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风暴的前奏 第2章 昏沉

    这里是【狭江瀑布】,瀑布高约50米,形成了一个百米开阔的圆形水潭,山体两面环绕,一眼望去,沿着高处激落的水花就如同蛟龙入海一般气势滂沱,令人望而生畏。水潭显得十分怪异,圆形的巨大水潭四周水质清澈能见底,然而在潭中央水质则呈现墨蓝色的,显得有些深不可测,亚蓝曾尝试去探究它究竟有多深,但是都失败了。他对于水,有着十分敏感的情系,因为小时候被淹过,所以如今他仍对江河海等存在着深深恐惧感。在他的世界里,水底的世界是神秘的,暗涌可以吞噬一切,冰冷可以将温度带走,不安的存在从这儿诞生,这里是怪物的集中营。水潭周边都是成块堆积好的岩石滩,岩石滩旁边是一个历经久远岁月腐蚀的小山洞口,里面潮湿且阴暗,亚蓝就在这里面呆上了几天了,他不敢太过深入,他惧怕于蛇虫之类的,而据说,漆黑的洞口,是蛇虫鼠的温床。他就在洞口搭上一个简陋的草床。

    原本他想在这隐姓埋名,但是,他笨拙的打猎技巧使得他并不能找到更多的食物来源,有时候他会因此而饿上一整天。他很想回到大门山里的豪宅里看看,想去寻找亲人的下落,寻找那温暖的避风港,但是,他不敢过去,他害怕裹在黑色长袍里,隐蔽在黑暗中的凶手,害怕那一把把在月光下发光的冷兵。

    他只能在心底暗暗发誓:

    等我到了19岁以后,我会成为一个让你们心寒的杀手,我要用敌人的鲜血祭奠我亡去亲人的魂,将他们罪恶的灵魂反复炙烤在炎炎日下。

    这些天,他会经常重复做着同一个恶梦,他会经常在梦里,看见一个手持着魔法球,全身裹在黑色长袍中,形态显得老态龙钟,但却有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巨大威压的人,他那双堆满皱纹的双臂充斥着岁月的痕迹,仿佛是一具干枯掉的骷髅一般。他不断的摆弄着自己的魔法球,魔法球里的漆黑中貌似有着古老文字不断的闪过,古老文字相互交错出一副诡异的图案,突然,老魔法师用干枯的指骨直指亚蓝,黑袍里是一只猩红色的瞳孔。接着画面转向母亲,噙着泪水,难过对他微笑,对他说

    亚蓝,你会好好活下去的对吧?记得,不要回来!!!还有,我们一直都很爱你,胜过于爱我们自己。

    接着他便醒了过来,全身都浸着冷汗,打量着四周的荒芜与漆黑,深感不安,巨大的失落感如同暮色一般笼罩而来。

    梦里的老人究竟是谁?为什么反复的在他梦中徘徊?亚蓝无从得知,但是自己有强烈的不安感,尤其是那只不属于人类的猩红色的瞳孔,仿佛是一只饥饿的兽正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就这样,他的睡眠时间基本很少,甚至于根本睡不着,红着双眼从黑夜一直等待到黎明的温光。他被疲惫折磨着,被孤独所囚禁,他很多疑的,总是预感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恐惧占据着他,他会很突然的大声喊道:

    父亲母亲,你们现在过得好吗?亚蓝很害怕,很想你们。

    这一个夜晚,他再次被源自于黑暗中的不可预知性所深深折磨着,只要他一闭眼,那只猩红色的瞳孔就一直徘徊在他脑中,他睁着双眼警惕的看着四周。远处,那哀哭的狼群,孤独的猫头鹰,怯怯爬行的鼠虫,仿佛都在编织着一个什么陷阱一般,它们仿佛在盯着自己,仿佛在嘲笑着自己,他们是这片荒野中的夜行者。

    等待着黎明的降临,只有在阳光下,那些在黑夜里令自己感到厌恶的东西才会消失不见,自己才会感到有些安全感。他看着那熄灭的篿火在冒着缕缕青烟,旁边是他昨日吃掉的野兔毛骨。出于对水的恐惧感,所以他不敢下到水潭里洗澡,他会远远的观望着潭中央那令他不安的深渊,他只是简单的梳洗自己的脸庞、头发,不过他会在下游处的浅滩边冲洗自己。这已经是他呆在这里的第7天了,他面黄肌瘦,营养严重不足,他开始讨厌这里,他开始抱怨这儿: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打只兔子都如此辛苦,鱼也捕不到。

    而且这几天他愈来愈深感不安了,噩梦做的愈来愈频繁,并且会胡思乱想,他总是担心会有黑衣人趁着月色乘风而来,裹在黑暗中,仅仅留下那寒冰一般冷的刀子,他们隐藏在黑夜中,舔着刀子上的血液,残忍的笑着。

    不行,我要离开这儿!!我必须要离开这儿,我的父亲在班所拥有着一座府邸,并且我知道他有藏着一些钱财在地底,只要我回去继承那座府邸与钱财那么我就可以复仇了,我就可以将那些梦魇扼杀掉。然后我会继承父亲的衣钵,我也要成为一名富有且受人尊崇的商人。我必须先要找到【弗卓德】伯伯,他是父亲的好友,他一定会帮助我的,对!应该这么做。

    亚蓝打好了注意,就马上开始出发了,他可不想在这里多过一个晚上,这里的一切都显得很诡异,多停留一秒,就意味着自己多承受一分钟的恐惧,身受一个时辰的折磨。

    【狭江】是固原王国面积最大,最长的母亲河,【狭江瀑布】就位于上游地段。只要自己越过山头,向着北方一直走,估约10天左右应该能够到达。

    他没有钱,没有一点储藏好的食物,饿了,他就去挖地瓜吃,渴了就去喝露水,只要这样下去,很快他会到达【班所】的,在那里有着自己的另一个避风港,虽然没有亲人居住在里面,但是很起码自己会过得比现在好,他可以自己到菜市场里买菜,可以躺在温和的床头,可以到弗伯伯家里喝茶,他还要让弗伯伯教他功夫,成为像【夸奇】一样厉害且帅气的剑客。

    10几天的野外生存与长途奔波,使得他衣衫褴褛,整个人仿佛裹在泥土之中,显得很邋遢,如同沿街行乞的乞丐们,掩盖了他原本如同王子一般优雅的举止。

    他来到了一个叫做【源宜】的小城,这里相距于【班所】只有6天左右的徒步路程,他站在人群中,四处张望着,指不定运气好,可以捡到别人落下的铜板,或者闻着路边香味扑鼻的饭香。亚蓝皱了皱鼻子,很享受此刻少许的惬意。

    “喂,臭讨饭的,你碰到大爷我了。”亚蓝顾着欣赏周边秀色可餐的小吃,不小心撞向迎面而来的酒醉男子,亚蓝点了点头示意道歉

    “喂,我说你们这些小乞丐是越来越没有礼数了。”男子喷着浓浓的酒臭,一把将亚蓝拽住,一巴掌就往脸上扇,亚蓝当场甩到一个渔滩上,身上满是鱼腥味,正当他狼狈的挣扎起来时,鱼摊老板走了过来:

    “你个小兔崽子,把我的鱼全弄脏了!!!赔我。”鱼贩举着把杀鱼刀,不停地晃着,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

    “叔叔,明明是那个流氓把我甩过来的,你怎么不去找他理论,拿我出什么气?”亚蓝理直气壮的说。

    “妈的,你给老子滚,哪来的小乞丐,父母亲没教好你?”鱼贩一把将他抡起,在他手中绕了几圈后脱手,亚蓝重重的摔落到一旁的垃圾堆。他咳着血,盯着周围的人,看着那些嘲笑他的人,将酒徒与鱼贩的面孔深深刻在心里。

    他爬了起里,拭擦着口角上的鲜血,离开这里,受伤的心止不住的想:

    

以后,我会把这座城里的恶人都关起来,然后将他们的狠毒的心脏挖出。

    接下来的日子里,亚蓝白日里睡觉,夜晚开始前行,他不希望自己以乞丐的身份在人多的面前出现,他避免在人多的地方现身,因为那里注定充满了伤害。

    自己的将来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平庸的人,要么是身怀绝技的侠客,要么是富甲一方的商贩,这个世界,弱者就是强者可怜的垫脚石。

    经过10几日的努力,他终于回到了固原王国的帝都【班所】。

    现在是黄昏时分,那象征着国家昌盛的大城门,这里是满满的都是回忆。恍惚,还在昨日的欢声笑语中,也是在昨日,一切化作烟雾散去。他孤零零的站在大城门旁的雄伟面前,泪流满面,回忆都在泛起了模糊的浅黄色,那一张张笑脸,每一个熟悉的帝都角落,他努力的睁大自己的双眸,想把这一切都告诉死去的亲人们,他蹲下,对着自己的影子,嚎啕大哭:

    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为什么回忆不和我爱的人一同葬去,为什么这里还是昨日的场景,为什么却没有一道令自己怀念且熟知的背影。

    直到门卫向他走了过来

    “亚蓝公子,真的是您,太好了。【弗卓德】先生一直在寻找您呢,好了好了别哭了。”

    亚蓝的父亲是城内人人共知的大爆发户,从一个马车夫闯到富甲一方的京城富豪,他的故事被广为流传与赞颂,门卫自然认识亚蓝。

    他刚入城,就被安排住进一家奢华的客栈里,他风卷残云的吞食着眼前丰富的食物,将这些天所缺失的营养补回来。吃饱了之后,他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将身上的污秽全部冲刷干净,将头发梳洗的干干净净,装扮得整整齐齐,换上干净的衣服,那个优雅的自己重新回归了,他照着镜面,里面那个男孩脸上多一份沧桑,多了一份成熟。

    “亚蓝!!!真的是你,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你竟还活着。哈哈。”40多岁的弗卓德激动的前来,拥抱他,亲吻着他的额头,亚蓝赤红着双眼对着他笑,笑得很凄凉,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孩子,什么也别说了,以后弗伯伯就是你的亲人,我会对你犹如你父亲对你一般。”弗卓德也红着双眼,内心是巨大的怜悯在冲刷着自己整个身心。

    弗卓德将亚蓝带回了自己的府邸

    “亚蓝?真的是你,见到你真好!!!你现在怎么样了?”一个有着金色波浪一般的长发女孩惊奇的叫喊了起来,来到亚蓝身边双手托起亚蓝那张憔悴而悲伤的脸庞。她是【弗岺】,弗卓德的女儿,从小就是亚蓝最好的朋友,和同班同学。

    亚蓝只是轻轻的摇着脑袋,哽咽着笑着,泪水一直在打着滚,眼神中是巨大的痛苦与悲伤。

    “弗岺,我和亚蓝还有些事情要说,你先去休息吧。”弗卓德不方便女儿在场,便将她打发了出去。

    接着弗卓德开始说了,他早些时候就听说了【芙梅客】血洗了大门山的豪宅,弗卓德便组成了一支探险队伍前去收集情报,他们一家17口人中有16个被找到了尸骨,就剩下亚蓝生死未卜,如今亚蓝家16人的灵位完完整整的摆在灵堂里。

    “你打算今后怎么办?还要继续读书吗?”

    “我想报仇!!!弗伯伯请帮助我。”亚蓝跪倒在地,将头伏拜在地,泪水湿了一片,看着亚蓝这么难过的样子,弗卓德也十分不好受。

    “亚蓝啊,这是不行的啊!!!【芙梅客】是不受到国家的制约的,因为他们是武界的人,在这个世界,国家管制的是普通寻常的百姓。但是【芙梅客】他们不属于这个范围,他们是武界的人,他们只遵循武界的法典。”

    “也就是说,他们可以随意屠杀手无寸铁的平凡人,然而人不许反抗武界的意志?”

    “不。武界有个法典,上面显示武者不许屠杀平民。”

    “那我的父亲,爷爷,外公,外婆,姑妈,姨妈她们为什么会死?他们一点武功都不会啊!!难道这就是什么所谓的什么狗屁武界法典?这是哪个白痴定下的规矩?难道我连一点点追讨的权力都没有了吗?那我们这个国度还有什么意思呢?”亚蓝控制不住的朝弗卓德吼着,眼神中是不屑,更多的是不甘心,他仰着脑袋,牙齿咬破嘴唇,溢着鲜血。

    “可是你的父亲,大伯们,你的堂兄表哥们都属于武界的人,武界颁布的法典中有一个最为严重的漏洞,那就是关于平凡人在武者之间的战斗中重伤,或死亡,那么武界的人不必付任何责任,因为在武界的意识中,平凡人永远属于最渺小的存在,他们懦弱,他们脆弱,犹如瓷器一般。”

    “难道就没有一点点办法了吗?就连我都不能替我死去的亲人找回那么一点点祭奠他们安息的血液?”亚蓝仿佛透不过气了一般,红着双眼,无力的坐倒在地,眼中空旷而涣散。

    “那么如果我雇佣一群武者为我复仇呢?”

    “不行,武界的法典中,凡人是不允许组织武界的人,否则,会被诅咒的。”

黑崖无边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