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目录 | 小说首页 | 用户指南 | 现代言情 | 古代言情 | 完本免费 | 书库 | 充值 | 作者福利
背景:

字体:

第四章  蛹体

    带着家人的期冀,带着一颗忐忑的心情,陈晓草随着老酒鬼葛光宇,踏上了学艺之徙。

    终于是依依不舍的告别,临走前,陈晓草还与苏艳玲来了个很潮的热吻、湿吻。

    “师傅,你不用上班了吗?”陈晓草路上问道。

    “不用。师傅有钱。”

    “不上班了还有?对了师傅,你哪来那么多钱啊?是不是给人做法收的好处费?”

    “那是辛苦费!”

    “看来干这行,还是很赚钱啊!”陈晓草笑意盎然起来。

    “怎么说呢。为师的从鸦片战争开始时,就替人驱魔消灾,算来,确实也赚了不少。”

    “啊!师傅,你都活了一百多年啦!厉害啊师傅!”

    “还好,还好。”

    “师傅,那你这近二百年的时间里,究竟挣了多少钱啦?”陈晓草到底比较关心的还是葛光宇到底挣了多少钱的事。

    “怎么也有五十万了吧。”

    “五十万?哦……什么!一百七十多年了,才挣五十万!这样算来,师傅你每年才挣两千左右?不是吧师傅!”

    “这是尽赚的,那还有吃、喝的去掉呢。”

    “师傅,你有家室吗?”

    “为师是修道之人,岂能有家室。”

    “是啊!你老爷一个,又不讲究,一年赚那么点是可以活下来。我可是拖家带口的!到现在还租房子住呢。再说了,你倒是属龟的,那么禁得住活,我要是这么子赚钱,饿也饿死啦!我学这有什么用!”

    “你看你,还是太年轻,太浮躁了。为师的既然能活那么久,你学了为师的本领后,自然也能活长久。你想想,你比为师的要现代化吧,你比师傅要头脑活络吧。师傅是没脑子,才赚的那么少。你就不同了。你可是能发大财的。”葛光宇道。

    “怎么说?”陈晓草且听他说。

    “依你的天资,怎么说一年下来,也能赚个万儿八千的吧?好,咱们就取个整头数来算。就打你一年最少赚一万来看,那么十年呢?”

    “十万。”陈晓草回应道。

    “那么一百年呢?”

    “一百万!”陈晓草有点激动了。

    “那么,一千年呢!”

    “一千万!”陈晓草脱口而出。

    “看看,看看,一千万啊,你可发大发了!一千万啊!你想买什么样的房子没有?你想怎么花,还不是由着你?对了,晓草,将来你打算怎么花这一千万?”

    “这个,我还没想好呢。”陈晓草挠挠头,憨憨的笑了起来。

    “买车买房,这是必须的,接着,再给你媳妇买一套金银首饰。”

    “对对对。还要好好孝顺我家里人,还有苏艳玲阿爸,也就是我岳父大人。师傅,你放心,到时我也会好好的孝顺你的。”陈晓草道。

    “我就不用给你考虑了。师傅有钱。”

    “师傅,您别客气。到时我天天请你喝酒。”

    “好嘞,师傅我等着了。晓草,一千万里面,还应该拿出一点点,做些善事才好啊。”葛光宇一本正紧的道。

    “对对对,师傅教导的是。”陈晓草傻笑着。

    “嗯,师傅没看错了你。”葛光宇道。

    “师傅,我们这是要去哪啊?”陈晓草发觉自己已经跟着葛光宇走了老半天了,脚底板都快要磨出血泡了。

    陈晓草是挺能跑的,可跑步和走路是不同的。跑步,马拉松,可以。走路,特别是没有目标的,无尽头的走下去,那就很累很累,关键是没有目的地,精神就跟不上了。

    “我们去山上,师傅发现一处比较优雅的山洞。那里冬暖夏凉。适合修习。”

    “哦,这地界还有那种地方啊?”陈晓草很感兴趣起来了。

    “嗯,师傅早就发现了。走,快到了。”

    “还要走多久?”

    “再走半天就到山脚下了。”

    “啊!师傅,你,你老没发烧吧?不如打的去了?”

    “徒步行走,也是一种修行。这一关你都过不了,还谈什么驱魔捉鬼?你不会就这么点能耐吧?”

    陈晓草认了。

    结果,一路走来,就天黑了。中途连个店面都没有,还好,葛光宇事先告诉陈晓草,自己准备的充足……带了一包裹的馒头。

    到了山脚下,陈晓草实在是走不动了,葛光宇却非要连夜带着陈晓草上山,说这也是一种修行。

    无奈之下,陈晓草被葛光宇拖着,便勉强的跟在后面,上山了。

    山上果然有个山洞,别说,还挺大。

    陈晓草随着葛光宇进入了山洞后,只见,葛光宇拿出一个红色的物件,陈晓草还以为是蜡烛。不想,葛光宇突然划着了根火柴,点上那物件的引信,随之抛向洞口……

    “轰然”的一声巨响后,洞口塌陷,彻底把出路给堵死了。

    “老酒鬼,你什么意思!难道……你真是吃人的鬼?你要吃我?”陈晓草汗毛倒竖起来。

    “这样才不会让你分心的啊。你就可以好好的随我修习了。”葛光宇道。

    “可是这唔系嘛黑的,让我怎么修习?”

    “别急,一会你就能看见了。”

    果然,过了没有一炷香的功夫,陈晓草的视觉,居然在如此的境况下,恢复了正常的视力。

    “师傅,我能看见了。”

    

“嗯,别人就不可以,你却行。你小子,不是凡人啊。”

    “可,可我们困在这里,不吃不喝啦?是不是还有后门啊?”

    “有个屁!放心吧,我这里馒头够吃的。水也够你喝上一个星期了。”

    “那一个星期后呢?”

    “那时,你就不需要了。”

    “怎么说?”

    “少废话!”葛光宇态度突然的硬化起来。

    这老鬼,不知要耍什么阴谋诡计想害我!陈晓草暗自提防起来。

    “实话告诉你吧。要想学成我一身的本领,难啊,就算你资质再高,也要学上十年、二十年的才能出山。但是师傅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你要死了?阳寿尽了?不是吧,你不是已经死了?”

    “别打岔,听我说。师傅我没有修成,现在必须要进入轮回之道,也就一年的时间,过了这一年,你我师徒的缘分也就算尽了。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适合续承我衣钵的人,没办法,也只有你了。好赖就你了。我必须要把十年的时间,压缩在一年中,至于到时你能学多少,就看你的造化了。”

    “师傅,你这有点赶鸭子上架啊。”

    “少罗嗦了。这三件宝物,以后就是你的了,至于怎么使用,我会教你。”

    陈晓草一一的接过来,如同领军彰的如此那般。

    三件降魔驱鬼的法宝,分别是:桃木剑、照妖镜和收魂器。

    桃木剑,可以伸缩,伸出足有三尺长,缩入来,可以別在裤腰带上。

    葛光宇道:“别小看这是木质的,对人,或许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遇到那些妖魔鬼怪,可就不同了,到时,你就知道了。”

    “怎么这剑,在你面前,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啊?”陈晓草道。

    葛光宇,汗!

    照妖镜,陈晓草拿在手中,开始打理仪容起来,镜子太小,只有巴掌大,用着难受。

    葛光宇道:“这照妖镜,用处是,只要照在那些妖魔鬼怪的身上,他们就会现出原形。不过,也只是能对付一般的小妖小怪,对付道行高深的大魔头,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但,如果你制服了那些魔头后,还是能照的他现出原形,也可以让人们知道,你除掉的,根本不是人,关键时刻,可以替你解围。”

    陈晓草闻言,立刻拿起那“照妖镜”,照向葛光宇,葛光宇面无表情,陈晓草怏怏的收起那“照妖镜”。

    收魂器,像个茶杯。不锈钢双层的。还有个盖子连着。却可以叠起来,很是方便携带。

    葛光宇道:“制服了那些妖魔鬼怪之后,可以用这个“收魂器”把他们的元气吸收进来,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这一个体的魂魄,就永远的消失了,彻底的魂飞魄散,再也不会存在。”

    “哦。”

    “吸收了那些妖魔鬼怪的元气进来后,你可以用这个泡茶喝,可以间接的把他们的元气,摄入你自己的体内。”

    “啊,那多恶心。”

    “可以延年益寿!”

    “哦,师傅,你就是靠这个,才撑着活到现在吧?”陈晓草问的很是无心。

    再看葛光宇,脸色已然很是难看了。

    “桃木剑的威力和效果,不比这收魂器差,只是他们的区别是,收魂器可以把那些被你制服的妖魔鬼怪的元气吸收进来,增补你的元气;而,桃木剑,每杀一个妖魔鬼怪之后,增补的却是剑体本身。道行越高深的魔怪,对你和这剑的增补,就越大。”

    “哦,那师傅,你这宝剑,是不是已经舔舐过不少妖魔鬼怪的元气啦?”

    “一个还没有。”

    “啊!怎么会这样子呢?”

    “慎杀!懂吗?那样不利于修行。”

    “我可不想修太深的道行,我入行,可就是为了赚钱。”陈晓草算是栽在钱眼里了。

    “哎,可你不能真的那么做,要知道,那样你自己就很容易误入魔道的!到时候……”

    “我知道,师傅你放心,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嘛。”

    “这三样法宝的具体用法,我以后会慢慢教你,同样,你也要加以习练才行。”

    “师傅,你不是时间很紧吗?怎么还慢慢教,现在就来吧!”陈晓草有了兴趣,就亟不可待了。

    “在这今后漫长的时间里,我要教你的本领,基本上也就这些了,不急,不急。”葛光宇道。

    “什么!什么?师傅,你开玩笑吧?”陈晓草有点头晕目眩。

    “当然,也有些别的,但是,也就那些,不急。”

    “不急?你刚才不是还说……”

    “是这样的,你现在还在蛹体里,不出蛹体,你永远只是个没入行的凡人,凡体。只有你出了蛹体后,才可以真正的做成驱魔捉鬼的事情。否则,你本领再大,那也只是比一般人而已。只有出了蛹体,你才能入灵界,才算是开始踏入我们这一行。”

    “所以……”陈晓草问道。

    “所以,我要教你的本领,就是必须在这一年的时间里,‘走出’蛹体!”葛光宇摆出个造型,道。

    “如何做到!”陈晓草也很配合的摆出了一个造型。

    “切慢慢来过!”葛光宇又变换了一个造型。

    ……

    陈晓草盯着葛光宇周身,打量了几遍,突然的脸色一变,吼道:“滚犊子!老子不听你瞎白话了,你给我说,出口在哪?老子要回家!我要回家找我媳妇!”陈晓草觉得自己被诓了。

    “没有出口了。”

    “你说不说!”

    “真的。”

    “你不说是不是,好,老东西,今天我就对老弱妇孺下手了!你可别怪我不讲社会公德了!我可失礼了!”

    陈晓草说着,上前就要动手,却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唉!年轻人,还是太年轻,太冲动啦。”

都市虐灵独家发布于凤鸣轩小说网,首发网站后续章节更多、更全,欢迎访问本站手机阅读服务,请使用手机访问wap.fmx.cn完全与网站同步更新,方便您随时阅读喜爱的小说。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看书累了不妨试试 "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