹作用下,后来他习惯痴迷于女子的幽香,他饮着玉琼冰露,玩弄着妖艳舞妓。

    弗岺总会过来寻他,可是大多数时间,他总是在朦胧的醉意中胡言乱语,他清醒的时间愈来愈少了。

    这一次弗岺特地一大早过来见他,推开门的那一刻,亚蓝和一名女子赤裸的躺在床上,摆着香艳的姿势,睡着正甘香,她羞红了脸,眼眶完全泛红,离开了,从此便再也没有来过。

    弗卓德也为此和他说过好多次,但是随着亚蓝的成长,从一只乖巧的小兔进化为凶恶的贪狼,性格严重逆转。弗卓德也早没说过什么。

    【时间匆匆三年过】

    亚蓝身上是大红大紫的绸缎,脸上早已一片通红,摇摇晃晃的,手中还抱着一个妖艳的女子,还是这座老房子,可以里面早已空空如也。这三年中,亚蓝活在糜烂与堕落之中,他学会了寻欢作乐,学会对酒当歌,甚至痴迷于豪赌,结果,家里的雕像,美玉砌的温床,一切房屋里的装饰都拿去变卖了,如今他也只剩下这座府邸而已。

    亚蓝抱着妖艳的女子,说着有伤风化的艳语,推开门:

    “亚蓝,你太令我心寒了,你不仅有愧于你死去的亲人,还有愧于关心你的人们。”弗卓德坐在偌大的空房里,抿着白开水,义正言辞的说。看着满身酒气,还玩弄青楼女子的亚蓝。

    亚蓝努力的增开双眼,满脸的不屑。

    “弗伯伯您怎么有空来了?要不我把她送给您吧?哈哈哈……”亚蓝发了疯一般的狂笑,将怀中的妖艳女子推向弗卓德,邪笑着,态度无比的轻佻。

    “你和弗岺从小就定下了亲事,可如今,你却辜负了她,辜负了我,也辜负了你死去的父母,你说,你还有什么脸面么!”

    “弗伯伯啊,男儿自当有三样:美女,美酒,难道你年轻的时候,不会这样吧?”亚蓝托起女子的下巴,调戏起女子来。

    “混账东西!!!”弗卓德气的全身颤抖,脸部猛地抽搐着,一巴掌直接将亚蓝扇到墙壁上,妖艳女子尖叫着跑到亚蓝身边搀扶他,亚蓝挣脱她的搀扶,将嘴角上的血液拭擦掉,并吼叫着让女子滚,女子被吓着跑了出去后。他冷冷的站起来,脸上满是怨恨,酒精的作用让他变得愤怒无比。

    “你敢打我?你个老东西。找死。”亚蓝全身暴起一团黑雾,雾气围绕着他的身子极速转动,仿佛魔王一般。他现在20岁了,相对与弗卓德他还要显得高大,双眸黑雾蔓延。冲向弗卓德,拳头散发着悸人的力量,不断左右挥动,洪涛一般的冲向弗卓德,弗卓德惊了,全身的力量打开,双手划开支撑一个护盾,亚蓝的双拳挥舞在护盾边,他无法冲破护盾,咧着呀,拳头变得愈来愈僵硬。

    “你竟然学习【暗夜术】?亚蓝,你跟本不像我所认识的一般,那个乖巧,聪明的男孩消逝了,和他的16个亲人一般,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暗夜术】是一种禁忌术,初习者可以通过修炼,而可以一夜之间获得强大的力量,不必在苦苦修行了,但是修行暗夜术是一种慢性自杀的行为,没有人知道它的出处,巫师们都预言它来自于地狱,它将塑造出一具具鬼魂战士,所以在【固原王国】修行暗夜术是一种犯罪。

    修行者每当夜晚降临,就会受到黑暗侵袭之痛,犹如炎蚀,令自己痛苦不已。

    亚蓝在他19岁之后由于贪享放纵,所以他厌恶了潜心修炼,他通过朋友的介绍而获得修炼的方法。修炼之后的亚蓝痛苦难忍,每个夜晚,他都得需要和女子交合,才能勉强抵抗着炎蚀的痛楚。

    “哼,你没有资格说我,也不配和我说话。看我的【黑夜降临】”

    亚蓝愤怒的嘶叫了一声,身上爆发着更加浓厚的黑雾,白日里,整个屋子都被巨大的黑雾所覆盖。弗卓德完全看不清四周,到处都是黑色迷雾,他只能不停的警惕着四周,亚蓝如同那个恶魔一般,轻轻的爬行在地上,盯着正沉浸在黑雾中到处摸索的弗卓德,露出残忍的微笑。

    “让你看看我的实力!”

    亚蓝如同闪电一般冲向弗卓德,双爪上指甲如同利刃一般闪动着妖异的光。

    “啊!!!”自下向上挥去,那巨大的撕裂力,从弗卓德小腿部开始一直蔓延到后肩膀,4条血痕出现,血肉一片模糊,他摔倒在地,脸上是痛苦与无比的愤怒。

    “亚蓝,你认为暗夜术是当今无敌了吗?黑色雾气总有一天会将你吞噬,你的日子会在在夜晚的来临中而痛不欲生。今天我就让你知道邪不压正!”

    

“哈哈,别再多说废话了,来吧,向着黑暗,向着毁灭与死亡。”

    弗卓德全身散发出炽烈的白光,身旁的一切估约的也能勉强看清,右手臂上仿佛有个金色的生物在生长着,护住了他的手腕,这是弗卓德的武器【阿亚史厉之臂】俗称【护腕盾】。护腕盾可以变成任意的形状,既可以作为盾牌,又可以幻化成剑刃。

    “来啊,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实力!!”

    弗卓德大吼着,注意着四周的变动,亚蓝蹲在角落里,死死盯着弗卓德,寻找机会。突然弗卓德动了,快的让人心惊,阿亚史厉之臂上发着璀璨的光线,炮弹一般轰在亚蓝身上,亚蓝想闪到一边,却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便被弗卓德发现并击中了,亚蓝如同怪物一般痛苦的嘶叫着,他的双臂仿佛是兽爪一般弯曲着,不断的挥着弗卓德的长爪,咧着呀。

    “你看看你,整个人就如同丑陋的夜叉一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真是实在可怜,学习了暗夜术却落到这种实力,看来我真是高估了你,呵呵,从今以后,我将是这座府邸的主人。至于你,只要我说一句话,那么你马上就可以去见你父亲,但是我要折磨你,我要让你生不如死,你将沦为这座城市的弃儿!”

    弗卓德突然面目狰狞,冷笑着。

    “啊,我要杀了你!”

    亚蓝魔气滔天,举起在一边的长剑,撩起了巨大的黑雾,刺向他,弗卓德,不屑的反手一档,长剑落在阿亚史厉之臂上边,激起了巨大的火花,钝器交织着刺耳的噪声。弗卓德将他的剑震到一旁,阿亚史厉之臂变换成一把锋利的长钉安在弗卓德的右臂上,他朝着亚蓝刺了出去,血水簌簌从他胸口涌了出来。亚蓝可以感觉得到这把长钉正在触摸着他的心脏,只要,弗卓德再抖动一下,他将连同自己的心脏一同死去。

    但是他没有继续穿插而过,他将长钉缓缓抽插出来,阿亚史厉之臂的右手捏着亚蓝的脖颈,离地的将他高高举起,让他感到一阵窒息。亚蓝感到惊恐了,酒劲一下消散了,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他想说些什么,感到窒息的他的喉咙只能抖动,发出含糊不清的咕噜声。

    “我和你父亲仅仅只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我根本没有义务要照顾你。请你记住,你是孤独的,自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爱惜你。哈哈。”

    弗卓德笑的很张狂,但是有着一种难以言语的感情在参杂。

    “啊!!”

    亚蓝黑爪再次爆发出浓厚的魔障,探向弗卓德的胸口,脖颈再次无比疼痛,魔爪被反扭,断了一般,除了火辣辣的疼痛自己的右手已经没有知觉了。

    “你只是一个会哭的小杂种而已,你没有权利再享受这人生了。”

    亚蓝再次挣扎起来,弗卓德一把拽着他往旁边厚重的墙壁上狠砸,砸出一个窟窿,将半死的他高空甩起,蓬勃而璀璨的光速自阿亚史厉之臂裂开,重重的轰在亚蓝的腹部,亚蓝被巨大的冲击力再次在地面上留下一个碎口,亚蓝口吐鲜血,躺倒在地,身上的黑色魔障渐渐的涣散开来。

    他如同死狗一般被弗卓德扔出大门外,在阳光下,在四周路过的人眼中,他躺着,他喃喃自语: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好熟悉。

    “你的父亲在我这留下过他的印章,我大可以伪作出一份证明,他的遗嘱便是将这座美丽的府邸交由给我打理,而你将被我遗弃,你将不再是这座城市的人民了。”弗卓德笑的很猖狂,没有一往从前的和蔼,脸上尽是狰狞。

    不久之后,班所的城军卫队一排排的,那魁梧的身子,踏着威武的步伐,每一步都震起一阵灰尘,前来。将公告颁布如下:

    班所富商【亚魃李】先生的遗嘱上标明,自己亡后,由弗卓德接承自己的府邸,以及照顾亚蓝至其20岁,弗卓德有任何权制约夺亚蓝的权力。

    鉴于亚蓝没有很好的继承自己父亲的荣耀,相反的练习,国之禁术【暗夜术】,组织自己的罪恶雇佣团,为原由,经过弗先生的证实,亚蓝将被流放,10年之内不允许归来,否则将在日灼下承受3月酷刑。(便是承受在炎热的太阳底下,持续3个月的暴晒,并且承受各种酷刑,直至死去。)

    “弗卓德!记住你今天的一切,希望你能活的过10年。”

    亚蓝痛苦的吼叫着,挣扎着,弗卓德死死盯着亚蓝,任由卫士强行将他拉走,将他丢在班所的大城门。

    他的胸口是一个细细的窟窿,脾脏尽伤,右手失去知觉。他痛苦逞强的站了起来,天下之大,何处是家,天地之大,何处是容身庇护之所?

    他两眼一黑,倒在了熙攘的人群之中。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