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五章  归去来兮上

    房东终于知道了陈晓草擅自动用空房的事情,经过核查,还发现苏艳玲有私藏了租金的事情。一气之下,房东便把苏艳玲和其父亲苏东阳都赶了出去。

    此时,陈晓草还在山中修炼未回。

    苏艳玲和父亲苏东阳,便在这城市的郊区一处“农家乐”的地方,谋了一份工,暂且,也就住在这里的两间茅草房里。顺便也帮着看看库存了。

    苏艳玲在“农家乐”里做服务员,苏东阳打杂,两人也不敢回老家,怕陈晓草回来后,找不着。

    此前,因苏东阳得知苏艳玲已不能生育了,便很着急起来,苏东阳可只有这一个女儿,苏东阳可比陈晓草和苏艳玲俩人自己都急。

    苏艳玲也是心怀愧疚,觉得不给陈晓草生个娃,就太对不起晓草了。

    于是,这父女两个,便拿着葛光宇留下的那十万块,去给苏艳玲看不孕不育的病,结果是,十万块钱花的是一分不剩。

    至于效果如何,苏艳玲可还不知道。这天天的,就盼着陈晓草早点归来。

    因为过的苦楚,就会觉得时间过得太慢。因为过得休闲,就常常会觉得时间如流水,抓不住它,惋惜感慨。

    苏艳玲在一日日的煎熬中,掐指一算,晓草出门已有一年多了。

    又是一年三月三,芳草碧色萋萋便南陌。

    这天一大早。

    苏艳玲打水洗脸,梳洗完毕后,出门泼水,不小心,一盆脏水,正巧泼在一路人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到。”苏艳玲卑躬屈膝的赶紧道歉起来。

    听到动静的苏东阳,住着个拐杖,出来了,也随着苏艳玲向那路人致歉。

    一年的光景,苏东阳又迅速的衰老了太多。先前的十年牢狱之灾,已让他发鬟尽白。出狱后,艰辛的生活和对女儿的愧疚,更是让他被压抑的整日里长吁短叹。

    原本魁梧硕大的身躯,早已干瘪鞠楼起来。

    自从陈晓草离去后,父女俩相依为命,苏东阳,在蹉跎中,已显出了暮年之景,这年,苏东阳方才五十出头啊。现在,苏东阳也干不了活了,全靠女儿苏艳玲一人支撑着。还好,苏艳玲做服务员,还能常常带些剩菜剩饭什么的回来。总之是饿不死。越是这样,苏东阳就越是觉得愧疚难当,越是自责,就越是加速的衰老下去。

    苏艳玲和苏东阳陪着不是,那路人却已一动不动的站在了那里,似乎,腿脚还有点颤抖起来。

    苏艳玲心想,不对啊,这里又没有路,哪来的路人?再说了,谁个一大早的就来饭馆吃饭?订餐也不是时候啊,就算是来订餐的,跑到后面这住人的地方来,是怎么个回事?

    苏艳玲念及此,方才抬起头来,朝那路人,望了过去。

    但见这路人,满脸的胡须,横七竖八的遮盖着面容,一身的衣衫褴褛,说是要饭的吧,缺少了点什么。说是来旅游的游客吧,难不成遇到劫匪啦?

    此时,苏东阳却发觉这路人很是面熟。苏东阳见这路人神情异常,不禁问道:“你这是?……”

    “阿爸,艳玲,我回来啦!我是晓草啊!艳玲!”这糟蹋似逃难的路人,居然竟是陈晓草。

    “晓草?晓草!”苏艳玲手中的脸皮,“咣当”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是我,陈晓草,艳玲,你不认识我了?”陈晓草用手拨开胡须和长发,尽量的露出面皮来。

    “晓草!”苏艳玲彻底认清了。一声凄厉断肠的呼声之后,苏艳玲便扑向了陈晓草,陈晓草突然的一个闪身,苏艳玲扑了个空,一头栽倒在对面的草地上。

    

“晓草?”苏艳玲趴在那里,回头不可思议的望着陈晓草。

    “我这身上都生跳蚤了……”陈晓草委屈的道。

    苏艳玲这才爬了起来。

    “晓草,你回来啦,回来了就好,好!艳玲,快去烧水做饭……”

    “阿爸!”陈晓草激动的喊了一声。停了一下,晓草接着道:“先给我弄些水洗洗吧。”

    “我现在就去。”苏艳玲跑去烧水了。

    “凉水也行。”陈晓草道。

    “晓草啊,你怎么回来这副模样啊?”苏东阳泪眼婆娑的问道。

    “别提了,阿爸。我在山洞里呆了一年多,还没退化成爬行动物,能这样回来,就算不错了。”

    “那你怎么不先去理发,剃了胡子,洗个澡啊?”

    “我倒想,那要有钱才行啊,阿爸。”陈晓草委屈的也开始泪眼婆娑起来。

    “你师傅,老葛呢?”

    “投胎去了。”陈晓草道。

    “啊?”苏东阳没有听明白。

    “死了,阳寿尽了。”

    “什么?怎么会呢?他那么精神,说没就没了?他应该比我年龄还小点吧。”

    “不小了,都一百多岁的人了,你管他叫大爷都不屈。”陈晓草道。

    “啊!”苏东阳觉得陈晓草说的不像在开玩笑。

    说着话,苏艳玲烧上了水,立刻下了一大碗面,端着出来了,还特意在碗里打了个荷包蛋。

    晓草确实是饿的够呛了。打从山洞里出来后,便开始饥饿难耐起来。

    晓草也不客气了,接过碗来,便开始囫囵的吞咽起来。别说,跟逃难的还真有的一拼。

    苏东阳递给陈晓草一个凳子,陈晓草方才坐了下来。

    “慢点吃,不够还有!”苏艳玲语音中,已带着哭腔了。

    “这个葛光宇,怎么把你搞成了这样?你这是去哪里学艺了?那里遇到灾荒年了?”苏艳玲道。

    “别提了,唉!”陈晓草叹了口气,又开始扒拉起来。

    “慢点吃!你回来,老葛也没有给你点路费?”苏艳玲看了一眼陈晓草脚上的鞋,十个脚趾头,都在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别提了,师傅还说他有多少多少钱呢,结果,除了临走前给你们留下的那十万块钱,其他的,一毛钱都没有了,都让他给喝酒糟蹋了。对了,师傅不是给你们留下十万块钱吗?怎么……付不起房租?怎么跑到这里来住了?让我好一番寻找。”陈晓草道。

    “钱都看病了。”苏东阳道:“艳玲不能生育,可不行啊,怎么也要给你留个仔,让血脉传下去。不然,艳玲身为陈家的媳妇,可就对不住你们陈家的列祖列宗了!”

都市虐灵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